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父子同穴(双性,np。总受) 作者:七日

字体:[ ]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轻松
 
简介:
纯肉小短文,内含父子,兄弟,人兽…雷者慎入!!!
 
 
    第一章 骚*被父亲cao肿了
    
    “妈,我来照顾父亲,你去忙吧。”叶书文扶着醉醺醺的叶宏雄,对急着出门母亲说。
    “嗯。好吧,麻烦你了。”母亲淡淡的说完,便匆匆的出了门。
    自从有了小儿子之后,母亲就对这个身体畸形的大儿子异常的冷淡,叶书文也早已习惯。
    把昏睡的父亲扶到卧室,费力的脱下他满身酒味的衣服。
    看着父亲壮硕的裸体和下身包裹在四角内裤中沈睡着的巨龙,身体有些发软。
    建筑工人出身的父亲,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身体还是那麽高大健壮,肌肉依然那样发达。可能是雄性激素比较发达的原因,父亲的毛发特别旺盛。
    叶书文站在床边,陷入了天人交战中。最后终于还是做了决定。
    只见他颤抖的俯下身,隔着内裤,虔诚的舔吻着父亲那鼓鼓的下身。父亲的巨龙也在他的舔吻下慢慢苏醒过来。
    小心翼翼的拉下父亲的内裤,巨大乌黑的肉柱迫不及待的蹦了出来,打在叶书文白皙的脸庞上,他没有在意这些,张嘴想要含住这根让他觊觎已久的大*棒,可是它实在是太大了,只是含住整个龟*都稍有些勉强。
    鼻尖充诉着浓烈的雄性气息,是父亲的味道,让他的*器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他的心跳非常快,心脏激动的仿佛要跳出胸腔。他现在含着的可是他亲生父亲的*巴,那个造就了自己的圣物。
    叶书文卖力的吞吐着口中的巨物,虽然含不进整个,但是却很有技巧的伺候着龟*,来回的舔弄着敏感的洞孔,修长的双手套弄着含不进的**和茎根,同时也不时揉弄几下那如同鸡蛋大的球体。
    此时,父亲的巨龙已经完全苏醒了过来,怒张着的巨物直抵叶书文脆弱的咽喉,一瞬间的呕吐感让他长大喉头,嘴巴已经撑到了极限,嘴角像是要裂开一样,让他难受至极,但是还是不想放开。
    父亲竟然主动动了起来。大*棒马力全开,撞的叶书文有些喘不过气来。但还是满足的听着父亲不自觉的呻吟声。
    他知道自己这麽做有失理智,可还是一点也不想停下来。
    恰好今晚弟弟少阳住同学家,母亲有急事出去了,如果这次不出手,恐怕以后也不知什么时候有机会了。
    觊觎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一件痛苦的事,只怪他这畸形的身体太过- yín -荡了,父亲雄壮的身体,对他来说是种致命的诱惑,总有一天会坚持不住。
    他已经忍到了25岁, 实在是忍不了了。 反正父亲已经够厌恶他了,也不在乎再多一点。
    “嗯,老婆……好爽。再深一点……啊!对,就是这样!”醉酒的叶宏雄迷迷糊糊的呻吟着。一点也不知道趴在自己胯下,含着自己*器,把他吸的很爽的人,是自己的亲儿子。
    叶书文自是知道父亲叫的是母亲,心中一片苦涩,他竟背着母亲与父亲……
    “嗯……哈!啊,好老婆,真会吸!吸的我好爽!啊啊……”
    几十下后,*巴便抵着他的喉头颤抖起来。他听到了父亲更加急促的呼吸声,要射了麽?
    终于。叶宏雄闷哼一声,用力的挺腰。*棒深深的插入儿子的喉咙,把自己的精华全部射了进去。
    叶书文飞快的吐出口中已经软掉的*巴,趴在床边干呕。他已经被父亲的*液呛的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终于缓过神抬起头。看着射一次还没满足的父亲,握着自己的大*棒无知无觉的撸动着。
    叶书文屏住呼吸,停了一会,见父亲没有醒来的迹象,吞了吞口水,轻轻的褪下自己的上衣,解开束胸,让自己那如同女人一般的大*子得到解放。
    爬上床,搂住父亲,*头贴着他赤裸的胸肌摩擦。浓密的胸毛刺激的*头很快就硬了起来。
    定定的看着父亲的唇,轻轻的吻上去。父亲的唇厚厚的,很性感。他觊觎了好久,终于吻上了,浓重的酒味令他也有些微醺。
    舌头深入父亲的口中,探索父亲口腔中的任何一个角落。
    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棒早已坚硬如铁。内裤也早已被花*中流出的- yín -水浸的湿透。
    是的,他就是这麽- yín -荡,每天只要看着想着父亲高壮的躯体,小*就会饥渴的流水。
    从青春期身体二次发育开始,他几乎每晚都会被汹涌欲望折磨疯掉,但是畸形的身体,令他不敢找别人。而自己那强壮的父亲竟还毫无所觉的诱惑自己。
    所以为了缓解欲望,他经常都是把前后两个穴里塞入跳蛋或按**。有时还带着它们才去上班。恐怕公司里谁也想不到这个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严肃冷漠的叶经理,内里竟是这样一个欠cao的骚货吧。
    恐怕父亲叶宏雄也想不到自己这沈默寡言的大儿子竟每晚想着自己的样子自*吧。
    “嗯…啊哈…父亲呃…”叶书文呻吟着扩张自己的骚*。
    他虽是一个双性人,但是属于女性的器官发育的并不完整。他不会像正常的女性那样来月经,也不能怀孕。但身体却非常敏感,他的阴唇很是肥大,动作间经常会不经意的摩擦到,时常处于- yín -水直流的状态。
    他的花*已经插入了三根手指。
    “应该差不多了”叶书文自言自语道。抬起下身,软软的张开着的花*对着父亲的*棒缓缓的坐了下去。
    虽然他还没有被真正的插入过,但早已不知被自己的玩弄过多少次,用多少种型号不一的按**插入过,早已没有了最初的鲜嫩紧致。
    可父亲的*棒真的太大了,比他用过的任何一个按**都大太多,努力了半天也不过进入一个头而已。要把它完全吞下去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
    过了一会儿,终于吞入了一半,叶书文已经累的满头大汗。*口酸胀异常,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不敢再进一步。遂停在那里等着花*适应父亲的尺寸。
    叶宏雄发现自己的*巴被纳入一处紧致的肉*中,以为是妻子,所以并没有觉得奇怪。醉酒的他并没有细想,往日矜持保守对性事有些排斥的妻子何时变得这麽主动了。
    他的*棒已经硬的要爆了,肉*竟然才吞到一半就不动了。他不自觉的挺动下身,希望能插得更深点。醉晕了的他根本没听到叶书文那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不要…不要动了…啊!爸…太…太大了啊哈!”发现肉洞太过紧致,又加重了几分力气,一下子把整根插了进去。
    “啊!好爽!”他已经很久没有这麽爽了,他在床上有些粗暴,使得妻子对做爱非常排斥,在生下少阳后就很少应他这种事情,最多的时候一个月三四次,有时候几个月一次,而且每次都不是很尽兴。
    虽然现在包裹住他的肉*太紧了夹得他有些痛…
    比起已经爽上天的父亲,叶书文可就痛苦万分了,因为父亲的挺动,*棒一下子进入了更深处,他仿佛听到了穴肉撕裂的声音,只道自己下身一定流血了。但是又一想到撕裂自己的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父亲叶书文就全身瘫软。花*更是止不住的流着- yín -水。
    他全身无力的爬在父亲的胸前,闻着父亲身上的雄性气息,任由父亲的*巴在自己的花*中缓慢*插着,雪白的*子挤压在父亲的重口,软软的,有种难言的诱惑。
    “啊哈…嗯…爸…啊!嗯哈…爸爸…”花*又一次被父亲的*巴撑开,叶书文颤抖的呻吟着。
    他的花*慢慢的适应了父亲的尺寸,已经没有那麽痛了。适应后的花*竟开始变得瘙痒,不光是花*,后面的菊*也是,痒得让他直想用手挠一挠。双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子,*头早已坚硬的像石头一样,摩擦着父亲壮硕的肌肉。
    “爸…你快,快一点…好痒,儿子的骚*好痒,再深一点…啊哈!用力…”叶书文终于不满足于这样缓慢的*插。得不到满足的他,泪眼朦胧的喘着粗气。欲望找不到宣泄口,心头像是猫挠一样难受。
    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听到了他的请求,还是也受不了这样的速度,突然一使力就着插入的姿势,把儿子翻到身下。
    “啊!”叶书文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就被父亲压在了身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加速。“太…太快了…啊哈…不要了,停下啊!太深了…不行…爸…嗯哈…啊啊!爸…”
    叶书文紧紧的攥着身下的床单,胸部随着父亲狂风暴雨般的速度猛烈的弹跳着。
    父亲好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举着肉柱不住地捣弄着汁水四溅的肉*,甚至多次捣进子宫。不知被这样捣弄了多久,叶书文的- yín -叫声突然拔高,*器抽搐的射了出来,花*深处也涌出一滩- yín -水。他的*棒和花*竟然同时达到了高潮。
    叶宏雄并没有因为他的高潮而停下来,因为高潮而骤然缩紧的花*,令身上的他撞击的愈发猛烈。从没承受过这样激烈的*爱,也从没有被插过这麽深,这麽猛。叶书文有种真的会被父亲的*巴桶穿的预感。
    此时叶书文已经双腿大张的搭在父亲的肩上,双手无助的抓住身下的床单,小*早已被干的- yín -水四溅。
    如潮的- yín -液让两人连接的地方变得一片黏腻。两瓣红肿的阴唇,随着巨棒的抽送,一张一合的吞吐着,发出“噗唧噗唧”水声。最为敏感的*蒂被父亲硬硬的耻毛摩擦的更加瘙痒,那种不知是爽还是难受的感觉折磨的他泪流满面,却又不自觉的想要更多。
    花*一次次的被撑开,父亲的*棒好像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入,每次都顶到他的子宫口,让他有种自己真的要被干死的恐惧。
    他无力的躺在床上,从刚才起就一直持续潮吹的状态,如同失禁一样一股一股的留着春水。
    胸前活蹦乱跳的大*子中于引起了身上男人的注意。黝黑粗糙的大手,捉住两只玉兔,毫不怜惜的狠狠揉搓。不知是不是酒精让他变得愈发暴躁,像是要把它们捏爆一样,不一会儿,两只雪白的*子就变得全身青紫。只是用手还不满足,竟张开大嘴啃咬了起来。
    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麽似的,呼吸粗重的问:“呃呵!骚老婆,你的*子好像变大了?”
    此时的他根本没发觉身下这个并不是他的妻子。
    这时的叶书文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麽了,因为他已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用巨大的*巴肏干的昏了过去。
    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在意他已经昏了过去,依然凭借本能的*插着。力道比起刚刚亦有过之,肉柱如同战矛一般,一次次捅进敌人的深处,每一次抽出都会带出一滩浑浊的- yín -水……
    
    第二章 挨打
    
    次日,叶书文是被人一脚踹下床痛醒的。
    迷茫的双眼疑惑的看着眼前凌乱的有些陌生的房间,和黑着脸赤裸的坐在床上的父亲,以及同样全身赤裸双*青紫下身,虽然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疼痛热涨如同含着一个鸡蛋随着站起的动作还控制不住的流出白浊的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