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守候 作者:古攸兰

字体:[ ]

 
文案
同是亲族关系的两个少年,从小一起长大上学,感情慢慢变了质。
 
当年为了避免日后的诸多种种悲剧;
 
忱守煜毅然去外省摸爬滚打。
 
直到五年后再回家;
 
本以为经过多年的磨练和沉淀;
 
心底里藏着的感情该能稳稳当当的封存起来不再受困扰;
 
怎想,再次见到念念不忘的人,诸多情绪翻涌!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忱守煜;忱轩宥 ┃ 配角:忱轩禾;忱芍虹;石头;邓陇聪 ┃ 其它:两小无猜!
==================
 
☆、从此,感情变了样
 
  放假的通知传达下来,办公室里欢呼成一片,大家纷纷建议,今晚举行年前最后一场聚餐。
  忱守煜坐在独立的办公室里,他还在核对秘书刚交上来的报表。
  秘书叩了叩门,她怀抱一份文件站在门口问,“经理,我们今晚聚餐,您有时间参加吗?”
  忱守煜转头看一眼似乎充满期待的秘书,他问,“不还有两天吗?”
  “额,我们想提前放松,这几天大家忙里忙外都累了。”
  忱守煜不多作为难,他说,“准了。”
  “那经理有空吗?”
  忱守煜无奈放下手中文件,他一个二十九岁男人,不适合混在一堆青年的世界里欢呼,他说,“你们自行安排,我还有急事,祝大家玩得开心。”
  “好。”秘书转身走出办公室,她还想说什么,但回头看到领导又拿起文件,她只好带上门出去。
  大年三十很快就到,新年的气息迎面扑鼻而来,走在大街小巷中,到处能看到欢天喜地的人们,他犹犹豫豫按了电话号码,试着打过去,本以为是空号提示,没想到还有人接听。
  醇厚的男音,音色成熟了,似乎还有一丝丝沧桑在里面。
  他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一旁,继续开车往前走。
  所谓的有急事,其实只是回家坐坐,并无事可做,也无处可去。
  转头看着外面的天色,冬天的夜幕来得特别快,还没到五点钟,天气就昏昏沉沉的看似要塌下来,本以为要下雨,转眼又是灯火通明,一丝雨也看不到,天幕上隐约还能看到稀疏的星光在闪烁。
  回到书房工作,手机响了起来,是那个电话号码,五年了,居然还在用同一个号码,专一之情令人感概万千。
  夜晚八点五十五分,将近九点钟,他再次拿起手机,很少发信息的父亲发来一条短信,他说,“如果工作不忙,就抽空回家过个年,你姐也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他放下拿起的半杯酒,翻着手机久久想不到回复的内容。
  并不讨厌家乡,相反很喜欢,当然,喜欢至极的临界点是接近讨厌了,因为被赋予太多的理念,太多的传统观念,因此一心想逃离,而越逃离,就越想念。
  翻转着手机转头看窗外孤零零的路灯,灯光长年如一日坚持下去,等到灯芯渐渐细微,光色也就暗了。
  忱芍虹发来□□信息,她说,“大爷,在吗?”
  她说,“忱守煜,我知道你在线,别装哑巴。”
  他蓦然打一行省略号过去,作为姐姐,这个女人从来霸道蛮横,小时候是这样,长大后一点也没变。
  “有事吗?”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回答,也想不到更好的回话,所以就这么公事公办的语气,要多冷有多冷。
  忱芍虹说,“知道村里人说我弟弟是什么样子吗?”
  忱守煜不想顶嘴,能有什么好话,不就认定他在外面混不好,无颜回家面对乡亲父老吗!
  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她们来来回回的饭后谈资就是说出去混的年轻人有几个成样有几个变成流浪汉,或者说哪家闺女嫁了哪闺女不听父母劝硬要飞去老远的外省没想到进入山旮旯里最后被抛弃再然后仍旧灰溜溜的跑回娘家寻找依靠。
  忱芍虹等了很久,她等不来一个逗号,她心里不安,终于软下语气说,“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村里出事了。”
  忱守煜看着难得严肃起来的聊天框,他发现聊天框都能变严肃了,更别说对面的女子说话的面目表情。
  “怎么了?”
  忱芍虹见到鱼上钩,她说,“不知道,你问小溪,他最清楚。”
  忱守煜等着回话,他等来了最亲的姐姐头像灰暗下去。
  小溪,想了很久才想起小溪是谁,忱轩宥的弟弟,忱轩禾,小溪是乳名,上学那会儿,小溪有很多名字,忱芍虹喜欢叫少年小溪,他纠正说不是小溪,忱芍虹说难道是小河?
  忱轩禾被大哥大姐欺负了,只好转身去墙角画圈圈,他说,不理你们了。
  儿时的记忆,邻里族中的孩子关系要好,长大上学了,关系更铁,各分成帮派,一言不合,就转换阵地继续刷存在感。
  忱守煜很不喜欢那样的格局,偏偏在那个年代在那个小村落里的孩子,他们唯一的乐趣就是村里村内斗,或者村里和外村斗。
  看着姐姐的头像灰下去,他不得不转去加上小溪的□□,那孩子,听说上大学了,还是医学专业生,前几年,刚进入大学那会儿,他还发来信息咨询说,守煜,我该选择哪一类的专业比较合适?
  忱守煜当时回答不上来,因为才走出社会摸爬滚打,开始的那段时间,没有一点成就感,更别说为人指明道路,因此说学医也不错,至少当医生是个正当职业。
  现在三四年过去了,当年的孩子想必也懂得了很多,他应该也要走出社会适应那般亦真亦假的繁复生活。
  迟疑了一阵点击加为好友,他还在想如何说第一句话,没想到本该繁忙的未来医生,他快速的同意添加,以致害得主动添加的人手滑,差点就误删了。
  当快速的敲了四个字,在吗,小溪?按了enter,四个字迅速飞快的传过去,没有一点停留空隙。
  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复,他说,嗯呢,在的。
  他问,“还好吗?”
  忱守煜顿时就慌了,记忆中小小的孩子,还是弟弟任性顽皮的模样,而现在他变得是乖巧懂事,甚至还学会关心别人,他居然会说还好吗?
  本来想问,知道我是谁吗,却还是先打了一个语气词,嗯,知道我是谁吗?
  那边还是很快回复,他说,小叔。
  忱守煜有些迟疑,小叔?
  印象中,亲弟弟似的忱轩禾从不叫小叔,他说,“你和我哥一样年纪,为什么要叫你叔?”
  忱守煜那时没办法解释,家族里的关系按辈分排,根据长辈的要求,不只忱轩禾要叫叔叔,连忱轩宥也不能例外,这种奇怪的辈分,小时候经常感到困惑,不过后来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忱守煜有些不知如何回话,对于小叔这个敬称,他还是宁愿小小的忱轩禾直接叫忱守煜,那样显得亲切,反倒没有那种尊师重道的伦理观念。
  忱轩禾打来两个字,怕这边看不出来,他附上一个字说,小叔煜。
  忱守煜发怔,不知为什么?面对一份小时认为举无轻重的辈分尊称,第一次发现它沉甸甸的含带无比沉重温暖的亲切情份。
  多年来在商业战场摸爬滚打,跟着两面三刀的人虚以委蛇,差不多要忘记最初的本真,却没想到有一天被遗失多年的珍重情怀复回来,它重入血脉深处彭拜流淌,似乎还在喧嚣着说,即使经历再多,那些从小备受影响的情怀仍在心底占据最重分量。
  忱守煜回话,他说,“我以为你认不出来。”
  忱轩宥回,“小姑虹告诉我了。”
  “我就知道是她。”
  “小姑跟你说了吗,家族里出大事了。”
  忱守煜内心并没有过多震撼,家族里出大事,即使再大的事也比不上村里那些阿姨大婶每天饭后出来聚集在村头热火朝天讨论从胡说八道的人口中打听出来的小道消息打紧。
  忱轩禾说,“几位爷爷说,今年族里的所有年轻人必须回家,咱们的祖坟要被刨了。”
  忱守煜差点喷出刚喝进去的酒水,“怎么会,我们族的祖坟谁人敢刨?”
  忱轩禾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刚刚还乖巧的模样很快消失无踪,他发来一个抠鼻的表情说,“村里头的朱家朱大爷,我们小时候没少见识他强横霸道的一面,连村干部都敢蔑视,他公然跟我们忱家挑衅了,就为了公共cao场的建造。“
  忱守煜听了大概,想到小时候也见过朱大爷跟村长叫板,那时打架,朱家人壮丁多,三两下,就把村支书给揍了,村长更是吃了一鼻子灰。
  那血腥场面,当时作为男娃喜欢看,女孩子比如忱芍虹则捂了眼睛把弟弟拉回家,她说,“男人太暴力遭天谴。”
  忱守煜说,“我想看热闹。”
  忱芍虹说,“回家,不能看,以后你拉帮结派打群架怎么办?”
  忱守煜无语,一旁的忱轩宥说,“放心,守煜没有那个天分,他天生的毛病就是以理服人。”
  忱守煜嘴角抽搐,他想说,忱轩宥你找死,信不信我揍你。
  忱轩宥完全无视作势威胁的人,他搭住兄弟的肩膀,而后把人从对方姐姐的爪子中捞出来,他说,“小姑,你回去吧,我看住守煜。”
  忱守煜挣扎了很久,他挣脱不出来,只好任由自称兄弟的少爷勾住自己的肩膀,两个人就此挨在一起,从此感情变了样。
  
 
☆、再见,争不如不见
 
  感情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在长年累月下,它一点一点堆积出来,久而久之,堆出厚厚一叠,大大一块,就此将人整颗心占半,直到占足了位置,让人感觉呼吸不过来,它才停止生长,渐渐的考虑是否该继续滋生?还是就此定格?
  忱轩禾说,“小叔煜回来过年吗?”
  忱守煜打了两个字,不回。
  他不想回去。
  忱轩禾说,“族里发生那么大事,所有年轻人都要回来,即使工作再忙,族亲间的和睦情义胜过一切。”
  忱守煜不知该说什么好,是,从小到大,在忱氏家族里成长,感觉特别自豪,因为忱氏的青年大多都有出息,村里人很少出大学生,更别说有作为之人,而在溪河村,在忱氏一族,他们不管是老一辈抑或新一辈出来,都有人成就非凡,就他忱守煜成为了一家外企的销售经理,天天为一个项目或一个季度业绩发愁,他似乎只为利益尽情洋溢笑容。
  忱轩禾说,“我哥也不想回来,你们之间究竟怎么了?”
  忱守煜不想说话,他们之间怎么了?还能怎么了,就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东南西北。
  忱轩禾叨唠了一大堆,他说,“你不回来,感觉特没意思。”
  忱守煜听着刚刚还欢乐活波的孩子道出心里积存的诸多怨念,他已非小时候的忱轩禾,不会在受到一点点委屈时就闷嘴说忱守煜坏,哥哥也坏,你们都不让我,我要去跟爷爷告状。
  他已经长大了,而自己呢?
  忱轩禾絮絮叨叨的说着,他说,“家里祖坟地被侵占,你难道没听说吗?”
  忱守煜回话,“我一无所知。”
  家里的爸爸妈妈不说,忱芍荭也不说,那么就没有人告诉他有关村里的鸡毛蒜皮。
  五年没有回去,忽然间就心动了,因此犹豫了一下,顺手就打了一行字说,“好,我今年回去过年,听说你要毕业了,正好,回去试试你的医术。”
  忱轩禾顿了一会儿,随即打过来一排裂开牙子的笑脸,他说,“真的吗?太好了,小叔你知道吗,我哥说要是学艺不精,以后一定害人不浅,他不会让你成为小白鼠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