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人掌 作者:童话写手池总

字体:[ ]

 
预警:这是一辆灵车,慎跳
 
    01
    “我叫郁阳,今年二十六岁,我有个哥哥。”
    “我叫郁阳,今年二十六岁……我有个哥哥,哥哥?”
    
    透着缝隙的窗口挂入一道冷风,床上坐着一个人,他细瘦的掌心里捏着块木牌反复念叨。
    
    像是闻到冬天的味道,他猛地从循环练习里惊醒过来。
    
    光着脚下了床,他绕过床铺,拉开书桌的椅子,踩着椅子,他扒在了那小窗口上,往外看。
    
    灰冷的天空,不远处的乌云携卷的大片雪花。
    
    郁阳推开了小窗子,将手伸了出去。冰冷的雪花落在掌心,很快就溶成了水。
    没过多久,他收回冻得通红的手,手上鞠着一捧雪水。
    
    书桌上放着一盆仙人掌,郁阳把雪水小心翼翼地捧到瓷盆旁,一点点看着它渗入土壤。
    
    盯着仙人掌良久,郁阳纳闷道:“都多久,花开,还、怎么?”
    
    他只能勉强记得一些词汇,每次医生来给他诊断,他都想说自己好了。
    
    心里虽然想的很好,那句话也反复练习了好多好多遍,可在张口的瞬间,还是变得断断续续,颠三倒四。
    
    只有身上那个木牌,他是念得最流畅的,他很喜欢这个木牌。
    
    郁阳喂了仙人掌,心里开心了一些,他又捧着木牌,一个字一个字读起来。
    
    病房的门响起了开锁的声音,郁阳木讷地坐在椅子上,呆呆地往门口看。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她熟练地推着轮椅过来,扶着郁阳往上坐。
    
    禁锢用的皮带拉了出来,护士熟练地扣在了郁阳的手腕上,脚腕上。
    
    郁阳乖乖地让对方把自己绑住,他想了想身上的纸条,还是艰难地开了口:“不……跑我。”
    
    护士头也不抬:“记得为什么跑吗?”
    
    郁阳愣住了,还半天才艰难地摇了摇头。
    
    他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地扁了扁嘴,颜色偏浅的瞳仁四处转着,忽地,他的视线停住了。
    “糖……”
    “嗯?”护士有些不耐烦地抬起来。
    
    结果她看到她的病人红了眼,泪水先是慢慢的流,继而如决堤的冰川一般,彻底崩溃。
    
    郁阳哭得没有声音,他咬着唇,颤着身体。
    
    直到医生们涌了进来,直到镇定剂被推入身体。
    
    他的生理性战栗才缓缓停歇,即便到这个时候,他还是颠三倒四,说着些什么。
    
    照顾他的护士给他掩被子时,似乎听到一个人名在耳旁滑过,但她没有在意。
    
    一个患有严重失忆症,还有并发性精神病的患者,还能记得谁,还可以记得谁。 
 
02
    “郁阳,不要光着脚到处跑。”
    
    光着脚浇花的郁阳听到这句话弯着眼笑了,他也确实笑了声来。
    
    他像个欢腾的鸟一般想跑,扑腾着小翅膀没两下就被自己的哥哥抓了回来。
    
    哥哥把他抱在怀里,给他穿上的绒袜子,套上了毛拖鞋。
    
    郁阳揪了揪哥哥的头发:“哥哥,今天我可不可以出去玩一会,我会带上狗哥的。”
    
    狗哥是他俩一起养的狗,能认路。
    
    自从郁阳脑袋出了事之后,后遗症渐渐严重,哥哥几乎一宿又一宿的噩梦,他梦到了郁阳走丢。
    
    所以后来,除了身上挂着证明身份的木牌,郁阳外出都必须牵上狗哥。
    
    要不然他担心郁阳能把自己忘在不知道哪个地方,找不到家。
    
    哥哥听到这话,也就软软地看了他一眼:“可以,你今天还没出过门,待会我给你穿鞋。”
    
    鞋上有定位系统,即便狗哥不能把他带回家,哥哥也能。
    
    郁阳从哥哥的腿上蹦了下来,跑到了房间,抽出一张蓝色的纸。
    
    他在上面写着:哥哥为我穿了鞋,手碰到脚的时候,心跳很快。
    
    拿了颗草莓糖,他用蓝色的纸背面包了起来,拧成股将糖封好。
    
    把糖投入半满的玻璃罐里,他跑到厨房,搂着哥哥的腰撒娇。
    
    哥哥给他递了片煎蛋饼,郁阳吃得很香。
    
    贪心的弟弟一边吃着哥哥做的好吃的,一边还要忍着笑,故作不知地问道:
    “哥哥,你是谁的?”
    “郁阳的。” 
    郁阳带着狗哥出了门,狗哥是条柴犬,脾气高冷,表情蠢萌。
    
    每次郁阳看到狗哥,都觉得通过它的双眼,感受到它内心的OS:妈的智障。
    
    郁阳还是能记得事的,虽然他现在已经忘了昨天发生了什么,甚至连刚刚存了糖的事情也忘光了。
    
    但他记得哥哥,也记得狗哥。
    
    揉了揉狗哥高冷的狗头,郁阳提着书往学校的图书馆走。
    
    郁阳本来是留校的大学老师,出了意外之后,只能呆在家里。
    
    但他还是喜欢往大学走,他喜欢那里的环境,偶尔还能遇到认识的人。
    
    虽然对方和他打招呼,他并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见到过这个人,但有人认识他的感觉真的很好,所以郁阳都会开心地回应。
    
    其实郁阳出事也不到半年,但他病情却恶化的很快。
    
    本来一开始只是觉得有些想不起来重要的事情,和正常人一样,但渐渐地……遗忘的速度便再也不普通。
    
    图书馆很安静,郁阳刚坐了下来,表情就变得茫然。
    
    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究竟过来干嘛了。
    
    因为他手上写了一行字,提醒他过来还书。
    
    他摸着那排字,脑袋里能闪过一些片段的画面。
    
    哥哥给他系的围巾,哥哥温暖的掌心,触碰在皮肤上酥酥痒痒的笔芯。
    
    对了,还有出门的那一吻。
    
    郁阳坐在图书馆里红了脸,他捂着被亲过的右脸颊,像是藏着一个大秘密一般,他的手指捏着书本的页脚,偷偷地笑了。
    
    他一直一直都记得的一件事,就是他喜欢哥哥,很喜欢。 
 
 03
    一觉醒来,昏昏沉沉,手里有黏糊糊的感觉。
    
    郁阳缓慢地移动着眼珠子,镇定剂滞留的药力还微完全消失。
    
    混沌迷蒙的视野里,他看见掌心有颗糖。
    
    掌心温度太高,糖受不住他一直死死的捏着,糖水涌了出来,在掌心里黏成一片。
    
    心里的痛一阵一阵的,可他却忘了。
    
    他忘了很重要的事情。
    
    郁阳想要下床,动作是缓慢无力的。
    
    可他还是高看了自己的身体,只听见咚地一声,他摔倒在地,糖滚滚地溜到了病房门口。
    
    他眼巴巴地看着那颗糖,想爬起来挨近一些。
    
    病房门却打开了,年轻的护士端着盘子走了进来,见他趴在地上,快步地跑了过来。
    
    那一声咔嚓声,郁阳觉得好像在他耳朵里响了起来,那么的清晰,他看着那颗糖被碾成碎末,就像他的记忆一样,遗忘的支离破碎。
    
    护士把他扶回了床上,给他吃了许多药。
    
    郁阳也不挣扎,垂着眼很配合。
    
    等护士收拾东西准备走的时候,郁阳才抬起眼,慢吞吞地,但却说得比以往都好:“能……再给、给一个糖给、我吗?”
    
    女护士算得上看着他一步步恶化过来的。
    
    哪怕开始再有同情心,可面对每一天都照顾的人,第二天再见面时,对方都要问你同一个问题,同一件事,你是谁?哪怕你们之间有过什么善意的小事,病人之后就会忘记。
    
    你们的交流毫无意义。
    
    护士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也就不再浪费自己的同情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