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契婚+番外 作者:公子如兰

字体:[ ]

 
  【文案】
  韩漾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卖身的形式嫁给一个男人。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应该是平淡的,然而那个叫赫连晴的男人却打破了他规划好的生活。
  父母债,亲子偿
  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
  *
  本以为这是一个不尽人意的婚姻,但结婚后他才发现……老公是个大写的口嫌体直、口是心非、傲娇嘴贱到了极点!
  韩漾:“每天都在被自己老公毒舌,心好累。”
  【这是一篇晴格格和小咸鱼干的苏甜炸日常】***
  ①先结婚后恋爱,大写的甜文甜文!不信看评论!
  ②嘴贱傲娇攻(赫连晴)vs冷静温和受(韩漾)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恋爱合约 婚恋 甜文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漾,赫连晴 ┃ 配角: ┃ 其它:公子如兰
    ==================
  
  ☆、 第1章
  
  宽敞的客厅里,韩漾窝在沙发里研究着这次的编程资料,他现在已经大三了,空余之时,会接一些小的编程项目来赚点外快,虽然有奖学金,但是他也想多攒点钱,给爷爷寄回去。
  这一次的项目是一家外贸网站,网站是新的,之前有人已经设计过,但是各方面的功能都不太完善,韩漾这次就是在原网站上修改和补漏。
  他双腿盘坐着,电脑放在腿上,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着,因为微长的刘海有些遮挡了视线,他直接从旁边的资料上取了个长尾夹将它翻上去夹好。
  写编程的时候韩漾总是特别沉迷,心无旁骛的他连有人开门进来了都没有注意到。
  赫连晴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柔软的灯光打在韩漾的侧脸上,将他周身的气息衬托得温暖平和,没有了之前与他对峙时的冷淡和倔强,而他头发上的夹子更是给他平添了一份稚气。
  这样的韩漾,让赫连晴的动作不由放轻下来,韩漾似乎并没有发现他回来了,依然低着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轻微的键盘声在客厅里回响,韩漾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直到赫连晴走到他旁边他才反应过来。
  手指蓦然一顿,韩漾抬头就看到已经走到自己旁边的男人。对方穿着白色的衬衫,领结微微松开了点,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严谨,只是那张俊美严肃的脸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正低头俯视着自己。
  韩漾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连续两个星期没有见到赫连晴,让他放松了下来,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也忽略了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家,而是眼前这个叫赫连晴的男人的公寓。
  而他,韩漾,则是他的契约妻子。
  哦,如果可以他真心不想用这个词。
  虽然韩漾的动作很细微,但是没有了刘海的遮挡,赫连晴的目光又一直投注在他脸上,是以很轻易就捕捉到了他皱眉的动作。
  男人冷硬的眉目也跟着皱了下,这情况是指韩漾根本没想过他今天会回来?明明自己出差前有跟他说过回来日期,让他好好整理下自己的心情,适应两个人的关系。
  又或者是说韩漾压根已经忘记他这个人了。
  呵呵。
  适应个鬼。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彼此都没有说话,连仅有的键盘声都消失之后,气氛显得有几分尴尬。
  这种一直对视着不出声,对方还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让韩漾有点不自在。半晌,他有些迟疑地开口:“你……回来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看到了对方眼底闪过的嘲讽,像是有弹幕一般写着:不然你看到的是鬼?
  韩漾为自己汗了一把。
  约莫过了十几秒,赫连晴冷淡地应了声:“嗯。”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韩漾在心里嘀咕了声,感叹了一声光阴似箭。
  赫连晴见他问完又闷不吭声,声音带上不悦:“你看样子是不怎么想我回来?”
  那确实是的……
  “没有。”韩漾低声说,注意到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从机场回来起码要一个多小时,摸不着赫连晴吃过饭没有,便问,“你吃饭了么?”
  看着少年因为夹起刘海露出来的光洁的额头,和那细致的眉眼,赫连晴的眉头稍稍松开,薄唇吐出一个字:“没。”
  韩漾看了眼他脚旁边的小行李箱,猜想他可能刚下飞机就回来了,犹豫了几秒,说:“冰箱还有材料,你不嫌弃的话,要不……我给你弄点吃的?”
  赫连晴没有说话,看着韩漾像是在考虑一般,韩漾见状,打算干脆帮他叫外送,还没开口就见他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去洗澡”然后拖着行李箱进了房间。
  看着赫连晴的背影,韩漾突然想起两个星期前发生的事情。
  
  ☆、 第2章
  
  韩漾从小学到高中毕业,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在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他被丢弃在偏远的小镇里,然后被一个好心的失孤老人收养,老人将他抱回村里,把他当做自己的孙子,一手将他拉扯大。
  被丢弃的时候他才五岁不到,寒冷的腊月天几乎要将他冻断气了。
  听知情的人说,爷爷捡到他的时候,他被冻得整个人都变了色,缩在角落里连发抖都不会了,也是爷爷及时将他抱去医院才救了回来,后来足足养了大半年才慢慢缓过来,才学会再次开口说话。却也留下了后遗症,只要一到冬寒、潮雨天气他的双腿都会发疼。
  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爷爷将韩漾的身世告诉他,他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爷爷的亲孙子,而是被捡来的。在看到身边的小朋友都有父母关爱的时候,他也会好奇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子的,被丢弃的时候年龄太小,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父母的样子。
  韩漾也曾经想过长大了要去找他们,只是当真的长大了,懂事了之后,他反而没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不想打破现在这种平静却温暖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他不想离开那个含辛茹苦将他养大,他叫做爷爷的老人。
  父母是什么样子,他从书中了解到了,却不是那两个会在冰天雪地将他丢弃的人的模样。
  没有父母无所谓,他从爷爷身上得到的关爱不比其他人少。
  高考放榜,韩漾的成绩名列他们省里的考生第一。在众多投来橄榄枝的学校里,他选择了L大,因为对方开出的条件最好。
  他的想法很简单:考出去,上好的大学,念好的书,然后找好的工作,把爷爷接出来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
  上了大学后,韩漾学的是计算机,大二开始他慢慢写一些程序编程卖给需要的人,或者接一些私人的网站编程工作,除了赚些钱之外也从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如果按部就班的继续下去,他毕业后能找到不错的工作。
  但是这一切都被那两个称为是他父母的人搅乱了。
  在那之前韩漾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和从未谋面的父母相见,那两个一直哭喊着跪在他面前的就是生下他的人。
  他们的脸韩漾没有任何印象,在他五岁后的记忆里,这两个人没有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过他一天,没有关心过他,没有接过他放学,没有在他因为父母这两个字和同学发生争执打架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
  他们几乎没有在他的人生中留下过任何痕迹。
  他再次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爷爷。
  韩漾以前一直怀着也许父母是有什么苦衷才抛弃自己的想法,也许哪天他们就会回来找自己,对自己说:孩子,我们是你的爸爸妈妈,以后会好好照顾你。
  其实他想的也没全错,真的有人来找他了。
  只是没有温声细语,没有关怀慈爱,更没有他期待已久的拥抱。
  找来的不止是他的父母,还有他们的债主
  赫连晴。
  这个冷漠强硬的男人以不容抗拒的姿态毫无预兆地闯进他的生命,将那张白纸黑字签着他父母名字的欠款单丢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说:“韩漾是吧?从今天开始你是我赫连晴的。”
  在那两个自称他亲生父母的人愧疚和悲伤的道歉中,他渐渐明白了事情的由来,他们欠了赫连晴一大笔债,而眼前的债主拿他做了抵押。
  韩漾从未见过他们,自然不相信这样荒谬的言辞,只是当DNA的比对出来之后,上面的数据证明了一切。
  韩漾看着赫连晴说:“我如果不同意呢?”
  赫连晴坐在沙发上,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留给他一分,听到他的话也只是呵了一声,说:“那就按法律程序走好了。”
  按法律程序走,那一大笔债务,足以将两人送入监狱。
  韩漾有瞬间的恍惚,接着赫连晴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呆在原地。
  “当然,即使他们进了牢*里,该还的也还是要还的。”他说完这句话才慢悠悠地抬眼扫了一眼韩漾,“你不乐意的话,我相信还有人愿意替你。”
  那一眼说不出什么情绪,韩漾却有些心凉。
  还有人愿意替自己……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接下来那两个称之为亲生父母的人拉着韩漾的手跟他说当年丢弃他是迫不得已,他们也是走投无路,带着韩漾的话连他的温饱都无法保证,再者如果不是当初将他丢在小镇里,也许就没有今天的韩漾。
  两张老泪纵横的脸在韩漾的眼里变得模糊,只模糊地听到他们说对不起自己,求他原谅他们,他们说自己是他们生下来的他不能不管亲生父母,他们说赫连晴是好人会好好对他的,跟着赫连晴会比现在的生活好过。
  他们说了很多,只是韩漾没有再注意听下去,他想起了在那个小县城里的爷爷,那个会手把手教他写字会教他下棋的爷爷。
  爷爷说:小漾,如果你的父母来找你,你不要怪他们,也许他们也是逼不得已。
  是啊,逼不得已。
  这个跪在他脚边称为他父亲的男人哭着对他说:对不起,我们也是逼不得已。
  父母债,亲子偿。
  好一个逼不得已。
  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滋味,沉默了许久,直到赫连晴有些不耐烦了,韩漾才慢慢在契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抵消了父母的一切债务。
  刚才还没有多大的感觉,但在在签上名字的那一刹那,期待了十几年亲情的那份心情突然消失殆尽,韩漾觉得自己的心空得可怕。
  虽然他几乎不记得五岁前的记忆,但是依稀记得有人曾经亲吻他脸颊,也有人将他举高坐在肩膀上,这些模糊的记忆在这一刻忽然变得鲜明,跟眼前父母的脸重合,但很快又如镜花水月般消失。
  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个寒冬,又感受到了自己缩在墙角时刮在身上的寒风。
  他轻轻拉开了那两个扯着自己衣服的人,将他们扶了起来,看着他们道:“我感谢你们生了我,但是这么多年你们没有去找过我,没有问过我过得好不好,甚至没有想过你们把我丢在那里的时候我会不会被冻死。”
  看着父母脸上的愧疚和自责转变成债务抵消的轻松,他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也有些悲哀。松开握着两人的手,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来,他看着两人缓慢而清晰地说:“既然之前都没有想过来找我,那么,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以后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是“卖身”,韩漾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和以前一样生活,赫连晴在当天没有直接带他走,只是让他收拾好宿舍的行李会有人来接他,并表示说不会限制他的日常生活,他可以照常上课什么的。
  第二天他刚搬过去,赫连晴就出差了,两人根本连相处的时间都没有。
  在走之前男人撇了眼他有些木然的脸,冷淡地说:“收拾好你的情绪,我不想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一张死鱼脸。记住一件事,我会是你的老公,不是你的情敌。”
  听到这话,韩漾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慢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