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烟袋斜街10号+番外 作者:剑走偏锋/神奇兔

字体:[ ]

 
夏天
Act 01 好好先生与二愣子
 
我是帅哥:我龙猫怀孕了!!
爱心 123:恭喜^_^
我是帅哥:咋办啊?
爱心 123:什么颜色的?
我是帅哥:标准灰,两只都是!
爱心 123:您几月从我这里买的? 
我是帅哥:啊?我不是跟你买的啊!
 
杭航看着屏幕,豆大的汗珠几乎要从额头上滚落。
对方那个‘我是帅哥’仍旧轰炸着淘宝旺旺。
这人什么路子啊?不是跟我买的,要我给解决?
跟他沟通着,了解着他龙猫的情况,杭航想了想还是管吧。既然能找到他头上也算是缘分,再说了,自己对龙猫很有爱。看这位粗枝大叶的,恐怕还真对付不了第一胎。如果不幸挂了,他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指定不好受。而且,也是一位主顾自动投上门,龙猫的口粮啊、零食啊等等用品之类都很有利润。我就不信你以后能不找我买不是?
对方询问了地址,听说是烟袋斜街10号连连叫好,他说他就在国子监,很近。
杭航目送这位二愣子下线出门,又在电脑前坐了一会儿,今天淘宝生意挺冷清。
门口挂着的风铃响,杭航抬头,果然又是朱小姐跟她的古牧‘超人’。
“HI~~我来了。”
“今天也很早啊,您坐,一会儿就可以安排美容了。”杭航给朱小姐倒了一杯冰水,古牧蹲在她身边,倍儿老实。
“嗯,我都习惯提前来了。”朱小姐拿了包儿里的时尚杂志,又拿了‘超人’的随身食盆给它放了些零食。
“您好?”风铃又响,推门进来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儿。
“诶,你好,需要什么?”
“哦,我看看狗粮。”
“好,要哪个牌子的?”
“宝路多少钱一斤?”
“夹心的还是普通的?”杭航面带微笑。
“夹心的。”
“8块。”
“呀!还挺便宜的。”
“是。来点儿?”
“呃……给我称四斤吧,多了我也拿不动。”
“成,稍等。渴么?饮水机有冰水,杯子在旁边。”
“真好,我刚搬到这边儿,有宠物店太方便了。”女孩儿拿了杯子接了水,“今天可真热。”
“是,夏天么。你从哪儿过来?”
“中戏那边儿。”
“哦,那是挺近的。”
“是啊,以后得常来。”
杭航把四斤狗粮分装了两个袋子:“来,狗粮。”
“好,我把钱给您。”女孩儿说着凑到了收银台前,“对了,宠物美容多少钱啊?”
“您的是?”
“雪纳瑞!”
“如果只是修剪的话40,全套120。”
“也不贵唉,那洗澡呢?”
“50。”
“行。”
“这是找零,然后给你张名片,有事儿可以咨询。”
“多谢啦!”
女孩离开的时候很开心,不但宠物店这么近,店主又是帅哥,价格也公道!得常来~~
朱小姐看完一篇专访,海红从准备室出来了,“朱姐,您又早了。”
“该我们‘超人’了吧?”
“可以了。来,超人,走!跟姐姐洗白白喽~~”
朱小姐看着‘超人’进去了,继续拿起了杂志。
杭航活动了一下肩膀又回到了电脑前。这是他平淡生活中的又一天。是的,杭航每天的生活基本都是如此,他有一家规模中等的宠物店,给宠物爱好者提供多种材料和服务,有两个雇员,分别是林海红和崔盈盈,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儿,有兽医执照,热爱动物。杭航的宠物店位于烟袋斜街10号,是个独立的院子,两层的旧式洋楼,一层和院子的部分都扩建成了宠物店,二楼是他的私人住宅。这所院子是他父亲很早以前就买下的,除了这里他们在地安门也另有住处,只可惜空着,因为父母都是外交官,常驻国外。
杭航每天十点起床,宠物店十点半准时开门,每天的营业时间是早十点半至晚十点半。海红和盈盈每天四点换班。她们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两年,跟客户和客户的宠物关系都非常好。
杭航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基本就是宠物和旅行。最心爱的宠物是龙猫咔咔,雄性,今年已经四岁了,他们关系非常亲密。按理说,杭航的生活中该是什么都不缺的,唯独缺个伴儿,人类,要求也是雄性^_^
 
“对,就从地安门商场这里插进去应该没错。”梁泽坐在出租车的后座,身边是他的两只灰色龙猫,目前二位已经被隔离了——雌性怀孕期间拒绝雄性的交配要求,所以总掐不得不隔离。
梁泽看着他的两只心爱宝贝,特别焦急,生怕有个闪失。
出门之前他确定了自己身上还有七百多,应该够解决问题。当然,发现钱包里只有七百多他还是很懊恼的,昨天又喝大了,那是必然,要不钱包不会空。狐朋狗友们都喜欢跟梁泽喝酒,他喝的越高大家越开心,因为只要他一旦高了,准是那句话:谁跟我抢着结账我跟谁急!对于梁泽来说,这在当时是一定要达成的,可每每酒醒了他就怨恨自己。梁泽觉得自己可能是着魔了,似乎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已经将他套牢:拿到稿费就请大家喝酒,并且每次喝就花光钱包里所有的钱= =
梁泽是个自由撰稿人,主要靠文字换钱,每月固定的收入是为《P》杂志撰稿,有他的专栏,可这项收入才仅仅1500块,剩下的就是投稿了,也有些比较稳定,另外他还写小说,去年发表在《故事》上的中篇小说《萌》荣获了一个文学界的不小奖项,目前跟某出版社签约,正卖力奋斗他的首部长篇小说《花开不败》,选题是三个时代的三位女性,她们的人生见证了社会与家族的兴衰起落。是的,梁泽是个怎么看都不像文艺小说家的文艺小说家。
为嘛说他不像呢?用他朋友的话说——梁泽的脑子仅限于他的文学作品。
嗯,这是实话。生活中的梁泽很邋遢、很愣、很2。我们一一阐述。
关于邋遢。
梁泽自己住在国子监的一套两居室里,因为早年父母意外身亡,再加上唯一的哥哥娶妻生子,房子就剩下他一个人。小卧室改成了书房,那是整套居室中唯一勉强整洁的地儿。大卧室常年都是乱糟糟的被子、换下来随手扔的衣服,杂乱无章的各国小说等等等。客厅更是惨不忍睹,堆满了各种价值不菲的废物。真的是废物,打个比方,有面镜子,叫做:苏格拉底魔镜,梁泽以7000块的价格入手,其实那东西什么都不是,古董都算不上,潘家园一大爷蒙着卖给他的;还比如,陈列架上的唐三彩,据说是清代宫里流传出来的,梁泽9000入手,后来找人鉴定:系1999年景德镇出品;再比如,半人高的泰迪熊,据说是世界上第一只泰迪熊,梁泽5000入手,据考证是斯洛伐克95年仿品……
关于愣。
梁泽的愣事儿太多了,以至于稍微亲密点儿的朋友都叫他二愣子。几个例子。一,关于龙猫。梁泽第一次见到龙猫是陪嫂子去宠物店,当时嫂子带她那小京巴剪毛,梁泽在无数动物中瞅见了龙猫。那时候梁泽不知道究竟什么是龙猫,他只看见一个圆滚滚胖墩墩的类似于兔子的东西背对着他蹲着。梁泽手欠,伸手进笼子,二话不说就被啃了一口。梁泽大叫:这是什么东西!店主说:龙猫。梁泽问:它为什么咬我?店主说:因为它在进食。梁泽问:它什么时候不进食。店主说:时时刻刻它都吃。龙猫这个时候转过了身子,梁泽一看就喜欢上了。最后双方以5000元成交龙猫两只。嫂子跟京巴出来恨不得用视线杀了店主。真的,那两只也就值个2000,这还是高的。二,关于获奖。梁泽的中篇小说《萌》获奖之后,《故事》杂志的编辑第一时间通知他,那时候梁泽还没睡醒,接电话得知这一消息,他说:啊,获奖啦?真棒,我就说我是天才!半点儿不知道谦虚,老编辑握着电话恨不得给他脖颈子一下。三,关于女朋友。梁泽只有一个亲人了,那就是他哥哥,哥哥对弟弟疼爱有加,但弟弟愣是逼着哥哥说出:老弟啊,你别交女朋友了,再也别交!为什么呢?呃,其实说是大事儿也不算大事儿,说是小事儿吧……第一个女朋友骗走了梁泽不少钱,第二个以怀孕逼着他要结婚,结果发现孩子不是他的,第三个,第三个其实还可以,唯独不厚道的就是跟别人私奔了……
关于2。
综合以上两点,他的2自然不必多说。
梁泽很寂寞,只有在写字的时候不寂寞,但他的生活终究是不写字的时候多。梁泽的寂寞只有它们能缓解——龙猫。这也是为什么他横冲直撞就杀奔烟袋斜街10号的原因。它们不能挂,它们挂了,梁泽的生活也就挂了。
话说找到杭航真是偶然,就是昨天夜里发生了大战,公的那只被咬的不善,梁泽百度,发现可能是怀孕了。天大的喜事儿啊,伴儿又多了一个!然后他急忙联系卖给他的宠物店,结果电话停机。早起杀奔,发现那儿已经改成一餐馆。这下梁泽慌了,他哪里会给龙猫接生啊?情急之下就想到了淘宝,点了一个宠物店就进去,就是杭航这家。
 
风铃再次响起,杭航望过去,是个高个儿男孩儿,年纪看起来跟自己相仿,他抱着一龙猫的大笼子,用身体像猪一样拱开的店门。不用说了,这肯定是那位‘我是帅哥’。杭航饶有兴致的去打量,敢叫‘我是帅哥’的,一般两类人:丑陋的胖子,或者自恋的神经病。这位面貌上好,身材不错,显然是后者范畴。
“我是帅哥?”杭航起身,笑。
梁泽一愣,心说这人怎么回事儿啊,你是帅,挺帅,我是男的我都承认你帅,可你也不能追着我让我说你帅吧?心里这么想,梁泽嘴上可不敢这么说,好么,这要一个不留神得罪了他,他的龙猫和即将出世的龙猫宝宝……忍了!
“帅,你真帅!”梁泽诚恳的点头。
“啊?”杭航差点儿崩溃。我知道我很帅,也知道我这烟袋斜街10容易让人误会,可是……咳!杭航心里一翻个儿,明白了,他是把他询问他是不是‘我是帅哥’给误解了。
“你倍儿帅,布莱德皮特都没你帅,真的。你快给我看看龙猫吧,帅哥!”梁泽把笼子放到收银台上,诚恳的夸赞杭航。
“兄弟,”杭航叹了一口气,“你不用夸我帅,我就是跟你确定一下,你是淘宝上那个‘我是帅哥’。”
“啊!哦!靠!!得。”这他妈随手起的名字,没辙啊,必须得注册,当时都没多想,更没想到自己日后会成为淘宝杀手。梁泽有个切身感触,那就是——珍爱生命,远离淘宝= =“就是我,瞎起的!你快给我看看,这是怀孕多久了!”
“我怎么看啊?”
“号脉?”
杭航鼻子都歪了,听说过中医给妇女号脉,没听说过兽医给龙猫号脉。
“什么时候感觉它怀孕的?”杭航仍旧保持职业笑容。
“昨儿晚上!”
“……”杭航彻底无语。
“它们交配你看见了?”
“没有!”
“那……你这结论怎么来的?”
“诶,你这人,太不专业了,我都看出来了,你看不出来?”
“恕我愚钝,你提示一下?”
“你没看我两只都带来嘛!我们公的这只被咬伤了。”
杭航已然不想听他鬼扯了,开了笼子,用白薯片逗过来一只。
“那是公的!”
“恩,我看看它耳朵。”
杭航手心托着龙猫,观察了一下伤的并不严重。龙猫不大认他,咬了白薯片一翻身就要回笼子,就这么一刹那,肚皮翻过来的一刹那,杭航确认那是只母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