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别拿我寻乐 作者:不是不知

字体:[ ]

 
文案
 
要问李三现在的想法,李三会说:我想日狗。
要问李三为什么想日狗,李三会说:因为日不了皇帝,只能日狗。
要问李三为什么想日皇帝,李三会说:....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灵玖李三 ┃ 配角:宇非沅是 ┃ 其它:命中注定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05155字
第1章 囚车之灾
无论是谁,前几天还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现代都市生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陌生的地方,被一堆凶神恶煞的官兵抓去砍头,都会震惊不已不知所措。
李三正头戴枷锁,手镣脚镣全齐的靠坐在囚车里,在众多人围观中,被缓慢的拉向刑场。
这枷锁与平常的不一样,木制的框板倒是没错,但是枷锁的边角挂了四个短链穿着的铁球,让整个枷锁起码有二十斤重。偏偏那短链子也就不到一尺,即使坐下,铁球依旧悬空,没处可以缓解脑袋上的沉重。比起这个,落枕什么的太不值一提了。
李三略微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脑袋,眼睛移向和他同囚车的人。
那人身着淡墨色的长袍,脸庞清秀,没有一点老态之意,却满头银发,扎成高高的马尾垂下。
这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身处囚车,眉眼弯弯嘴角轻翘,满含笑意的向围观的百姓轻挥右手打着招呼。而围观的百姓似乎一点不像是对待恶贯满盈的囚犯,甚至有年轻的姑娘被这人的眉眼触及,脸色红透娇羞的移开目光。若不是额头的汗透露出了他的疲惫,让人怀疑这不是去刑场而是走红地毯。
这一路已经折腾了两柱香的时间了,李三本对时间没有概念,但这些官兵偏偏在囚车的前方放置了一个香炉,燃完一根香之后就换上另一根。这龟行的速度,像是故意一样。
终于忍不住开口,李三吃力的抬头看着旁边还笑眯眯的男子问:“诶小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刑场?”
那人转头看向他,眼睛半睁着,嘴角依旧在笑:“哦,大约还要六柱香的时间。”
“卧槽”李三忍不住爆了粗口,“那我们还不得累死啊?这里的官儿是不是有病,临死了还不让人轻松一下。”
“不是这里的官儿,是这里的皇帝。”男子摇摇手指,继续道:“你说的没错,皇上确实脑子有病。”
眼看着囚车前的官兵,已经换了一波了又一波,却依旧跟散步一样慢悠悠的前进。
自昨天下午被一群官兵抓住之后,李三一个人被关在牢房,自然是一肚子的疑问,这会儿有人回应了,想问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我们这一去刑场是要被砍头的吧?你是犯了什么罪啊?怎么一点都没大难临头的觉悟...”
那人完全睁开双眼,轻飘飘的看着李三,安慰似得吐出:“我们不会被砍头的。”
李三一喜,仿佛看到了希望,直起上半身靠近那人,“怎么说?”
“因为啊...”那人故意兜了一圈才说:“因为我死不了,而你是皇上的命定之人。”
“你们皇帝是女的?”
墨色长袍的青年斜着眼睛白了李三一眼,“你傻了吗?当然是男人,你见过女人当皇帝吗?”
“我倒是知道有女人当皇帝...等等!”李三突然瞪大双眼,“男人?!我特么也是个男人。”
那人继续用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李三,“我知道你是男人,有那东西的难道还能是女人?”那人眼神下移瞥向李三的胯/下。
李三活了二十六年,虽然没交过女朋友,但也曾暗恋过几个温柔如水的美丽女子,这代表他是直的,不打一点儿弯儿的直男。同性恋他见过,也理解,但是能理解不代表自己就是。
李三没理会那人的暧昧眼神,思考了半天才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帝的命定之人?”
“因为我是道士啊?我掐指一算...“
“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吗?”李三打断了道士没说完的话。
“啊?”道士愣住,随机眼角一翘继续露出笑容,“不知道呀。”
“这都不知道,你就敢说我是什么命定之人,我看你就是欺世盗名的骗子吧?”李三不屑道。
“这就错了哟~”国师摇着手指,“这卜卦啊,是卜大事情,像名字这类小事情,自然是卜不出的。”
李三看着这人老神在在,说的却一点也不靠谱。
不过这不妨碍李三的询问,六柱香的时间,足够李三把这里的情况了解各大概。
这里是一个在历史书上没有出现过的时代,有皇帝、有大臣、有武林豪杰、还有平民百姓。
这么一说,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当个英雄豪杰武林大侠?或者是官拜丞相士大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运气好,被一个武林高手收做徒弟或者偶得一本武功秘籍,然后就会在某个武林大会上一展拳脚扬名立万,尽享主角光环。想想还有点小兴奋。
然而当下,李三正和这个看着不靠谱的道长,带着二十多斤重的手铐脚镣,被锁在囚车里忍受大中午的毒辣太阳,还不给水喝。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任何成功的背后都有无数的失败...成功等于1%的天才加99%的努力...反正就是成大事者,都是要经历苦难的,李三这样安慰着自己。
“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李三觉得,不管这个道士是不是靠谱,自己将来可能真得会跟这个皇帝打交道。孙子兵法中写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是提早了解的好。
道士冷哼一声说道:“他那人心眼极小,看不得别人好。你可千万别招惹他,要不然可有你吃苦头的时候。他就是看不得我和我家和尚好,才趁沅是不在的时候欺压我,可怜我力小势微,无法抗衡。”
“你不是说我是他命定之人吗?怎么还不让我招惹他?”
“额...这个...你...你不一样,他肯定对你与别人不同啊。”道士右手吃力的抬起给自己扇着风,眼神四处乱撇想掩饰,看到李三怀疑的眼神,羞恼的说:“况且,夫夫之间吵闹是常事儿,越吵越是亲密,这都不懂么?”说完,继续冲着囚车下的人微笑挥手。
李三使劲支撑了一下枷锁,让枷锁能够靠着囚车的边缘,以缓解脖子上的压力。固定好位置之后,李三叹气道:“皇帝不会杀你,可是不一定会放过我啊,我甚至都还不知道为什么被抓。”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被抓过来?”道士错愕道。
“当然不知道,我都不知道这是哪儿?我一觉醒来就在树林里,又累又饿走了一天还被一群官兵给抓了,现在又要压去砍脑袋,我这是倒了几辈子的霉。”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全城的百姓都知道,你居然不知道?”道士经不住大声笑了起来。要不是枷锁限制,李三觉得这道士能笑趴下。
“别笑了!到底怎么回事儿?”李三问。
道士笑了半天,辛苦的忍住后,才继续说:“凌云寺的方丈云游之前卜算,七月七日晚上,喜鹊会将皇上的命定之人从天上带来,降落到隐秘林,这事儿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皇上一直以为他的命定之人会是一个身披彩衣的俏丽女子,谁曾想会是一个穿着奇怪的男人,所以一怒之下就把你抓起来治罪咯。”
“那为什么你也会被抓来?”
“因为这是我告诉皇上的。”
李三觉得这事儿过于诡异,自己就是个无辜的路人,不小心穿越到了这里又不小心的卷入了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说到算卦和所谓的命理,李三是不信的。十岁时候村里的瞎子说他一辈子种地,结果却考了大学,在城市找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虽说现在的情况有些诡异,但确实没有应瞎子之说种地过活,所以算卦是不可信的。·
李三还沉浸在对之前美好生活的回忆之中,就听得道士语气略显轻松的说道:“哎呀,终于快到了。”
回过神,顺着道士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成百人围在刑场周围,中央立着一个断头台,不知道这铡刀落到脖子上会不会很疼?李三不止灵魂,身体也是跟着穿越过来,这若是真的砍头,身首异处也就难以回去了。想到这里,竟开始有些害怕。
刑场的最里面,透过人群,隐隐约约能看见似乎卧有一个人。那人远远的一道白色凸显,两边分立着十几个深蓝色衣服的人,身行恭敬,看样子中间那人甚是位高权重。
道士依旧一派轻松,李三却很是忐忑,不知这道士说话是否有可信,自己能不能逃过此劫。
看着那些明显好奇多于同情,不住从自己身上扫的眼神,李三有些哀伤。
 
 
 
第2章 你有病啊?
官兵们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让刑场上那位大人等待,依旧慢悠悠的挪动着。
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囚车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李三和道士吃力的互相搀扶着出了囚车。
有狱卒拿着钥匙上前,卸下枷锁和手脚撩,李三顿时就觉得一身轻松,脚下似走路可以生风飞起来一样。
左右使劲活动者脑袋,脖子上的血液似乎才流动了起来。再看旁边的道士,轻撸着衣衫,拨弄头发,整理的不那么狼狈了,才走向那白衣男子,在距离十余步的地方停下,伸手问旁边的小童要了一张草垫,就地盘腿坐了下去。
李三也学样子走过去,要了垫子,但盘腿的姿势太过于难受,只能叉开双腿屈起膝盖踩地,用最舒服的姿势休息。
坐稳了,眼睛忽悠的撇着周围。那些立在两旁深蓝色衣服的人,大多高龄,脸上皱纹颇深,面色焦急的看着坐在最里面阴凉下的人。李三也忍不住抬头顺着众人的眼光像那处看。
只见中央有一人,一身白色的丝袍覆身,横卧在比身子略长的塌上,右手撑着脑袋。脸是微长却有着尖削的下巴,薄唇之上鼻梁立挺,眉毛不如男子粗壮又略微超过女子乌黑,在眉骨处弯折,墨色长发散乱在肩上与塌上,双目微闭似在休憩。乍一看,竟觉得风华倾国,犹如画中走出来一般。若是身为女子,恐怕全天下的男人也没几个能够拒绝。
李三看着那人的脸发呆,回过神时却发现他早已睁开双眼,眼角嘴角微翘,正支棱着脑袋戏谑的回望。李三脸色瞬间爆红,慌忙低下了头,幸而正午艳阳火辣,本就被太阳烘烤的脸并没有显露出李三的尴尬。
盯着一个男人的脸看着出了神,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皇上,请听老臣一言。”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刑场的宁静,那是一位古稀老翁,从衣着上的花纹来看,地位应该是不低,“宇非道长万不可斩,道长是我金羽王朝护国之士,先王在时曾下旨王朝任何一代君主都必须对道长以礼相待,不得有差池。”
“可是,陈丞相啊,你看他们见本君都不下跪,这可是大不敬啊,不斩如何显示我君主威严。这以后,不得人人不尊君臣之礼?”白衣男子撑起身体,歪着脑袋无辜的看向说话之人。
李三一惊,原来也是要下跪的。看着身边道士不动声色,李三内心与身体双双抗议着,最后选择继续休息。
“皇上,老臣并非此意。”丞相立刻下跪,登时旁边一众人马也全全惶恐跪地,“先帝曾免道长行君臣之礼,况且道长行事虽不精细,但在大事上从未出过差错。”
“哦?那你们是觉得他...”皇上指着李三,瞥了一眼众人,“确实是本君命定之人?”
“这?”陈丞相犹豫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念在宇非道长以往的功绩,也能将功补过啊。”
“本君若是一定要斩...”
“万万不可啊皇上,我朝能有如此昌盛,全依赖道长的来到。”陈丞相继续说道,“请皇上三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