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调教师男友的日常+番外 作者:暖灰(上)

字体:[ ]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腹黑/轻松
  
关键字:叶洽,夏至 bdsm  温馨,日常
  
调教师男友和讨债人的重口黄暴日常生活,轻松温馨路线。
 
  【冬】
  
  第1章 第一集 同居吧(1)
  
  夏至的男友是调教师。
  当初认识後不到一分锺,他就有了交往的念头。不为什麽,就是因为叶洽与周围群魔乱舞,混乱妖异的氛围格格不入,正好他那时候刚和上一任分手,年纪也大了,厌倦了每晚泡夜店找陌生人过夜的生活,希望能够稳定下来,好好培养一段感情。
  观察了十分锺,夏至把叶洽约到洗手间里,认真的表白了:“你愿意和我交往吗?我是说同居夫妻类型的,不是玩玩。”
  叶洽上下打量了夏至几分锺,颇有种X光机扫描的感觉,一直到他濒临暴走边缘时,对方终於开口了:“我的工作是调教师。”
  夏至呆了几秒,吐出一个字来:“啊?”
  “BDSM的调教师。”叶洽说这话时面无表情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夏至这才反应过来,笑了起来:“没问题,我有家暴倾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就这样,叶洽和夏至成为了对方的男朋友,开启了“幸福”的人生──才怪。
  夏至出身於标准的知识份子家庭,在外人面前,他的家庭光鲜亮丽、夫妻和睦、郎才女貌,总之,所有令人羡慕的形容词用上去都不为过。
  私底下,他经常听见卧室里传来母亲的尖叫,还有时不时在母亲身上出现的淤青,最严重一次,他进去後发现母亲下半身浸在一片血泊中,抱著父亲的腿一脸麻木。
  那一天,夏至失去了一个未出生的弟弟,同时,心中和蔼可亲、知识渊博的父亲形像轰然坍塌了。
  在夏至十五岁时,母亲终於摆脱了父亲,为此付出了净身出户的代价。母子俩租个窝棚苦熬著日子,一直到他工作为止,生活才算是恢复正轨。
  在夏至提到被女同事表白後,母亲突然揪著他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叫道:“你答应我,以後绝对不打你老婆!”
  一听这话,他莫名的松了口气,拍著母亲的肩膀道:“放心吧,妈妈,我是同性恋,就算家暴也未必打得过对方啊。”
  夏至能够感觉到心中那只嗜血的怪物,有时候,在和母亲争执时,他都有种动手的倾向。对方毕竟是他的母亲,所以能忍耐,如果对方是平辈的妻子呢?他没有信心能够一直压抑住冲动。这种事有一就有二,只要开了个头就不可能再回去,他很清楚。
  这是他看上叶洽的另一个原因:一身结实的肌肉,一米八六的个头,剃著小平头,棱角分明的脸。这样的男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谁打谁呢。
  夏至没有看错,在搬家时因为一时找不著心爱的花瓶,他吼著吼著就烦躁起来,不自觉的一拳挥了过去。
  叶洽轻松接了下来,有力一扳他的麽指,他的手臂就被扭到了身後,凄凄惨惨叫著被摁在了墙上。不过,在这之後,叶洽并没有进一步做什麽,只是在他耳边说了句:“安静。”
  奇迹般的,夏至火烤般的心平静了下来。
  叶洽的声音很低沈,是那种录下来在公放里会震动的嗓音,夏至打趣过:“凭你的声音就能让客人高潮吧?”
  叶洽的眼睛都没离开过报纸:“我的客人可不是声音就能满足的人,不像你。”
  夏至不服气的道:“我看起来很弱吗?”
  “身体和心理都很弱。”
  被这样评价的夏至不客气的道:“哪里弱了?”
  叶洽这才把视线从报纸上挪开,冷淡的看了会儿夏至,道:“其实你最想做的是杀了你父亲,你甚至做过这方面准备,是不是?”
  夏至愣住了,因为叶洽说的完全正确。
  “这不是你的错。”叶洽翻了页报纸,慢慢的道,“就算你真动手了,也不是你的错。”
  夏至在一秒内落下泪来,抱著膝盖蹲在墙角嚎啕大哭,直到叶洽过来摸摸他的脑袋,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慢慢平静下来。在此之後,他打心底对叶洽产生了一丝畏惧,同时也有些好奇:“你怎麽会知道的?我根本没和你提起过我父母的事。”
  “你有暴力倾向,而且在一个同性恋大麻趴上,对我这种看起来像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大哥,见面不到十分锺就表白要求同居,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我看不出有什麽逻辑关系。”
  “也没什麽,我只是见多了而已。”
  “……”
  叶洽总是一付懒散的样子,平时在家连表情都没有,非常好养活,给什麽吃什麽,穿衣也不挑。休假时一整天都只穿一条内裤,还是那种松松垮垮的沙滩裤,一坐下来跨著腿就蛋鸡全露,看的人一阵无语。
  一开始不知道,後来,夏至在有意了解後,才知道叶洽在BDSM圈里非常有名,指定他的客人一直排到了二年後,他还不一定接,“得看眼缘”。
  “你用什麽眼缘来挑人?”
  “帅的,看起来好搞的,还有活少钱多的。”
  “那不是和打工的差不多?”
  “就是打工。”
  “……我以为你是当成什麽终身事业来做的。”
  夏至收到了一个大白眼。
  他对叶洽的工作很好奇,经常问东问西,圈里的事,除了客人的身份之外叶洽也不会特别避讳,他问起来有答就答。同居一段时间後,他就知道叶洽以前那帮一起做这行的差不多都死光了,有吸毒死的、被客人打死的、被cao死的、得艾滋死的,还有个是精尽人亡,做到一半抽风了,客人不肯送他上医院,就这麽休克死了。
  在替最好的一个朋友送终後,叶洽痛下决心,从不挑客人变成了极挑客人。说也奇怪,他这麽搞反而生意盈门,不到一年就红透了整个圈子,至今,已经变成传说级的调教师,如果没有人介绍根本不接陌生客,兴头起来就度个十天半个月的假,最长一次半年没接客。
  听到这里,夏至颇为无语:“我以为你会痛下决心退出这个圈子。”
  “那我拿什麽吃饭?”
  “搬砖也好活啊。”
  叶洽又扔过来一个白眼:“你以为进这行前我就搬不了砖吗?干这行的都是因为好吃懒做,没什麽本事的。现在我除了这个根本不会做别的,转行只有吃老本了。”
  “你的老本也够一辈子了吧?”
  叶洽没吱声,斜著眼睛看过来,夏至被看得头皮发麻,举手投降:“我就是随口一问,不是打听你有多少钱!”
  俩人同居前就约好了,经济方面互不过问。
  可是,生活费大部分都是夏至出的,同居第一个星期他就试探著抱怨了下这个问题,叶洽用那双颇为修长的凤眼盯了他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开口:“圈子里零多壹少,像我这样的壹号,你觉得有多少个?”
  答案不用说了。
  “那像我这样的壹号,愿意和你这样的零号交往,你觉得又有多少呢?”
  夏至恼羞成怒的一脚踹了过去,叶洽也不抵抗,一扭身直接奔出房间锁了,直到他捶门板到精疲力竭才开门。出去後,他也没劲闹腾了,反正收入就算不多也养得起,叶洽什麽都不挑,就这麽过吧。
  第二天早晨,夏至在客厅桌上发现了一顿早饭钱,之後便天天如此。叶洽是不用打卡的,早上根本不吃饭,所以这钱是给谁的就不言而喻了,他也就不再罗嗦开销的事了。
  家里还是夏至出的多,诸如偶尔去超市身上没钱了,如果他开口要,叶洽也不会拒绝。各人买大物件都是掏各人的小金库,谁也不替谁出。至於家里的大件,他如果掏腰包买了,叶洽享受起来一点儿不含糊,他如果问叶洽要,那顶多给一半,再多就没了。
  有时候夏至觉得叶洽这人就是个吝啬鬼,宁愿穿上十层八层衣服包得像个球也不愿意买空调,但他买了空调叶洽就天天开,电费还不一定出,一付“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风范。在叶洽渣不渣这个问题上,他琢磨著非常微妙,不过,俩人同居的日子还短,只能看以後再说吧。
  至少,叶洽有一点非常合夏至的胃口:对上床兴趣不高。
  “你是不是上班时做多了?”
  “我不和客人做爱,你打听了那麽久都不知道?”
  被拆穿私下打探的事,夏至都不敢看叶洽斜过来的眼睛,脸涨得通红,但不管如何这是件好事,因为他对上床也兴致不大。
  “客人也接受?”
  “爱来不来。”
  夏至顿时觉得叶洽还是挺霸气侧漏的,作为男人和男友,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那你为什麽不感兴趣了?”
  “以前做多了。”
  “……”
  靠,这不还是因为做多了吗!?
  夏至憋了一会儿,问:“壹号还是零号?”
  “我不做零。”
  夏至一时间有种失落感,倒不是什麽处男情节,而是现在看起来风光的叶洽,以前也不过是个被客人要求怎样就怎样的玩物。
  “你不会以为我的工作有多风光吧?”叶洽突然问,不等夏至找话掩饰又继续道,“做这行一开始根本没什麽技术,卖的就是肉体和尊严,就算你不做了,尊严也不可能找回来。舒淇话说的漂亮,把以前脱的衣服穿回来,但是人家想看她的裸体还不是就能看?这种话就是自欺欺人,就像我以前的客人,提起我的名字想起的就是我的屌。我唯一的庆幸是没做零,宁愿不赚钱也要戴套,不吸毒,不然的话,早和我那些同事一起变骨灰了。”
  这是俩人交往以来叶洽第一次说这麽长的话,夏至听得嘴里发苦,却不知道说什麽好,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转了话题。在这之後,有一段时间谁也没有再提起叶洽工作上的事,直到後来夏至实在忍不住了。
  “我想上床。”
  夏至是兴致不大,但不代表没兴致,用“五姑娘”帮忙了一个月後,他想吃肉了。
  叶洽当时在修盆景,拿著剪刀回身瞄了眼夏至的下半身,又转回去道:“自己处理下不行吗?”
  “我有男人为什麽要自己处理啊!”夏至忿忿不平的吼。
  叶洽这时候才转过身来,拿著剪刀一步步逼近,直到夏至两腿发硬,第三条“腿”发软,他才慢吞吞的道:“我早年接过个客人,大概快三百斤,肚子上的肉和岩浆冷却後一样。我只要一碰,他身上就晃荡晃荡的,但是由於太油了,毛孔和猪皮一样密密麻麻的。我都抱不动他,只能拖著,用手还不行,没地儿抓,所以专门做了个类似日本相扑的兜档布拉著……”
  夏至一瞬间性趣全无,脸色铁青地捶了叶洽一拳,转身跑了,等平静下来後他去问:“干嘛和我说这些啊!恶心不恶心?”
  叶洽慢悠悠地修著盆景,道:“不能我一个人瞎啊,你要是听完还有性趣,我就和你做。”
  夏至气得不行,但确实没性趣了,只能算了。
  俩人同居近一个月时,有天,叶洽大半夜回来,夏至正躺床上自*了一半,猛然被开灯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麽硬著就不软了,过了半小时还是杵在那儿,他正准备去厕所冲冷水澡,却被叶洽拉住了:“天太冷了,我来帮你。”
  
  第2章 第一集 同居吧(2)
  
  夏至没有欣喜若狂,反而以怀疑的眼神盯著叶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