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书香花事了 作者:酒蚀

字体:[ ]

 
文案
此文属性:萌文?he,短篇
攻受属性:小暴躁心灵手巧花店小受×温文儒雅腹黑书店小攻
————————————————————————————
端午发新文,请大家捧个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雅,顾然 ┃ 配角:温婷,温娴,安娴 ┃ 其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壹
 
  在繁华热闹的胜利街以北,有一个小小的铺面。
  这个铺面同若干个在胜利街上的铺面一样,小小的,有着大大的彩色招牌以及在晚上会闪闪发亮的霓虹灯。
  这个小铺面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以及幽幽的暗香。
  这个铺面叫做“素锦”,这是一家花店。
  花店的老板叫温雅,是一个大学毕业不过三四年的年轻人,在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温老板也曾雄心壮志,兴致勃勃准备投身与自己就读的那个大城市里面,那些大公司大企业这个无声的战场中,可几次三番碰壁后,温老板终于不得不低下他高贵的头颅,退出跟个个“精英”们的竞争,回到老家,接手母亲的小花店,做一个富贵闲散的“生意人”。
  这么着,温雅小老板就在这个二线城市安顿了下来,安安心心侍弄起这些娇贵的花花草草。
  可以说是性格使然吧,也可能是受到母亲的影响,温雅对于侍弄花草格外顺手。
  本来温雅的母亲还准备带他两年再退休,可谁知道不过是两个月老太太就乐呵呵的做起了甩手掌柜,只是偶尔才去店里转两圈。
  一来二去的,周围的店家和常去的顾客,都知道胜利街上“素锦”鲜花店换了个小老板,还是个长相周正的小帅哥。
  这么一来,互相传来传去的,温小老板倒多出来自己的固定的一群客源来,而且这些客源由一些小姑娘为多。
  日子一天天过去,温雅守着这么一小间花店,由刚开始的意难平也渐渐的接受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修剪修剪花草,接待接待顾客,每日里不吵不闹不喧不嚣,日子就这么过去了,还像连性子都变得和缓起来。
  温雅一直都这么觉得,只要自己守着这么一间小花店,把日子和和缓缓的过下去,自己一定可以做一个人如其名温温雅雅的小老头。
  直到……直到隔壁忽然出现一家新店,一家店长和自己极齐熟,又极不熟的店,温雅就知道……
  嘿!我这小暴脾气还真就养不好了!
  温雅,温雅个毛线!本小爷就是个一点就着的小爆竹!
  以上,是温雅路过隔壁店以后隔着玻璃看到那个坐在店门口的躺椅上,悠悠闲闲翻书的人之后的心理活动。
  恰在这时,隔壁店的书店老板抬起了头,看到了温雅,极其自然的对温雅笑了笑。
  温雅沉着一张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笑笑笑,笑你妹啊笑!显摆你的脸长得好看吗玛蛋!
  温雅暴躁了。
 
  贰
 
  温雅这个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个现在不多见的很好的人。
  温雅为人友善,乐于助人,天性里有一种活泼天真的性子,喜欢与人交谈,能很好的跟别人打成一片,兼之心灵手巧,简简单单的一束花在他手里修修剪剪几经变换就能变得美轮美奂起来。
  这样一个长相周正,性格善良活泼外向的年轻人,很能吸引大爷大妈小姑娘的喜欢,不自觉的就在温雅身边聚集起来。
  平时这一小波人谈论的话题无非是花草天气房子婚嫁(?),更是店主顾客,两厢都觉得对方是难得一见得可爱,说起话来自然亲厚,并且现在温雅管着这么一间小店,自然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更兼着温雅这几年与花草打交道打的多了,也沾染了几分花草的朝气与顺从,这么着,就把温雅性子里自带的那点活泼的过头变成了小暴躁的奇葩脾气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可是隐藏了不代表就消失了,相反,在温雅见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宿敌”之后,温雅的小暴脾气就像被点着的烟花一样“PUI”一下爆炸了。
  温雅从小就聪明,长的也高高壮壮的特别皮实,上树捉鸟下河捉鱼无所不为,从小就是院子里的孩子王,温家小区那个池塘里的锦鲤金鱼都被温雅领着小孩子们捉了个遍,温母每每在池塘边或者是柳树上堵住温雅把他揪着耳朵拎回家的时候都在感叹,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儿子,看自家楼上的顾然,多么招人喜欢啊!
  每次温母拎着温雅的耳朵这么感叹的时候,温雅都气的愤愤的咬牙,顾然是吧?我记住你了!
  当时还是小小的温雅咬牙切齿的躲到自己房里,挥舞着小拳头,比比划划的在一个小熊上挥挥打打,权当那个小熊是顾然了,然后临了再对着小熊冷哼一声,说:“切,病西瓜秧子!”
  以上,是温雅小学之前的生活。
  温母因为温雅这讨人嫌的性子,想着远远的把他打发出去,找个好一点的学校管教管教他,于是就把温雅送去了一所离家略远的寄宿制小学。
  温雅上小学之后,比之没上学之后还要活泛。
  上到捉弄老师,下到欺负同学,时不时的还要打个小架,能干不能干的,温雅全干了个遍。
  温母每次被老师通知来学校领人的时候,都恨不得拎跟棍子把自己家熊孩子揍死了事。
  要不是温雅脑袋瓜聪明,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估计没哪个老师愿意这么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在自己班上。
  但就是这样,温雅从小学到毕业,没少被老师们推来推去,六年换了至少有七个班。
  凡事都有抗性,等温母被老师叫家长叫到麻木,见到凡是个教职工都能打声招呼聊两句,见到学校里的园丁都能交流交流养花心得的时候,温雅终于上初中了。
  小学毕业的温雅倒是显得理性多了,但是温母知道,温雅天性活泼好动,暴躁爱惹事,能让他安安稳稳上学而不惹事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温母干脆让他去了离家最近的学校,这样老师打电话来找家长的时候不至于耽误事。
  但谁知,温雅上了初中后竟然性格大变,不仅不在惹事,而且每次回家竟然一头扎到房间里学习!
  温母惊悚了!
 
  叁
 
  其实说起温雅的改变,还是有迹可循的,而且这个迹还很好找。
  在温母打听左邻右舍包括学校老师之后,温母淡然了。
  其实这个事的起源还是在换学校这件事上。
  温家所在的景逸小区是一个配套设施完善的高档小区,并且毗邻教学区,出了小区门马路对面就是宁城一小,往右拐走上十五分钟就是宁城一中,因为离家近,所以小区的孩子基本上都会选择宁城一小跟宁城一中就读,住在温雅家楼上的顾然也不例外。
  说起顾然,温雅就有满满满满的血泪史要倾诉啊!
  作为温母从小在自己耳朵边耳提面命要好好向他学习的别人家的孩子,温雅表示,顾然与自己不共戴天!
  说起顾然这个人,温雅表示他看不起。
  作为一个男孩子,就该像自己一样,能下的了河,上的了树,摸得了鱼,捉的了鸟。而不是像个女孩子似的关在家里,拉那些唧唧歪歪的小提琴,弹那些叮叮咚咚的大钢琴,更不该像是个养不活的西瓜秧子似的三天两头被家人抱着往医院跑。
  好吧,温雅小时候种过一次西瓜,日思夜想就想着吃一个自己亲手种出来的大西瓜,温雅还曾夸过海口,有朝一日,只要自己种出西瓜,就请自己玩的好的一群小伙伴去自己家吃西瓜宴!
  但是,温雅小心翼翼精心伺候的西瓜,在一病三灾,波折起伏了两个月之后,终于舍得拉秧开花赏脸结瓜的时候,种啥活啥的温雅,第一次把那棵西瓜养死了!
  从此,温雅把一切病歪歪难养活见天生病的生物,统称为“病西瓜秧子”!
  换句话说,在温雅的记忆里,见得最多的,就是顾然家里的大人抱着顾然急匆匆从家里冲出来去医院的情景。
  为此,温雅表示,虽然对顾然的存在表示不爽,但是本大爷很大度的就不追究了,谁让他跟个病西瓜秧子似的养不活呢?
  可就是这么一个养不活的“病西瓜秧子”,不仅抢了温雅一坐六年从无更改的班长宝座,还在运动会上硬生生的抢了温雅的第一!
  温雅抑郁了。
  温雅抑郁的后果,就是周身气场变得格外暴躁。
  班长这个位子还罢了,因为班长虽然看着权力大又威风,但实际上既繁琐又得罪人,要知道温雅的班长虽然有学习好这一部分,但更多的还是老师想拿班长这一位子压压他的邪气,不让他欺负同学,可他倒好,班里不欺负了,倒带领全班同学集体欺负别的班同学,无法,老师只能给他转班。
  但转来转去,老师发现,温雅这小子着实有把祸越闯越大的本事,不管在哪儿,有他在一定会有乱子,不给他职务,他带头反班长,给他职务,他带头欺负别的班。
  班里一条心总比窝里斗好吧?无奈,老师们都默许了温雅班长的“资格”。
  也好在,温雅虽然横,但总归布置下去的任务总是完成的很好的,班里的小朋友又都听他的话,很有一股我是大王我做主的派头。
  但是,做了十几年孩子王的温雅,早厌烦了自己手下的孩子遇到点芝麻绿豆点大的事就找自己出头的日子,本来就不想在新学校太出挑,班长易手他还巴不得。
  本来嘛,温雅在看到自己新学校新班级里的顾然时,还挺高兴,觉得总归是有个熟人,还暗暗决定以后如果班里有人不服顾然欺负他,自己一定不会不管的,这无关温雅对顾然的感官,只是温雅的“大哥”心理在作祟。
  但是在秋季运动会的时候,温雅硬生生把这个想法在自己脑子里打碎混着自己的汗水准备把它埋进土里让它生生在黑暗里烂掉!
  原因,温雅竟然在自己的长项五千米上,输给了顾然!
  温雅站在自己的店门口,面无表情的看一眼自家花店隔壁的招牌,是一个小小的素色渐变招牌,右边浅浅的墨绿底上安置着一张桌子,桌子上一杯绿茶冒着香气,旁边的一册书页似乎被风吹动,书的边缘起起伏伏,渐渐过渡成白色的左边用极粗的毛笔写了浓黑的“着墨”二字。笔锋犀利,曲折回环,足以见得下笔者的功力。
  这字温雅认得,但他明显不觉得这字好看,他只是低低的哧笑一声,说了一句:“病西瓜秧子。”就迈进了自己的店里开始打理店里的花草。
  一切都很平静,就像什么都没改变过一样,但事实是否如此呢?
  作者不知道……
 
  肆
 
  俗话说,话不长腿比风快,同理,“素锦”旁边多了这么一间特立独行的书店,来往与温雅花店的众人不过几天时间就知道了,甚至于刚刚开始的时候,有些顾客还会误走进隔壁的店子里。
  这是为什么呢?原因还要在两家店子的招牌上。
  “着墨”的招牌是从左到右渐变出来的韵味,字体遵循古制由右往左挥洒出的两个浓墨大字,好巧不巧,自温雅回来接手花店的时候,温雅重新设计了一个招牌。
  大丛盛开的栀子花,绿叶青翠馥郁,白色的栀子花点点开放其上,缠缠绵绵聚集在招牌的右边,一路向左,色彩渐淡,最终化为一片纯白,有缠绵的中空草书盘踞其上,描出“素锦”两个端丽的绿色字体。
  两个招牌上的字都遵循着古制由右往左,且大小相似,高度相等,乍一看顺路读下来,“素锦着墨”,无比和谐。
  招牌和谐了,温雅表示自己蛋疼了。
  妈蛋 的,自己真心跟那个病西瓜秧子八字犯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