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占有关系 作者:惜公子

字体:[ ]

 
风格:正剧 暗黑 虐身 高H
 
作品简介:
两年前秦若费劲心思逃脱陈止遥的控制
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后发现自己已经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
好朋友白潇楠把清清作为礼物送来,然而在生活看似走上正规的时候
陈止遥又出现了
爱太复杂,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占有
~~~~~~~~~~~~
看着医护人员训练有序的下车,打开担架,小心翼翼的将我放到上面准备抬走,我突然伸手拉住了陈止遥的袖子,问他:“陈止遥,你,喜欢过我吗?”
陈止遥没想到我还有力气,更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个问题。他看着我的脸,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儿,回答我道:“我不喜欢你,我拥有你。”
~~~~~~~~~~~~~~~~~~~~~~~~~~~
我坐着,他跪着,看起来我还没有他高,清清终于明白过来我的意思,眼睛通红的看着我,我却靠在了他的胸前,听到他急促又有力的心跳声,用手臂轻轻围住他,说:“清清不是奴隶,清清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
~~~~~~~~~~~~~~~~~~~~~~~~~~~
两个小攻,一个美受,结局HE
是的,没有看错,奴隶攻,相信我,看下去会很有爱的 
    
    第一章 主人
    
    “主人,该起床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小心翼翼的站在我床边叫我起床。我一面想逗他,一时又实在是不想醒来,心里偷偷一笑,翻过身去,不理他。
    “主人,已经7点了。”说着就跪在我床边仔细的揣摩我故意留给他的背影,他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我猜这颤抖中不但有惶恐不安,恐怕更多的是焦急。
    “恩,我知道了,再稍微睡一会儿。”
    “主人今天不是要开会吗?迟到了怎么办?”清清估计真是有些急了,绕到我床的另一边,依旧小心的提醒着我,声音中甚至加入了哄劝和讨好的意味,“主人再不起来,早饭就来不及吃了,那样对身体不好。”
    我有些不耐烦,又觉得有点好笑,睁眼看到了清清正用那双清澈水润的眼睛看着我,而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明亮,透彻,这样清明的眼神,甚至不像个被人养在家里的宠物。
    我笑了,坐起来,一把捏住他的下巴,手上的力不小,清清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
    “我看你不是真的担心我开会迟到,怕是你实在忍不了了吧?”
    清清垂下了目光,可下巴被我握在手里,也躲不到哪里去。只犹豫了一会儿,他便妥协了,小声的出口哀求:“主人,请让我排出来吧。”
    “哦?”我看着他的眼睛,不许他闪躲,十分玩味的欣赏他不情不愿的羞涩,“排出来什么?”
    他大概看出来我是故意在逗他,挣扎了一会儿,小声说道:“让我把后*里的东西排出来。”说完,白皙的脸庞上羞红了一片,煞是可爱。过了会儿见我没动静,他又忍不住催我,“主人,求你了。”
    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这么容易就害羞,简直不像个被人调教过卖出来的奴隶。
    不过我当初之所以会选他,大概也就是因为这份难得的纯真,还有他清澈的眼睛里那一点点被小心掩饰的倔强和自尊。漂亮的孩子很多,而被折磨了那么久还能保持一些本色的,实在可贵。
    他这幅害羞又委屈的样子着实可爱,要不是真的有个重要的会议等着,我恐怕还舍不得就这么让他解放,大发慈悲般的说道,“好吧,去卫生间等我。”
    他如蒙大赦,“谢谢主人!”
    “等等!”我叫住他,“我说让你去卫生间,等我过去了亲自看着你排出来。”
    他一下子呆住了,原本欢快的身形慢了下来,似乎还想再说什么,我没理他,兀自进了我的浴室开始洗漱。
    等我一切都打理好了过去看他的时候,他已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跪好了等我。
    “过来吧,不是早就等不及了吗。”
    听我发话,他才缓慢的爬在我脚边,一点一点爬进了卫生间。
    “想排出来?”
    “是,主人。”他的回答有气无力的,却不敢再犹豫,怕是腹内的阵阵绞痛早就已经折腾他很久,现在看到了厕所就在眼前更是刺激了他,恨不能马上跑过去又不得不等我的指示。
    “好,背对着我趴好,让我看看你的小*有没有乖乖的听话?”
    他服从的趴下,双腿分开,头点地,脊背中间流畅的线条非常优美,就是女人恐怕也要自愧不如。白嫩的臀部高高的翘在空中,他用双手轻轻的扒开了一点,露出中间诱人的花蕊。
    他在我的注视下微微的颤抖,粉红色的花蕊也在微微的收缩,像是张小嘴一张一合的,还有些湿润。我用手戳了戳,那朵花马上收的更紧,我笑了,拍了拍他白皙的臀瓣,示意他稍微放松一点。
    他闭上眼,咬了咬下唇,好像十分辛苦的放松了一点点,容我的手指穿进去。我试了试弯曲手指,又快速的将第二根手指也插进去,他的身子抖了一下,我抚摸着他的腰背让他放松。
    两根手指一直向里,直到我摸到了我要找的东西,也就是他痛苦的来源:三个不算太大的玻璃球。
    我推了推最外侧的那个玻璃球,马上换来了他的一声闷哼。我故意的推动那个小球,不一会儿它又滑到我指尖来。我连续推弄了那么几次,只见清清的额头上都出了一层薄汗,紧紧咬着嘴唇不肯出声,身前的小东西却悄悄的有了精神。
    当然,光是这三个小球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威力,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我还给他灌了300cc的水和甘油,虽然不算多,但是一整晚也够他受的。再加上那三个玻璃球的直径根本不够大,加上有水的润滑,需要他好好夹紧才不会掉出来。而我的推动又让小球刚刚好的经过了那个敏感的地方,双管齐下,难怪清清忍不住。
    我看了看表,快要没时间了,不然看他这幅摸样,真想再玩点什么。于是我可惜的拍了拍他的屁股,说道:“表现的不错,现在,慢慢的,把这个小球排出来。”
    清清咬了咬下唇,慢慢的放松后面紧张了一夜的肌肉,这个力度其实很难把握,放的少了根本排不出来,放松太多又容易一泻千里,那个后果他根本不敢想象。
    看着后面的花瓣一阵颤动,终于,第一颗小球被他排了出来,正好落进我的手心里。他掌握好了力度,第二颗也就没那么困难,我把两颗小球拿在手里,鼓励他说:“好了,只差最后一颗了。”
    我突然想到,这场景怎么那么像给女人接生孩子呢,可惜清清是生不出孩子的,这最多是下蛋。
    他浑然不觉我的想法,正提气要将折磨着他的最后一颗小球排出来,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我的手指顶在了*口。我坏笑着问他:“清清,你不是只小公鸡吗,公鸡怎么会下蛋呢?”
    他难过的呜咽了一声,又被我的问题窘的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低低的哀求我:“主人,主人,我…”
    “好,你等着,公鸡下蛋这么罕见的场景,我要好好纪录下来。”我让他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跑去找了一部DV出来,然后快速的跑回厕所。
    “小公鸡,抬头看我。”
    清清此刻却闹起了别扭,凭我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抬头,恨不得把头埋进肚子里。我没了耐心,火气一下子上来,上去给了他一个巴掌,他吃痛,也不敢出声,只是默默的用手撑着地,眼圈却红了一圈。
    “主人,不要,求你了。”
    我还从没见过清清哭过,不管是当时在调教师手里还是差点被卖去当鸭子,或者是来了我这里之后,他一直都是顽强的,有一点点拧,更多的时候是无声的接受。
    他见我一直不说话,更加惶恐不安,“主人,别拍下来,求求你了。你想看的话,我每天早上都给你看,好不好?”
    我沉吟了一下,用手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看着我,把DV暂时关上,只是通过镜头看着他,问他:“清清,你在害怕什么?”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镜头,不说话。他的睫毛上沾着小小的水珠,忽闪的像是蝴蝶的翅膀,只是蝴蝶大概只有在被捕食之前才会扇动的这么快,却怎么都难以逃出生天。
    我问他,“你怕别人看到你这样?”
    看表情我知道该是猜的差不多,他咽了咽口水,小巧的喉结上下浮动,还是不说话。
    我凑过去,用牙齿轻轻的咬着他的耳垂,略带诱惑的对着他的耳朵吹气:“别人看到了怕什么,清清,你根本不知道你现在这幅样子有多美。”
    我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发现清清的身体在微微发抖,不知道是因为他很敏感还是因为紧张。我继续用诱惑的声音对他说:“清清,你抬头看看,这只是台DV,没什么好害怕的。我用它纪录下来你现在的样子,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别怕。”
    他听了我的话,试着看了看我,又看看我手里的DV,眼神有一点闪烁,还有一点点水气在眼底,那神情简直漂亮极了。我在心里止不住感叹,生的这么漂亮的男孩子,仿佛生来就适合当个玩物。这样的美丽,既然没有被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就该被人狠狠的蹂躏,撕裂,踩在脚下。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丝绸一样的质感,白皙而柔软,皮肤实在好极了。另一只手悄悄打开了DV,对准了清清还有些迷茫的眼睛。
    他看到了摄影开始亮起来的灯,这次没有再躲,只是微微的垂下了眼睛,刘海有一点长了,低头时有些挡眼,我拨弄了两下,想看到他最漂亮的部位。清清眨了眨眼,有些木讷的对着镜头,像是一种认命。
    我绕到他的身后,开始拍他下蛋的镜头。
    这次的清清除了颤动的后*之外并没有任何额外的动作,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只是默默的完成了我的要求。
    我暗暗的不爽,但是也没有再为难,只是拍了拍他的屁股,示意他坐到马桶上去,解决最后一步。
    他慢慢的爬到了马桶上,抬起双腿,双手掰着自己的膝盖,将最隐秘的部位尽数展现在我的眼前。尽管他极力掩饰,我还是注意到了他咬的红肿的嘴唇,和不断张阖的那张迷人的小嘴。
    我看了他一会儿,深知现在对他来说才是最难过的时刻。之前难以忍受的欲望现在已经到达了顶峰,再加上坐在马桶上这个潜意识里可以排泄的刺激,如果我手里没有这个DV的话,此刻他大概已经忍不住开口求我了。
    我突然有一点小小的后悔,现在的清清眼神空洞,刻意低头用刘海企图遮挡住眼睛,跟刚才那种脆弱的美丽完全没法比。这样的他,完全不符合我当初想要拍下来的初衷。
    我用手按了按他的肚子,他就闭着眼拼命忍耐。
    “睁开眼。”
    他睁眼,看着我,眼神空空的,有些呆滞,一点都不适合他。
    我又用力按压了他的肚子,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呻吟,我教导他道:“想要排出来吗?”
    他点点头。
    我生气了,用力甩了他一个耳光,“想就求我啊,发什么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