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浮生缭乱 作者:氿裟(中)

字体:[ ]

 
  ☆、第一百零一章 出院
 
  第二天,王萌通知叶凉开去录专辑,只能暂时把还张朝久项链的事情给延后。
  在叶凉开忙活的热火朝天不可开交的时候,在医院里的张岂思出院了,他一个人默默地整理好衣服,那个人没有来看他,从始至终都没有。
  张岂思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慢慢冰冷下来,面无表情的进了洗手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唉,张起司要出院了,我以后就看不见他了。”一个小护士叹了一口气,在门外沮丧说道。
  “我觉得我要喜欢上叶凉开了。”另外一个声音甜美些的护士如此说道,张岂思拧开水龙头的手一顿,心里嗤笑一声想着:人家摆明态度不想跟你扯上关系,你这会听到人家的名字有这么在意干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不是不追星的吗?”之前的小护士声音里带了一丝疑惑。
  “我跟你说啊,因为叶凉开对朋友真的很好很关心,他每次都趁着晚上很迟的时候偷偷来看望张起司,还问医师关于张起司的病情呢,不过我有些理解不了,他不让我们告诉任何人包括张起司本人。”那个声音甜美的护士如此说道。
  “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早些跟我讲,叶凉开本人长得怎么样啊,是张起司帅还是叶凉开帅?”小护士轻叫一声,好奇的问道。
  声音甜美的护士,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他们是不同的类型,叶凉开真人皮肤非常白非常好,给人感觉非常舒服,他真人比电视上更亮眼,而张起司虽然很清俊冷然,但是给人距离太远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叶凉开这一款。”
  那个小护士被声音甜美的护士说的,满脸沮丧地说道:“我怎么就没见到叶凉开啊,好想看啊。 ”
  “走啦,走啦。”甜美的护士拉着那个小护士离开了。
  张岂思从卫生间里出来,面上带了一丝笑容,他曾多次在病痛时,朦胧之中多次闻到叶凉开身上的香水味,看来不是错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随即又叹了一口气,如果他不曾爱上叶凉开该多好。
  可惜这个世上情感付出就无法回收了,要么继续付出,要么中断,有些人选择遗忘,有些人选择铭记。张岂思觉得自己在二者之间,想忘却又记得那么清晰,他的每一个笑容,每一头发丝都要眼前不断的闪现。
  “岂思,该走了。” 门口站着很多人,那些是他的亲人,这次他受伤让父亲和家里的关系缓和不少。这也是他从小到大,感受亲情最浓的一次。
  “岂思,你大病初愈拎这么多东西干嘛。”二姑眼神埋怨看着呆立着脸上挂着微笑的张岂思,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衣服。
  “小叔叔,我们快走吧。”西瓜头小正太拉着张岂思的手说道。
  张岂思最后看了这个病房一眼,轻轻地说道:“好,我们走。”他如果再来应该能收到那封信吧。
  “凉开先生,张岂思先生已经离开医院了,他托我交给你一封信。”叶凉开看着空旷的病房,回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小护士,眼睛里带了一丝疑问,接过那封鹅黄色的信封,轻轻地谢道离开了。
  信封上写着四个字:叶凉开收。字体依旧沉稳大气,却又透着股飘逸。
  叶凉开边走边打开了那封信,里面的纸是杏色的,上面很简单的写了一句话:我会试着接受生活的美好,谢谢你的陪伴,祝你幸福。
  叶凉开面上展开一丝笑容,他觉得张岂思不该太过牵挂他,应该有自己更好的生活,看他能想开,打心底里替他开心,心里默默的祝福道:“愿你永远幸福,真正找到生命里的那一个人。”
  王萌在车子里,看着叶凉开满面笑容,好奇道:“凉开,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叶凉开伸手系上安全带,笑嘻嘻地说道:“王萌,这是个秘密。”王萌听见后翻了个白眼,责怪道:“凉开啊,我每天大晚上给你送过来,还对我隐瞒什么?”
  叶凉开捏着王萌的脸上的皮肉,讨好道:“我知道你劳苦功高,现在快回去吧。”王萌挥开他的手,摇了摇头,发动了汽车疾驰离去。
  王萌乐于看见这样轻松的叶凉开,张岂思这个人他觉得其实还挺好,只是他情感的路途歪了,没找到正确的人。
  漆黑的夜晚,月亮穿破冲冲的黑暗掩藏了自己内心的伤痛苦楚,洒下一丝圣洁轻柔的光芒,不知地下的人们有谁能抚平月亮伤痛。
  ...
 
  ☆、第一百零二章 友情演出
 
  “当然可以,王萌你把我时间安排出来。”叶凉开转头对身边的站立的王萌说道。
  王萌面有难色,翻了翻手上的记事本,最终说道:“凉开,这些活动根本不可以推,除非把休假那几天拿出来。”
  叶凉开苦恼闭上眼睛,把头发往后撩,心里有些纠结,身边的叶绍谦看见了,面上轻笑一声谅解地说道:“凉开,你不必为难,你在外面工作这么久,是该看看她们母 ”
  “我给你演。”叶凉开睁开眼睛,盯着面上有些失望的叶绍谦,目光坚定的说。
  叶绍谦面上立刻转喜,上前抱着叶凉开兴奋地说道:“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我太感动了。 ”可是后面语气又有些担心起来道:“诗莺会不会不高兴。”
  叶凉开轻摇头,宽慰道:“没事,你不用当心,她那里我会安排好的。”他这次外出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回家了,如果这次再不回家就要再等三个月才能回家。
  说老实话,叶凉开这次非常想回家看她们母女俩,可是又有好友殷殷的邀请,心里何尝不纠结,最终只能对不起她们母女俩了。
  叶绍谦不知哪来的想法要转行当导演,叶凉开这次是完全免费给他当演员。现在叶凉开的身价十分高,直逼一线演员,很多人请不起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当然叶绍谦的这部点电影,叶凉开只是客串一下。
  身边的王萌看见了,叹了一口气,这叶绍谦还真是把叶凉开拿的稳稳的,竟然让叶凉开破天荒的把家庭放在第二位。
  说实话王萌打心底不喜欢叶绍谦,因为这个人心机很深,他总感觉这个人接近叶凉开没带什么好心思。
  叶凉开有些疲劳的笑笑,他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只从上次与沈从化一别,工作越加繁重起来。
  沈从化真是个彻头彻底的商人,还真是要榨干他身上的每一滴剩余价值。叶凉开感觉自己被高度消费,大众已经开始对他审美疲劳起来,他的星途虽然看似风光无限,可实际上已经开始黯淡起来。
  叶凉开敛下眸子,这是他自己选择的,他相信如果好好的去求一求沈重化,他相信沈重化绝对会给他一个轻松点的工作。
  可是,叶凉开不想去求沈重化,他是一只会剥皮拆骨的老狐狸,你跟他过招只会被他吞的骨头都不剩。而且,现在的沈重化已经不单单要求得到他的**,还要他情感和心,这不是他所能付出的。
  叶凉开有时会想,如果自己当初选了影际会不会情况会好一点,还是说会受到张朝阳的骚扰。 唉,不管哪一边都不是个善茬,都是一群豺狼虎豹。
  叶绍谦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王萌看着疲累的叶凉开,叹息说:“你干嘛不拒绝他。”
  叶凉开睁开有些浮肿的眼睛,轻轻地说道:“他是我知己,还是忍不下心拒绝,让他失望。”
  王萌只说了一句:“希望他真拿你当知己。”
  叶凉开听到眉头一皱,维护叶绍谦道:“王萌虽然你是我很重要的人,但是我不希望你这么去说他。”
  王萌内心苦笑一声,这叶绍谦的本事还真了不得,到底给叶凉开灌了什么迷汤。
  叶凉开这次休假没有回去,自然让刘诗莺万分生气,她直接放话说:“叶凉开,你就死外面,一辈子都别回来算了。”
  叶凉开默默的放下被挂断,发出盲音的手机,叶绍谦看见了揽这他的肩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叶凉开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说道:“没事。”叶绍谦抚摸着他脊背,声音哽咽地说道:“真的很感谢你,这次为我牺牲这么多。”
  叶凉开听见声音不对,转头发现叶绍谦不知什么时候哭了,心脏一跳,赶紧安慰说道:“别哭,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我回头会去劝诗莺的,你不用愧疚。”
  叶绍谦头靠在叶凉开的肩上,手里抱着叶凉开的脊背,再抬起头来眼睛哪里有什么泪水,脸上只有一抹得逞的笑容,他的裤子微鼓,眼药水的白色盖子还露再外头。
  叶凉开并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一个决定,已经开始让他和刘诗莺幸福甜蜜的感情开始出现了一丝微不可见的裂缝。
  此刻的叶凉开心里再考虑要不要去找沈重化,让他放几天假,这家里都开始闹洪水了,家不安何以安天下呢。却不知他这一个决定更加催化了夫妻俩之间的矛盾。
  ...
 
  ☆、第一百零三章 夫妻矛盾
 
  “哗……嘚……”热水注入白色瓷杯,茶叶在滚烫的热水里翻腾,沈从化眼皮未掀,叶凉开坐在他面前颇不自在。
  “你能给我三天假期么?”叶凉开看着毫不理他的沈重化,简直坐立难挨,再次底气不足地说道。
  沈从化端起茶壶的手微不可见的停顿了,过了半晌说道:“这会你有求于我我,终于知道来找我了。 ”脸上没什么好脸色,语气颇不开心,有些酸酸的。
  “我……”叶凉开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凉开,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人?”沈重化抬起头,眼神犀利的盯着叶凉开漆黑的眼眸,叶凉开避开他目光,小声回答道:“老板。”
  沈重化语气颇不甘心地逼问道:“除此之外呢?”死盯着叶凉开光滑的侧脸,话里寓意深刻。
  叶凉开终于受不了,转过头提醒说道:“你别忘了,你还有妻子和儿子。”
  沈重化眼神暗了,这次开口语气没有那么咄咄逼人了,声音里带了一丝不确定地说:“假如我舍弃他们,你会跟我一起吗?”
  叶凉开正视沈重化,坚硬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假设:“我们是成年人了,你难道还会为不可掌控的爱情所抛弃你所拥有的一切?”这声质问像锤子一样,重重的敲打在沈重化心里,他面色一下惨白了。
  沈重化咬了咬牙,声音里里带了一丝脆弱,他说:“叶凉开,你有时候真残忍,呵呵。”说罢,轻笑一声,放下手里的茶壶,绕过桌子,搭着叶凉开的肩,伸手解开他衣服的扣子,继续说道:“我既然不开心,你也别想置身事外。 ”
  叶凉开没有阻止他的动作,他倒是宁愿沈重化这样,两人直接用身体解决事情,不必说那些个让人根本不可能回复的答案。
  叶凉开背对着沈重化穿上衣服,扣上衣扣,面色有时丝不自在,身后沈重化的目光如炬,沈切的怨气有如实物,一刀一刀的戳着叶凉开的心灵。
  穿好衣服后几乎逃也似的走了,沈重化看着他避之不及的举动,眼神疲累地躺会床上,枕头上都是他的身上清幽的香水味,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寤寐思服,展转反侧。
  沈重化深深的嗅着他残留下来痕迹,抱紧了枕头,叶凉开啊叶凉开,你为什么不如我心呢!
  叶凉开拿出手机,随手拨了一个电话,那话那头的人生气说道:“我都说过你别回来算了,你还打什么电话。……”叶凉开耐心地听她抱怨完了,说道:“我跟公司请了三天假期,我已经在开往家里的路上。”
  “真的吗?”那话那头刘诗莺高兴地叫道,转瞬发现自己太兴奋,又沉下声音说道:“哼哼,你还知道回来。”但是心里的高兴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
  果然,叶凉开回去刘诗莺早就准备好了一桌美味的佳肴。刘诗莺虽然电话里脾气闹得大,叶凉开回来却没有给他摆臭脸色,尽管心里还是有一丝怒气,但是被叶凉开给他带回来的礼物抚平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