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浮生缭乱 作者:氿裟(下)

字体:[ ]

 
  ☆、第两百零一章 别惹怒我
 
  叶凉开沒有一丝防备。感到头发被人用力一拽。眼前景象一晃。刺人头皮的冷水直冲头而下。很快水漫过了鼻子。叶凉开刚挣扎着抬起头就被浸按在水里。
  “唔唔……唔唔……”洗脸池里滚上大量的气泡。谢云梵细长的凤眼盯着那颗动弹不得的后脑勺。眼里带着一股子狠意。
  叶凉开双臂被紧紧捁住。头被牢牢的按在在洗脸池里不断的挣扎。來自头顶的自來水“哗哗”的流着。水很快漫过了谢云梵的手腕。
  “哗”的脑袋破水而出。谢云梵抓起叶凉开的头发。水溅了一地。有些溅到些谢云梵的黑色外套上被快速的吸收。他危险眯起眼睛凑近叶凉开沉下声音地问道:“是谁。”
  “咳……咳咳……咳咳咳……”叶凉开因为缺氧面涨的通红。一边不住的拼命咳嗽。水刚刚呛进了鼻腔。现在肺难受的厉害。
  “快说。”谢云梵看着叶凉开咳得肺都掉出來的样子。丝毫沒有同情的意味。更加紧地抓住叶凉开的头发。忽的拔高些声音。厉声拷问道。
  “咳咳……我……我……你放开……”叶凉开头发被扯痛眼泪飞飚出來。一边咳嗽。一边让谢云梵松开他。
  “说不说。”谢云梵问了两遍。叶凉开还沒有回答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起來。叶凉开又不是傻子。知道说出來后。小白肯定会被报复。于是闭紧口不说。
  “噗”池子里瞬间泛起巨大的水花。叶凉开又被狠狠按进池子里。水又争先恐后地涌进鼻腔。谢云梵。这人简直就是一个****。
  过了两分钟。谢云梵再次提起叶凉开的湿漉漉还在滴水的头。咬着牙逼问道:“是谁。”
  回答他的只有一连串的咳嗽声。过了好半会儿叶凉开才缓过來。黑色的长羽睫像是落水的蝴蝶黏好几跟黏在一块缓缓的上抬。黑漆色的眼瞳带着一股子倔强说道:“我……不知道。”
  “找死。”谢云梵终于被逼的失去理智。猛的一下把叶凉开按在水里。巨大的声响终于惊动了厨房。林妈扬声喊话道:“小开。你在干什么。”
  谢云梵听到林妈的话理智稍稍回复。抓起叶凉开的头。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用力地捏过叶凉开的脸。盯着目光惊恐的他说道:“呵呵。你不说我的是办法调查。”
  这时门外又传來林妈的问话声。谢云梵听见笑了。附身对趴付在大理石板上的可怜小羊羔语调愉悦地说道:“呐。你亲爱的妈妈又來问你了。”
  叶凉开绝对不敢说出事情真相。在谢云梵的眼皮子底下。心虚地扬高回答道:“在洗头。刚刚水呛着鼻子里了。”
  谢云梵听见了捂着嘴大笑不已。伸出一只手覆上叶凉开的屁股放肆揉搓。笑呵呵地夸奖说道:“真是乖宝宝啊。那不如再洗个澡吧。”
  哗哗哗的水声。掩盖了叶凉开的伤心事。毒蛇张开它的毒牙。咬住他不松口了。
  一个小时后。林妈看着脖子上系着黑色纱质丝巾的儿子。埋怨说道:“你吃饺子系着脖子上丝巾干什么。”
  叶凉开拿手捂着丝巾。尴尬又心虚地说道:“我。我冷。”
  谢云梵拿勺子捞起碗中的白菜猪肉馅的饺子。看着叶凉开有些紧张暗里又尴尬的脸。心情愉快地把饺子送入口中。
  林凤娇想想今天气温十二度。是有些凉。屋里沒打空调。这话也合理。于是说道:“那你摘下吃完再系上去。这味道蹿进丝巾里味道也怪难闻。”
  叶凉开听闻这话。使劲地摇摇头。快速吃完碗里的最后两个饺子。快速地丢下两个字:“我吃完了。我有事出去了。”说完这句话便不顾谢云梵面上的颜色。拿上皮夹逃之夭夭了。
  等到出了门。叶凉开发现自己忘了带车钥匙又不想回去见到谢云梵。站在街头望着來往川行的车辆一时有些迷茫。
  不知上天是不是帮他。这时手机响了起來。叶凉开看着屏幕上的名字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按下接听起來。
  “今天有空去陪我去做好事吗。”电话那头的人开门见山。说话的语音语调总是透着一股子悠闲。 叶凉开正巧现在有空。张朝阳还真是赶对时机了。事情就是这样一拍而成。
  车子在道路上行驶。叶凉开被枯燥乏味的车程磨的眼皮子忍不住打架。昨晚被小白拉着做了大半夜运动。午饭前又逢谢云梵地折磨。这精神终于挨不住了。后脑依靠着车垫。立刻熟睡着了。
  前面就是大拐弯。张朝阳正跟女人发信息谈情说爱。就感到肩膀上一重。转头就看见叶凉开靠在他肩上熟睡。脑袋险险要掉下去。他伸出手托起那颗欲坠的头。往自己肩上安放好。又把注意力转回在手机屏幕上。这个举动做的很自然。仿佛在随手捡起地上别人乱丢的垃圾一样。
  车子猛烈的颠簸起來。叶凉开颤颤巍巍的睁开睫毛。眼睛迷蒙地看着车窗外有些荒凉的景物。迷糊地问道:“这是哪了。”
  张朝阳收起手机。转头对他说道:“还有五分钟路程。就到目的地。”叶凉开听这口气就知道张朝阳肯定是來过这个地方。
  车子才刚驶进一个有些狭小的路口。就有很多小朋友从路口涌出來。堵住了前行的路。张朝阳对打算开进去的司机吩咐道:“就在这停下。把物资搬下去。”
  “弗兰格叔叔。你來啦。”很多脸上挂着大大笑脸的小朋友。看见车上的张朝阳就兴奋的打招呼。
  张朝阳看见他们脸上同样扬起笑脸。伸手跟他们招呼。打开车门下去了。叶凉开见他下去也跟着下去。
  “弗兰格叔叔。你身边的漂亮叔叔是谁啊。”叶凉开很快就听着有小朋友这样问道。刚想说话。张朝阳就说道:“他是我的朋友。你们可以叫他凉开哥哥。”
  很快小朋友们就用脆生生的童音。有些不齐地问好说:“凉开哥哥好。”
  叶凉开听见这群小天使问候他。马上心情变好了。有些睡意的脸瞬间变得精神奕奕。裂开嘴露出白白的门牙。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说:“你们好啊。”
  “弗兰格叔叔。朝久哥哥今天怎么沒來啊。”有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看见少了一个大高个哥哥立刻发觉了。奇怪地问道。
  这话一出口。张朝阳和叶凉开有几秒的沉默。很快张朝阳抱起那个小女孩。放在手臂上说道:“他呀。生病了。得病好了才能來。你想他啦。”
  小女孩伸手环住张朝阳的脖子。点点头说道:“朝久哥哥说这次來教我画画。他上次画的龙可好看了。就像活过來一样。”小女孩说起这件事情。红扑扑的脸上满是崇拜。
  张朝久是个多才多艺的导演。他的分镜绘画功底十分的不错。很多情节和镜头到现在回过头來看。依然味道十足。相信在过十年二十年。也不会被人遗忘。
  叶凉开曾在片场看见过他拿起黑色水笔。哗哗几笔就把小助理遗失的绘画手稿补画出來了。当时叶凉开看着如漫画般的手稿。还特马屁地说道:“导演。你这画技简直可以拯救中国漫画届了”。
  张朝久的反应可就不怎么友善了。对窝在一旁的他说道:“你有闲工夫说话。还不如去多看台词。”叶凉开瞬间感觉自己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只好灰溜溜地回去看台词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在不经意之间就溜走。叶凉开从一个不出名的小明星。到现在走低谷的他。中间横跨了将近五年。叶凉开在帮助他们传递物资时。脑子里这样快速的闪过这个感想。
  张朝阳带來的物质很丰富。既有生活用品。也有学习用品。以及大量的书籍。小朋友们拿着漂亮的冬衣。马上迫不及待的换上。互相在问对方:“我穿着漂亮吗。”
  叶凉开在经过孤儿院的大堂时。看见墙上挂着重多的照片。仔细瞧了一下。其中有五六副是张朝阳和张朝久一起和小朋友们拍的照片。最久远的一副他们兄弟俩年纪才看起來十七八岁。脸上带着浓浓的青涩。
  叶凉开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自己以后也要带着亲人和朋友们加入这个献爱心的行列。人生与其在那颓废着。还不如多做些贡献社会的事情。
  叶凉开今天积极帮小朋友们晒被子。帮他们洗鞋子和臭袜子。又教小朋友学算数和画画。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下來。
  吃过晚上后。张朝阳专门对他说道:“我今晚留下。如果你需要回去。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叶凉开看着他在灯光下更加深邃英俊的五官。敛眸细思了一下。问道:“你要在这留几天。”
  “一到两天。视情况而定。我这个月会陆续去不同的地方。你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决定去留。”张朝阳沒有丝毫强迫叶凉开留下的意思。行善事并不是强行。更多是从心灵里出发。
  小白十天以后就会回來。那在这中间的空档。完全可以随张朝阳去做好事。于是叶凉开抬起头对他如实说道:“我留。我在这十天内都有空和你做好事。十天后得看有沒有行程了。如果沒。我会继续和你做好事。”
  张朝阳听完这句话。面上露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说道:“刚刚院长对我说。只剩下一个空房间了。里面只有一张双人床。”
  叶凉开听到这句话的表情有些扭曲……
  ...
 
  ☆、第两百零二章 洗澡
 
  叶凉开盯着笑眯眯的张朝阳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心里忽然后悔起來要留下。算了。料这花蝴蝶也不敢做出什么。
  叶凉开想到这便脱了外套。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澡。门正合中。上忽遇一股暗力抵住门。叶凉开挑了挑眉正有些纳闷。就瞧张朝阳那张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就出现在门逢里。
  他笑眯眯道:“baby。我和你一起洗。”
  “等等。你把手抬起來。”叶凉开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指着那双爪子说道。张朝阳一头雾水地抬起手自己瞧了瞧手。
  叶凉开见他手离开。脸上露出阴谋得逞地狡诈笑容。丢下“傻子”二字。瞬速地用力砸上门。张朝阳盯着还在震颤的浴门。丝毫沒有恼怒。摸了摸鼻头反而开心的笑了。
  过了七八分钟。门里忽然传來一声巨响。似有重物砸在地上。紧伴着一声惨叫。张朝阳闻声快步走到门前紧张的扬声喊道:“怎么了。”
  “地板有泡沫滑倒了。起不來了。”叶凉开趴在湿滑地地上。捂着闪着的腰。悲催地说道。
  张朝阳低头盯着不锈钢的老式门把。它中间带锁芯。试着拧了拧手把。大声问道: “你能把门开吗。”
  “不行。门距离我太远了。我够不着。”叶凉开趴在地上探着手够门把。仰望着高高在上的门实在无能为。心里一时后悔洗澡把门反锁了。
  张朝阳手底明施力又拧了拧锁。锁被大手转的“咔咔”作响。似要被随时拧开。叶凉开眼睛紧盯着不断转动的锁。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攥起來。漆黑的眼睛盯着门把手一转不转。身体里暗藏着刺激。
  叶凉开以为他能拧开。然而。一分钟后。张朝阳松开了圆形的门把手。对着顽固不堪的锁彻底放弃了。留话道:“我去给你找钥匙。”
  叶凉开在里面就听得他脚步渐行渐远。刚开始还沒什么感觉。过了两三分钟。花蝴蝶还沒回來叶凉开心里就微微不安起來。心里产生了有种他不会回來。要把他扔在这的错觉。
  更加悲惨的是一只小蟑螂。不知道从那墙角里爬出來。目标明确的向他这个方向前进。叶凉开瞪圆眼睛死盯着红棕的东西。顿时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浑身竖起。
  叶凉开不明白这已经是十月中旬。为什么还有蟑螂出來。它们不是该冬眠了么。呜呜呜。以前在家里遇见蟑螂都是母亲拍。在学校是室友拍。成家后是保姆和老婆拍。现在沒人可咋办啊。
  叶凉开不仅晕血。还怕蟑螂和老鼠这些东西。这是恐惧是骨子里带的。他父亲也怕这些东西。小时候家里只有一出现这些东西。最先乱套的总是他们父子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