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珠在掌[娱乐圈] 作者:贵人言慢

字体:[ ]

 
    文案
    薄铭诚的一生可谓是顺风顺水,出生于书香门第的他年纪轻轻便展露出非凡的商业才华,纵横商界数十年一手创建了声名赫赫的益海。
    作为人生赢家的薄铭诚,最让他引以为傲的并不是自己在商界的成就,而是他人中龙凤的亲孙薄晋西,以及十几年前从收养院里领养的孤儿周淮。薄铭诚待这个收养回来的孩子如掌中珠,不仅一手抚养成人,更将他视为自己的亲孙。
    作为亲眼看着薄家两位小少爷长大的管家李叔则表示:老爷,您可万万不能把小淮当亲孙子,您得把他当亲孙媳妇啊!
 
    1、前期明星后期金主真童养媳受VS真白富美攻:周淮X薄晋西 不拆不逆
    2、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商战 甜文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淮、薄晋西 ┃ 配角:顾裴、薛名宗 ┃ 其它:
 
    ☆、1.周淮
 
    酷夏正午,拍摄现场大功率的电风扇猛劲儿地吹,却依旧减不去一丝暑气。就连一贯注重形象的王导身上的衬衫纽扣也大敞四开着,没办法,这种天气还要讲究形象的话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不过与闷热的天气对应着的,他脸上可满是寒霜。马上就要开拍,这部分戏份吃重的男二号却连个人影都没露,整个剧组的人窝在蒸笼一样的拍摄棚里就等他一个!
    虽然心里窝火得厉害,但是常年在圈子里摸爬滚打,王导脸上却没露出一点异色,只是将助理张明叫到身边,问“打过电话了?”
    张明刚从外面回来,热得满头是汗。他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点了点头“打过了,那边说有事耽搁……得晚点过来。”说完目光忐忑地朝王导瞧过去,心跳跟擂鼓一样,生怕对方直接用剧本糊自己一脸。
    出乎意料,王导的脸色只微微变了变,似乎有火气上涌,但很快被压制了下去。几秒钟后,朝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了,忙你的吧!”
    张明如临大赦,生怕对方反悔一样颠颠地跑了。
    王导坐在椅子上,烦躁地揉了揉眉心。
    一旁等着开拍的女三何姿雅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部剧的男二号吴安是带资进入,原本他看中的是男三的角色,男三的戏份虽然不多,但角色的心理层次跨度很大,比较不容易演绎。而吴安又是个连‘演技’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主儿,无奈之下,王导只好按照他的气质给他换了个出身富贵、眼高于顶的二世祖角色。
    这个角色戏份也不少,但却没有男三的人设吸粉,吴安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地将角色接下了,但和剧里男三周淮的梁子也结下了。只要有两人的对手戏,一定想方设法地弄出点动静,非得给对方弄出点不痛快不可。
    就比如说前天下午的那场戏,正常来说晚上八点前就能收工,但和周淮对手戏的吴安推说自己有事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等到了现场又磨磨蹭蹭不配合,等这场戏拍完已经是后半夜二点多了。吴安倒是打了个哈欠就回去睡觉了,辛苦第二天一大早还有戏份的周淮连衣服都没换就在摄影棚里窝了几个小时。
    后来他才听人说原来吴安那天根本屁事儿没有,就是临时听说了周淮第二天早上有戏份才故意在保姆车里窝了一个多小时。你说你要是不痛快倒是找导演发火啊,给一个没背景没金主的十八线下什么绊子呢!
    不过这种踩低捧高、仗势欺人的事情在圈子里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虽然看不过眼,也没什么办法,谁让人家带资进组,而且带得还不少呢!
    好在那位周淮是个好脾气的,被这样明里暗里的为难了几次也没说什么,照样该演戏演戏,该揣摩剧本揣摩剧本,每次和吴安对戏都甩对方十八条街,就算被连累了一遍遍重拍,脸上也没什么不虞的神色。
    何姿雅想到这里,不由得朝一旁的王导瞧了一眼,问“王导,您看现在是……”
    王导朝镜头上看了一会儿,半天才开口道“先拍下一场。”
    *******
    化妆间内,一个穿着古代朝服的年轻男人正坐在化妆镜前闭目养神。他的肤色很白,眉毛漆黑挺直,五官其实非常鲜明,只不过身上那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倒把原本鲜明的五官染得朦胧,生似一副漾开的水墨画。
    何姿雅走到化妆间门口看到周淮正在睡觉,刚准备转身离开,周淮忽然睁开眼,朝她看过去。
    “吵醒你了?”
    “没有,”周淮坐直身体“本来也没睡着,就是有点犯困。”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开拍了。”
    “早着呢!”见周淮脸上露出点不解的表情,何姿雅犹豫了一下,才支吾着道“刚刚听张助说吴安有事耽搁住了,得晚一点过来。”
    早没事晚没事,偏偏等周淮第二天一大早有戏份的时候有事,而且一次两次不够,同样的手段还要来第三次,连她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然而周淮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是淡淡的,只点了点头。
    谁承想这次吴安变本加厉,一直拖到了晚上七点多钟才到片场,到了片场之后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进了化妆间,在里面又足足耽搁了快一个小时才出来。好在这时候还在拍上一场戏,导演虽面上不悦,但也没说什么。
    等到开拍的时候,吴安又开始出幺蛾子,和周淮对戏的时候频频出错,一段简简单单的对手戏拍了足足半个多钟头也没过。虽说他没演技,台词差是剧组里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怎么着也不至于一条戏半个多少时都过不了吧?
    吴安对着王导倒是恭恭敬敬的“不好意思导演,我今天状态不太好。”
    一旁的众人在心里冷笑一声呵呵,你的状态从来就没好过。
    王导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随手将本子扔在一旁“要是实在状态不好你的戏份就明天再拍。”
    听到王导的话吴安脸上的表情一绷,随即就扯着嘴角笑了笑“不用,不用。”
    王导这时候才撩起眼皮朝他瞧了一眼“那就好好拍。”
    知道自己玩过火了吴安终于规矩起来,竟然破天荒地一条过,就连之后的戏份也没怎么NG。其余被连累的演员也终于舒了口气,不用再熬到后半夜了。
    尽管如此,等周淮的戏份拍完的时候天色也已经隐隐地沉了下来。
    他正在化妆间换衣服,门声一响,王导的助理张明探进了头“周淮,忙着呢?”
    周淮刚将身上厚重的戏服脱下来,因为天气太过闷热,他的里衣都被汗水给浸透了。他随手将外套罩在身上,朝张明笑了笑问“有事?”
    张明乐呵呵走进来,将手里的本子递给他“我来给你送下一场的本子,有几处改动的地方。”
    周淮将本子接过来随手翻开上下浏览起来,眼光扫到角落的时候一愣“这场不是明早拍吗?”
    “王导说有事临时改成下午了,”张明抻着脖子朝化妆间外看了看,压低声音说“我听说是因为邱美姐扎戏,这场戏和别的剧组撞上了。”
    周淮见张明一脸紧张的样子有点奇怪,按理说演员同时接几个剧本扎戏在圈子里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是像女一号王邱美这种咔位的,用得着这样小心翼翼吗?
    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张明接着压低声音道“当然扎戏不是什么大事,但王导为了照顾她的档期改了几次拍摄时间,白卉姐那边就不乐意了。”
    这部戏女一号和女二号的戏份差不多,可以算是双女主的设置,于是原本咔位就差不多的王邱美和白卉更是在拍摄过程中从戏里斗到了戏外,甚至连一贯不怎么留意这些争斗的周淮都闻到了硝烟味。所以王邱美扎戏这件事算不得大事,却成了两人矛盾升级的一个导|火|索。
    见周淮沉默着没说话,张明揉了揉后脑的头发“当然了,她们两位菩萨打架跟咱们没关系,正好便宜了你还能睡个懒觉。”
    张明因为家境贫寒,高中毕业之后就不念了,先是零零星星地打了一些零工,后来才在机缘巧合之下进了娱乐圈,最后做了王导的助理。他当初碰巧和周淮在同一家店打过工,当时他经济拮据周淮还借过他钱,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看到今天吴安为难周淮他心里也非常不爽,只是吴安是带资进组,连王导都得给几分薄面,他一个小助理根本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所以即便他心里憋火,也只能暗搓搓生闷气。好在吴安事情做得太过连王导都看不过去了,明里暗里给了他点脸色,让他收敛一点。反正周淮和吴安的对手戏也不多,再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周淮已经将衣服换好了,他将戏服挂好之后侧头看向张明问“怎么安排的?一起吃顿饭?”
    张明的嘴角立刻扯了下来“王导说一会儿有饭局,让我送他过去。”
    周淮看着张明一脸郁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行,那就改天的。”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外走,快到车库的时候忽然从两人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喇叭声。周淮和张明正聊得兴起,冷不丁被这鸣笛声吓了一跳,下一刻一辆白色宝马就堪堪从周淮身边窜了过去。
    “妈的!”张明眼疾手快一把将周淮拉到身后,同时忍不住爆了粗口。
    那辆白色宝马驶过之后竟然放慢了速度,像是挑衅一般将驾驶位的车窗摇下,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出来将吸到一半的烟蒂随手扔了出去。
    只看着那一排888的车牌号,就知道是攀上了暴发户的吴安。
 
    ☆、2.故人
 
  “怎么样,碰到你没有?”张明心有余悸地朝周淮问。
  
  “没事,”周淮将眼光收了回来:“快回去吧,一会儿王导找你别再找不到人。”
  
  眼瞧着吴安接二连三朝周淮挑事,张明心里窝火得厉害,但又没什么办法,只好忍了忍已经冲到喉咙口的火气,朝周淮点了点头:“那行,你,”他咽了口唾沫:“你回去小心一点。”
  
  “放心吧。”周淮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见。”
  
  张明离开之后,周淮慢悠悠走到一辆荣威旁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这辆二手的荣威是他今年年初的时候从一个车贩子朋友手里花了不到十万块买的,但就这一辆车也几乎用尽了他手里大半的积蓄。没办法,剧组的位置太偏僻,经常连打车都打不着。
  
  这个时间正好赶上了下班高峰,路上堵得厉害,往常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足足开了快两个小时,等周淮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沉下来了。
  
  他刚将钥匙插|进门锁里,“咔哒”一响,下一刻房门就被推开了。
  
  “这孩子!不是说下午就回来吗?你瞧着这天都黑了!”门刚一打开,周母邱慧就满脸焦急地责怪道。
  
  周淮好脾气地笑了笑:“剧组临时压戏,回来晚了。”
  
  “你爸和你弟弟都等你半天了,”周母语气嗔怪,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关心:“怎么又压戏?要我说你这个工作也太辛苦了,要不然就不要做好了,哪里还不能赚到钱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