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雾中之花 作者:熔绯

字体:[ ]

 
文案
宣澜这一生似乎都在随波逐流,被迫做出选择。
 
他的人生在遇上了齐肃之后才真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个貌美心机人、妻受在历经各种磨难后逐渐被腹黑温柔攻吃干抹净的故事
 
狗血管够,有什么意见都可以直接提出来不用客气,日更,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很想和大家交流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宣澜 ┃ 配角:齐肃,邵扬,黎顾 ┃ 其它:
==================
 
☆、酒吧
 
  宣澜走进酒吧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半,正是最热闹的时候,灯红酒绿下无数男男女女在舞池里和着音乐又蹦又跳,在变幻莫测的灯光下混成一段眩目又······恶心的风光。
  宣澜身量未足,穿着洗的干干净净的白衬衣和黑色长裤,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他今年确实也不过十六岁而已,在酒吧门口差点被拦下。后来他只能说是来找邵扬的,守门的那人将信将疑地往里边打了个电话,立马变了脸色,毕恭毕敬地将宣澜请了过去。那是个成年人,对着宣澜这么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年却态度谄媚,宣澜似乎有些厌恶地闭了闭眼睛,一句话也没说,倒也生受了。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看在邵扬的面子上。
  邵扬是他们这一片儿的扛把子。
  那人小心地避开拥挤喧闹的人群循着一条暗道把宣澜带至一间隐秘的包间门口:“就是这儿了,邵哥在里边等着您。”
  宣澜点了点头,却依旧不出声,一手握在门把上,一手挥了挥示意他退下。
  那人微微抬头,借着昏暗变幻的灯光偷偷打量了眼前这少年一番。宣澜的面容沉静而无波,不带一丝表情,凛然间看过去几乎带着几分不容侵犯的味道,若不是他年纪实在是小,这幅样子可以称得上端肃了。
  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像是一朵冰雪砌成的花。
  ······这小子长得还真挺好看。那人偷偷咽了口口水,声音在远处劲爆音乐的掩映下几乎微不可闻。他想起屋里那位邵哥在私生活上男女荤素不忌的隐秘传闻,心下便有了几分了然,面上却未有任何表露,只是微笑着、不动声色地退了下去。
  宣澜盯着那人走远了,这才轻轻扣了扣门,扭开了门把手。
  他来之前做了很多的思想准备,包括见了面该如何说话、怎么求情、怎么告辞等等诸如此类的,却在门开的一瞬间乱了分寸。
  包间内并不止邵扬一个人——那是个相当大而华丽的包间,此刻里边坐了少说十几个人,都是一二十岁的青年模样,此刻正聚在一起吞云吐雾,地上桌上有空着和满着的酒瓶子。哦对了,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少男少女杂坐其中,传来低低地娇笑声,为首那个最漂亮的小姑娘正坐在邵扬大腿上嘴对嘴地喂他喝酒,小姑娘的领口开得低低的,露出一痕雪脯,那暗红色的酒液正顺着领口悠悠地滑下去·····气氛暧昧而欢快,显然这场聚会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宣澜在开门的一瞬间闻到了扑面而来的烟味夹杂着酒气还有更加暧昧不明的□□气息便有种作呕的冲动,顿了顿身形,然而最终还是强忍住了转身离去的欲望。
  他极快地扫视了全场一圈,果不其然在包间的角落里发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
  那些青年见有人进来便一齐往门口看去。
  宣澜长得好看,又一身好学生模样的打扮,有胆子大的一看见他便吹了声口哨,是个头发染成金黄的青年,很是桀骜不驯的样子,戴了一手的戒指:“哟,新来的?走清纯风?”
  宣澜偏过头,深深地看了那青年一眼,依然是面无表情。他只是微微一动,那青年却感觉分开八块顶梁骨,倾下半桶冰雪来——让他直直在这盛夏燥热的夜里打了个激灵。
  像是······直接看进了人心里。
  这时宣澜却漫不经心地收回了目光,也没出声,看向坐在包间中央的邵扬。
  邵扬从他进门到现在一直一言不发,面色沉郁无波,只有坐在他腿上的小姑娘感觉到箍在她腰上的那只手臂逐渐加大了力量,把她勒得生疼。
  小姑娘名唤筠筠,今年方将将满了十八岁,正是花骨朵娇滴滴的年纪,想喊疼却又不敢,只能拿她那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瞧着邵扬:“邵哥······”
  筠筠眨了眨眼睛,做出更让人怜惜的姿态,却发现邵扬并没有注意到她,只一味地盯着门口那少年看。
  筠筠忽然意识到今晚是邵扬这帮子人内部的私密聚会,在酒吧最深处、最隐秘的包间,没有人带着根本不可能走到这里,这个人也并不是他们这儿少爷或者服务生。
  ——那他、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她刚想开口出声呵斥,却想起了五分钟之前邵扬曾经接过一个电话——这个人难道就是?
  筠筠年纪虽小却已经在风月场所浸- yín -了许久,察言观色的水平是一等一的,她探头看了看这诡异的气氛,决定识相地不开口,果断地缩回了邵扬的怀里。
  果然还是邵扬先开口:“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宣澜顿了顿,决定还是直接走到邵扬身边。他脚步轻快,绕过围着邵扬的一众人等,来到邵扬跟前,在他身前的地毯上半跪下来,一只手姿态闲适地搭在沙发上,像是要拥住他一样,然后仰头看向邵扬:“我很久没见您了,很想见见您。”
  他注视着人的时候目光诚挚而温柔,仿佛整个世界都映在他的眸中,全然不在意邵扬的怀里还拥着别的姑娘。那目光似乎是有温度的。邵扬怔了一下,想起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句子——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邵扬显而易见地被这种姿态取悦了。
  他顿了一下才开口,依然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宣澜,态度依然冷淡而漫不经心,声音却柔和了许多:“是么?”
  包间里的其他人此刻都止住了调笑的心思,只盯着中央这一场好戏。
  宣澜仿佛恍然未觉周围其他人投过来的眼光,姿态谦卑而落落大方。
  “你大老远地跑到这儿来,就为了见我一面?”邵扬似笑非笑地开口,带着一点玩味的意思。
  宣澜的声音中几乎带了几分委屈:“您不想看见我吗?”
  “怎么会呢?”邵扬微微笑了起来,“我疼你都来不及呢。”
  说着他一只手向前探了探,宣澜似乎是习惯了似的将头垂下去,露出一段雪白纤细的后颈,犹如一梗脉脉低垂的花枝,有柔顺而美丽的姿态。邵扬的手是冰凉得不带一丝温度的,在接触到他肌肤的一瞬间让宣澜忍不住缩瑟了一下然而旋即被他强行克制住了想要颤抖地欲望。
  不能动······
  你忘了你今天来是干什么的吗?
  像一条毒蛇钻进了衣领里,邵扬的手在他的后颈不住摩挲着,所行之处皆引发一阵电流,宣澜却一动也不敢动,身体仿佛僵住了。他的头发因为许久未剪而显得有些过长了,有几绺凌乱地搭在后颈上,对比鲜明而深刻。
  这场景显然是刺激而奇异的。
  风姿秀丽的少年柔驯地伏在邵扬的膝下,做出臣服的姿态,邵扬怀里却依然搂着娇媚动人的少女,全然不以为意的样子——邵扬生得英俊,他眉目英挺,五官深刻,坐在那里就有一种气定神闲的气度,此刻这情景狎昵而旖旎,几乎带有几分温情的意思在里边。
  邵扬玩够了,便丢开了手,深陷回沙发里,筠筠很识相地为他点了根烟,他深吸了一口,伏下身子凑到宣澜面前,将那口烟雾尽数喷在他面上,看到宣澜想躲开又不敢的样子笑出了声,这才悠悠开口:“说吧,到底来干什么,我答应你就是了。”
  宣澜的身躯轻轻颤了颤,想了想,回身从身后的桌几上倒了一杯酒,低头恭敬道:“黎顾是我同班同学,我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无论如何我先替他给您赔个不是。他还小,请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第一次写文,还请多多包涵
 
☆、亲吻
 
  他指的是蜷缩在包间角落里的那个人影。
  宣澜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了,在绿植的掩映之下那人的身影有些看不清楚,但能看出那人被捆了手脚,拿黑布套住了头,身上到处都是被拳打脚踢过的痕迹,外套带着污渍,模样十分狼狈。不知道耳朵是被堵住了还是已经被打昏过去了,从宣澜进来开始便一直毫无反应。
  像是已经死了。
  “你说他么?”邵扬微微一哂,并不接他敬德就,就那么晾着他。下巴朝那个方向扬了扬,颇有些戏谑的意味,立马就有识相的手下过去踹了地上那人一脚,扯下来蒙在他头上的头罩。
  那人仿佛是清醒过来了的样子,吃痛地低低叫了一声,似乎有些不适应包间内明亮的光线而有些迟钝。他挣扎着要坐起来却苦于浑身是伤没有力气,但在挣扎见却露出了他的面容——
  那本来应该是个非常好看的男孩。
  本来。
  他和宣澜年纪相仿,还带着一点少年稚气,但在他如玉的面庞之上,却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横亘其中,从左边的眼角到唇边,像是美玉上凭空裂开了一道,连带着他本来清俊的面容也显得有些狰狞起来,几乎令人不敢逼视。
  不过那暗红色的伤疤虽然可怕,却不像是新划上去的,倒像是陈年的旧迹,一直未被消除。
  宣澜一见他这幅模样便有些心急,情不自禁开口唤道:“黎——”还没说完便想起了身边的邵扬,连忙住口,不敢再出声。
  黎顾显然也注意到了半跪在邵扬面前的宣澜,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像是被无形的鞭子凭空抽了一道似的猝然间挣扎起来,他身边的小混混一时没把这伤残人士放在眼里,冷不防便被踢了一脚,立刻勃然大怒就要朝他的脸上打过去。
  “别打他!”宣澜骤然开口,声音瞬间拔高了几分,显得有些急切,却成功让那混混住了手。
  他注意到了邵扬投过来的,冰冷而狐疑的目光。
  像是一条毒蛇似的在他和黎顾之间逡巡。
  然而此刻他方寸已乱,顾不了许多了,只能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再看黎顾那副狼狈的模样,转而仰头看向邵扬,低声开口时声音已经有了几分慌乱:“他犯了什么事?邵哥能不能——”
  “他本来没犯什么事,现在犯了。”邵扬的语气冰冷而低沉,像是在冰河里浸过一样,带着刻骨的寒意。
  宣澜终究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就算比同龄人聪明成熟些,也终究是个少年。能见过多少世面、有多少胆色呢?
  宣澜立刻便慌了,只是强行定住了面色,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狼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依旧如常,不仔细听得话根本无法察觉他语气深处的颤抖:“请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还肖·····我这次来也只是因为他好几天没来上课了,老师联系不上他的家长,才派我四处打听一下,我才知道他得罪了您。”
  他轻轻偏头飞快地看了黎顾一眼:“更何况,您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教训也受够了,让他给您赔个不是——”
  话未说完便被邵扬一把打断:“你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
  宣澜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看向邵扬,他的眼睛生得极美,抬头看人的时候便带了几分无辜和迷茫,看起来颇有一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