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不如故 作者:酸菜坛子

字体:[ ]

 
内容简介:
最难得的就是多年以后我还爱你,而你也是。破镜重圆HE 
 
    第一章
    
    人常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在我看来,这句是屁话。
    人当然还是新的好。旧的既然旧了,再惦记,不过犯贱。
    张景推开酒吧的门,林洲见他进来,远远扬了下手。张景露出个笑来,走过去轻佻地抓了下他衣服,“今儿穿这么骚,勾谁呢?”
    “勾的着谁我就勾谁,”林洲给酒保使个手势,让他给张景来杯酒,说:“你最近来的挺频啊?”
    “最近这不春天了吗?”张景背靠着吧台,拿过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小猫都该撒春了。”
    林洲嗤笑一声,“你一只家猫,就别惦记小野猫了,你玩不转。也不敢真玩儿。”
    “cao,”张景一杯酒一口喝下去,喉结上下滚动看起来极性`感,他舔舔嘴唇,“我有什么不敢玩,出来不就是找乐子的么?”
    林洲扯唇笑了笑,张景刚要说话,林洲伸手一把将张景扯过来,作势要往他嘴上亲,张景皱眉躲开。林洲突然就笑了,在他脸上咬了一口,说:“你看,你连我都不敢亲一口,你敢跟谁玩?”
    张景推开他,伸手擦了擦脸:“你真够恶心的。”
    让林洲这么一闹,张景突然什么心情也没了。那种感觉就像吃了一口馊了的食物,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的烦躁感。
    林洲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张景回过神想跟他说话的时候,只见身边的人早就没了影。视线搜罗了一圈,看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勾上了个年轻妖娆的小妖精,正贴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
    张景冷笑一声,转头对酒保说:“百威来一打。”
    酒保应了一声,两提啤酒,半杯冰块。张景对他笑了笑,左眼冲他眨了下,风流又暧昧。
    酒保年纪不大,应该是来兼职的大学生,瞬间便红了脸低下头,眼里一丝慌乱。
    张景心中轻笑,看,魅力还是有的。
    一打酒十二瓶,张景喝的一滴不剩。喝到后来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身旁的人晃晃悠悠全是虚影。张景看不清人,可神奇的是他竟然能听清他们说的话。酒吧里人多,加上音乐声,吵得张景头痛。
    他皱眉抓起酒杯要往嘴里送,身旁忽然坐了个人。他按住张景的空酒杯,说:“一个人喝酒,看着可怜。”
    张景使劲眯了眯眼,努力让眼睛对一点焦,然后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他于是抽出手,没有理。
    那人也没再执着,扭头跟酒保聊天去了。
    “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多人。”
    他声音不大,酒保小哥没听清。他刚要再重复一遍,张景晃了晃手,嘟嘟囔囔地说:“今天愚人节啊……”
    “四月一号。”
    “傻子节。”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傻子节三个字的时候他突然心口一疼,疼得他皱着眉摸了摸心口。
    对啊,今天是傻子节,被留下来的都是傻子。
    
    第二章
    
    “林哥,你朋友喝多了。”酒保见林洲过来,赶紧说了一句。
    林洲扫了张景一眼,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在他耳边问了一句:“喂!打烊了!还能醒吗?”
    张景“唔”了一声,动也没动一下。
    林洲略有些烦躁地向后看了一眼,刚约上的小家伙正眼巴眼望地瞅着他。他安抚地冲他笑了笑,然后回头又看了眼瘫成泥的张景。
    “cao,”林洲踹了一脚张景的凳子,“不能喝就少他妈喝点!”
    林洲想了想,过去跟小家伙说了句什么。小家伙咬了咬唇,有点不情愿。林洲捏着他下巴,在嘴唇上亲了一口。
    几句话的功夫回来了,张景仍旧是一滩烂泥。
    林洲扛着张景回去的时候,张景嘴里嘟嘟囔囔地说头晕。林洲开了门,鞋也不脱直接把张景扔在了沙发上。然后摸摸他兜里手机钱包什么的还在不在,毕竟有过一回张景喝多了林洲把他扛回来的时候兜里东西都掉了的经历。
    张景到了沙发上就翻个身睡过去了。
    林洲骂了一句,给他脱了鞋。衣服裤子也都脱了,解他腰带的时候张景似有所觉,一把按住腰带扣子,眼睛也睁开了。
    “cao性的,警惕性还挺强。”林洲把脸凑近了给他看,“看清楚点,认认这张脸,我真想cao你的话你现在早特么菊花都烂了。”
    张景不知道认出还是没认出,反正是松了手。
    林洲把他扒光了只留条内裤,看着他两条长腿,林洲冷笑一声。他伸手在张景大腿根摸了一把,张景动了动,手挥了挥,林洲其实挺熟悉手里的手感,多少次张景喝多了他都摸过。
    林洲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张景他是真的一次都没碰过。
    第一回认识就是张景闯进他的酒吧,喝成现在这德性,说要跟他约一炮。送上门的小帅哥林洲没有不吃的道理。
    结果把人弄到酒店,澡也给洗过了,收拾收拾要上正垒了,张景却不干了。搂过他脖子使劲看他的脸,然后就说什么都不让碰了。林洲简直懵了,这是让人玩了啊?结果还没等他怎么,张景那边抱着脑袋就哭。把自己缩成一团,跟个虾似的哭的那叫一个悲天悯地。
    那晚林洲还真的就没吃这口小鲜肉。
    其实这么多年了,张景一直都还是他最喜欢吃的那一口。他长了林洲最稀罕的模样,不娘不弱,一身常年运动练出来的标致体型,两条大长腿勾得人心里痒痒,牙根也痒。
    可偏就一直下不去嘴。
    张景哪知道林洲的心里活动,自己睡得舒坦,翻身扯过一个抱枕,蹭了蹭。林洲眸中一暗,看着张景肩胛骨到腰部再到小腿的线条,这副身材真是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cao他个天昏地暗。
    林洲咬了咬牙,骂了一句。然后去浴室洗澡,出来之后随便给张景扔了条毯子。肉在嘴边不吃,狼都成兔子了。
    那晚张景做了个梦。
    傍晚的余晕撒得整片篮球场都铺着暖色的光,人身上都围着金色的光圈,男生的汗洒下来,落在地上的汗珠都透着肆意畅快。
    张景从队友手中接过球,脚腕用力,一个后仰跳投,三分球稳稳的从篮筐落了地。队友跟他撞了撞肩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和年轻人特有的冲动和活力。
    张景看到那张最帅的脸,冲自己笑着眨了眨眼。他对着那人扬了扬下巴,带着满脸的骄傲。那人跑过来,擦肩而过的时候在他耳边很小声说了一句:“宝贝儿真棒。”
    张景然后整颗心都酥了。
    之后就习惯每投进一个球就看一看他,看着他冲自己竖拇指。看他眼睛里带着对恋人的骄傲,欣赏,和满溢的热烈的爱。
    一场球赢得没有悬念,换衣室里,张景搂着男生的腰,笑着问一句:“我帅吗?”
    男生按住他后颈,在他唇上发狠咬了一口:“你帅得我连球都看不见了。真特么浪,浪得我快硬了。”
    张景笑着骂他一句。
    年轻的恋人,场上一同挥洒汗水,场下细数对方的帅处,调侃对方刚才又不小心掀开衣服露了处腰条。
    “以后别特么打球了,你非得勾得全世界都爱你啊?”男生挑着一双浓眉,把张景按在自己肩膀上用力压了压。
    张景咬他一口,然后扯着嘴角问:“cao,我稀罕谁爱我啊?我稀罕的那个爱不爱啊?”
    “那你爱不爱我啊?”张景从心窝子里念出那个最爱的名字,“季东勋。”
    男生狠狠吻住他的唇,舌头带着狠劲在他嘴里勾缠。
    梦里头两个年轻的男孩子恨不得把对方拆碎了塞进自己骨子里。那种浓烈的爱意漾得人整个都飘起来,哪怕这是个梦。
    ……
    “还他妈睡啊?”
    林洲毫不客气,一脚踹在张景屁股上,“我们家沙发都让你吐脏了你还他妈睡。”
    张景皱着眉醒过来。
    梦里的爱情太过浓郁美好,以至于醒过来的人心里空了个拳头宽的洞。黑沉沉,深不见底。
    张景又闭上眼,很久说不出话来。
    “别他妈装死,”林洲蹲下在张景脸上拍了拍,“你现在是在我那喝酒喝惯瘾了是吧?喝完往那一趴就有人给你扛回家睡觉,哎我问问你,你给我什么了?”
    张景翻身冲着沙发背,不想说话。
    “cao!”林洲也不再跟他说了,起身去厕所放水。
    张景面无表情,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手背上还有一处处细碎的疤,年久日深只剩一个一个白点。
    他缓缓攥起拳头,用这只满布伤口的手按住心口。
    四年整。没能填上心口的洞。
    
    第三章
    
    “看看这脸色,昨晚又去哪浪了啊?”白奇看了张景一眼,扔给他个面包。
    张景笑了下,“去干了个野炮。”
    白奇扬起眉,“滋味儿怎么样?”
    张景撕开包装咬了口面包,在自己抽屉里拿出盒牛奶插上吸管,“挺好,屁股特别翘。”
    白奇习惯了他不靠谱的模样,只是笑了笑,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小心艾滋。”
    张景点头:“戴套了。”
    白奇无奈地摇摇头。
    珊珊来的时候张景刚咽进最后一口面包,胃里持续的痛感这才缓解了一些。珊珊从包里掏出保温桶,“我妈早上包的饺子,景哥来不来点?我特意给你拿的。”
    张景看了眼刚扔掉的牛奶盒,问她:“为什么你不早来五分钟。”
    珊珊还挺惊讶:“难道你今天吃完饭了吗?你不天天都不吃的吗?”
    张景指了下白奇:“他刚给我个面包,不过你拿来吧,我还能吃几个。”
    珊珊妈妈包的蒸饺,张景得有几年没吃过这种家里的味道,一不小心就吃多了。过后他按着胃,觉得他这胃也挺矫情的,不吃疼,吃多了也疼。
    少爷身子穷鬼命。
    “哎对了珊珊,”张景从自己桌上找到一份合同扔给她,“昨天美华送过来的合同,你看看,没有问题扔给白奇让他签。”
    “好的景哥。”
    “小美,你们手头那个小宣传做完了没有,做完拿过来给我看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