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板,我是真心的 作者:cris(下)

字体:[ ]

 
  第四十一章 迂回攻坚战
 
  谷天骄穿好衣服出卧室,喻承回过神来,一阵原地大暴走。
  喻承:“奇葩!奇葩!怎么会有这种……”
  他瞥见婷婷怀里搂个绒毛兔,好奇门缝里围观,只好赶紧淡定下来,说:“……这种美好的事情降临!”
  谷天骄做了早点,笑眯眯招呼他:“垫点儿底,熄完火再走。”
  喻承洗漱完刚坐下,喻承妈又来了个电话:“家里啷个(怎么)就剩大象一个耶?你在哪里睡哟?”
  喻承:“我在早锻炼,马上回来。”
  喻承妈:“咦?那你刚刚说你在睡觉?那我下来找你啰!”
  喻承:“……”
  他一口把牛奶干了,再喝口水,跟吞药似的,把嘴里的面包冲进胃里,边奔门口边回头叮嘱:“哥我走了婷婷保重没事儿别下去遛弯儿小心撞见我眼尖鸡贼疑心病重的老娘啊——!”
  刚出十二栋,就见到他娘领导一样,沿小区里的路步态摇曳,一双眼睛滴溜溜四处巡视。
  喻承:“你简直是……天下无敌!”
  喻承妈看到他,招牌见面动作一环不落,张开双臂重现断桥白许故事:“矮呀!我的小承——好久不见!”
  喻承妈说完就回过神,眼里冰剑蓄势待发:“你从哪儿回来?”
  喻承扯着她往自己合租房奔,指望用风中凌乱的运动方式转移他娘注意力:“先不要管那么多!你不是陪‘凯蒂’读大学呀?他没放假吧?你为啥子一个招呼都不打就来?我万一上月球去了嘞?!”
  喻承妈咯咯笑:“我听说杭州地铁要建好了撒!我就来杭州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
  喻承:“……宇宙无敌!”
  两人刚进门就看到大象一脸紧张的笑容,嘿嘿哈哈收拾客厅。
  喻承妈嘿嘿哈哈回去,转脸就捏着喻承胳膊进房间关门。
  喻承妈:“你昨天到底在哪儿睡的?”
  喻承一眼就看到他床上是大象铺了一半的床单被套,秒懂,多出来的床上用品,喻承妈就算一时理不清,多少能从他漏洞百出的回答里察觉“不祥”。
  喻承妈:“说撒,啷个(怎么)回事?”
  喻承:“没得啥子事!”
  喻承妈:“你不说老实话,我以后不管你了哟!”
  喻承:“真的呀!那请你一定要说到做到!”
  喻承妈:“你说不说?!”
  喻承给他妈倒了杯水,嘻嘻笑:“喝,喝完你回去陪‘凯蒂’,机票我出。大象他爹妈要来,早就约好了的。我这儿住不下,乖哈!”
  喻承妈把水杯一放:“哟!你要催老娘走?”
  喻承冷汗笑。
  喻承妈:“你是不是外面有女朋友?咦,那也不对,总不可能你跑到人家姑娘家去睡撒!”她眼里冰剑加狐疑,“快点说清楚!”
  喻承耐性磨光,快要撑不下去。就在这时,他听见大象奔去开门,客厅瞬间人声喧闹。其中之一就是老高的,另一个比较苍老有劲儿的男音寒暄:“哎呀,辛苦小高了,特地开车来接我们。小项,你怎么这么麻烦人家!”
  老高狗腿说:“叔叔别客气!有机会面见您和阿姨,是我的福气!”
  喻承妈眼神迷茫,低声问:“小高?哪个哟?”
  喻承赶紧开门溜出去,跟客人们挨个问好,再找机会把大象拖到阳台上。
  还没开口,大象就拍拍他:“让阿姨住,我全家住我那屋。”
  喻承:“三个成年人,哪里睡得下?”
  大象乐呵呵回望了一眼客厅,老高跟个日本婢女似的,卑躬屈膝端茶倒水,对二老各种亲切寒暄,搞得两个老人家脸上一轮接一轮受宠若惊的样子。
  大象:“他表现不错,哥心里高兴!冬天打地铺也暖和!”
  喻承抱歉捶一下他的肩,看到喻承妈也出来了。三个长辈相互哈拉几句,她就朝喻承招手。
  回房又关门。
  喻承妈:“为啷个(什么)大象的爸爸妈妈来,小高这么表现?他们啥关系?”
  喻承:“……你再这么下去,我们两个没得办法好好儿耍了哈!当人面关门说话……我真的是……这房间隔音不好,你没发现?”
  喻承妈狐疑盯着他静了一下,的确清晰听到外面的聊天内容。她哈哈笑起来:“对了!今年不是有个什么新片,叫‘嬛嬛’?好看嘞!我之前看了几集,没看全。你给我把电脑放起来,我从头起看!”
  喻承真是无语了:“你住这儿,我住哪儿嘞?”
  喻承妈:“你也打地铺撒!你要怕冷,我们两个挤一张床嘛!又不是不熟!”
  喻承:“……你拍惊悚片哟!我出去住!”
  喻承妈眼睛里重现冰剑:“走哪里住?哪个姑娘家?”
  喻承:“……行行行,我打地铺!你无敌,我打不过你,行了撒!”
  家里一时涌出一大波让年轻人们不敢放松的人物,喻承借机频频往外窜。
  醒着就杵在客厅不回房,迫不得已进房间,他不是加班,就是钻进地铺假装秒睡,避免跟他妈长谈。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新一周起,谷天骄就去了寻宝,忙于恶补新业务知识和建立新团队,两人工作时间完全不可见;晚上他又是八点以后才下班,回到家,谷天骄老早接完婷婷回了。
  喻承每每偷看他妈对着电脑津津有味,愁都愁死了。
  喻承妈去年就来住了一个多月,今年大象父母在,她照样装憨吃饱,没马上走的打算。而且她天性敏感,审问见缝插针,喻承在家连多看两眼手机都不敢。再这么下去,喻承想,他跟谷天骄岂不是都得变成军嫂啊?
  内心郁结中,三天后,他刚出公司,就收到谷天骄一条微信。
  三个红脸微笑,说:“知道你行动不便,小区门口宠物美容院有帅哥等,记得去接哦!”
  喻承疑惑照办,进宠物店对老板说了“谷先生”三个字,老板就拎出一只藤编狗篮。篮子里毯子下盖着只活物,老板再搬出一大袋围绕这活物置办的周边产品。
  宠物店老板:“男生,一个半月。”
  喻承眼睛一亮:“哇!拉布拉多?!”
  老板微笑点头,嘱咐了一堆喂养、训练和疫苗之类的建议,再帮他把周边产品送进家。
  喻承乐坏了。早就想养一只拉拉,但之前种种顾虑,没敢轻举妄动。现在好了,谷天骄这个老狐狸,推了他一把的同时,还布了条“自然相遇”的长线。
  他把狗篮拎进房间,喻承妈盯着电脑:“嗯?怎么有一股狗味道嘞?”
  喻承丢下包就变身慈母,把奶狗搂在怀里,各种摸。
  喻承妈:“这是啷个哟?哪哈买的嘞?”
  喻承:“我幺儿撒,刚刚我亲自生的!幺儿喊奶奶!”
  喻承妈:“……”
  这个晚上,喻承喂好小狗就拿项圈给它套上,在喻承妈的热情参与下绕小区散步。两人没说几句话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梅干菜!”
  喻承回头,看到婷婷挣脱他爸的手,一阵小跑冲过来。
  喻承妈:“梅干菜?”
  谷天骄风度翩翩微笑迎上来:“阿姨好!小承,你养的狗啊?”
  喻承妈:“天骄好!你女儿啊?”
  喻承用一闪而过的速度拿目光狠狠抓他一眼:“谷哥好,终于帮我妈把辈分儿归正啦?”
  喻承蹲下身迎接婷婷,无视喻承妈视线周旋在谷天骄、他、婷婷和小奶狗之间的烧脑推测。
  其实要以她的智商,如果能加一点面对残酷现实的勇气,这个梗很容易破。但谷天骄没让她多想,用他的“跟客户一聊如故”技巧,带着喻承妈的思路东奔西跑,让她一会儿笑一会儿哈拉,忙不停。
  婷婷扑在喻承怀里,狂蹂/躏小奶狗,轻声不断叫它“梅干菜”。喻承无奈,问她:“你确定?它是外国来的气质型朋友,你就给它这么一接地气的名儿?”
  婷婷点头:“我最喜欢梅干菜!”
  喻承苦笑:“那就这么着吧!”
  这一天起,喻承虽然被他妈下班就禁足,但再晚一点,他右手挽妈,左手牵“梅干菜”,谷天骄身前蹦着婷婷,四人一狗总能在小区里“巧遇”。
  按熟人的社交规则,“撞上了”没事儿当然就一道遛弯儿。谷天骄主要跟喻承妈聊天,嘘寒问暖什么都聊。偶尔回头看他一眼,问问他新部门的筹备进展。
  两人跟地下党接头似的,除了聊工作过过耳瘾,用公事公办的目光接触过过眼瘾,多的话都没法儿说。
  可一周之后,喻承妈还是悟出了其中蹊跷,回房揪准机会就问:“我觉得你和谷天骄关系不太正常哦?哪有天天都碰得到的巧事?”
  喻承模棱两可话里有话答:“哪里不正常?你思想才不正常!”
  喻承妈:“我觉得他……”
  喻承冲向梅干菜,哗啦啦打断:“哎哟,我家幺儿饿啦?要尿尿啊?出来出来,走走猫步……”
  喻承妈:“……”
  事实证明,阿Q精神在任何窘境下都能让人平复心态。
  喻承想,眼瘾不解心痒,总比没得看好吧?家里闹归闹,看别人演苦情戏,总比自己主演强。
  老高天天来打卡,火车头一样扑前扑后献殷勤。大象妈做菜,他吃一口夸十句,没事儿就帮二老轮流捶肩捏腿,看得喻承又好笑又心酸。
  大象妈是洁癖,醒着就洗洗刷刷不停。老高帮着她,把窗玻璃擦隐形,把菜刀擦成镜子;大象爸是个火车司机,还会算命。他没事儿就坐阳台边,点根烟,抱着梅干菜,由喻承老高团团包围,乐呵呵讲几个他算命倍儿准的成功案例,或者说几个他在铁路上亲身经历的惊悚故事。
  关键词“卧轨”、“人血”和“稀碎”,喻承偷偷问大象:“叔叔讲的段子,真的假的呀?把我给吓尿了!”
  大象:“我爸从来不说假话。”
  喻承:“那他算命也是真的咯?”
  大象:“我家这是祖传的,到我这儿才断了。你要好奇,找他算一个?”
  喻承还真去了,拿着他的生辰八字,找大象爸独处两小时。算命结果不重要,逃避才是他的目的。跟客人深度聊天、跟梅干菜互动,全是喻承打岔他妈“你跟谷天骄什么关系”的理由。
  得亏大象爸妈耐性跟喻承妈差不多持久,二老住到十一月底才回宁波。走前,老高终于修成了项家准儿子。
  喻承跟着送二老出门,小区门口偷摸问大象:“怎么样,有底儿不?”
  大象神秘笑笑:“过年回去就试试看!”
  喻承:“真的?!你一定要成功啊!我余生可就指望你了!”
  大象:“没听说过成功不可复制?你得想招儿自己对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