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禁区 作者:败北少年/一愚鱼

字体:[ ]

 
文案
 
如何跟一个谈恋爱谈得像包养的权贵讲真爱。
 
 
    第一章
    
    酒吧包厢里的光线随着歌声摇曳,程枢坐在角落里,握着手机百无聊赖地看小说。
    这间包厢很大,桌上已经摆了不少酒,一二十个男男女女坐在一起玩,各有各的热闹。
    酥胸半露的歌手在半圆形的台上唱着歌,是王菲的《红豆》——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精致而空灵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故作优雅的忧郁。
    不管是昂贵的酒,还是漂亮的女人,亦或是撩人的歌声,都没能挑动程枢的神经,他不懂酒,也不明白女人,更是五音不全,答应陪王涯来这里,他已经后悔。
    他朝和几个女孩子说笑话的王涯看过去,王涯见色忘友,带了他来这里后就不管他了,此时更是把他忘到了爪哇国去。
    走吧。
    程枢这么想着,起身的时候,眼睛一晃,看到了另一边沙发上角落里和他差不多同样无聊的一个男人。
    刚才为什么会没注意到他,程枢些许讶异。
    男人身材高大,长腿伸在身前,穿着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头发有一点长,遮住了额头,没有梳上去,看起来有一点乱,在昏暗的光线里,轮廓深刻,挺鼻薄唇,是一种不突出却又没得挑剔的帅。
    刚才尚无存在感的男人,在他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他却像一道电光,击中了程枢的神经。
    他那瞬间的眼神,很像无月无星的幽深夜空,让人很有压力。
    程枢没来由心中一紧,心想我是怎么了,难道怕他?
    他又朝他看过去,这次却没有刚才那种被深深压迫到的感觉,但这个男人和包厢里其他人很不一样,在没注意到他的时候,根本难以去在意他,当注意到他后,就总觉得他隐隐比其他人更牛逼一点。
    非常奇怪的一个人,程枢心想。
    这一停顿,本要离开的程枢又坐回了沙发,对面那个男人绕过包厢里的桌子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身边。
    程枢一惊,但面上却无波无澜,和他打招呼,笑着说:“你好,你不和他们玩?是不是很无聊?”
    “你不也是。”他很简单地回了一句,眼神深深地看着程枢。
    程枢总觉得他的眼神很怪,里面像是有钩子,在专门勾他,让他莫名紧张,又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他避开他的眼神,说:“的确很无聊,我打算走了。”
    “好啊,我也准备走了,一起吧。”他起了身,一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一手伸向程枢。
    程枢疑惑于他伸过来的手,但出于礼貌,还是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他的手心上,借了他的力站了起来。
    站起身后,程枢飞快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却依然有种被他那只大手捏住那一刻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让他身体冒热汗。
    这种感觉太奇怪,程枢只好把这归咎于酒吧里太热了。
    程枢走到门口才叫王涯一声:“王涯,我先走了。”
    王涯朝他这边瞥了一眼,只简单地“哦”了一声,程枢在心里叹口气,真出门了。
    男人站在门外走廊上等他,程枢心想才刚见面,这个人居然在门口等他,真是有心。
    程枢走在他的身边,问:“我叫程枢,你叫什么?”
    对方瞥了程枢一眼,薄唇微启:“谢禁。”
    “魏晋南北朝的晋?”
    “不,紫禁城的禁。”
    “啊,少见。”程枢和他一起走出酒吧,已经入秋,夜色中的城市带上了凉意,穿着T恤的程枢缩了缩肩膀。
    “我的车在那边,一起过去吧。”谢禁说。
    他的语气很平,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的味道,程枢为他这话心里怪怪的,却又找不出哪里不对,等站在谢禁的车边时,他才想起来,他完全可以自己打车,为什么要过来坐谢禁的车?不过,要是谢禁愿意送他一程,他节约一笔打车费,也没有什么不好。
    程枢坐上面前改装过的黑色Maserati Gran Turismo,左看看右看看,问一脚油门把车迅速滑出停车位并来了个漂移开上了车道的谢禁,“这个车,很贵吧。大约多少钱呢?”
    王涯带程枢来参加的这个酒吧聚会,就是他加入的一个改装车群的聚会,程枢对见到这辆豪车倒不惊讶,只是很好奇这种车到底要多少钱。
    “哦,还好。”谢禁淡淡应了他一声,却没具体回答。
    程枢看他不想回答,便也没再自讨没趣地继续询问,只是歪着脑袋去看了一眼转速盘,心想这车真的好帅。
    当车开进一个地下停车场时,程枢才从对车的膜拜里稍稍回过神来,去看谢禁,谢禁也侧头看了他一眼,波澜不惊的眼神询问他有什么问题。
    程枢不知为何被他看得紧张,也就忘了要问这里是哪里,而他更是忘了要求谢禁送他回学校。
    车找到一个停车位停了。被谢禁带着坐上电梯并发现这里是酒店时,程枢才大约明白是出了什么问题,他紧张得咽了口口水,面颊也红了。
    虽然的确是喜欢男人,甚至一度对王涯抱有过好感,不然也不会被他一叫就跟着他参加什么聚会,但他知道王涯很直,所以也没有过出格的打算。这么被人约炮,还跟着来了,是不是不太好?
    这个谢禁看着就不像做下面那个,程枢想打退堂鼓,听说被做的那个很痛啊。
    他垂了头,正要说出拒绝的话,电梯“叮”地一声,到楼层了。
    谢禁似乎看出了他的迟疑,胳膊伸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把他半带半挟持地推出了电梯。
    外面是厚厚的地毯,程枢脑子里天人交战,最后侧头一看谢禁,谢禁正好也看他,两人视线相交,程枢又被他的眼神震住了,此时已经到了房门口,谢禁的手指在指纹锁上按了一下,房门嘀地一声,他就把门打开了,拉了程枢进去。
    程枢在门厅处不愿意走,手握着门把手靠在门上看谢禁,因为紧张,额头冒了细汗,一双桃花眼里带着警惕,“那个,我……我没有那个意思,你是不是理解错了。”
    谢禁唇角带了一点笑,笑得有点邪气,他比程枢高,一手撑在门上,低头看他,另一只手捏上了程枢的下巴,程枢正要把脑袋转开,谢禁动作飞快,已经一口含住了他的嘴唇。
    “唔……”程枢被他这迅速的动作吓了一跳,伸手就要推他,谢禁抓住了他乱推的手压在门上,继续亲他,含着他的唇瓣又舔又咬,他的气息非常热,带着淡淡的好闻的烟味,程枢被他亲得有了点感觉,但好歹还剩下些理智,“我……我要回……”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趁虚而入,对方的舌头挤进了他的口腔里,被他灵活的舌头扫过口腔内壁纠缠住舌头。
    程枢被他亲得腿软,意志力被瓦解得所剩无几。
    他缺氧得厉害的时候,谢禁才从他的嘴里退了出去,又咬着他的唇瓣说:“会送你回去的。”
    程枢满面绯红,结结巴巴道:“我现在就想走了。”
    “真的吗?”谢禁眼里是挑逗的笑意,手却摸到他的双腿之间,程枢那里已经半*起了,他不得不夹紧了腿,眼睛如荡漾着红霞的湖水,忐忑地,又有些受到蛊惑的犹豫,望着谢禁。
    谢禁将他拦腰扛起过了门厅进了里面,程枢心跳加速,拍打他的背,却又没有太用力。
    我这算是典型地欲迎还拒吧。程枢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这么说。
    洗手间很大,没有门。
    被谢禁放下地,程枢还晕头转向地晕乎着,一股水流朝他满头满脸地洒下来。
    “啊……”程枢一惊,谢禁朝他压过来,一边啃咬他的嘴唇,一边解开了他的皮带。被拉下裤子时,程枢受惊地要去护住裤子,但谢禁眼里的带着戏谑的笑意让他收回了手。
    谢禁的强势和戏谑让程枢有被挑衅的感觉,好像自己怕了他一样,但他为什么要怕他!
    不得不说,谢禁一定是约炮的老手,程枢被他亲得晕晕乎乎,只被他撸了几把就有些受不了要射了,但这时候,谢禁把手从他的前面移开了,手指摸索在臀缝里。
    猝不及防地,程枢被他探进去一截手指,倒不是痛,但那种感觉太鲜明了,酸胀难忍,他身体往前一弹,红着眼推谢禁,在花洒的水雾下说:“……不行。”
    谢禁的手指不抽出去,反而往里面钻,“什么不行?”声音又哑又低,像是魔鬼的蛊惑。
    程枢听得心颤,却依然坚持着要挣开,声音发紧发颤,“拿出去,我不想做。”
    谢禁深邃的眼盯着他,把手指抽了出去。程枢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把程枢的身体箍着一转,就将他压在了浴室大理石瓷砖的墙壁上,冰冷的墙壁让程枢身体一颤。谢禁死死压住了他,手指又插了进去,程枢不断挣扎,却挣脱不了,谢禁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以前没做过?”
    程枢不答,谢禁的手指放慢了动作,在里面勾勾探探,低哑的声音撩着程枢的听觉神经,“会让你爽的。”
    
    第二章
    
    面前是冰冷的瓷砖,身后是火热健壮的身体,不容抗拒的有力的大手,程枢无意义地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他将额头抵在瓷砖上,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被谢禁弄得很失措,喘着气说,“你肯定是老油条了,你干不干净呀。”
    他知道自己这话特别伤人自尊,不过,要是谢禁就这么收手也好。他真的不是谢禁的对手,被他这样亲一阵摸几下就腰软腿颤,被他贴着耳朵说一句话,就心肝发紧。由此可见,谢禁肯定是情场老手了,他自己还是个童子鸡,在他面前,只会丢盔弃甲一败涂地,还不如有什么说什么。
    “你说我干不干净?”谢禁贴着他的耳朵说了这话,声音里有种霸道的傲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
    修长的手指在程枢后*里捅了几下,正好按到程枢的敏感点上,又在那里不断磨蹭,程枢猝不及防,身体发着抖一声又痛苦又快活地叫唤:“啊……”他本来就立起来的前端这下是完全*起来了,硬硬地撞在瓷砖上。
    谢禁肯定是故意的。
    “真要做吗?”程枢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些软弱。
    后面是第一次被异物这么进入,还在里面不断扩张,这种感觉太奇怪而鲜明了,要说痛,也不怎么痛,只是又涨又酸,慢慢又有些痒,还有些空虚。程枢虽然喜欢男人,也偷偷摸摸看过几次片子,别说欧美大片,就是岛国来的,他都觉得那么大的玩意儿捅进后面去,真的会快感多过痛感吗?毕竟便秘一次就够痛苦的。
    作为一个GAY,他之前很排斥肛*,觉得脏和不安全,用手摸一摸就好了吧,他这么想以后有男朋友后的生活。不过男朋友总是很遥远的,他长得帅,人又有绅士风度,是单亲家庭,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对女孩子比较了解,且知道怎么照顾她们,自然就会受女生们的追捧,不免眼光就高。这么多年,也就看上过王涯,也不知道王涯是真的神经粗不明白他的心思只是把他当朋友,还是装出来的以免两人尴尬难受朋友也没得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