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说复仇要重生?+番外 作者:修慕EI

字体:[ ]

 
文案
项渣攻对林预玩了一个替身梗,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替身。
本文主受,一对一,非贱受。
前期隐忍后期黑化受vs任性攻、替身攻、出轨攻
 
文笔很渣,轻拍。
三观不正,慎点。
为虐而虐,轻喷。
 
有存稿,日更
内容标签:强强 七年之痒 阴差阳错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预 ┃ 配角:萧远鸣,项典,唐邵醇 ┃ 其它:复仇,预见,虐攻
==================
 
☆、温情
 
  傍晚六点的时候,项典还没回来,而林预早已经做好了三菜一汤,端端正正的摆在桌子上。为了不让热气散开,他用餐盖小心的罩上,然后又精心的找好了角度,这才满足的去洗澡。
  六点十五的时候,公寓的门被打开。项典褪去一身的疲惫,重新挂起微笑打开了家门。
  他和林预并没有住奢华的大别墅,林预认为那样没有家的感觉,况且家里那么大打扫也很麻烦,请钟点工也总是不放心---林预有一点强迫症,被动过的东西他必须摆回去才觉得舒心。
  项典曾经请过钟点工,但是等阿姨走了林预又要打扫一遍,并且比以前还要认真,这让项典心疼的同时,也认为这是他的可爱之处,并且可以当
  做夫夫之间的情趣培养着。所以项典辞退了阿姨,看林预乐在其中,也就听之任之了。
  他任林预在这所中型公寓肆意“发挥”着,亲眼看这所公寓渐渐染上了属于林预的味道,林预的风格。墙上精致的壁画,简单优雅的窗帘,自己身上的衣服,无论是房子还是他自己,都被林预打上了标签。他的痕迹无处不在。并且这所公寓已渐渐变成了他们共同认为的“家”的所在。 
  项典在玄关换下了属于自己的蓝色拖鞋,脱下外套径直走向餐厅。果然,那里有一桌子的菜。他打开餐罩,微微嗅了嗅气味,然后满足的将它放下。 
  他的公司一般是六点左右下班,和林预在一起四年时间除了加班和应酬他从来不在外面过夜,每天的匆忙只为能在一天的疲惫中体验家的气息。
  然而,林预也不轻松,他是一家建筑公司的业务员,年龄小,辈分也小,按理说应该是人人“压榨”他这个后辈,但他靠着好人缘和一张娃娃脸,
  吃遍了全公司上下,有项典罩着底气也足。因此他的工作倒不是繁重,反而很多人照顾他。
  然而,他每天早上坚持为项典准备便当,晚上回来收拾屋子,为项典做饭。虽然做的事女人活,但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倒不是说外在他不娘娘腔,而是心理上的强大。
  即使项典的一个大单子赶上他一年挣的钱,但是林预从来不放弃自己的事业。这正是项典对他又爱又恨的地方。林预渴望爱情,珍惜爱情,但是从来都不会失去自我。
  想到这里,项典疲惫的脸上有了明显的笑意。
  他听着声音,判断林预是在浴室。项典的喉咙无意识的动了一下。明白这又是林预的一次“无意”的勾引。于是他撤下自己的领带,迫不及待的向着“圣境”走去
  透过透明的浴室玻璃,项典朦朦胧胧地看见了林预的身体。
  林预的身体比一般的男人白,不仅是他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回到家后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而且是他天生就比别人白一些。
  虽然公司聚会他很少去。但是林预不是个无趣的人,他非常注重健身。
  项典必须承认,林预是个很吸引人但更能抓住人心的男人。他不依赖自己,但是也没有矫情到两个人的钱要AA制,在朋友面前给足自己
  面子;他有自己的事业,虽然说不上什么大,但是有事业的男人无疑是有魅力的,更何况项典的公司是做房地产的,两个人有共同话题,
  项典从来也不觉得腻。
  最重要的是,林预在屋里弄了小型健身室,每天做了适量运动,所以他的肌肉不突兀,就像是充满了青春力量的在球场上奔跑的大男孩,
  不经意间的挥洒汗水,就是一个诱惑。项典年龄渐长,说不对肉体痴迷是不可能的。林预在心理上和生理上都牢牢抓住了他的心。
  林预仰头冲着澡,优美的脖颈伸出精致的诱惑,项典恨不得破开这道门咬他的脖子一口,
  项典可不是干意- yín -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什么羞涩,矜持早和节cao一起“做掉”了,正好,项典抬头,看见林预正用洗发水搓着头,他半睁着眼睛,侧着身子看着他,即使洗发水流进眼睛里。眼眶发红,林预就是那么斜着眼睛看着他,高举的双手,因肌肉的受力而微微鼓起的胸膛,那种似是嘲笑、挑衅、诱惑的眼神,让三天都没有开荤的项典狠狠喘了口粗气。
  他顾不得衣服,拉开门走了进去。
  湿热的空气迎面扑来,项典更加兴奋,水流将衣服打得紧紧贴在他的身上,露出健壮的胸膛。项典的骨架并不是太大,所以他的小时候要家里请来了武术老师,这才长了肌肉。这么多年招式忘了但底子打得好,所以他的身形保持的好,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那种。正式林预喜欢的那一型。
  项典从背后拥住他,林预熟练地将头倚在他的脖颈里,微微喘着气拿起项典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这不是想你吗?三天...........”
  项典沉默的喘促了气息。他没说,林预也知道他要表达什么,他转过头,狠狠抱住项典....
  林预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他被项典迷迷糊糊的叫起来,再被套上纯棉的浅蓝色睡衣,像一只乖狗狗在床上任项典摆弄着。
  项典为他套上情侣蓝色拖鞋,自己的是小黄鸭,他的是小黄鸡,说实话,项典不适应这样的风格,但是每天回家时,套上属于自己的
  小黄鸭,再看看小黄鸡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无论外面有多么疲惫,顿时就被一种柔软的情绪击中心脏,连整个思绪都像被柔软的棉花
  包裹起来,项典就有种陷入温柔乡中不可自拔的感觉。
  所以,无论他的朋友怎么笑话他,他依然故我,当然,他们的笑是善意的,因为林预已经凭借着强大的情商打入内部,虽然不能说和那些公子哥有什么深厚的情谊,但是平时的往来都会给对方几分面子。
  项典温柔的扶起他,林预走了几步也就清醒了过来,但他瞄到项典温柔而宠溺的表情,也就顺势将头倚在他的怀里,作为情人,让人看见你的独立是一种魅力,但是适当的示弱也会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
  果然,项典搂紧了他,宠溺的说
  “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
  林预但笑不语。
作者有话要说:  多多捧场。么么哒!
 
☆、预见
 
  下午三点钟,林预从床上磨蹭着起来,他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看项典还有三个小时才回来,自己上班也晚了,于是打算去购物,喝杯下午茶。
  衣柜的左侧全是项典的西装。林预很容易从右侧找到一件连帽衫和银灰色休闲裤。穿上之后,第一眼就让人以为他是一个大学生。但是事实上,他连大学都没上完,甚至他的毕业证都是靠不正当渠道得到的。当然,这件事任何人都不知道,项典更不可能。
  和周围的人长时间的相处后,在他们眼里,他永远都是干练,知情趣,温和的男人,他的成熟几乎让所有都忽略了他的年龄,和他无所不谈。从来没有人怀疑他的学识。
  整理好衣物,他锁好门,坐公交来到了市中心。好不容易体会到一个人的自由。
  逛了半天,他打算喝杯咖啡慰劳自己。身为一个白领,从来没有一个人过得像林预一样舒心。他有事业有成的项典做后盾,公司里的人也知道他和项典的关系,而且林预从来就没有什么上进心。所以对他的散漫大家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领着工资,过着小资的生活。并且乐此不疲的继续这么得过且过的生活着。
  本以为今天又是一个波澜不惊的日子,没想到,他在咖啡店碰到了一个人-------项典的姐姐,项婉。
  同性恋在社会中是被冷眼甚至被厌恶的存在,更不要说是双方的家长,自己辛苦培养的孩子被人拉向深渊。
  肯定看自己儿子的“另一半”不顺眼,并且将一切责任归咎对方。
  按理来说项典是一个富二代,他要继承家业,传承香火,和林预在一起就是“不孝顺”,更何况林预只是个小小的设计师,无父无母,更能遭到项家的反对。
  但是,项家从始至终默不作声,对他们两个的恋情不闻不问。最严厉的项老爷子甚至从来没有提过林预的名字。项家人似乎是慑于项典的威严,更好像是.....对他不屑一顾。确实,性情温和的林预没有攻击性,导致项家对他不感兴趣。也就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林预敏感的感觉到,这其中还有另一层原因,项典也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他从来没有告诉他,他也不问,他相信时间会告诉他答案。到时候,不论结果是什么,他该何去何从,他一直坚信他从来都不是第一个倒下的那一个人。
  事实上,曾经的经历证明了这一切。
  林预看见带着墨镜,周身气质与名字严重不符合的项婉,露出恰到好处的笑
  “项小姐,怎么有空出来?”
  项婉墨镜下的美眸在林预的穿着上打量一圈,并没有露出什么不屑的神色,但就是这种态度-----漠视,就够让人恼火的了。
  是林预有良好的教养,他坚持认为,咬人的狗不叫,只有每天发狂乱咬人的狗才最好对付。项婉是一个标准富二代,什么叫富二代?他们继承了暴发户祖辈的财富,被赋予重任,得到最好的教育和锻炼,真正的富二代是优雅的,稳重的。所以项婉项婉即使对这个将自己弟弟玩弄鼓掌之间的小白脸深恶痛绝,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不能想一个泼妇对他拳打脚踢,但是他又对林预的气质佳以欣赏,所以她只能漠视,但是漠视最证明你对一个人的在乎。笑里藏刀的人才是林预所忌惮的。
  项婉嗯了一声,她优雅的坐在林预对面,摘下了眼镜用一双丹凤眼漫不经心的看着林预
  “怎么,今天没上班么?怎么没看见项典陪你?”
  “项典工作忙,我总不能为了喝杯下午茶就麻烦他吧。”
  项婉的脸色缓和少许,她叫了一杯卡布奇诺,问
  “你们两个不是一对嘛,这有什么不行的?”
  “放心吧,项小姐,我懂分寸。就像你说的我们是在一起的,我又不是他包养的小白脸,不会做出那么幼稚的事。再说,您又不是认识我一两天了。”
  项婉叹了一口气
  “是啊,一转眼三年了。我也没想到你们会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项典也变了,他开始懂得体贴人了....”
  林预笑道
  “三年了,项小姐一点也没变。“
  项婉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
  “不用和我说客套话,你讨好我没用,家里那些老古董才是....“项婉揉揉额头,笑道
  “算了,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
  林预真诚道
  “我明白,项小姐,您不用担心。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和项典都会一起面对。”
  项婉听到这句话后,突然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他,像是叹息,无奈,幸灾乐祸,然而更多的,是可怜。
  项婉欲言又止,林预的心情也是几起几落。他皱着眉问
  “项小姐,有什么你就说吧,我又不是玻璃娃娃,有什么是我承受不住的?”
  项婉看了他一眼,生硬的转过话题。
  “没什么,就是想到项典这几个月回家没吃多少饭,想问你平时给他做什么了。”
  林预的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膝盖,他聪明的顺着项婉的话说
  “没什么,就是平时的家常菜,你让厨师少加一些酒店用的调味料,多注重火候就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