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旧雾 作者:丝竹乱耳

字体:[ ]

 
文案
 
旧雾散去,总有骄阳。温柔的忠犬X不高兴的瘸子/狗血/先虐后甜/HE 
狗血文,剧情俗,逻辑死,也许要扑街,务必谨慎食用。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主角:于北川,谢杭 ┃ 配角:唐朴诚,洪静芸,谢柯,谢辛 
 
 
 
 
    第1章 葬礼
    
    天下着雨,不大,乌云压得很低,树木和草地在冬天里呈现出暗沉的绿色,配着这薄薄的雨幕,让人眼前有些发灰。
    因为还没临近每年扫墓的日子,也不是周末,墓园里十分冷清,不过谁也不会希望这里变成个热闹的地方,角落的树枝上有几只正在鸣叫的乌鸦,叫声听起来苍凉而刺耳,但还不至于惊扰此处安睡的灵魂。
    在墓园靠里的地方,五六个人围着一座新墓,墓碑的主人名叫谢辛,两天前死于心功能衰竭,从今天起,他长眠于这里。
    谢辛活了二十二年,也病了二十二年,他这一辈子从出生到去世,几乎一直奔波于家里和医院之间。因为从小身体孱弱,谢辛连学都没正经上过几天,也没有什么朋友,临了能为他送别的人,几乎全聚在一起也只有这么几个。
    “这个孩子命薄,撑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了。”洪静芸轻声叹道,但因为身份和立场的缘故,她的挽悼总显得有些不那么真诚。
    谢辛性格温软和善,又懂事乖巧,一直是个很招人疼的孩子,谢家的女佣琴姨从小看着他长大,这时候已经泣不成声,这几年一直雇来专门照顾他的看护齐姐也是一脸沉痛,连园丁小莫都专程来参加他的葬礼,手上拿着一束他亲自扎好的白菊花。
    如果谢辛有机会参与外面的世界,以他的好人缘一定可以结交更多朋友吧,最后送别的场面也不至于如此冷清。于北川看着墓碑上那张温和的笑脸,心里这么想道。
    谢泰明有三个儿子,谢柯、谢杭和谢辛,谢辛是最小的一个,他跟那两个哥哥身份上的区别从名字里就能看出来,谢辛是谢泰明的私生子,六岁生母去世后才被正式领回家来,据说本名叫做谢桦,但硬是被洪静芸改掉了,最后谢辛也人如其名,不长的一辈子过得有些艰难。
    丈夫跟外面的女人生养出来的孩子,作为正妻的洪静芸愿意点头接纳已经很不容易,谢泰明自知理亏,当年发迹又离不开洪静芸背后的洪氏企业的支持,因此即使心里再心疼谢辛,表面上也难免有所忌惮。
    谢柯和谢杭两兄弟从小跟母亲更亲近,都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弟弟不是什么正经来头,又受过洪静芸一些暗地里的间离,再加上谢辛从小就是根病秧子,玩都玩不到一块去,小时候对他冷冷淡淡,长大了相处客客气气,彼此间谈不上多少兄弟情义。
    洪静芸好歹是大家小姐出身,教养好,又识大体,还不至于像封建主母一样做一些明面上的刻薄,即使是在谢泰明去世之后,她对谢辛也没有刻意刁难过。对于谢辛的死,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真心觉得难过,但至少她对一个家族私生子已经尽到了礼,也算尽到了义,如果还要求更多,那实在有点强人所难。
    谢辛六岁来到谢家时已经是懂事的年纪,即使没有人告诉他,他也能察觉出来自己不受欢迎,再长大一点,他明白了自己的存在是家族的丑闻,是太太的伤疤,也是哥哥们的威胁,即使有父亲的庇护,家里那种对他若隐若现的嫌恶也一直存在着。谢辛总觉得这里不能算他的家,只是他也无处可去,这些年他过得谨小慎微,带着股寄人篱下的孩子特有的懂事,病弱的身体也让他不得不更加逆来顺受。
    谢辛曾经很怨恨这颗从出生起就不正常的心脏,但他后来才发现,尤其是在父亲去世之后,他之所以可以安生地生活在谢家,大概也是拖了这颗心脏的福——至少它能让他看起来是柔弱而无害的,虽然命运对他是有点不公平,可当一个人所拥有的东西太少时,就不太计较得不到的东西太多了。谢辛小时候被医生预言难以活过二十岁,现在他多活了两年,已经觉得满足,虽然这二十二年活得并不算快乐,但这就是他的一辈子了。
    这不算是个正式的葬礼,也没有什么悼词要念,冬天的小雨已经把人的肩头飘湿,洪静芸拍了拍黑色风衣上的雨珠,说:“回去吧,他难得可以睡个安稳觉,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
    琴姨抹着眼泪舍不得走,哽咽着道:“这孩子从小有这个病,跑也不能跑,跳也不能跳,当初好不容易能去上几天学,把他给高兴的,结果病一发作又得回家躺着,每次他都眼巴巴地看着大少二少他们出去玩,心里羡慕也不跟人说,那样子不知道多可怜。这些年打了那么多的针,吃了那么多的药,怎么还是走了呢,才这么年轻啊……”
    于北川听得心里酸涩,过去搂住她的肩膀安慰:“琴姨,别哭了,小辛平时最不愿惹你不高兴,他要是看到你哭成这样,准要难过了。”
    洪静芸已经转身打算离开,这时候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墓碑上谢辛的照片,说:“这些都是命,谁也改变不了的。”她把手放进外套的口袋里,“走吧,雨要下大了。”
    琴姨最后留恋地擦了擦谢辛被雨飘湿的照片,声音里憋着一股伤心,“小辛,今天琴姨先走了,下回再来看你。”
    于北川恭谨地向洪静芸道别:“太太再见。”又对琴姨道,“琴姨再见。”正要向齐姐道别时,一阵忽轻忽重的脚步声朝他靠了过来。
    谢杭那不平衡的脚步声格外容易辨认,他右腿不灵便,常常拄着根拐杖,他走到于北川身边,苍白的脸上浮出了个笑容来,因为那笑容格外阴冷,即使出现在葬礼上也并不显得突兀,他声音不大,几乎是贴着于北川的耳朵说的,话里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的味道,“谢辛死了,你可怎么办啊,于北川。”
    于北川一如既往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只是半垂着头一副恭顺的样子,说:“二少爷,再见。”
    谢杭嗤笑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洪静芸和琴姨身边,琴姨想去搀他,却被他一把拍开了手,“不用。”
    齐姐也跟着一起离开,小莫把带来的那束白菊花放到墓碑前,突然开口说道:“其实小辛不喜欢颜色这么素的花,他喜欢鲜艳的,我本来想给他带一束红山茶,但又觉得实在不合适,最后还是带了这个来。”
    于北川走过去在墓碑前蹲下,说:“下回他生日的时候再送吧,不过他生日还早,要等到六月份。”
    “我知道,六月二十六号,他告诉过我的,我记得。”
    于北川微微笑了一下,似乎很是欣慰,他从小跟谢辛关系不错,比他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还要亲近,但两个人真正要好起来还是最近两年的事。他记得有一次他去谢家看望谢辛,谢辛下载了一部恐怖片非要拉着他一起看,他担心片子太刺激对谢辛的心脏不好,赶紧阻止了,当时谢辛有些不满,撅着嘴抱怨道:“该不会是你害怕吧,这么大一个人比我还胆小。”
    于北川无奈地笑道:“虽然我不喜欢看这个,但我真不害怕。”
    谢辛又追问:“那你害怕什么?”
    于北川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说:“愧疚的感觉吧。”又转移话题地问,“那你呢?”
    “我怕死。”谢辛轻声答他,没有再笑,像一只发呆的兔子。
    于北川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谢辛虽然已经二十二岁了,可外表看起来还像个没长开的少年,他这一辈子有过很多遗憾,而最后一个,也许是他走的那天不是个晴天。
    于北川轻叹了一声,站起身来对小莫说:“我也先回去了。”他拢了拢外套,迎着冰冷的冬雨,大步走出了墓园。
    =====
    于北川是攻
    
    第2章 于北川
    
    于北川跟主管领导请了一天的假,理由是今天表弟要出殡,主管是个热心和气的中年人,一听这理由立刻就批了假,还安慰了几句节哀顺变。于北川从墓园回到家时才过了中午,他今天没有带伞,整个人被雨淋得浑身发冷,冲了个热水澡后才舒服了些。
    他坐在床上擦头发,一眼看到了床头柜子上他和爸爸的合影,照片里的他还很小,不到六岁,或者七岁,他骑在于兆荣的脖子上,两条小短腿从他左右肩膀上垂下来,手里得意地举着个小风筝,于兆荣扶着他两条腿,表情乐呵呵的,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
    于北川的妈妈在生他时难产去世,十几年来一直是于兆荣独自抚养儿子长大,于兆荣没念过多少书,脾气也有点暴躁,烟抽得很凶,但他仍然是一个好父亲,小时候于北川晚上睡不着觉时,于兆荣常常把他背在自己宽厚的背上,沿着附近的小河一圈一圈地散步,边走边哄于北川睡觉,等于北川睡着后,他再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回房间的小床上。
    于兆荣身材高大,于北川从小得伸长了手才抓得住他的衣摆,可当他才刚刚长得和父亲一样高,还来不及看那伟岸的身躯变得佝偻时,于兆荣就因为肺癌离了世,那时候于北川正要升上高三,还不到十八岁。
    父亲过世后,接着又是谢伯伯,然后谢杭出了意外,现在又轮到谢辛,于北川本以为自己总该渐渐习惯了这种被迫分别的感觉,而这回谢辛的离世却让他明白,这种被丢下的无力感和从此永隔的孤独感,是他无论如何都习惯不了的。
    于北川收了毛巾,在镜子前把自己的头发理顺,镜子里是个高挑俊朗的青年,双眼如星,鼻梁挺秀,因为他总是习惯彬彬有礼地微笑着,因而那嘴唇呈现出一种温柔的弧度。于北川有一副无论谁见到了都会心生好感的长相,出众的五官不带任何攻击性,眉目间也透着一股温润谦和,仿佛是贴着人心剪裁出来的一般,很亲和,也很君子,令人充满亲近的欲望。
    但也是有人不喜欢他的,比如谢家的二少爷谢杭。
    于北川和谢家的两位少爷,包括后来才被领进门的谢辛,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于兆荣当年参过军,在部队里是谢泰明的属下,后来二人偶然重逢时,谢泰明的事业发展得风生水起,而于兆荣成了一个生活困窘的单身爸爸,谢泰明虽然在夫妻关系中算得上混账,但对待昔日的兄弟还是颇有情义,二话不说就把于兆荣拉到自己手下来做事,因为于兆荣文化程度不高,做不来什么体面工作,最后谢泰明安排他做了自己的专职司机。
    当了司机后,于兆荣就成了谢泰明贴身的人,又兼有以前部队里的那些情分在,二人不仅是老板和下属,也算是感情相当不错的兄弟。谢泰明平时对于兆荣照顾有加,在于兆荣下班把他送回家后,他都会让他们父子俩在谢家吃过了晚饭再走,于北川也是因为有了谢泰明的关照,从小才可以和谢家的两位少爷一样就读本地最好的学校,有时候于兆荣跟着谢泰明出差,于北川就暂时寄宿在谢家,他从小懂事乖巧,人又聪明漂亮,不仅讨琴姨的喜欢,连洪静芸也难得对他青眼有加。
    于北川比谢柯小三岁,和谢杭同龄,谢杭一向十分好强,但读书考试每每比不过于北川,个性又顽劣一些,难免跟于北川有些不对付,于北川是个好脾气的小孩,平时从不跟他计较,再加上于兆荣总提醒他在谢家要谨言慎行,跟他说些要懂得知恩图报之类的话,于北川从小就明白他们父子俩和谢泰明一家人身份上的差别,虽然他可以读别人挤破头也进不去的学校,偶尔也可以坐高级轿车、吃高级料理,但他从不妄敢让自己跟那两位真正的少爷平起平坐,平时要是有了摩擦,他得让着他们,即使是他们不对,也必须让着他们。
    但要是有时候谢杭实在过分,于北川会偷偷地跟大人说一下,多半是告诉洪静芸,洪静芸再对谢杭训诫几句,被训之后,谢杭又会加倍地嘲讽于北川,笑他是个只会打小报告的孬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