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作死+番外 作者:水方鱿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作死受,
  好好的傲娇女王受不当,非要作,
  结果把自己作成了忠犬痴汉夫管炎。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钧旭,沈粲 ┃ 配角:唐筱芸,富凡,郁卫恒 ┃ 其它:
==================
 
☆、交恶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我爱你......”男人的表白,急促的气息,火热的吻扑面而来,压得沈粲喘不过气来,“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男人说的喜欢一遍又一遍,无限循环。
  “啊!”沈粲从梦中惊醒,满身大汗,又做梦了,梦的内容还是一样。
  掀开被子下床,去浴室冲洗,浴室的镜子倒映出沈粲的身影,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影,摸上左肩已经变淡的牙印,画圈,梦中的场景再次浮现,欲-望渐起,沈粲控制不住握住欲-望,宣泄......
  敲门声惊醒沉浸在欲-望中的沈粲,满肚子火气,围上浴巾去开门。
  刚走出浴室便见季钧旭已经推门站在房内:“还有一刻钟。”
  沈粲没有答话,坐到床边慢悠悠地擦着头发。见季钧旭仍一副死人脸站在房里没有离开的意思,沈粲抬头看向他:“你不走?”
  “我的任务是保证你每天上课不迟到。”
  沈粲轻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屑,自家老头儿也真是,怕他上课迟到就别强令每天晚上必须回家睡觉,住宿得了,还非得每天上下课接送,还有个陪读监督的,又不是上幼儿园。
  “你确定不走?”沈粲再次问道。
  “你离开的时候我自然会离开。”
  “那也行。”说罢沈粲从床上站起解开浴巾,□□,毫不避讳地当着季钧旭的面换起衣服,挑衅似的看向季钧旭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波动,但季钧旭让他失望了,他就站在那里,目光不闪不躲,看向沈粲没有任何波动,就像他只是套了件外套般自然。
  “切,虚伪。”沈粲穿好衣服,拿上书包,“走吧,‘季管家’。”
  车已经开到大门口,可见季钧旭早已准备妥当,走上前替沈粲打开车门后自己才上车,沈粲并不领情,用力关上车门,自己绕到右侧开门上车。
  “才一年的功夫你车开得是越来越顺手了。”沈粲坐在后排闭目养神,车行平稳,适合睡觉。
  “嗯。”季钧旭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仰头睡觉的沈粲随口答道,显然对他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车是大二时沈康远买给沈粲的礼物,不过沈粲总共没开过几次,都是季钧旭在开,原本两人去学校是有司机接送的,买了车后沈粲开玩笑说这不有现成的司机何必再多此一举?之后季钧旭便去考了驾照,每天开车接送沈粲。
  刚要睡着车便停下。
  “到了。”季钧旭冷冷的声音传来。
  “怎么这会儿不给我开门?”沈粲坐着不动。
  “我想你自己有手。”
  “伪君子,知道在家有我爸看着就像个奴才似的鞍前马后,一离开我爸的视线就立马变主子趾高气昂。”
  有人在轻敲车窗,季钧旭将车锁解开,来人打开车门坐进来:“给,拿铁减糖,还是热的。”
  唐筱芸是个美女,是个十足的大美女,身材火辣,相貌精致,而且满脸的胶原蛋白,平时素颜被称为素颜女神,稍微上点妆一众男生恨不得跪倒在她脚下叫她女王大人。家世也是一等一的好,虽说G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贵族学校,但在学校里唐家也是够得上称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美身娇含金高不知多少追求者的大小姐却倒追起季钧旭,而且足足追了一年,季钧旭才终于松口点头答应。恨得学校的一众男生纷纷咬碎了牙。
  唐筱芸一上车就将手中的咖啡递给季钧旭,看到车后的沈粲也从袋子里拿出一杯咖啡递给他:“给。”
  沈粲并不领情,打开车门下车。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会喝的。”季钧旭看了眼离开的沈粲说道。
  “没事,反正也没算他的份,这是买给悠悠那丫头的,知道他不喝才拿给他的,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唐筱芸将咖啡重新放回袋中,接过季钧旭手中的咖啡,“我陪你去停车。”
  季钧旭看向唐筱芸宠溺地笑笑,这丫头快活成人精了。
  大三是所有年级中课程最多的一个学期,主要是各种选修课。
  上午的必修上完,下午还有两门选修,中午吃饭是在学校食堂。虽说是食堂,但G大的伙食是出了名的好,掌勺大厨都是特意从五星酒店挖过来的,所以G大附近很少有餐馆,也很少有人出去吃饭。
  除了上课沈粲还有学生会的事要处理,虽然只是担了个会长的名号,事情也基本都是副会在处理,但沈粲总归是要去露个脸过过场子的。
  “副会这么认真是想让我发加班工资吗?”沈粲敲敲会长室的门,半靠在门上双手抱胸笑道。
  郁卫恒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看看手表:“都十二点了,忙着就忘了时间。”
  “在食堂没见到你人就知道你忘了,走吧。”
  “会长大人亲自来邀请真是受宠若惊。”郁卫恒合上文件,起身将桌面整理好,分类排好才离开。
  “强迫症。”沈粲打击道。
  “这年头谁还没个病?”郁卫恒不以为意跟沈粲勾肩搭背地离开。
  两位会长的光临立即吸引了食堂里正在用餐的众人的注意力,有些女生甚至掏出手机偷偷拍照。
  “两份A套餐。”郁卫恒上前点餐。
  沈粲环顾食堂四周,果然在东南方的角落里看到了季钧旭的身影,他旁边坐着的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唐筱芸。抬脚就往那边走,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直接一屁股在季钧旭旁边坐下。
  “我要一份C套餐。”沈粲凑到季钧旭耳边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座的人都能听清。
  “沈粲!你别太过分!”唐筱芸拍案而起,就要发火被季钧旭握住手背拦下,继续吃饭不理他。
  沈粲恨死了季钧旭这份万年雷打不动的冰山脸,油盐不进刀枪不入,仿佛没有什么能激起他一丝的波澜:“你不是我们家佣人吗?佣人给主人买饭很为难吗?还是因为没钱?早说,我这里有,拿去。”说着沈粲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百元整钞扔到季钧旭面前。
  唐筱芸忍无可忍将钱扔回沈粲脸上:“钧旭只是你们家资助上学的,不是你的佣人!”
  “哟,知道我买饭辛苦还特意给我辛苦钱,谢了。”剑拔弩张间郁卫恒捧着饭走过来,将饭放到沈粲面前,收起钱毫不客气地放进自己口袋。
  唐筱芸的闺蜜宋悠见到男神副会既开心又紧张,难得有机会见到男神想一起坐下多聊两句,但无奈只有四个座位,一旁的唐筱芸又跟会长大人气氛紧张,心里纠结个半天,最终还是一咬牙决定牺牲奉献在男神心中留个好印象:“我吃完了,你坐吧。”起身让位给郁卫恒。
  “谢谢。”郁卫恒对她微微一笑道谢坐下。
  那一笑迷得宋悠心口小鹿乱撞,强装镇定依依不舍地离开。
  “我们也吃完了,两位慢用。”季钧旭收拾好餐具牵起唐筱芸的手离开。
  看着两人牵手离开的背影沈粲的眼睛快喷出火来。
  “何必呢,每次都给自己找不痛快。”郁卫恒摇头。
  虽然经过沈爸爸的极力协调两人没有被分到一个班,从而避免了不少矛盾,但不知是不是造化弄人,从大一开始只要是选修课两人总能好巧不巧的撞在一起,前两年还好说毕竟选修不多,忍一忍就过去了,但自从进入大三后,两人几乎是节节课撞一起,恨得沈粲牙痒痒。
  “我说你故意的吧,怎么会那么巧六门选修都跟我一样?你成心恶心我是吧?”放学路上沈粲照例坐在车后座的右侧,从后面一脚踢上左前方的驾驶座。
  季钧旭回过头给了他一个你想太多的白眼:“经过那件事后你以为我还会缠着你?”
  “你!”沈粲被提到痛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我也跟你道歉了,你会什么还要揪住不放?”
  季钧旭没有再答话,两人一路无言,直至回到家。
  客厅里沈康远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见两人回来便招呼祥嫂准备开饭。
  “我不饿,不想吃。”沈粲闷声闷气地说了句便回了房。
  “沈叔。”季钧旭停好车进来,将车钥匙放到玄关处的挂钩上。
  “钥匙你拿着就行,不用每次开完都放家里,你要用就用,不用每次都跟我讲。”沈康远劝道,这些话不知跟季钧旭说过多少次,可他总是坚持开完车就把钥匙还回来,虽说坚持原则是好但总带着股疏离。沈康远不禁在心理叹了口气,这孩子要是......该多好。
  说话间祥嫂已经将饭菜端上做招呼两人吃饭:“小粲呢?怎么不下来吃饭?”
  “在楼上,我去叫他。”沈康远上楼去叫沈粲,季钧旭帮祥嫂盛饭。
  不一会儿沈康远从楼上下来:“他不吃,我们吃我们的。”
  “这怎么行,半夜还不得饿坏了。”
  “不用管他,年轻人饿个一两顿不打紧。”沈康远在季钧旭对面坐下,捧起碗筷吃饭。
  “我还是给小粲留点饭菜吧,防止他半夜起来饿还没东西吃。”说罢祥嫂又去厨房捣腾。
  “今天在学校小粲又找你麻烦?”沈康远问道,自己儿子他还是了解的,季钧旭刚来的时候两人关系还挺好,后来不知怎的就处处看他不顺眼,但每次找人麻烦总讨不了便宜,反而自己生一肚子气。
  “没有。”这是近几年来季钧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吃完饭沈康远便回书房继续办公,季钧旭帮祥嫂洗完碗筷,去楼下花园跑了两圈也便回房洗澡睡觉。
  半夜,季钧旭的房门被人推开,沈粲走进来蹲在他的床前,静静地看着他,表情痴痴呆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季钧旭露在被子外的手,慢慢地伸过自己的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划过,梦中受到骚扰的季钧旭将手缩进被子。
  沈粲像被人夺走玩具的孩子瘪瘪嘴,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将季钧旭的手露出来,用指尖触碰他的指尖,似乎确定那人不会醒来后渐渐大胆将自己的手掌覆上季钧旭的手掌,分开五指,插入,十指交缠......
  就这样保持这个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沈粲才松开季钧旭的手缓缓起身,离开。
  听不到声响后季钧旭睁开眼,将手举到自己眼前:他又梦游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取名无能很忧伤=_=
不出意外隔日更
 
☆、争吵
 
  
  由于一二节有课季钧旭起得比平时要早,收拾整理好便上楼去叫沈粲起床。
  门敲过三遍依旧没有人应,季钧旭直接推门却发现门被反锁,转身下楼找钥匙来开门。果不其然,沈粲仍在蒙头睡觉。晚上不好好睡觉梦游,早上起得来才怪,季钧旭靠在门框上心里想着,手上却没有半点迟疑大力拍门,希望对方能被吵醒,回答他的却是飞过来的枕头。
  看看手表七点,路上开快点现在起还来得及吃顿早餐。祥嫂熬的海鲜粥的香味已经从厨房飘出,打定主意要在家里吃早饭的季钧旭大步上前一把掀开沈粲身上的被子。被掀开被子的沈粲蜷缩成一团,抱住自己做最后挣扎,几秒后终于赶跑睡意暴跳如雷:“你TM想冻死我啊?!”
  “放心,冻不死。”见目的已经达到,季钧旭扔下被子,“洗完赶紧下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