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痴汉无处不在 作者:店主十三

字体:[ ]

 
 
 
 
文案
忠犬痴汉攻 X 呆萌好学生受
 
陆白烨:同学总是变装成不同角色总是出现在我身边怎么办?
 
本文又名《痴汉伪装成各种角色出现在小受身边》。《攻他无处不在》。《痴汉骚扰+勾搭小受日常》
 
 
短小痴汉篇,坚持甜文一百年不动摇!
 
喜欢请不要大意收藏评论吧么么哒~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白烨,闻钟 ┃ 配角:周舟,各种配角 ┃ 其它:痴汉,痴汉,痴汉
==================
 
☆、地铁/痴/汉
 
  还有两分钟下课!
  坐在第一排靠门口的陆白桦把书包抱在怀里,双手紧紧攥着书包带,右腿屈膝前迈,双眼目眦前方。就待两分钟后下课铃一向,他便第一个冲出去。
  同学们早已见怪不怪,这位长相乖巧成绩优秀的陆白桦同学,别看平时文邹邹的一身斯文气,一到周二下午放学前五分钟,整个人就像被张飞附了身一般。周舟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的时候,他都要哭着去庙里请道士做法了。
  #道长,我同桌每周都要发一次疯比大姨妈还准怎么破?庙门口急,挺等的!#
  “叮————”下课铃刚响起第一个音,陆白桦嗖的一声如脱了弹弓的石子一般,飞了出去。
  陆白桦双腿已经不受控制地跑着,在楼梯拐角处没想到忽然冒出一个人来。
  “同学你快躲开!!我停不住啦!!”陆白桦赶紧大声提醒。
  闻钟刚翻墙买东西回来,因为一直思虑某事还心神不宁着,现在突然看见天上掉了一大块馅饼砸到自己头上,整个人不敢置信地大山般挡在陆白桦面前。
  距离过短,障碍物呆若木鸡地站着,陆白桦不出所料地撞在了闻钟胸口。
  我的吗,陆白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闻钟的胸膛,这是一块铁吗?
  “你没事吧?”陆白桦揉着脑袋,眼泪汪汪地抬头看人高马大的闻钟。
  闻钟呆愣的低头,一言不发地看着陆白桦。
  陆白桦赶着超市每周二的特价,见闻钟无动于衷地站着,毫无受伤迹象后说了声再见立马跑远。
  闻钟这才缓缓扭过头,看到陆白桦消失的身影后,又低下头目光热切的看着自己的T恤。手激动地颤颤发抖,这件衣服……回去裱起来!
  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衣服的时候,闻钟小心翼翼地穿过三三两两结伴而走的同学,尽量不让别人再碰到他的T恤。身体不由地紧绷起来,整张脸显的愈发的黑面神。
  闻钟毫发无伤的走到座位前,迅速拿出一件外套穿上,心里才顿时松了一口气。又从兜里掏出一个袋子,扫射四周无人发现后迅速把袋子放进包里。戴上帽子,迈着大长腿跑了出去。
  陆白烨好不容易才随着人潮塞进地铁里,乘客如同洪水般一潮涌向他,直到想要把他挤成一片纸才罢休。
  陆白烨把书包背到胸前,努力给自己留出一点空间后,无聊地拿出手机翻着新闻。这时忽然感觉背后有人贴了上来,浑身发热的让他感到一丝不自在。陆白烨以为是又有人上车,虽然不太习惯与人如此亲密,但仍暗自忍了下来。后面的人见陆白烨没有反抗,顺着他的校服宽松的下摆伸手摸了上去。
  因为天气热,陆白烨里面穿了一件休闲T恤,正好方面身后的人在他胸前一点又掐有揉搓,本来软趴趴的小豆子很快竖立起来。陆白烨吓的背后发冷,抖着身子往前靠,无奈胸前的书包已经挤到了边。身后的大手像是长在他身上似的,带着略微湿气又摸上了他腰间的软肉。
  陆白烨吓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你…你放手!”
  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以下内容请看专栏公邮么么哒
  男人的手撤出陆白烨的内裤,还将内裤边拉开一点又弹了回去。没多久陆白烨又感受到一次人流窜动,身后的火热很快消失踪迹。
  到站后的陆白烨逃命般地跑出来,气喘地心都要跳出来。他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提醒自己刚才的遭遇,连贴身的内裤陆白烨都想要快脱下来丢进垃圾桶里。
  XXX超市每周二下午六点开始感谢顾客活动,部分商品打折力度非常强。陆白桦本来是要赶这次活动才挤上拥挤的地铁。
  但现在他像是被扎满了刺,只想快点去买内衣和衣服把身上脏了的校服和内裤赶快换下来。
  闻钟从洗手间出来,整理好衣帽,照着镜子看着镜像中的人没有一丝自己平时的摸样后,才放心地推着购物车进了超市。
  他离着陆白桦的距离有些远,中间还蹿动着结伴而行的顾客。但这个距离又十分恰巧地把陆白桦留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闻钟偷摸地跟在陆白桦身后,把陆白桦摸过的货品全放进了自己的购物车内。他看着前面有些瘦弱的身影,心中一阵仿徨。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公邮已经不用啦,因为窝也忘记了是啥了。。。。
以后开车在群257992622或者微博[去污粉专卖店主十三](づ ̄ 3 ̄)づ
 
☆、夜巷遇袭
 
  陆白烨根本没有心思把购物单上的条目都买下来,只是买了几条内裤之后,脑袋浑浊地买了些根本用不上的东西,甚至精神恍惚地拿了带打折的姨妈巾放在购物车里。随后神情涣散的拎着购物袋出了超市,他心里委屈得想哭,又没有地方发泄。心里恼怒自己的胆小懦弱,狠了狠心又跑回超市买了把小型水果刀藏在身上。
  闻钟看着逃荒似的陆白烨,跟在他身后不远处付款。收银员看着要扫码的姨妈巾,眼神看着闻钟就像看着一个变态。
  陆白烨父母离异各自成家,过年过节他像不倒翁似的从这个家推到另一个家,来回反复却让他觉得没有一个像自己的家,还不如自己回到小房子里,还能落得一个清净。他父母也乐的自在,就随他去了。陆白烨现在住的地方是他爸妈还没有离婚时的老房子,小区比较旧,治安相对来说也差一些。
  通往小区的路有一条近道,就是要七扭八拐地从一条逼仄的小巷子里经过。平常来说,陆白烨宁可多走十五分钟也不会冒险走这一条路的,这个巷子简直就是鬼故事三次元版。他小时候淘气的时候,他妈就阴着一张脸,吓唬他说如果不听话就把他扔到那条小巷子里,那里面住着有三个头六条舌头的怪物,专门吃不听话得小孩。
  当晚陆白烨吓的尿了床,梦见自己一面抖着腿找厕所,身后还被一只三头六臂的怪物追着。早上起来果不其然挨了一顿揍。
  现在陆白烨心里根本顾不得这些,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家把自己狠狠的撮一顿澡,哪怕是撮去皮也要把在地铁里染上的味道洗掉,然后蒙在被子里混天暗日的睡一觉。
  巷子口像是怪物黑洞洞的大口,煞人一样张开。路边竖着一根贴满小广告的路灯,路灯也是年岁久远。这个地方没多少行人,路灯的杆子还是水泥的。
  陆白烨的手攥紧了购物袋,小声给自己打着气,一路小跑准备冲回家。没想到没跑几步一头扎进了一个怀抱。
  “嘿,今天居然遇见一个小绵羊。”对方流里流气的说,“老二,你还说这条路人少呢,肉渣也是肉啊,来吧小兄弟,带了多少钱还不快拿出来孝敬给兄弟们几个?”
  陆白烨吓的半天没动,看着黑影里突然冒出来的几个人,心里却像没看见一般自欺欺人。
  昏黄的路灯洒落下的光影,将几个人脸上的狰狞和猥琐映衬的愈发明显。
  陆白烨心里憋着得委屈、郁结和火气现在全都窜到了喉咙处,他不明白,他从小就懂事听话,一路上乖乖巧巧,从来没有任何恶意念头。为什么偏偏是他一个劲儿的受欺负?
  他忽然想起兜里藏着的水果刀,底气瞬间足了。他把购物袋一扔,手就要往裤兜里去。
  几个小混混以为陆白烨要掏钱,倚着破烂的墙,似笑非笑懒散地看着他等着。仿佛对方不过是一个小绵羊,吓唬吓唬就行了,根本用不着动手。
  没想要小绵羊发了威,大喊了一声拿起水果刀冲着眼前的人腹部就刺了上去。
  尾随在陆白烨身后的闻钟看着他进了黑黢黢的小巷子,心里暗道不好,也顾不及陆白烨会发现他连忙跟了上去。没走多远就听见陆白烨突然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闻钟手一抖,购物袋里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几个小混混根本没想到,刚才还是软绵绵得小绵羊,现在忽然长了豹子的牙,冲上来就要咬他们。离着陆白烨最近的人,连忙用胳膊挡了一下。老二嚎叫了一声,胳膊被刀子划出一道血痕。对方急红了眼,流血得胳膊也不管,后面几个人按住还在拼命踢腿的陆白烨,等着老二上来泻火。
  “妈的,没看出来,还是个烈性的。”老二用力捏住陆白烨的下巴,“刚才光暗没看出来,漂亮得跟个妞似的,正好老子最近上火,妈的不□□你老子跪下给你磕头。”
  周围几个人一阵哄笑,不知谁的手伸过来把陆白烨的校服用力拽下一半,露出来的上半身在路灯下愈发的诱人。陆白烨吓的哇哇乱叫,嗓子都喊的沙哑,心中直觉的绝望,头昏昏涨涨的,想要晕过去。
  正在此时,扭着他胳膊得人忽然痛叫一声,接着就传来三三两两重物摔地的声音。陆白烨身子不知道被谁忽然抱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那人一面颤抖着声说着话,一面手慌脚乱地把他的衣服往上身上盖,“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有没有事?”
  陆白烨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眼圈发红的人,惊讶道,“你是谁?”
 
☆、视//女干
 
  闻钟这才回过神来,刚才心里急的简直想把几个混混揍死,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幸好现在脸上还带着跟踪陆白烨时的伪装,见陆白烨没有认出来自己后,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望,他掩饰道,“我…我认错人了。以为你是我弟弟呢…”
  “你能扶我一把吗?我腿有些软起不来。”陆白烨不太好意思地说。
  闻钟赶紧把人搀扶起来,凶恶地看着在地上□□的几个人,“不是要跪下磕头吗,我在这儿等着呢。”
  陆白烨心里有些别扭,小心推了推闻钟道,“別…还是让他们走吧。”
  闻声几个人赶紧连跑带滚的走远了,闻钟这才皱着眉头问陆白烨,“你怎么用刀子捅人?伤着别人是一回事儿,别人把刀子抢走把你伤了怎么办?”
  陆白烨心里委屈着,嘴唇耷了几分,整个人就像是被抛弃的小猫一般。闻钟看的出了神,差点没把购物袋捡回来把陆白烨打包进去偷带回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