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刺猬 作者:俞潼

字体:[ ]

 
文案
 杨湛点了支烟,缓缓的说“喜欢你的这些年,我过的太委屈了,你为了李真入狱的这几年,我让自己慢慢将你剥离我的生活,我没有拖关系想方设法的去捞你,是因为我觉得不值得,可是谁说时间会让我忘却,当你重新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依旧心如刀割”
看着魏成雨转身就走,杨湛苦笑着说“一喜欢你就是十七年,但我还有多少个十七年为你撑腰”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成雨、杨湛 ┃ 配角:李真 ┃ 其它:
==================
 
☆、青春1
 
  天未亮,鸡未鸣,鸟未起,月亮还在,太阳还没升起
  门口的早餐摊儿就会开门,蒸好的包子馒头放在提布里蒙好,粥在锅里咕嘟咕嘟冒着泡,四点左右开始在巷子口吆喝“早餐喽,卖早餐喽”
  魏成雨每天会在五点上学的时候固定去买那位大爷的早餐,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一块钱纸币,两个包子一份粥,有些冻手,但还是着急忙慌的握着包子大口吃,高中就是这样,披星戴月的回家,望着正中的月亮睡着,再在月亮逐渐变淡的时间起床,匆匆忙忙的背着沉重的书包去学校
  一路上他会碰上两个同学,一个叫李真,一个叫杨湛,他们是一个院子长大的发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李真的父亲是教师,严肃谨慎,书生气息浓郁,管教李真十分严格,当时为李真取名的时候,还费了一番周折,他是希望自己的儿子长大以后堂堂正正做人,本本分分做事,不虚假不做作,所以单名一个真字,算是一种期许
  杨湛和他们两个都不同,杨湛是实实在在的富二代,这一带孩子里最羡慕的对象,那个年代里有一辆遥控汽车都是奢侈,但偏偏杨湛每年生日都会收到父亲的礼物,杨湛不是个小气的孩子,但脾气怪得很,他想对谁好,你要什么给你什么,但如果一个不顺心,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理你,当然,他对魏成雨和李真是真的拿兄弟看的
  魏成雨有时候会很羡慕他们这样的生活,哪怕严厉,哪怕日子过的一般,但这些一直都只是期许而已
  魏成雨十岁的时候父亲出轨了,光明正大的那种,父亲是个军人,正统的军人,说真的,魏成雨也是个隐形的富二代,说是隐形的原因就是因为,魏成雨沾不上一点儿光,他和母亲躲在杂乱无章的院子里过着十分清苦的日子,等到十五岁那年开始,父亲才带着那个女人回了本市,开始不间断的给魏成雨抚养费,魏成雨对此是不会拒绝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缺钱
  魏成雨没有资格去嫌弃这钱的背景,也没有趾高气昂的理由去拒绝,总而言之,在这样大城市生活的魏成雨,其实是很希望父亲早一些回来,哪怕帮他和母亲一把的,可是没有,见了面除了陌生的语气,就是类似于诋毁的说着家里的母亲没有用处
  其实魏成雨很想反驳,难道你养的女人就很有本事,自力更生就成了毫无用处?可是魏成雨忍下了,因为他不能断了这条可以拿到钱的渠道,他需要,非常需要
  母亲有一个小饭摊,几年下来勉强维持个生活,称不上有什么余富,但却很知足,起码两个人吃饱穿暖,没有挨饿受冻已经很好了
  住在这条巷子的人,要么大富大贵,要么穷的连饭都吃不起,其实魏成雨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有钱人要和他们这些穷人挤在一块儿,即使整天说三道四,十分埋怨,但又能如何,人家依旧过的风调雨顺
  其实住在这巷子里的人也想过用什么方式翻身,但是你要知道,比如一个月普通收入水平在三千块左右,除去孩子的吃喝学费需要留下一部分,水电费,租房,一家人的伙食,偶尔生病打针,可能都要动老本,如果改行做别的,那么这一整个月的收入又要从哪里来填补?
  所以没办法,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更多的人选择了离开这里,到小城市去,起码日子不必要过的这么紧
  魏成雨的母亲张子兰其实早先也考虑过,要不要带着儿子到乡下去,但这个想法只停留在男人刚出轨的第一年,魏成雨需要一个有发展前途的城市,他还小,不可以在什么都接触不到的小地方生活,所以她毅然决然的留了下来,成为这条小巷其中的一员
  生活是不易的,即便你解决了千千万万个麻烦,还会有成百上千的人来给你制造麻烦,那些鄙视,歧视,嫉妒,心生痛恨的人们不会让你好过,哪怕一个时段也不行,他们更加恐惧的,是你比他的日子好
  李真是害怕穷苦日子的,家里条件虽然一般,但他是个很懦弱的人,打小儿就是,挨了欺负也总是杨湛和魏成雨出头,所以内心总是十分倔强,学习要比别人好,成绩要比别人高,他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用李真的话来说,他一定要过得好,这样就不会被人看不起
  魏成雨和杨湛倒是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杨湛有父亲撑腰,但魏成雨很纯粹,就是不喜欢学习,他想以后做个买卖养家就成了,像杨湛父亲那样,自己白手起家,也是很厉害的,所以魏成雨更多的时间其实不是在看书,而是东窜一家,西跑一家,四处张望着
  日子像是流水,时而湍急,时而变得温顺,但也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着,讲台上的老师总是语速很快,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道题明白了吗”没等学生回答又说“这题过”
  魏成雨坐在靠窗的位置,虽然教室窗户透着风,但魏成雨喜欢这个位置,一转头就能看见楼下上着体育课的学生,笨手笨脚的做着体cao,一个一个做着不标准的体育课,还有打闹的男生和女生,魏成雨好像从来没对哪个女生真的中意过,他们三个在一块儿偶尔会聊聊游戏,说说班主任,还有变态的学生主任,但几乎不聊女人,用同宿舍的胖子,孙建洲的话来说,他们三个简直就是性冷淡,没情趣
  孙建洲算是在这个学校里和他们玩儿的比较开的人,一块儿逃课上网,抠着脚聊着隔壁班花儿,可孙建洲有个别人比不了的,他很有头脑,专门找一些考试题还有漫画各种市面上难找的东西来学校做所谓的‘地下买卖’一个学期下来,倒是赚了不少,这让住在同一宿舍的同学们,时不时就可以开顿荤
  星期三的那天,是个不太晴朗的早晨,但是魏成雨依旧望着窗外,看着楼下的女生跳皮筋儿,他很不能理解女生的世界,就两根胶皮筋儿天天跳来跳去,也不知道有什么劲,正当他神游窗外的时候,老师突然叫了他一声
  “魏成雨,你爸找你”
  杨湛在后桌拽了一下魏成雨的校服“你爸又带着那个贱人来找你了”
 
☆、青春2
 
  魏成雨站在门口看着面前威风凛凛的父亲和搔首弄姿的女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魏征从衣袋儿里拿出一个盒子来,递给魏成雨“你的手机连个信号都没有,给你打个电话怎么那么麻烦”
  魏成雨盯着看却没有想要接过的意思,魏征皱紧了眉头想要发作,但被秦晓拦住了,笑着拿过手机盒给魏成雨“快拿着,你爸买给你的”
  魏成雨握着手里的手机盒好半天,又问“还有事吗,我回去上课了”
  魏征看着这个和自己脾气犯冲的儿子叹了口气“上课去吧”
  魏成雨没说话,转身跑步回了班级,顺着窗户看着校门口的那辆黑色豪华汽车缓缓开走,魏成雨觉得堵得慌,每一次见到魏征都堵得慌,看着他荣华富贵,总能想起家里一直任劳任怨的母亲
  毫无怨言的母亲,即便当年母亲倍受打击,也没有在关键时候放弃魏成雨,一走了之,更没有抱着魏成雨,怨天尤人
  杨湛见魏成雨回来了,看见他手里拿着盒子,想必是他爸又来送东西了,今天正好是李真的生日,晚上要去庆祝的,杨湛想,多半就是魏成雨要送出手的礼物了
  两天前月考成绩下来了,杨湛握着卷子想笑“这同样就是一杆笔,写出来的笔画都一样,就硬生生因为顺序错了,全都白写”
  魏成雨拍拍杨湛的桌子“别说废话行不,晚上去哪儿吃啊”
  杨湛撇撇嘴“问李真”
  李真正好过来,小声说“咱自习别上了,逃课去吃烧烤吧”
  孙建洲用手指捅了捅李真的后背“好学生都开始逃课了”
  李真想捂孙建洲的嘴,生怕让谁听见,孙建洲摆摆手“大哥我考题卖了好价钱,请你们吃饭”
  杨湛拍拍孙建洲的肩膀“老孙,你啊,以后不做买卖真是白瞎你这个人才了”
  最后四个人跳墙去了门口不远的烧烤店,老板都是熟人,见了面也不尴尬“几个臭小子又逃课了”
  “老板,今儿他过生日,高兴”
  “行,高兴,送你们一打啤酒”
  “太够意思了,谢了”
  魏成雨起了四瓶啤酒,然后从兜儿里掏出那个精致的手机盒,递给李真“送你的”
  李真拿过来一看就推回去了“这么贵,我可不要,有这心意就行了啊”
  杨湛笑着说“他爸今儿给的,你不要,就送给垃圾桶了”
  李真纠结的看着魏成雨,魏成雨一副爱要不要,不要扔了的表情,孙建洲仰头喝了口啤酒“卧槽,干吗不要,成雨是个不识货的主,妈的除了钱什么都不要,李真,收了”
  李真犹犹豫豫的最后被杨湛塞进了他的口袋“得啦,喝酒”
  他们对于魏成雨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他不想要魏征除了钱以外的任何物品,其实如果不是缺钱,他可能连钱都不会要
  酒没喝完一瓶,烟抽了一半,牛逼还没吹够,从不远就走来了一帮同校的同学,嬉笑怒骂的样子,让李真一眼就认出来了“真够有缘分的”
  魏成雨抬眼看了一下,对方瞪了回去,魏成雨问李真“怎么了”
  “还不是月考那天,后面站着的那个男的,我又不认识他,老师一个劲儿盯着我,我没借他抄,考完试之后说让我等着瞧”
  孙建洲笑了“哟,这么牛逼”
  杨湛回过身,对方故意的撞了一下“你他妈瞎啊”
  杨湛一向不是能够容忍的类型,回头就给了那男生一拳“我cao,干他,干他”
  场面一下就没法儿控制了,那男生本来就是奔着找茬,这一下有了理由,对着李真开始下死手,魏成雨和孙建洲都站起来把酒倒掉,握着空酒瓶防身,李真是吓坏了,以往就没参与过打仗,看着他们挥动的拳头是真的吓着了
  魏成雨一遍护着李真,一边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拳脚,老板站在里屋觉得上火,这摊子隔三差五就来人打仗真是受不了,淡定的拨打了110,警车也适时的赶来,停在路中央,当时那个挑事儿的男生正抢过魏成雨手里的酒瓶想动手,警察阻止了一切,把众人带回了警局,魏成雨当时十分感激警察叔叔,在心里默念人民警察是好人啊
  一大帮人在警局里做笔录,当时警察看见的正好是挑事儿的男孩儿举起酒瓶,所以再三推辞,也不能怪人家李真先挑事儿吧,总不能说就因为不借抄答案就打人吧
  男孩儿也有点儿心虚,但还是趾高气昂的说“就那个男的,他,撞了一下,就揍我”
  警察回头看了一眼杨湛“你先动的手”
  杨湛点点头“他骂我,撞我还骂我,谁也忍不了”
  警察写着字儿觉得好笑“小子脾气倒是不小,你们是没出什么岔子,但我明儿得通知你们学校,你们这么多人,等着处分吧”
  李真是真的担心,好说他也是个好学生,这事儿要是让他爸知道了,那躲不了一顿揍,魏成雨冲他摇摇头,示意他别担心
  折腾了很久,警察也是心情好,和众人扯了一会儿,但并没有想找家长保释他们的意思,时间一久,一些孩子开始恐慌,手心里都是汗,果不其然,警察扣了他们一宿,第二天一早,就通知了他们学校,来领人
  这事儿第一时间被校领导知道了,加一块儿十几个学生打架,还逃课,学年级主任简直是气的快炸了,找了各班级班主任通知立马叫家长,这事儿,决不能草草结束,丢人丢大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