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把我借给你 作者:桐子花开

字体:[ ]

 
文案:
     无
 
==================
 
  ☆、序
 
我和他相识在网络。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却无可奈何的爱上了他。
    我经常说他是一包药,吃了就跑不脱。
    他说我是上帝派来振救他的天使。
    我问他,天使是公的还是母的。
    他回答不上来,只是“嘿嘿”的傻笑。
    我知道我不是天使。他也不需要我来振救。
    他给我幸福。也让我伤心难过。
    有时候,我觉得他很伟大。有时候,我又觉得他很平凡。
    有时候,我恨不得将他融入自己的血液中。有时候,我又觉得他有那么一些小讨厌。
    人无完人。我也是。
    也许,他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这样就好。
    我们吵过。我们也闹过。但我们仍然相爱着。
    这就是生活。
    一路走来,无论是在我的城市,还是在他的城市,都留有我们美好的回忆。
    如今,我爱他胜过爱我自己。他爱我胜过爱他自己。
    我们发誓,此生相爱永不分离。
    无论天荒地老,无论海枯石烂,我们永远在一起。
    默默牵手,以身相许,共同走向我们的梦中婚礼。
    今天,终于能够静下心来,将我们的故事,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一方面是为了纪念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去迎接我们未来的生活。同时,也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谢谢!
    在此,我们也把最真挚的祝福送给大家,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
 
我喜欢文学,业余时间经常用来写作。
    当然,我不是一个很有写作天赋的人。但我很刻苦,很执著。通过自己不泄的努力,写出来的东西也能从我所生活的小城市,飞向全国各地,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
    其实,我写作的动机很单纯,就是想通过文字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通过文字来托起自己的内心世界。
    我始终觉得我的内心有很多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样的情感。我喜欢同性老人。这些情感曾经被我误解为一种病态心理。我怀疑自己是一个心理有问题的人。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心理而感到痛苦和彷徨。我希望通过文字来救赎自己,来净化自己的内心和灵魂。
    事实却并非如此,相反这些文字却将我带进了一个我从来不曾想过的生活状态。在这个状态里,我找回了真实的自己,我找到了真正爱我的人,我得到了我一直渴望得到的爱。而这些的得来,却并非“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么奇巧和浪漫。
    这又得从我发表文章说起。喜欢写作的人都知道,在网络时代,看自己的稿件是否发表,只要百度一下自己的名字,或者百度一下你所写稿件的题目,就可以知道。一般情况下,发表了,在网上都会有电子版的。
    有一次因写了一篇有关“老丈人”的稿子,感觉还不错,应该是能发表的,便上百度搜索。哪想这一搜,搜到了很多有关“我和老丈人”的同志文章,点开链接一看,便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原来,还有这样的生活。惊讶之余,也让我感到兴奋。其实,我并不孤独,在我所生活的世界中,还隐藏着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他们有着和我同样的经历和感受。他们都在为得到自己所想得到的爱而苦苦寻觅,上下求索。
    其实,我一直喜欢慈祥儒雅的老人。在他们身上有一种我无法用文字来形容的厚重感,也正是这种厚重感,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渴望投入他们的怀抱,走进他们的心灵深处,彼此相互温暖,携手共度来生。
    只是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这些想法,是一种病态的想法。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害怕和恐惧。而看了那些内心和我一样的人写的文章后,我如释重负。原来,我一直很正常。虽然我的性取向和多数人不一样,但我的人格没问题。从那一刻起,我便开始寻找梦中的他。
    那天,我在一家网站注了册,并加了很多好友,我渴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心灵的慰藉。可我能如愿以偿吗?
    自从在网上注册以后,没事便打开那个网页,看有没有人加我为好友。也许是我填写的资料过于简单了吧,都注册了一个多星期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关注我。
    在没有人关注的日子里,便以看同志小说打发时间。这样一来,我经常陶醉在别人的文字里不能自拔。我也经常被那些凄楚哀婉的同志故事感动得热泪盈眶。在悲悯别人生活的同时,也悲叹自己的生活。不管别人的结局怎样,至少他们曾经相爱过。可我却是形单影只。虽然,每天回家有老婆侍候,可那终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们行尸走肉般的婚姻生活,更是使我感到生活的凄苦和悲凉。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找我。那段时间,我感到无比的伤心和失落。在不知道有同志交友网之前,我就像是一个找不到组织的地下党员一样,孤独彷徨。而知道同志交友网这个平台以后,注册了却又没人搭理。这种感觉,又像是向党组织递了入党申请书,而被组织拒之千里。这比以前还孤独,还失落。
    人在没有希望的时候,便没有期望,而一但看到了希望,便会孳生出无数的期望。当这些期望又不能实现的时候,便会限入一种无尽的痛苦之中。感觉像是被一张网罩住了一样,无论你怎么挣扎,就是挣不脱这张网。
    更加痛苦的是,有一天,当我重新输入那个网址的时候,却怎么也打不开了。原来,这个交友网因别人发布- yín -秽图片,被关闭了。这样一来,好不容易找到的组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破坏”了。我刚刚燃起的希望,犹如肥皂泡般破灭。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寄希望于自己的一双肉眼,我想通过自己的双眼在生活中去发现他们,去找到我想爱的人。可是我等凡夫俗子,并非火眼金精,哪里看得穿别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依旧在寻寻觅觅。
 
 
  ☆、二
 
(二)
    那天,我正坐在办公桌前发呆,面前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那清脆的铃声吓了我一大跳。
    我探头一看,电话是办公室主任打来,于是我赶紧接了起来:“主任,你好!”
    “小陈,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主任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我立即去了主任办公室。主任拿出一份纸质文件对我:“你把这份文件看一下,按照上面的要求弄一份经验材料,字数要经简,亮点要突出,你必须在这周星期四之前弄好,弄好后你拿过来我看了送局长审签。”
    从主任手里接过文件,我转身正要离去,主任却又把我叫住了:“对了,小陈,下周星期一你和一起去同州参加这个西南片区会。”
    同州离我所在的城市不远,全程高速路,自己开车,只需半个小时就到了。
    “好的。”我正要离开,却又听见主任说:“这份经验介绍材料字数一定要控制在2500字以内,你好好看看文件,那上面都有规定,别把字弄多了,到时我难得删减。”
    “好的。”我依然回答得很简单。但简单中却是对上级吩咐的绝对服从。
    说实话,这样一份材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我只花了半天的时间都给弄好了。但我并没有急着给主任送过去。有时候,让上级知道你是一个工作能力特别强的人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会什么事情都往你肩上压的。不得不说,在机关呆了这么些年,我学“坏”了。
    星期四一早我就将写好的经验材料送主任把关,主任修改了几个地方,让我重新改好后,他亲自送去局长审签,局长稍微改了改便定稿了。
    这篇汇报材料在片区会上赢得了不少掌声,这让主任觉得脸上特别有光,下午开完会以后,他一高兴,便对我说:“反正会务组安排了住宿,我们今天就不回去了,晚上我和几个老朋友聚聚,你先前不是在同州当兵吗,你也可以去找你的战友们玩玩。”完了还补充一句:“离家这么近当兵,一定是关系兵。”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主任这一说,我简直是乐开了花,一进宾馆便给战友兰博打电话,兰博一听说我在同州开会,可高兴了,他说怎么也得叫几个战友出来喝两杯。
    当我赶到山江火锅店的时候,战友们已经点好菜在等我了,一见我出现大伙儿都站了起来,对着我起哄,没办法当兵的性格就是这样豪爽。
    吃火锅,脾酒是必须得喝的。几瓶下肚,我便有些尿急了。可战友们却拉着我说是不准上厕所,没办法我只好又坚持喝了一瓶。后来涨得实在是受不了,便趁身旁的战友不备的时候,站起身来就往洗手间那边跑。
    哪想跑得太急,却在洗手间门口与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差点被撞倒在地,幸亏我眼急手快,一把将他抱住了,他才没有摔倒。
    我正要对他说“对不起”,他却先开口说话了:“年轻人慢点,这地太滑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接连对他说了两声对不起。
    “没事儿,放我走吧。”这时,我才发现我还一直抱着他。
    听他这一说,我一下子不好意思了起来:“对不起,喝多了。”
    “年轻人就是能喝。”说完这话,他冲我笑了笑,便径直走了出去。
    那个人给我留下的印象不是太深刻。但我依然能记得一些,年龄大概在五十上下,皮肤白皙,双眼皮,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不胖不瘦,特别和谒可亲。只是那天喝太多酒了,没过多久便将他的记忆模糊了。
    从洗手间里方便出来,我特地在吃火锅的人群中搜索了一遍,我很快便看见了他,他就坐在我们的上方,并且他的位置就在我的位置前面,我们相向而坐。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他也看见了我,还冲我笑了笑,我也以微笑回敬了他。
    后来,喝酒的时候,我不时的朝他那边看去,我发现他也在看我。每当我们的眼光触碰到一起的时候,我们都会不由自主的朝对方笑笑,迅速将眼光收回来,然后又偷偷的看过去,然后又迅速的将眼光移开。
    当我们的目光又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兰博突然问我:“你们认识?”
    我赶紧将目光收回来,摇摇头说:“不认识。”
    “不认识你们笑什么?”兰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立即给他解释到:“不是,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差点将他撞倒了。”
    “来来来,别吹牛了,喝酒!”就在我不知该怎样和兰博将话题进行下去的时候,其中一个战友却举起酒杯,要和我干杯。
    和战友一起,不喝酒是不可能的。就在我一仰脖子,一饮而尽的时候,我看见坐我对面的那个人和他的同行们站了起来。不用多说,他们已经吃好了,准备离开了。他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又朝我笑笑,并对我说了句:“慢慢吃,别喝醉了。”
    我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