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爱军男 作者:毕于易

字体:[ ]

 
文案:
     内容简介:
他说,他原本不爱军男,以后也不想再爱,但怎样才能不爱?
==================
 
  ☆、1
 
新泡上来的绿茶,他等不及的掺进冷水,一气喝下三杯。他一气喝下三杯这样寡淡的茶水,神色变得从容,舒展的靠着沙发,望着窗外。窗外是过了零点的长街,没有人,只有些晚归的车唰唰开过。他仍长久的看下去,看下去。那专注的样子,仿佛有谁正从这夜里朝他赶来。这自然是没可能的事。但不知不觉,真有什么东西破窗而入,开始蔓延。先还一丝半缕,若有似无。慢慢也变得确切,辨得出那里头的激动、安慰跟茫然。而在这静默与变化之间,有一些话来到嘴边。
    他说,其实刚开始,他不爱军男。
    他住在城市中心一所大学的家属区。母亲教附中,爷爷和父亲教大学。他在这样的家庭长成,是有些书卷气的。所以,刚开始,他不爱军男,相反,还有些厌恶。那是从学生时代的几次军训得来的印象,教官们总有些粗脖子、大嗓子的糙。而他更喜欢戴眼镜,说话轻声细语的男生。那么,又是怎么爱上军男的?说起来也就是最近这几年的事。大四那年夏天,他早早做完毕业论文,只等读研。大学来到最后一个学期,大家不免都有些放肆。有的彻夜在外玩乐,天亮才回。有的干脆去旅行或者打工,许久都不见人。他仍算是最乖的,坚持把那可去可不去的一两门选修课念下去,课后还去自习。只晚上才偷个懒,跑回家里过夜。回家都干些什么呢,躲在自己房间,泡在本省的同志聊天室聊天。他新近发现有网站以省份为单位,划分出不同的聊天室,专供同志聊天交友。说是“交友”,绝大多数的结交却跟友谊无关。聊天室里的公开发言,一条追着一条,全是年龄、身高、体重这样指向明确的信息。甚至还有更加露骨的说辞。他看到这些发言的第一反应,他们怎么这样!又想,我绝对不这样。那么又该怎样?当然得先聊上数月,等各方面感觉都对了再见面。他抱着这近乎可笑的念头,开始在聊天室里碰壁。不是说他有些书卷气吗,书卷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除了书中得来的一知半解,性情的柔和,大抵就只剩下天真、固执,缺少常识。聊天室本就是一个泛滥的地方。你要么服从它,要么离开它,很难有别的选择。他却意识不到这些,只管一夜一夜在里头流连。
    然而凡事总有例外,又或者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吧,本是没有指望的事情,聊着聊着,竟也给他聊出一个结果来。这个结果就叫“军男”。军男在一座顶偏远的县城做中学政治老师。距离上的遥远首先排除了速战速决的可能。也可能军男本来就只想找人说说话,打发一个无事的夜晚。总之,军男用在聊天室登台亮相的发言是一句古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短短一行字,刚发出来就被铺天盖地的交友信息推出屏幕,却给他及时抓住了。他回复的一句是:夜窗听雨话巴山,又入潇湘水竹间。意思不太对得上,全靠巴山夜雨这几个字搭上些干系。但是,会在聊天室做出对诗这种荒唐事的,除了他俩大概再没有别人。他们喜出望外,也是别无选择,立即开始了一段热烈的交谈。军男介绍自己的情况,自然不是那些阿拉伯数字。他说的是,每天早晨六点,他被早cao号催起,先跑步到cao场看学生做cao,再去食堂吃饭。饭毕,他还喜欢穿过乱哄哄的灶间,到食堂后面的小山呆一会。这时候,天是还刚刚亮开的粉红,树林里薄薄的雾,偶尔传来的几声鸟啼,都是极新鲜的颜色。人搁这样的地方一站,也跟着焕然一新了,有机会你一定来看看。于是,他眼前浮现出一幅色调明快的水彩画,里头站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军男说他做政治老师已经五年,瘦高的个子,戴着无框眼镜。这个人,这个军男,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与军男的聊天,让他在聊天室度过愉快的一晚。可惜十点刚过,军男就要离开。他急忙约军男明晚再聊。军男却说,只在周末上网。他心头一沉,料定这不过是对方拒绝的托词,便有些负气的抢先下了线。然而下个周末,他刚登陆聊天室就收到一条信息:怎么才来。他不由得一愣,跟着反应过来,居然是军男!经过接连七天的信息轰炸,他早已经忘记这个人。又似乎这七天来,他进出这个聊天室,全为了等他。这不期而遇,显然叫两方面都很欣喜。这欢喜,迅速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头一周他们介绍了各自的工作和学习,这次则更进一步,聊起家庭跟童年。军男老家所在的小镇,明清时期曾是一处著名的年画产地。现在年画自然是衰败了,但自成一格的民居还在。每日由晨到昏,总有游客摩肩接踵的从玲珑小石桥上走过。水乡,石桥,还有画,他们的聊天,替他细细勾勒着军男的清俊模样。十点将至,军男发来“晚安”。他也回上一句晚安。两个人各自离开,都没说下周再见的话,却都知道他们将开始一个周末也不落下的约会。这样的默契正是他喜欢的。
    周末再见,他们争相汇报别后一周的长短。军男的中学举办了篮球比赛。他呢,跟同学去看了演唱会。军男如数家珍的说,第一场比赛他们74比58,他个人得37分。第二场比赛61比60险胜,他得28分。他也得意的告诉军男,他原本买的看台票,谁知演唱会上座不足五成,最后坐在内场席位看完表演。他们说着这样的琐事,不厌其烦。但其实,他是有些烦恼的。相比每周日常,他更想知道军男别的一些情况,也就是那些被他视为聊天室窠臼的个人信息。这才多久时间,他竟然就开始觉得聊天室的直接,其实也不失为一种务实。可是怎么说呢,他们的聊天从一开始就忽略了这些话题,还作出不屑一顾的姿态。现在彼此已经熟悉,又怎好再开口打听这些。不止自己开不了口,即使收到对方的暗示都要佯作不知。有一次,军男说学校发秋装,循例发给他大号,穿着竟有些紧,看来得注意饮食了。身高体重的话题眼看就到了嘴边,他却避重就轻的说,那你赶紧减肥。又有一次,他提到为毕业证书拍登记照,不幸给拍成了猪头。军男也不说发来瞧瞧的话,只回了句呵呵。隔着电脑屏幕,连他都察觉到了军男的言不由衷。原来他们都是害羞的人呢。他不由得想,干脆由我采取主动吧。但又迟迟没有行动。犹豫不决中,十点倒抢先到了。军男问,今晚到此为止?他立即回复晚安。军男也祝他好梦。他乖乖退出聊天室,对着空的电脑桌面发了好一会呆。
    再下个周末,军男见面头一句话便是,你最近表现很好!他虽然不明就里,也羞红了脸。再三追问军男为什么这样说?军男总算揭晓答案。最近两周,在不是周末的晚上,军男曾用别的网名,偷偷进来聊天室“查岗”。军男说,上周的周二、周三你都在聊天室瞎闹,但是这周你一直不在,所以我才说……军男还在说着什么,他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那一句“查岗”令他羞愧得无以复加,也快乐得不能自持。查岗,查谁的岗?他的!谁来查岗?军男来查!他意识到“查岗”的背后,还有一句关键的话眼看又要被军男省略。他必须主动抓住它。他飞快敲打键盘,按下发送键后,才发现回复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良久,其实不过片刻,军男也发来一串数字。这真是他们聊天生涯里最激动的一刻。而交换手机号码也能这样郑重其事,人生之中恐怕也难得几回。
    第二天早起,他收到军男在凌晨发来的三条短信,内容全面的自我介绍。他比照军男的短信,也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再额外添上一张照片,特意选的那张著名的猪头登记照——似乎是发照片的用心太昭然若揭,所以需要打着开玩笑的幌子。军男回复,这只猪头还不错。他当然也想要军男的照片,借口是看看你的加大号秋装。军男却说,十分钟后教导处见。这是玩笑话里的一句玩笑,四两拔千斤的一个回绝。他只得笑着作罢。不过,开玩笑就此成了他们的常态。他发短信告诉军男,有很多中学老师来他们学校考试,你在不在里头?军男回复,等会考完找你吃饭。他嗤的一笑。军男发短信告诉他,今天省里有领导过来视察,听他们用方言说话,你也是这样的口音吗?他回复,那个领导就是我假扮的。不用看见,也知道军男笑了。类似这样的玩笑话还有许多,主题都围绕一个“见面”展开。他们开着关于见面的玩笑,意思并不是真的要见面。他们的意思都不是真的要见面,心里呢,至少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军男。这天晚上,他正在宿舍洗漱,突然收到军男的短信,快出来,在你楼下。他正经提问,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住在宿舍。军男回答,神机妙算。他不服气的说,可惜我出不来,明天要早起毕业答辩。军男说,那我可走了。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些当真,抓起手机就冲出宿舍楼。军男自然不在。军男连他住几号宿舍楼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在他楼下。他小声骂出一句骗子,慢腾腾踱回宿舍。临睡前却突发奇想,何不真的去找军男?这念头刚冒出头,立即吓了他一跳。那可是听都没有听过的偏远县城,军男的中学还在县城下面的乡镇,远得简直没了谱,怎么可能真的找去呢。但是转念又想,其实同在省内又能有多远呢,从此地去北京也不过一晚上的火车。他失了眠,在床上辗转反侧。再猛然记起明早的论文答辩,顿时急出一身热汗。他起床冲凉,重新躺好。为了尽快结束这胡思乱想,他决定,如果明天能在十点前完成答辩,就去找军男!如果不能,就算了。
    答辩的第一道环节是抽签。他从老师手里抽出一张对折的纸条,打开一看——1号。他的心顿时别别的跳起来。他想,这下真的非去不可啦!不到九点,他就出了答辩会场。再一路小跑回家整理书包,收拾出门,下楼正好遇到一辆在卸客的出租。他略一迟疑,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过了早高峰的街道是这样畅通,再不给片刻喘息之机,就把他送到了长途汽车站。军男说过他所在的县城不通火车。等出租车师傅找零的时间,他又想,真的非去不可吗?他心头犹豫,脚下越发不敢停顿。步入车站,买好车票,只略等了等就检票上车。等候发车的时间,后排两个大婶一直叽叽咕咕的聊着天,讨论怎样安排每月菜金,花钱少还有肉有水果吃。那琐碎的对话完全不与他相干,却适时的安抚了他,叫他觉得去见军男也不过是买菜煮饭那样寻常的事情。他呼出一口长气,再一次的想,这下真是非去不可啦!但是另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打着电话,在通知什么人他将于下午几点到达县城。他听见这样具体的时间,意识到接下来将是六七个小时的车程。距离的遥远一经确认,顿时凸显出这趟旅行的草率。他复又紧张起来,问自己,真的非去不可吗?他犹豫着,犹豫着,眼看就要起身逃下车去。车门外却冲上来一个人,两步迈进驾驶位,发动马达,关闭车门,调转车头驶离了车站。
    车子先用了很长的时间出城。因为临近午间,几个惯常的堵点全都出现拥堵。这糟糕的交通突然也变得可亲,仿佛在安慰他事情还有余地回旋。然后车上高速,窗外的景致又是他熟悉的。每年春节阖家老小驱车回乡下祭祖,以及记忆里可数的几次去机场搭乘飞机,都是由这条高速路进出。车子稳当又快速的跑着,身前身后的乘客渐渐都止了声息。只一个小婴孩偶尔啼闹两下,然后母亲诺诺的安抚声再响上一会儿。他在这酣甜的空气里也盹着了。睡梦中感到车子停了下来,睁眼瞧瞧,原来是某个服务区。其他乘客都下车去找洗手间。他略动了动身子,又阖上了眼睛。昨晚失眠跟今早情绪紧张的疲惫似乎都在这会显现了出来,他只想这么忘乎所以的睡下去。再醒来,车进另一个服务区。他总算随着大家下车。时间已过下午五点,大家都去餐厅买饭,唯独他只要了一瓶水。一天过去,他却丝毫不觉得肚饥。为什么会没有胃口呢,可见这一路上他其实是很忐忑的。他知道,他应该尽快给军男去一条短信,或者打一个电话,却有意无意的拖延着。甚至异想天开的希望,不必他开口,军男就能预感到他的到来。
    再次出发后,车子开始在一条接一条的过山隧道里穿行。呼的一声,车子钻出隧道,就看见山谷里淌着一条恬静的翠绿色河流。再钻出隧道,又看见山腰的稻田金黄,农舍屋顶飘着白色的炊烟。他想,这里真是美啊。他又想,有机会一定要来这里拍几张照片。他还想,他需要买一支更好的镜头。他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全为了不去想某件迫在眉睫的大事。那便是,他正在走进山的深处,离军男越来越近。最后,车子穿过一条颇长的隧道,前方已看得见高速路的出口。车里的气氛变得雀跃。前排的年轻女孩掏出镜子开始补妆。更多的人则打起电话,询问谁来接站,或者家里准备了什么好菜。车子为这欢快的背景声催促,缴费出站,驶下匝道,来到一条空旷的长街。街边是簇新的高楼,蒙着绿纱的工地。他只来得及想到这大约是县城的新区,车子就十分突然的停在了一栋建筑旁。车门噗的打开,大家争先恐后的往外涌。眼看只剩下他一人了,他才几步追下去。其他乘客已不知去向。身后传来车门关闭的声音,跟着车子也开进了那建筑旁边的拉闸门。他看一眼建筑前方凌空悬着的红色大字,某某汽车站。某某正是军男的县城,未卜先知的奇迹终归没有发生。再回头,恰好看见街边的路灯刷刷亮起,一下子分隔开昼夜。他再不敢耽搁时间,掏出手机径直打给军男。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听,迟疑的问出一句,喂?他立即大声的说下去,我来了,在你们县城的汽车站。他的话说到这里就停住了。毕竟,不请自来是太尴尬的一件事情。出乎预料,电话那头也沉默着。可是,军男怎么会沉默?军男怎么能沉默呢?他心头一惊,几乎要挂掉电话。那头终于开口,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只能明早……军男的话很在理,明知道军男在乡下又不提前通知,这会天都黑了,叫军男怎么赶得过来呢。他却没来由的认定,军男并不想跟他见面!他是这样的失望跟委屈,换在平时一定会扭头走掉。但眼下,在这完全陌生的县城,心头的胆怯战胜了自尊。他乖乖记下军男交代的机关招待所,拦一辆出租车直奔而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