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是我心中阳光明媚的风景 作者:盛安尤凡

字体:[ ]

 
文案: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安佶的一生历经坎坷,兜兜转转,曲曲折折,遇见了很多人,一些刚正不阿,一些徒有一副漂亮皮囊,但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天的有意安排,绝非偶然。
 
关键字:周然 安佶 相爱 难爱
==================
 
  ☆、第一章 幡然醒悟
 
和周然分开,已经五年了,在这五年之中,我没有再恋爱过,我一直觉得和周然的感情,从未停止。直到昨晚他打来电话告诉我,他要结婚了。新娘是个高干子弟,和他门当户对。我才知道,一直都是我自欺欺人。我没有说恭喜,拿着电话听他的呼吸声,最后他长叹一口气,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参加我的婚礼,因为我最想得到你一个人的祝福。其他人都无关紧要。”
    不置可否,因为我也没想好,到底有没有勇气去看他和别的人走到一起,更不敢想象他会去吻别人。
    心中焦灼,从来都觉得,哪怕已经分开周然也肯定是我的,他不爱别人。现在,终于感受到舍不得的感觉,周然,名义和实际都是别人的了。此后和我,便再无瓜葛。为什么那么心痛?明明已经五年了,难道那份感情,还有想要死灰复燃的企盼?
    周然让我和他的她见见面,我拒绝,他说:“见见吧,不过是吃吃饭,聊聊天而已。”
    好,我见。
    最奢侈的里克街,我一个人挺胸抬头地走上二楼,这里对我来说早已驾轻就熟,和周然分开后,我的小说就得到了认可,读者多了,钱赚的也就多了,有事没事就来里克街逛逛。做一做上流社会的人。
    周然和她已经早早等候,一如从前友好的问候,拥抱。
    服务员走过来,礼貌的低声问:“可以点餐了吗?”
    “小静,你喝点什么?小安不喝酒的。”
    “谁说我不喝酒,我要一瓶92年陈酿。”
    周然错愕地看着我,似乎对于现在的我,他感觉到陌生。
    从他说分手那天起,我就开始学会喝酒,也学会买醉,并且常常一个人醉的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之前都发生过什么。
    “那你吃点什么?”
    “不用了,在家吃过了。”很淡然的对他说。
    旁边张静的脸拉得老长。
    “那怎么行,光喝酒怎么可以?神户牛排可以吗?”
    我停顿一下,说:“必须得吃点?那给我点一份爆米花。”
    周然,张静,包括服务员都惊呆了,“先生我们这里不提供爆米花。”
    我看向年轻的服务员,“可我现在只想吃这个!”她真够可怜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地站在那。
    “好,你等一会儿,我去外面买。”
    张静轻轻抓一下周然的胳膊,周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推开,“没事,我马上回来。”说罢,穿上西装外套,走下楼去。
    张静懦懦地不敢看我,我也不去管她,自斟一杯自己叫的酒,小酌一口,辣的我想哭,可还是忍住将一整杯喝下去。很香,辣味和香味贯彻整个食道,挥之不去。一个人沉浸在这刺激和柔和当中,本以为可以永久,却还是慢慢消散,像一种感情。
    当我渐渐有醉意的时候,周然在众目睽睽之中,抱着一桶爆米花走进来,泰然坐下,如今的他早已习惯临危不乱,多么刁钻的问题,他都解决的游刃有余。
    张静一脸放心地看着他。
    我拿一粒放进嘴里,是奶油的,“我最近减肥,不能吃奶油,算了,也不用去换了,你们吃吧,省的浪费。”我用力往前推一下,却固执地没倒。
    傻子都能看出来我是在难为周然,只是张静想破脑袋也不可能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我当然也不会告诉她。
    吃罢饭,周然说要一起逛逛,毕竟好久不见了。
    里克街角,C城的游乐场。
    “周然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张静嗲嗲地说。
    “你是三岁小孩吗?为什么不玩激流勇进?”我说。
    里克街角的激流勇进是整个游乐场最惊险刺激的项目,跑道设置的简直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
    系上安全带的一刻,张静已经满脸不情愿,我在想肯定之前周然给她打了预防针,她才这么沉默寡言的。我管她呢,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让周然知道,我非常恨他。
    我们坐的小船游到最高处的时候,周然紧紧抱住大喊的张静,在那一刻,我顿悟,现在所做的一切,原来这么可笑,如今的周然,是一个女人的丈夫,未来还会是孩子的爸爸。而我,才是他生命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人,我的爱微不足道,于是对他的恨,顺其自然的也微不足道起来。没有名分也没有人认同,更没有人祝福,哪怕是搪塞敷衍,都没有。
    小船俯冲下来,很刺激,整个过程我只听到张静死了爹妈一样的叫喊声而已。
    下来的时候,浑身湿透,坐在木椅上面风干,无人言语。似乎都余惊未了。
    “我去买饮料。”
    我叫住周然:“我去吧,你陪着她。”真心这样说,因为看明白了周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既然爱他,就满足他。
    抬头看着周然,不知是错觉还是光线的原因,他的眼神似乎泛着一丝愧疚。
    “要几瓶?”
    “三瓶!”取钱的时候,在钱包里看到和周然的合影,心口泛起阵阵温暖,对老板说:“不用了,谢谢。”
    回到家的时候,才给周然发微信告诉他提前离开,因为公司有事。并希望看到他们幸福。
    然后删除微信这个APP,躺在床上,醉意未消,渐渐进入梦乡。
    今早,玩手机游戏的时候突然发现指甲已经很长,匆忙地四处乱翻,妄图找到一直在用的指甲钳。
    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抽屉的角落找到它,看见它,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个人,那年他把它送给我。
    忘记了是什么假期,周然央求着我出去玩,两个人亲昵地坐在一块儿,我靠在他的肩膀,假装晕车不舒服。他像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护着我,时而摸摸我的头,时而攥紧我的手。想要无微不至,却又害怕惊扰到我,一个劲儿地小心翼翼。
    闭着眼睛,微微觉得指尖有点痒,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见周然水汪汪的双眸,微笑着看我,说:“还是把你吵醒了!”周然左手抬着我的无名指,右手用指甲钳钳在指甲上面。
    “怎么了?”
    “我看你指甲都长了,寻思给你剪短一点,没想到却把你吵醒了!”
    周然一脸自责地看着我,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剪吧!”
    从那天起,这个指甲钳就一直陪伴着我,如今却被我随意的丢弃,就像一段感情,被另一个人丢弃一样绝情。
    想不到周然竟然给我打来电话,通知我出席他的婚礼。他说他很在乎我的祝福,呵呵,倘若真的在乎……
    没有和他争辩,而是顺从地答应下来,如今和他的关系,没有爱情,也没有亏欠,只是两个很认识的人,需要有礼尚往来。我便光明正大地出席他的婚礼。
    里克街豪华的二层,是整个二层,都被他包下来,宾朋满座,觥筹交错。极目望去,没有看到周然的影子,也没有那个女人的影子。
    被高中时候的同学逮到,拉过去饮酒,埋怨我写书出名了为什么却把大家都给忘了。我勉强自己回以微笑,心中想着,高中时候,除了周然,你们有谁正眼看过我?如今一个一个假装和我熟得跟柿子似的。
    不屑。还是顾自寻找周然的身影。
    按理说,他今天应该光鲜亮丽,比我以前每一次看到的都要更加精神。因为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还有什么别的场合比这更需要整洁明媚?
    终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周然和伴郎一起走进大厅,是需要等待新娘的吧!周然面带微笑,踩着音乐的步伐,踏上红毯,向着在座的每一个人鞠一个躬,说着感谢,双眼也像是探测器一样,四处搜索着什么。忽然四只眼睛在不远的空中交汇,两个人同时僵住,酝酿已久的祝福话语堵在喉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而已。
    当《新娘来了》奏响的时候,心中悬着的心扑通落地了,刚刚还有一点点周然其实在开玩笑的奢望应景破灭,一切,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不易察觉。所有人都站起来为这对郎才女貌的新人喝彩,道喜。婚礼请来了一个不怎么知名的主持人来主持,叽里呱啦地说一大堆,我悄悄坐下来,拿起面前的酒,一口气喝下去。
    身边的同学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我这种举动太让人乍舌,一个男人,因为另一个男人结婚而烂醉如泥,说不出道不出,更容易让人觉得是无理取闹,我就在这种尴尬里面和周然走过七年。相比来讲,分开这五年,我是轻松的,不用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地担心有一天被谁发现然后嫌弃。
    不知不觉,周然带着新娘挨桌敬酒,明明人很多,却不久就到我这里,周然没有说话,先是喝干一杯,让新娘又倒满,说:“安佶,谢谢你能来。”说完又干掉,新娘再满一杯,周然继续说:“这杯酒,送你,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猛地又喝光。我像个木头一样僵在那里,没有喝掉手中的酒便坐下。似乎有人嗔怪我的无礼,周然已经走过去敬别人酒,我便一个人坐在这里自斟自饮。
    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世界,自己夹菜往自己的嘴里送。每个人都要维持自己的身体机能,为自己而活。
    周然也是一样,其实我也一样。就像刚刚,我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周然,面对他在我面前做任何事。毕竟两个人已经分开有五年之久,毕竟习不习惯也已经慢慢习惯了,来之前我还在担心我是不是还没有放下,是不是执念太深,以至于不能够安之若素,不过看来,我也没那么偏执。可能是周然那个时候对我说的话让我意识到了什么叫身不由己也要继续,什么叫成长。周然说的成长,不是学会做自己喜欢的事了,而是懂得哪些东西是应该做的,并且用心把它做好。
    看来我是成长了,而且成长得很得意。
    我坐在座位上,看着周然和新娘还有主持人玩得不亦乐乎,从心底涌出一抹微笑,是的,如今的我,对于周然来讲,只是一个曾经拥有过的人而已,在他的人生当中,我早已不是主角,可能他还爱我,但是他有了家庭,有了责任,有需要去经营,有需要去照顾的日子。他还需要去完成自己的理想,成家和立业,缺一不可。可能他不爱面前这个女人,但他知道,未来的路需要他俩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地走。再后来,他们还会有孩子,他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懵懵懂懂地成长,在周然和面前这个女子的照顾之下,而周然,便要为了这个孩子,四处奔波,就像当初,他肯为我奔波一样,同样的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酒席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我借去洗手间直接离开,不是不忍看周然和新娘浓情蜜意,实在找不到继续呆下去的藉口。若真的幸福,不需要别人祝福。
    事后周然责怪我先走,他说还有很多东西我没吃到,很多东西我没有看到,还有很多话想对我说,我都没有听到。我说:“在我们的感情面前,你先走了,我用五年的时间接受。你的婚礼我先走了,是想让你知道,我们终于可以两不相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