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因为爱你,我才是我+番外 作者:深渊火鸠

字体:[ ]

 
文案:
不顾家人反对,不顾世俗眼光
相恋十多年,因缘际会,逆天有孕
难道你给我的,只是一纸你和其他女人的婚书
 
←。←【这是一个正经八百的文案】
   
柳季明(づ ̄3 ̄)づ╭?~“景然,我想吃麻辣火锅” 
傅景然o(一∧一+)“季明,你连吃7天麻辣火锅了,对宝宝不好”
柳季明(┭┮﹏┭┮)“55,你不给我吃东西,我要带球跑” 
傅景然(⊙﹏⊙)“宝贝儿,我错了,你说吃啥就吃啥” 
柳季明 φ(≥ω≤*)? 
  
←。←【这是一个疯了的的文案】
 
1v1高干子弟霸道攻vs腹黑?温柔受
 
有生子,有宅斗,有双重人格,可能还有点玄幻?结局HE
打滚求收藏,动动小手,收藏我吧!!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季明,傅景然┃ 配角陆老等人 ┃ 其它
 
  ☆、奇缘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的纯爱文,大家如果喜欢请收藏我哦 O(∩_∩)O,收藏留言,小皮鞭挥舞起来!
  柳季明一个小城镇的孩子,拼命考上帝都的名校,带着全家人的期望来到帝都。傅景然军区大院的红二代,帝都三大家族之一的傅家唯一男丁,妥妥的高干子弟,圈里戏称太子然。
  这么这么两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人,年少时相遇,就像一场注定的劫数一样,相爱相守,十二年的风风雨雨,分分合合。
  傅景然已经37了,家里就他一个男丁,老太太和老爷子一直逼迫他结婚,留下子嗣。让自己的爱人跟其他女人结婚生子,柳季明是万万接受不了的。有时候他甚至荒诞的想,如果自己能生孩子就好了,对父母也算有个交代。
  近日,两个人有因为这个事情吵架,柳季明关了手机,一个人去昆仑山旅行,登上峰顶俯瞰山下云雾袅袅的时候,心忽然开阔了,着苍茫的大地,人太渺小,
  下山的时候就在当地猎人手中救下一只受伤雪狐,拿出绷带和消炎药替雪狐包扎好,把它抱到森林中放生了。那雪狐仿佛通人性般的,跑出百米外后,回身看柳季明,他发誓,他看了那雪狐感激的一笑。
  是夜,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银发绝世倾城的人,柔声的说“我本狐仙,渡劫之时,本体受到重创,这才被贪心的猎人的抓住。人类,你救了我,你有什么愿望吗?”
  柳季明呆呆看着眼前这个绝色男子,狐仙报恩这不是只有聊斋里才会出现吗?难道着是自己的一个梦?
  “人类,我的时间不多,有什么愿望说吧”
  一时间,柳季明有些恍惚,愿望,大概是能生育自己和傅景然的孩子吧。他这么想着,也这么说了。
  那绝色男子,狡黠一笑“许下的愿望,可不去后悔呀”说罢抬手一个莹白光晕笼罩柳季明。
  再次醒来的时候,柳季明已经在宾馆了,他隐约记得自己在昆仑山中的森林中,有怎么会来了呢?
  就在这时候,反复们被打开,傅景然端着餐盘进来,一向俊朗的脸庞透着点点疲惫。
  “季明,乖,以后就算跟我吵架,也别一个人偷偷跑掉。看到你昏倒在原始森林的时候,如果…如果我再晚一步….”一向强悍的男人,闭眼仰头掩饰自己的脆弱。
  柳季明微微点头,一双大眼看着傅景然,双手轻轻抚摸自己最爱的容颜“景然,你瘦了”
  傅景然一把抱住柳季明,亲吻他的唇角,像相守十多年,彼此的一个眼神便已经明了。
  屋外连天的大雪,却挡不住这满是的热烈旖旎。
  
 
  ☆、胃口不好
 
  从昆仑山回来已经三个多月了,两个人个忙各的,又回复到以前的生活。这天柳季明刚开完会。
  “明哥,你多少吃点,这几天您一直没怎么吃饭,身体会受不了的”助理担心的看着会议结束后,一脸惨白的靠在椅子上休息的柳季明。 
  柳季明接过秘书手里的盒饭,菜色不错,往日里最爱吃的红烧小排骨,今儿闻到味道去没有来的恶心。他赶紧将盒饭推到秘书手中,快步跑到角落处,呕吐不止,胃里翻江倒海,面色苍白如纸。
  “经理,您这么挺着也不行呀。别是胃肠感冒吧?吃点药?” 
  “没事,可能最近没休息好,最近有什么重要行程吗?”柳季明摆摆手接过水,示意自己没事
  “明天晚上有场慈善晚会。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放在您房间里了“ 
  柳季明闻言点点头,挥手让秘书离开,他下意识的揉了揉刚才有点钝痛的肚子,深呼吸,最近频繁的恶心干呕,浑身无力,时不时的会下腹钝痛,别是真生病了吧
  回到房间,靠在床上休息,缓缓抚摸钝痛的肚子,翻看明天慈善晚会出席的名单,偶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指尖在那个名字上反复摩擦,最近忙着工作,好久没见,真的很想念他,对他的思念早已沁入骨髓,每到夜深人静时候,就爬上心扉,等回过神时,自己早就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几声嘟鸣后,低声的男声响起“喂,柳季明,收工?” 
  “嗯,今天不太舒服,所以回来的早明“柳季多日的疲惫,在傅景然的声音中后化为虚无 。
  “是不是生病了我可是听说你最近都没怎么吃饭?身体不舒服,别挺着昂“傅景然听出他语气中的疲惫。 
  “就是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哈哈,明天就见到了,结束后我带你去吃,你最喜欢的私房菜“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了许久,互相道过晚安,柳季明捧着电话傻笑”嘿嘿,明天能看到傅景然了,洗澡去咯“孩子般的蹦蹦跳跳进了浴室。
  柳季明忧愁的看着镜子里,自己肉肉的肚子,最近真是太腐败了,以前的六块腹肌,变成一块,甚至侧面弧度,肚子胖的像寻常女子有孕四月之态,像个发福的中年大叔。
  明天就见到傅景然了,自己怎么能胖呢,深呼吸,收紧像肚子,却发现收效甚微,使劲按了按,发现并不是柔软的,而且略略有些发硬的。
  公司主办的慈善晚会,作为创意部经理,柳季明是多也躲不开的,主持开场后,拿着酒杯躲在会场角落,最近胃一直不舒服,他也没有喝酒,只是躲那些不必要的应酬。
  门口一阵骚动,只见傅景然身着黑色西装,衬衫扣子开两颗,一张菱角分明的俊脸,透着浓浓的野性和霸气。身边以为身着水蓝色长裙的女子挽着他,巧笑嫣然,好一对璧人。
  柳季明端着酒杯,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皎洁的月亮,怔怔出神。
  “季明,你胃不舒服,别喝酒了,吃点东西垫垫胃”王奕川拿着食盘来到柳季明身边。
  柳季明看着死党,接过东西,淡淡一笑“我没事,他那样的身份,只不过逢场作戏,这么多年我习惯了”
  王奕川深深的看了一眼,面色有些那苍白的柳季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慈善晚会结束后,二人便默契的来到郊外的一处别墅,傅景然看着许久不要见人,一双兽性的深黑双眸,充满强横,狂妄,嚣张的眸子。俊脸慢慢压下,漆黑的眼眸中,深若古井,只要对视便会深陷其中。气息喷在柳季明脸上,不禁让他有些心动。 
  柳季明轻轻的将傅景然推倒在床上,眨着琉璃般的大眼睛,媚然一笑,迈开长腿,跨坐在他的腰上,低头恣意的吻着他,傅景然抬手抚摸柳季明的脊背,狂乱的回吻,彼此纠缠。他知道这一刻,这个认为你是自己的,只是自己的。
  傅景然翻身把柳季明压在床上,引导他的双臂紧扣自己的脖颈,放肆的霸占他的口腔,轻咬他柔嫩的耳垂,辗转啃咬自己最爱的脖子,留下一个玫瑰色的吻痕。
  几番云过,几番雨。
  “来,去洗洗再睡”拍了拍已经睡意迷蒙的柳季明
  “不洗了,累,想睡了”柳季明嘟着嘴撒娇,少有的孩子气。 
  傅景然无奈摇头,用湿毛巾,简单清理了两个人,把柳季明塞进被里“睡吧,明天请天假,我约了一位中医老师傅,明天带你去看看” 
  柳季明胡乱的点头,紧搂着傅景然腰,气息逐渐平稳了。 
  傅景然靠在床头吸烟,身侧本来熟睡的人,翻身趴到自己怀里,四肢温暖的贴上,头在傅景然胸膛处蹭了蹭,安心的睡了。傅景然失笑的摇头,单手轻轻擦拭柳季明眼角的泪痕,然后轻扶他的黑发,整个心都柔软了,怀里的人眉头紧皱,手下意识的抵在腹部上。熄灭了烟蒂,用左手轻轻的揉着他腹部,许是大手的温热延缓了钝痛,柳季明松开紧皱的眉头安然睡去了。 
  是夜,黑暗一点点爬进卧室,悄悄的伸出撩人的利爪。确定身边人气息平稳,柳季明轻轻坐起身,手指隔空描绘傅景然的眉眼,嘴唇,脆弱的脖颈,毫无防备跳动的心脏,只要自己一用力,他是不是会永远属于自己。柳季明琉璃般的眸子里,盈满疯狂、甚至病态的偏执,指甲滑过颈边的动脉,爱人跳动的脉搏,让他异常兴奋,控制不住的颤抖。猛的,柳季明收回手握紧拳头,指甲刺近手心,疼痛让他清醒。 
  多年失眠,似真似假的梦里都是这个人,有时候他自己也很害怕,梦里的自己总是被禁锢在各种血色的梦里,这个人是唯一的救赎,肚子猛然一阵坠痛,让他险些叫出声,柳季明轻轻抚摸着肚子,担忧的有眉头紧皱,可能是最近身体真出了问题,自己多年没有这样了。
  
 
  ☆、有孕
 
  翌日,二人来到帝都郊外一处别致的院子,院中种满海棠花。
  主人家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将二人带到无力坐下,转头看着傅景然道“小然,你父亲最近怎么样了”说话间,老者引二人到室内看落座。 
  傅景然向老人行晚辈礼说道“陆老,家父,身体很硬朗。用来上次您给药酒,腿已经很少疼痛了,在家一直说上次下棋输给您,要来看您再来一盘呢” 
  “哈哈,这么多年他就没赢过,偏偏还不服输,这位就是你朋友吧”陆老朗声大笑,捋着银白的傅须,笑看对对面的柳季明。 
  柳季明看了一眼傅景然,见他微微点头,于是赶忙跟着傅景然行晚辈礼,叫了一声陆老。 
  陆老笑容满面受了柳季明这礼“来,左手”示意柳季明将手放在脉枕之上。闭眼细细的诊脉。 
  突然陆老眉头一皱,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柳季明“右手”
  柳季明不敢怠慢,连忙伸出右手,心里更是忐忑不安起来。陆老喃喃自语“不可能呀,怎么可能呢,不会有错的”于是也不管二人,起身翻找身后的古书典籍。 
  傅景然看一向淡然的陆老突然神情骤变,心不禁漏跳半拍,急急的上前问“陆老,我朋友怎么样了?莫非很严重?”正在傅景然焦急之时,电话铃声想起,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烦躁的按掉。正欲再问,电话又响
  “你朋友身体早年疏于照顾,过量饮酒和药物服用,身体亏空的紧,气血两虚,身体调理的问题不大.......”斟酌半响陆老说道,又奇怪的看了一眼柳季明。 
  闻言傅景然松了一口气,得到陆老的回答,那想来柳季明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安抚的看了一眼刚刚同样忐忑的柳季明,正欲再询问,电话铃声又响了。 
  柳季明瞥了一眼傅景然电话上的来电号码,撇了撇嘴,神情淡淡的说“打的这么急,是不是家里有急事,接一下去吧” 
  傅景然紧攥着手机,歉意的看来一眼柳季明,向陆老点头示意,大步走出小院接电话去了,柳季明看了一眼傅景然离开的方向,别人不知道,但是相识对念,他看出来傅景然刚才是真动怒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