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喵杂货铺 作者:大脸饼

字体:[ ]

 
文案
傅琅轩被人睡了
而且还没给钱
三个月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人
却发现那个人肚子里有了他的崽
求问
用什么方式
才能把孩子他爹拐回家
 
内容标签: 生子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青华、傅琅轩 ┃ 配角:田罗、猴子 ┃ 其它:
 
==================
 
    ☆、第1章 睡了就跑
    
    酒吧里五光十色,人声喧嚣,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白青华拿着酒杯,无聊的盯着门口,酒吧每天进来那么多人,来个让他看上眼的怎么就那么难?
    酒吧门口的风铃一阵响动,白青华转头看向门口,这次进来的三个人倒是有点意思,中间那个被架着的人,身后跟了一只鬼。
    鬼白青华见得多了,倒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鬼,目光就在三人身上多停了一会,三人从白青华身边经过的时候,白青华看到了中间那个人的脸,突然就来了兴致,这家伙的脸长的不错,周身的气质也清正,看着功德也不少,倒是个交、配的好对象。
    付了酒钱,白青华隐身跟在三人身后,走到一个房间里,看醒着的两人拿着一大包白色的粉末放昏睡的人怀中,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酒吧。
    人离开了白青华就去了隐身,伸手摸了摸床上人的脸,点点头,手感不错,又拉开衣服查看,这家伙身材不错,看起来很强壮,在床上应该也挺耐、cao。
    这个人算是目前他遇到的最合适的家伙了,白青华伸手一挥,躺在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眼睛,白青华更加确定自己的决定了,这个家伙眼睛很凌厉,气势足,嗯,他喜欢。
    “你醒了。”白青华坐在床边,问出人类常用的词语:“约吗?”
    “是你对我下药把我带过来的?”床上的人猛然坐起身,攥着白青华的手,另外一只手里拿着的手木仓也对准了白青华。
    “你是不是傻,明显是我救了你。”白青华一脸嫌弃,有点纠结,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脑子不行,这种情况不是一目了然吗,明显他是救人的那个,这家伙竟然分不清楚,到底还要不要找他呢?
    那个人慢慢松开白青华的手,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手木仓仍然对着他,伸手在怀里摸了一下,果然摸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出来,他冷哼一声,把白色粉末装在口袋里,拉着白青华就往外面跑。
    两人刚跑出酒吧没多远,耳边就响起一阵警笛声,那个人冷哼了一声,十分淡定的伸手拦了一辆出粗车,报了地址,摸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交代的事情白青华没怎么听懂,十多分钟过后,出租在在一栋大房子外面停下,付钱的时候,那个人有点发愣,他身上的钱包没了。
    白青华摇摇头,还好他下山的时候记得带了钱包,主动付了钱,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好像不是酒店,只有一栋大房子,据说约、炮都是在酒店,这家伙怎么带着他回家?
    “喂,你叫什么名字。”白青华跟着那个人走进客厅,觉得这个家伙太冷淡了,一点不像是出来约、炮的。
    “傅琅轩。”傅琅轩关了门,再次转身的时候手里依然拿着手木仓,指着白青华:“说,你是什么人。”
    “我叫白青华,你要是不愿意约、炮,我也不强迫你,一直拿木仓指着我多危险。”白青华很随意的走到傅琅轩身边,夺下他的手木仓扔到一边。
    “你到底是谁。”白青华夺木仓的动作太轻松,傅琅轩在手木仓被夺的同时后退了好几步,酒吧那地方不安全,他原本打算把人带回家来处理,现在看来,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要难对付的多。
    “我说了多少遍,我是白青华,你到底约不约,不约我走了。”白青华十分不耐烦的问道,要不是这么多天都没找到一个他能看的上的人,他也不至于在傅琅轩这里浪费那么多时间。
    “约?”现在的流行词,傅琅轩也不是不知道,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从来没见过这种约法。
    “那好,脱衣服。”白青华率先脱了衣服,脱到一半他突然停下了,十分嫌弃,傅琅轩身上的气味太难闻了,应该先去洗澡:“你去洗澡,不要用任何香料,我不喜欢那些味道。”
    白青华说的太过理所当然,傅琅轩竟然真的去了,在浴室里伸手拿沐浴液的时候才醒悟过来,他到底在干什么,竟然真按着白青华的说的做了。
    脑子里闪过白清华的脸,傅琅轩最终还是的把沐浴液放下了,不得不说,派白青华过来的人很厉害,完全掌握了他的喜恶,白青华确实是他最喜欢的类型。
    裹好浴袍,电话响了,傅琅轩低声交代了几句,嘴角扯起一抹笑容,大哥既然想玩,那他就再加把火,这是这个白青华……这小家伙留下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暂且留着他。
    白青华可没想那么多,他衣服脱到一半,突然看到旁边多了一个鬼,还是个女鬼,十分不快,对着她一巴掌扇过去:“还不走,怎么如此不知羞耻。”
    女鬼在门外十分冤枉,一个随便找人上床的妖怪,竟然说她没有羞耻心,这可真是没天理。
    傅琅轩穿着浴袍走到卧室,白青华已经脱光了在床上等着他,白青华皮肤白,而且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才十*岁的样子,十分清秀可爱,偏偏非要做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过傅琅轩偏偏还就喜欢这样的,带爪子的猫才好玩呢,乖乖的小白兔太没意思。
    “过来。”白青华对着傅琅轩勾勾手指,等他走到床边,便伸手把他拉到床上,对着他就是一阵乱啃,傅琅轩嘴角笑容更大了,原来这只小猫还是个没经验的。
    “别急,我来。”傅琅轩伸手摸着白青华某处地方,反身把他压在身下,慢慢的吻下去。
    把人压在身下的一瞬间,白青华就懵了,他这几天只顾着找人,没补习人形怎么上、床,男女之事他还有点印象,男男上、床这可难为他了,白青华性子好胜,在这种事情上自然不肯让步,抱着傅琅轩就是一阵乱啃,还好傅琅轩及时接手过去,不然他真要成为妖界的笑话了。
    虽然一开始是挺疼的,不过后来感觉还是不错的,总体来说,这次交、配还是很成功的,白青华起身做了一个总结,慢慢走下床,地上的衣服像是有人拿着一样,慢慢的立起来靠近他身边。
    大门被锁了,不过这不是大事,白青华手指才刚刚碰到锁,门锁就咔嚓一声慢慢打开,门口六个人都拿着手木仓指着他。
    这里的人真是太不友爱,总是喜欢拿木仓对着人,白清华也懒得理他们,关上门,捏个隐身决,大摇大摆的走出去,院子里总共有十几个人,个个都拿着武器,在院子里来回走动,他找的这个交、配对象哪里都好,就是太胆小了,约个炮,还找了这么多人守在外面
    ☆、第2章 我是你的人
    
    三个月后,这一天傅琅轩正式脱离傅家,这与平时没什么不同,但是这一天他过的有点玄幻。
    从傅家出来没多久,傅琅轩在一处热闹的大街上看到两只小猫崽,小小白白的两只猫崽正相互依靠,窝在一颗大树下,傅琅轩不自觉的抬脚往猫崽的方向走去。
    傅琅轩蹲在两只猫崽旁边,伸手摸了摸两只猫崽,其中一只猫崽被惊醒,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傅琅轩,甜甜的喊了一声:“爸爸。”
    傅琅轩顿时愣在原地,猫崽会说话?他这是在做梦吧!
    “笨蛋别睡了,爸爸来了。”猫崽伸出爪子拍拍另外一只猫崽。
    “疼。”另外一只猫崽捂着头站起来,十分委屈的走到傅琅轩身边,抬头看着他:“爸爸,他打我。”
    “乖,不疼了。”小猫崽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委屈的样子看的傅琅轩心都软了,情不自禁的伸手帮小猫崽摸摸头。
    “爸爸,快带我们回家,我饿了。”猫崽说完站起身,对着傅琅轩伸着两只粉嫩的小爪子,等他抱,另外一只猫崽则是自力更生,顺着傅琅轩的腿爬到他怀中。
    “好,咱们回家。”傅琅轩伸手把猫崽抱在怀里,猫崽摸起来毛茸茸的,暖烘烘的,傅琅轩突然觉得有了两只猫儿子也不错。
    傅琅轩抱着两只猫崽走在大街上,其中一只猫崽突然说:“爸爸,那只笨蛋跟人走了。”
    “什么?”难道还有第三只猫儿子,傅琅轩这才发现怀里的猫崽只剩下一只了,他顺着猫崽的爪子看过去,发现另外一只小猫崽摇摇晃晃的挂在插满糖葫芦的稻草棍子上,正歪头啃着糖葫芦。
    傅琅轩伸手想拿下小猫崽,小猫崽紧紧抱着糖葫芦不肯离开,另外一直小猫崽也趁他不注意,偷偷的爬上棍子,挂在上面啃糖葫芦,傅琅轩摇摇头,只好买下全部的冰糖葫芦,等傅琅轩走到家门口,两只猫崽已经把棍子上的糖葫芦啃完了,两只白色的小猫,也变成了淡红色的小猫,周身沾满了糖浆,摸起来黏糊糊的。
    “先生,要算一卦吗?”一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人走到傅琅轩面前:“不准不要钱。”
    如果老人不加上最后一句,傅琅轩可能会算一卦,但是老人加了那么一句,骗钱的意味太明显。
    “对不起,我没这个习惯。”傅琅轩十分客气的拒绝。
    “先生最近可是在寻人,老头子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老人捋捋胡子,一副看破天机的样子,装的跟真的一样。
    “我没钱,只有两只猫崽,你要吗?”傅琅轩把两只黏糊糊的猫崽放到老人面前,猫崽全身的毛都沾染上了糖浆,大概是觉得不舒服,所以在互相舔毛,傅琅轩把它们拿到老人面前时,它们也依然在互相舔毛,突然其中一只猫崽伸出爪子挠了另外一只,说另外一只偷懒,少舔了一口,另外一只也抓回去反驳,说它只是舔的慢,才不是偷懒。
    “老头子不要猫崽,猫崽养起来麻烦。”老人笑笑说道:“不如我先把卜卦的结果告诉你,如果灵验了,你再给钱。”
    “是吗?你说说看。”傅琅轩看两只猫崽打架看的还挺开心,两只小猫崽力气都不大,你挠我一爪子,我抓你一下,跟闹着玩一样,偏偏这两只打的还挺认真。
    “你要找的人在寻木山。”老人点点头继续说:“说不定还会附送点什么人。”
    老人说完之后,转眼之间便没了踪迹,傅琅轩手上一空,两只猫崽也不见了,手中只剩下一个插糖葫芦的稻草棍子。
    两只小猫崽不见了,傅琅轩手上轻松了不少,心里却觉得空落落的。
    目送傅琅轩离开,老人为难的看着手中的两只小猫崽:“你们只是我用胎气幻化出来的,就如此能吃,等你们真出生来了,把你们爸爸吓跑了可怎么办?”
    两只小猫崽很无辜的看着老人,一只小猫崽说:“是它先跟着卖糖葫芦的人跑的。”
    另外一只小猫崽立刻反驳:“后来你吃的比我多。”
    “没事,你们爸爸有钱,你们看,他住了那么大的房子,肯定有钱给你们买东西吃,应该不会被你们吃跑,咱们先回去等你们爸爸过来找你们。”老人捋捋胡子,笑呵呵的飘走。
    三天之后,傅琅轩留在院子里的棍子还在,这倒是让傅琅轩看不明白了,难道那天的事,不是他做梦,也不是幻觉?想到老人的话,傅琅轩觉得寻木山很有必要走一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