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亲爱的开锁小哥+番外 作者:一碗白开水

字体:[ ]

 
文案
徐瓶是个开锁的.
为人耿直特别诚实。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个单子,客户是个土豪,土豪还是个基佬。
最重要的是,他的屁股被对方看上眼了。
 
一方步步为营,一方无路可退。
本文又名《屁股保卫战》《开锁小哥你别跑》
文章内容好好谈恋爱,日常温馨羞羞小事为主,没什么起伏的恩怨情仇大风大浪。
小学生文笔,觉得能看进去的小伙伴求收藏,当然啦有留言是最开心的(*/?\*)
 
 
内容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钧承、徐瓶 ┃ 配角:徐坤、傅柏征、宁岚等 ┃ 其它:开锁小哥
==================
 
☆、大单生意
 
  徐瓶正要结束手上的一单活儿,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
  他撩起挂在肩膀上的毛巾擦干净手,才把手伸进裤兜里掏出手机看来电显示。
  “秦师傅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小徐啊,是这样子的,我这边有位客户要开奔驰迈巴赫新款的车门锁,我技术不行,所以现在就想问你忙不忙,要不要过来接这单活儿做。”
  “可以的,我刚好做完手里这单活儿,现在就可以马上过去看看,您把客户地址号码发我手机上,麻烦您了。”
  “没事儿,那我先挂了啊,你注意看下手机短信。”
  “哎,好的,谢谢师傅您了,过几天请你吃饭。”
  徐瓶等秦师傅先挂掉电话后才开始收拾自己的开/锁/工/具,他弯下腰把工具分类整理好,由于俯着身子,他的T恤往上翻起一小部分,露出里面一小截细瘦白皙的腰身。
  看样子今天运气不错,能接到这么大一单子,如果能成功做完,那接下来一两个星期都不用接那么多活了呢。
  徐瓶光是这么想,嘴角就已经忍不住微微翘起。
  =
  客户把开锁费用递给徐瓶时,有些害羞。
  毕竟是个小姑娘,加上开锁小哥长得俊俏又白净。
  小哥站在门外面带微笑,那双眼睛黑亮亮的,像会看着人说话。虽然她知道开锁小哥只是在等她给钱,可面对这么暖的笑容,是个女的都忍不住心头乱撞好吗?
  小姑娘一时之间有些放不开手脚。
  这年头开锁的都长这么帅吗,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小徐师傅,钱给你,多余的钱不用找了,当做辛苦费。”
  徐瓶啊了一声,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耳根甚至有些发热。他从钱夹里拿出零钱,推拒的还给客户。
  “这个钱我不能多收,我们开锁行业讲究的就是诚信,这是我的本职,所以钱你还是拿回去吧。”
  “那……那下次如果我还忘记带钥匙的话,就找你来开锁。你的电话我都存在通讯录了。”
  “可以啊。那我先走了,刚又接了单活儿,急着赶过去。”
  和小姑娘说了声拜拜后徐瓶就骑着小电车风风火火往手机里的地址赶去,好在客户位置离这里就两条街的距离,不用十分钟,徐瓶就到地方了。
  停在路边的黑色奔驰,显眼得徐瓶一眼就注意到。他把小电车停在豪车旁边,好奇的往倚在车另一边正在抽烟的男人看去。
  额……
  男人的身材高大挺拔,穿着黑色西装套。可能由于天气热,男人把外套脱了挂在手边,灰色的长袖衬衫微微折起,露出的手臂看着很有力量。
  徐瓶瞅了几眼男人,再看了眼T恤有些脏的自己。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果然是有钱人的架势……
  他清了清嗓子,礼貌询问:“您好先生,我是秦师傅叫过来开车门锁的锁匠,请问是您要开车门锁吗?”
  听到声音,陆钧承弹了弹烟灰转过身看,在见到徐瓶的一瞬间他有点惊讶。
  这开锁师傅看起来太年轻了,软趴趴白生生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模样,和高中生小男生比,估计差不了多少。
  刚才那老师傅都开不了的锁,这小孩儿能开?
  他有些好笑地开口:“小孩儿,这车可不是普通的车,老师傅都开不了,你能有把握开吗?”
  被人直接叫小孩儿的徐瓶瞪大了眼有些不高兴,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加上不容易晒黑,用他别人的话说就是不够男人味。虽然以往也有客户喊他小孩子,可那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要不然就是四五十的大叔大妈,眼前这男人看起来三十都不到,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喊他小孩子简直……
  算了,客户是上帝,再者人家也没有人生攻击,自己要为一个称呼斤斤计较那就太小心眼儿了。而且这单活儿要是成功了,他可以一个星期都不接活儿干呢。
  徐瓶二话不说便从工具箱里拿出工具查看车门锁的情况,那认真的小模样,那姿势,看着还真有几分专业的样子。
  陆钧承盯着徐瓶翘挺的屁股看了几秒,忽然来了兴趣,把烟头掐灭,他问:“小孩儿,你叫什么名字。”
  徐瓶听了一脸黑线,边干活边回他:“先生,我叫徐瓶。还有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满二十五岁了。”
  陆钧承被噎了一下,这人居然二十五了,就比他小了两岁,可这长相太具有欺骗性了吧。
  “你真的二十五了,不会是身份证造假吧?”
  徐瓶努努嘴,伸手指了指挂在车头上的工作牌,陆钧承往工作牌那一看,上面有徐瓶的出生年月日,嘿,还真是二十五岁。
  余光间,徐瓶瞥到客户被自己吓楞的样子,不由心里暗笑。
  一个高高大大相貌又出色的男人突然吓呆的场面简直不要太喜感。
  他忍着心里的笑意,憋得脸都微微发红。
  徐瓶确定自己不会开口就露馅,才对陆钧承说:“我看了会儿,您这车锁我是能开的,可是现在手边的工具只能开一般的普通车门锁,您这高级车锁我得回店里拿电脑过来解码,而且这一套工作下来估计得三个小时左右,要是您忙着有事,又信得过让我来做,您可以让您的朋友来给你看车。”
  陆钧承被徐瓶这头头是道的小模样逗乐了,他笑着说:“那行,我信你。这锁应该是不用破坏性开启的是吧。”
  “是的。如果只能破坏开启的话,那还不如把车窗砸了来得实际。”
  徐瓶又问:“您有带驾驶证和行驶证吗?我得登记一下留个证明,一会您这车牌号我也得拍个照存档,你不介意吧”
  “没事儿,拍吧。驾驶证和行驶证,都一块锁在车里边了。那一会我让我
  助理过来,我这会儿还有事情,得先走。”
  “行,您等我回店里拿工具,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对了,和您说下,开锁费用是收您一千八百块。”
  “我钱包落在车里了,不过没带这么多现金,能刷卡不。”
  “额……抱歉先生,我没有刷卡机。不如您一会给您助理打电话时,让他去取再过来就行了。”
  “也行。”
  一切谈妥后,徐瓶骑上他的小电车风风火火的往店里赶,这么大一单生意必须抓住呢。
  这边陆钧承插着裤兜站着,他敛起刚才的笑意,微微眯眼望着徐瓶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希望走过路过的小伙伴多多收藏支持,谢谢大家=3=
 
☆、拿人钱财
 
  徐瓶在店里拿好工具和电脑正要赶过去,突然伸手拍了下脑袋,傻了。
  他就说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刚才太赶时间,趁现在松口气的空档他脑子一转,想起来了。
  他忘记问清楚陆先生他的助理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是多少了!
  徐瓶心里哀嚎,平时绝对不犯浑的事情今天竟然疏忽了,果然是钱财惑人啊钱财惑人。这么想着,他把小电车开得飞快,希望过去的时候陆先生还在吧。
  然而事与愿违,徐瓶赶到现场后,陆钧承已经不在这边了。
  此时黑色奔驰旁边站了位男青年,青年身穿浅蓝色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青年看到徐瓶,朝他微微笑,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徐瓶师傅吗?我是陆总的助理,我姓文,单字清。”
  “你好文先生,我是徐瓶。我从店里把工具带来了,现在就可以开始工作。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和你确认一件事……”
  “请说。”
  徐瓶有些羞赧,他硬着头皮继续说:“刚才我忘记问清楚陆先生他的助理姓名和电话号码,没有得到车主的确认,我是不能开这个车门锁的。我知道这是由于我自己的疏忽引起,并不是怀疑文先生你的意思,抱歉……”
  文清失笑,头一次遇到这么“蠢萌”的开锁师傅,难怪老板会交待他这么做。
  他好心建议道:“要不你给陆总打个电话,问他我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再拨打他给的号码可以吗?我身上也带有身份证和名片,这些都可以给你拍下来留作证明。”
  徐瓶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给了文清一个感激的眼神,他就直接拨了陆钧承手机号码。
  陆钧承看到手机来电后有些意外,他接起问道:“小徐师傅,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陆先生,不好意思,暂时打扰您一会儿,我想和您确认一下您的助理名字叫什么,手机号码是多少,由于我的疏忽忘记向您确认,现在又麻烦了您一遍,很抱歉!”
  陆钧承无声轻笑,伸出手指在椅子上有节奏的敲着,他把名字和电话号码告诉徐瓶后便挂了电话。
  哪怕觉得再怎么有趣,想逗着玩玩儿,也不能那么早暴露意图不是?
  =
  午后的太阳依旧毒辣,树上鸣蝉不断,热腾腾的气息从地面源源不断升起。
  虽然是在树荫下干活,可徐瓶还是给热出了一身汗,他这人瘦归瘦,却怕热不怕冷。
  他抹抹额头,掌心覆上一层汗水,后背也是湿了大半,黏糊糊的特难受。
  徐瓶吁了口气,撩起肩膀上专门擦汗的毛巾随意擦了下。
  好在这锁准备开好了,在这种天气底下连续工作三小时,换成体质比较弱的人,估计这会儿都中暑晕倒了吧。
  =
  徐瓶把车锁开好后,文清正拎着从便利店里买的矿泉水和面包过来。
  此刻他口干舌燥得紧,看文清递把矿泉水递过来,一点都不扭捏的接过来喝了。
  “谢了啊,文先生。”
  文清笑眯眯斯文道:“不客气,开这车锁辛苦你了倒是真的。”
  徐瓶听完忙摆手,心里有些虚。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冲着昂贵的开锁费来的,虽然这也算是人之常情的事。
  “文先生,开锁的费用是一千八百块,另外麻烦你找找陆先生的行驶证和驾驶证,我稍微记录一下就可以了。”
  文清依言,从车内把老板的证件找出来给徐瓶登记。接着他拿出自己的皮夹,翻了好一会儿突然愣住了。
  “小徐师傅,不好意思。之前老板打电话让我去取现金再过来,结果我出来太匆忙,一下子给忘记了。”
  徐瓶:“………”
  他对着文助理充满歉意的眼神一下子说不出话。
  文清内心轻轻发笑,接着用商量的语气说:“我转账给你行吗?微信或者支付宝一类的。”
  额……原来不是故意不给钱啊?徐瓶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