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包子是媒人 作者:黄花菜的菜

字体:[ ]

 
文案:
     爱是什么?一见钟情,一朵玫瑰,花言巧语,……,还是冥冥中注定与他相识相知到相爱。
 
我坐在庭院里一直等着你,捧着相册等你回来,你不说过再也不会让我多等一分吗?
 
内容标签:生子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子桐,江君 ┃ 配角:李少臣,刘明荷 ┃ 其它:墨爸,墨妈
==================
 
  ☆、逃之夭夭
 
  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说,上了大学就意味着能找到好工作,稳当当拿着铁饭碗,下半辈子不愁吃穿,然而已经毕业大半年的墨子桐却窝在家里好吃好喝,脸皮也挺厚的,无论乡里乡亲说他如何的没用,废物等等,他都毫无在意。
  饭桌上,自从儿子待在家里,没给他长过脸,墨爸便开始没好口气和儿子说话“既然不去工作,明天就给老子去相亲,趁我和你妈还能带得了小孩,早点结婚。”墨爸的意思是,结了婚,就有人栓住他,有了家庭便能体会到养家的难处,家庭的责任。
  “不去,坚绝反对相亲,况且我才24,还早着勒,别瞎cao心了。”吃着饭,一脸很不满意老爸做的事。
  妈妈这时插嘴道“别人家的娃娃都打酱油了,你到是能耐点给我和你爸爸带个媳妇回来啊!我们就不用cao心了。”
  墨子桐一脸无语道“老妈!也有人三十才结婚的,着啥急啊!”
  “你能跟人家比吗?人家是有事业,你有吗?”墨爸。
  “谁说我没事业,我的事业是负责我们家仓库里的米。”墨子桐故意气他老子,谁叫他一脸鄙视自个的。
  “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墨爸。
  “我就是没出息,怨天怨地也没有用了。他继续气他老子。
  墨爸气的用筷子敲他头,还好知道老爸又来这招,便身子一歪,没给打着,墨爸气的把饭一拿“别吃了。”
  他也不吃了,进了房一条门用力一关,躲在厕所里,尤其说躲倒不如说是自恋的照镜子“怨我吗?怎么说我长得也不差啊!可愣是没桃花啊!连暗恋的对象也没啊!怪我吗?说完便哼着歌收拾着东西。,还是决定出去,在家里听的啰嗦耳朵都要废了,再加上老头说道做到,明天肯定压着自个去见那奇丑无比靠着相亲寻夫嫁出去的丑姐,又或者大龄剩女,万一看上我这美貌,非缠着我求我跟她在一起,那老子这辈子要毁在一个老女人手里了。那哪行,三十六计,逃之夭夭。
  吃完饭的墨爸,墨妈便去找他二叔问哪里有口子,趁这时候,他便提着厚重的行了悄悄离开。
  到了城里已经天黑了,打了个电话给还留在本市发展的室友借他家暂时落脚。毫无客气的打开了家里,一片狼藉的“我滴天,这他妈能住人。”心道“谁跟他住一起那人就是倒霉蛋。”这样的景象自然是衣服丢的到处都是,地几百年没拖……。墨子桐虽懒,但他爱整洁,索性的当起了保姆,忙活了一阵,整的也差不多了,便去洗了个澡,这才泡了杯廉价的绿茶坐在沙发里,放松心情自品着。
  直到他大学室友回来“卧槽,我家不会是进贼了吧!要多干净有多亮。”
  墨子桐白他一眼道“这算付了今天的房费。”
  “跟我还瞎扯钱的事,多伤感情啊!”李少臣瞪他一眼,意思是不该这么说,搞得他很小气似得。
  “行了,你家有吃的吗?饿死老子了。”墨子桐。
  李少臣疑惑道“不是吧?你还么吃东西?不好意思,我家冰箱老鼠看了都要走的。”
  “那算了,我下去吃,一起去?”墨子桐换着鞋。
  “不了,喝了酒头疼,恕不奉陪。”又续道“记得带上钥匙,我可不会爬起来给你开门。墨子桐没答话,把自己手里的钥匙亮给他看了便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写完的时候总觉得还差点什么,希望各位读者给我思考思考,嘻嘻。
 
  ☆、初遇
 
  吃完宵夜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走到半路被一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兰博基尼给吸引了“卧槽,这么穷的一个地方居然能有一辆这么豪华的车,说着便上前去摸,这是北京城郊,没钱人住的地方,离城里大约俩小时,本来还想拍几张照片去空间发个动态,谁知道里面坐着一个人,冷冰冰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脸上无任何表情,像座冰雕。墨子桐心里咯噔了一下,最近又看了好多乱七八糟的鬼书,加上现在是午夜时分,里面有黑漆漆的坐着一个木头,诡异的要命“他妈的还是赶紧走。”说着转身就走,突然背后被人拉住了衣服,墨子桐吓得直喊“大侠,饶命啊!我还没给我老头留种呢?放我一马吧!”
  抓他的人正是司机,上厕所回来便看见此人鬼鬼祟祟的围着他家大车子,墨子桐见他还没有想放自己走,只能蛮横起来,奋力挣脱抓着自己的那只手,谁知司机力气大如牛,一把用力从后面拉他一下,电火光石间,头撞在了车窗上,下一刻晕倒在地上。
  醒来时,发现自己在车上了正好对上那座冰雕,心又咯噔一下屁股往后一摞,机智发达的头又受伤地敲在了玻璃窗上,疼得他要命,颤抖的手摸着后脑勺,然后又瞄向那人心道“真他妈怀疑是不是个活人?”
  突然那人开口道“停车。”简单的两个字却透着几分寒冷。司机示意后,打开他那边的车门,粗暴的把他给拎了出去,然后关上车门。墨子桐回过神的看着周围宽阔寂寞的道路,山里张狂摇曳的杂草,在这月黑风高下好比女人的长发凌空舞动,一座座显目的山坟吓得腿都软了下去才道出一句“坟场。”说着拼命的去追那辆还未走远的车,管他三七二十一,等下就赖上他的车。
  追了好一会儿,突然被什么给绊了,整个人一头栽下去,摔成个狗□□样。无意间从后车镜看到他摔成那样,便叫司机“倒回去。”
  被好心的收留上车,车已经行驶了将有个把钟头,一阵困意来袭,加上今天的舟车劳顿,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不小心靠在了他的身上,那人厌恶无情将他推开一旁,头差点又撞上玻璃窗户上。
  要是司机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惊讶无比的表情吧!还好后座隔着昂贵的车帘。一股刺眼的阳光将他叫醒,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抱着他的手,枕着他的肩膀睡着了,难闻的口水流在人家高档的衣袖里,慌张的拿开手,又故作装睡一旁,还好他先醒来,要不难肯定死定了。
  他也微微睁开眼,天亮了,已进城中了,眉毛一皱,一股恶心难闻的臭味飘进鼻子,他快速利落的将西装一脱,扔到一旁,心想“奇怪他睡在自己身上,自己居然一点也没发现还安然都睡了,什么时候自己的警惕下降了。”
  他被他赶下了车,顺便把那件他弄脏的衣服扔向他头上。墨子桐瞬间无语。
 
  ☆、面试被刁难
 
  不知不觉已经挥霍青春一月有余,总是白住人家家里总是不好的,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心里不知道说了他多少遍了,碍着他不能带女人回家。今天励志出去找工作,网上递了好多简历,但都没回复,那也不能干等着那消息,所以搭地铁去市区转转,如工作没找到就权当出来逛街。
  面试了好多家,心灰意冷的坐在一棵大树石板上,吹着刮脸的北方,看着匆匆忙忙的行人,突然昨天晚上那辆车从自己眼前经过,自言“那不是昨天那司机吗?”一直看着他开进离自己不远的一栋高楼大厦,然后眼睛向上看,某某公司,又顺便拿起手机百度此公司,接着看到了招聘人才四个大字,吸引他的不是职业而是那些福利,管吃包住……最让人心动的事还能迁移户口,想想能迁移到这大北京城来,是多么让人骄傲啊!
  兴高采烈的拿着自己的简历冲去前台,前台看他递给自己的简历,这一个礼拜都没人来应聘了,今天他是隔着么久唯一一个,因为老板的要求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导致一个月已经换掉了二十多个,不过都是女的,各个都带着委屈的面孔离去。前台心里想到“难道老板不要女的,男的可以。”加上老板又在催促着赶紧招人。前台小妹打了电话给总裁办公室秘书,她接道“有什么事吗?”
  她说道“有人来应聘。”秘书听到有应聘者便一口气跟她说道“叫她等一下,我马上来。”白婷也迫不及待的找人,这样自己的工作量就不会这样大了,她已经几个月没休假了。
  方婷向老板打声招呼,自己要出去一会儿,他低着头专注的批阅着手上的文件淡淡道“叫她直接上来我这面试。”该要不要,他看人就知道了,就不用给个试用或者实习浪费时间。方婷礼貌应道,便打电话给前台叫他直接上顶层来面试。
  乘坐观览电梯,揉了揉太阳穴,头一次找工作当然特别紧张,心里还在打着鼓,到底要不要自己等等。又故作淡定从容,昂首挺胸的往前走,他不知道自己的鞋敲敲着高档的瓷板咯咯作响。
  江君依然未抬头看他一眼,余光往瞥一眼近处微妙动静,故作禁不住声波的来源,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廓,微微下压的眉宇已然不高兴,从进门开始就排除了不给面试的机会了。
  不过片刻墨子桐已经立在了办公室桌前,江君依旧未抬头正眼看他一眼,只冷淡道“你不合格,走吧!”
  墨子桐顿时气了,看都没看自己就说自己不行便不服气道“老子哪里不合格了,老子觉得自己挺合格的。”这话一出惊到了站在一旁的方婷心想“这人也太大胆了,居然敢用这样的口气和总裁说话,不要命了吗?”
  等说完了一大堆,可人家江君未顾人反应,就当他没有说话般依旧执着笔。
  墨子桐心想反正都撕破脸皮了哼了一句,边走边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江君觉得很舌燥索性停下笔,眼微抬看向那人背影,还是不动声色抿茶入喉,待人快要离开办公室方撂下杯盏,指尖轻点桌面细思此人口中狂言,一面启齿向他背影说道“真不知你还有这般自恋的本事。”说着又半眯眼看向他的鞋道“没有一个人像你这么没礼貌,我这不是菜园子,随便震天震地。”
  墨子桐转身想跟他理论一番,本来今天就受了好多人的气,正好借题发威“说老子没礼貌,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你有抬头跟我说话吗?”又低头瞧自个的鞋,理直气壮“是这皮鞋的问题,怪我什么事。”
  这才看清对方,都已经有过一面之缘了,正好闲下来,有意思。随以最舒适的姿势靠着椅背,双手撑着扶臂上,微挑眉峰带着三分戏跃,七分冷意,这下更有趣了。唇角微勾出口懒散戏言”“整体面貌看起来还不错,可性子鲁莽冲动不值一提,没大没小就更无可取之,你说你哪里合格了。”特意把最后两个字说重了。
  墨子桐看他完全就是拿自己来开玩笑,便口气更冲道“老子有用没用关你屁事啊!你不就是个破老板吗?老子又不在你手下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说完直接跨步离开了。墨子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保洁大叔
 
  已步入黄昏时分,高峰期又出现了,忙碌的身影,排着长城一样长的车辆。拥挤的站在地铁里,透过玻璃窗,这才静下心看这个大都市,其实北京的夜城,时而繁华,时而安静,只是缺少一些人情味,叹口气心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找到那么一丝的温暖。”想着突然口袋里的手机一响,他拿起滑动接道“墨先生,我是某某集团公司郑重诚聘你,明天九点准时上班,我们顶层见,莫迟到。”
  墨子桐很怀疑自己的耳朵,他没听错吧!本想问个清楚,对方已经挂了,无比郁闷道“我就是想问你我聘的是什么职位,至于挂的那么积极吗?”又疑惑“我他妈都这样了,他还要我?该不会是明天整我一顿吧!又想“现在是法治社会,他要动老子,我就告他。明天还是去看看,这年头找工作不容易啊!为了这张嘴,豁出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