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泉水在山+番外 作者:上山学艺下山报仇

字体:[ ]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H有  虐心
 
主CP:沉稳总裁Alpha攻X隐忍下属Omega受(燕铮X陈乃清)
副CP:浪子富二代Alpha攻X纯情混血儿Omega受(池远航X宋温暖)
总之是狗血的“我虐你,然后你虐我,虐完我们嘿嘿嘿”的故事(虐中也不忘嘿嘿嘿)
 
保证1V1,HE,有肉 ABO
 
 
 
 
    第001章 相识总待离别日
    
    陈乃清打算辞职了。
    他名义上是燕氏集团旗下铮荣地产总裁燕铮的助理… …的助理,但实际上燕铮有什么琐事都直接扔给他,燕铮的助理也就是他的上级经理——beta美女江卿不在的时候,他更是自动转换成燕铮的秘书。
    作为一个恋爱经验和性经验都为零的Omega,长期和暗恋的Alpha在一个办公室实在是太过煎熬,哪怕他用了再多的抑制剂,本能的抵抗,和他对燕铮的爱慕之情都时时刻刻折磨着他。燕铮身上强势的Alpha信息素浓烈放肆,整日熏烤着他的理智,再下去就要失控了。
    周末他去疗养院看过他妈妈顾晓菁后,又去医院找王利做定期检查。王利拿着他的检查单直皱眉:“你不是说在减少抑制剂用量了吗?怎么信息素水平还是这么不稳定?”
    “接下去会注意的。”陈乃清心虚道。
    “少跟我打马虎眼,都说了多少次了!”
    王利是顾晓菁之前的主治医生,一个古板的Beta,陈乃清叫他一声王叔,因为一直服用抑制剂,也固定在他这里做信息素水平定期检查。
    王利叹了一口气:“你的抑制剂效果在不断减弱,别只顾着工作,抓紧时间谈恋爱吧,别让你妈妈担心。”
    “知道了王叔… …”陈乃清低头说,知道王利是真关心他,不想他走顾晓菁的老路。
    “就会敷衍我,说知道知道,有什么用!”王利恨其不争地又骂了他几句,看着心烦,把他赶走了。
    马上就开年会了,回来就辞职吧,陈乃清想,正好下一次发情期快来了,趁休息想办法熬过去,然后把抑制剂的使用控制在正常范围,也许真的能谈个恋爱,接受标记,至于燕铮… …本来就不在一个世界,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吧。
    燕铮最近有点烦,前段时间认识的一个女伴阴魂不散,说好只在床上各取所需,下了床却想食言,没回她短信电话,居然找到公司来了,正好在大门口被来找他的池远航遇到,给打发走了。
    “不得了,都找到公司来了,看来你真的有性生活,不是处男。”作为燕铮多年的朋友,池远航一脸嬉笑,刚关上总裁办公室的门,就兴致勃勃道。
    燕铮松了松领带:“她偷拿了我的名片。”
    “谁叫你喜欢找A,一个个都不省心,早想到会有这一天了。要不你就跟我去换换口味,我肯定给你挑个安分的。”
    “没兴趣。”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陈乃清推门进来,见到池远航在,先点了点头:“池先生好。”又转向低着头翻文件的燕铮说:“总裁,负责年会的同事说预定的酒店少了一个房间,问你能不能… …跟员工同住一间。”
    其实他想问的是“跟我一个房间是否介意”,但一想他和其他员工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多了半个助理的身份而已,也就算了。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也从来不参与任何办公室八卦,后知后觉到还以为自己真的在“暗恋”燕铮,根本不知道江卿的第六感这么强,早就觉察到了。
    “可以,我不介意。”燕铮抬头说,“顺便把这份文件带给江卿,谢谢。”
    “好的。”陈乃清接过文件,又出去了。
    “我看你助理就不错,长得好又听话。”池远航嘿嘿笑了一下说。其实他自己最喜欢这类型,一看就是听话的beta,不过燕铮办公室的人动起来怕以后尴尬,还是算了。
    “他不是我助理,是江卿属下,而且我对男人不感兴趣。”燕铮皱了皱眉头继续工作,一点谈论的兴趣都没有。江卿也曾经开玩笑地跟他说过觉得陈乃清对自己有意思,作为异性恋,他听了后本能地觉得不舒服,幸而陈乃清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刻意的接近,否则早就该卷铺盖走人了,如今池远航也拿这个来开玩笑,更是让他觉得反感。
    “我看你真是过得没滋没味的,跟个性冷淡似的。”
    燕铮头也没抬:“今天来有事吗?”
    “差点忘了。我爸又找来两个不知道谁的女儿,让我通知你跟你爸下周末吃饭。”这下轮到池远航觉得没滋没味了。
    “行,等我下星期年会回来吧。”
    燕铮是个异性恋,但是性趣不强,对他来说,性只是偶尔用来排遣工作压力的方式而已,快感当然有,喜欢Alpha女可能也包含了征服感,但也没有那么强烈。他最讨厌麻烦,见过的陷在感情里的人都看上去智商退化没有理智,要不就是池远航这样不停地换人,新人一出面旧人连影都不再见,除了浪费时间外并没有一点好处。何况他确实也没有过动心的感觉。以后的婚姻也愿意按照父母的意愿,他们这种人,互惠互利强强联合才是好婚姻,他没什么理由反对。
    而好友池远航正相反,除了不碰A,BO通吃,男女不限,一颗真心掰成无数,恨不得人手一份。加上他本来就高大儒雅,多金又浪漫,随便上个街都能遇见几个旧情人。
    燕铮的父亲燕国栋和池远航的父亲池江海是一条裤子长大又一起参过军的过命兄弟,后来燕国栋从商,池江海留在部队,两家公私都来往密切,正好儿子年龄相仿,俩父亲就cao着抱孙子的心,总是时不时安排点饭局来相亲。燕铮对此不可置否,池远航却是叫苦连连。
    
    第002章 杜康之祸(含H)
    
    燕铮才28岁,第一年代替燕国栋实权管理铮荣就表现出色,因而年会也办得喜气洋洋。台上的燕铮高大沉稳,做工考究的深色西装更衬得他眉眼英俊深邃,一派精英风范。他不疾不徐地讲述着在他的带领下,铮荣一年来的成绩,和对未来的展望,纵然年初还有不少人不服气,一张张漂亮的报表也层层刷去了大家的怀疑和不屑。
    陈乃清专注地看着台上,想的却是自己不久后就要离开了。从小他就被顾晓菁教育要严守自己是Omega的事实,要远离Alpha,要自律要自爱,要… …可他还是爱上了燕铮,而且放任自己在他身边待了1年,但至少,在被发现前应该离开。
    其实他也不想冒险和燕铮住同一个房间,毕竟未被标记的Omega和Alpha在一起太危险,但负责年会的同事跟他不熟,也没问他意见就决定了,还颇不好意思地说:“男同事就你跟总裁接触最多,只好麻烦你了,不然大家都不愿意跟大老板住一块,压力太大啊。”他没有理由说不,也许心底还有一丝放纵和期待,就接受了,只是往包里多塞了几瓶抑制剂,以备不时之需。
    年会最后一天的晚餐非常热闹。陈乃清也跟相熟的同事们边吃饭边聊天。
    “乃清,你也喝点酒啊!”江卿坐在他旁边,说道。
    “我不会喝酒,谢谢江姐。”陈乃清赶紧拒绝。因为一直服用抑制剂,他甚至连酒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
    “又叫我江姐,我又不是烈士。呐,犯错了更要喝,就喝一点!你看,今天那么高兴,大家都喝了。”江卿也难得放松,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就想灌平日里乖巧文静的小下属喝点酒,听他说不会喝,反而更起劲。大家更是纷纷起哄:“是啊是啊,陈乃清,江特助可是你老板,怎么的你都该敬她一杯嘛!”
    “江姐姐,我真不会喝,我… …”陈乃清本来就不太会说话,这时候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江卿看到桌上一听罐装“饮料”,心思一转,说道:“好吧,那你敬我一杯饮料总可以吧,就这个吧。”
    陈乃清一听不用喝酒,顿时松了一口气,拿过饮料打开就喝了一大口:“谢谢江姐姐这么久以来对我的照顾。”
    “哈哈哈… …要干杯哦”江卿又补充道。
    于是陈乃清又仰头把整罐都喝了,味道有点怪有点刺激,不过还可以接受,喝得太急,他还忍不住咳了两声。不过等他喝完,大家却哈哈笑了起来。
    “乃清,酒好喝不?”江卿眨了眨眼笑嘻嘻地问。
    陈乃清楞了:“什,什么?”
    “乃清真可爱,果然没喝过酒,哈哈… … ”大家也调侃起来:“没事没事,喝醉了等下我们送你回房!”“是啊是啊,度数很低,不一定会醉。”
    这时陈乃清才明白,江卿跟他开了个玩笑,给他喝的是低浓度的罐装酒,他顿时脸色都变了。虽然知道大家只是闹着玩,但抑制剂一碰到酒精就失效,加上他现在本来就状态不稳定… …
    他急忙说了一句“我去下洗手间”,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江卿意外道:“怎么了?是过敏吗?谁跟去看看,别出事了。”然而洗手间空无一人。陈乃清一路跑回了楼上房间,连包都忘了拿,幸好房卡在裤袋里,他进门后给江卿发了条短信说有点醉回房休息后,就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心跳因为一路的跑动而砰砰作响,身上已经发热了,连手背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怎么办?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服用抑制剂是不是还能起作用,而且包在楼下包房。但国外人生地不熟,没人可以赶来帮助自己,只好麻烦同事把包拿上来,也许还来得及。
    陈乃清争分夺秒地打电话给一个关系还可以的beta男同事,麻烦他送包的事。他焦急地等待着,很快5分钟过去了,房门响起的时候,他已经感到浑身燥热,陌生的欲望蒸腾起来,跨出去的腿也软了,而等他见到推门进来的燕铮时,则再也坚持不住,脱力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燕铮也乘兴喝了不少酒,到离席回房的时候酒劲正好上来,有点快站不住了,打开房门的时候却见陈乃清倒在沙发上,房间里铺面而来一股陌生的气息,浓郁甜美,让他口干舌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呼之欲出。
    “陈乃清,怎么回事?”他稳了稳身形,问道。
    “我的包… …”多年来被抑制剂压制的信息素如猛虎反扑,陈乃清此时已经完全显现出抑制剂失效后的副作用——强制发情。面对一直以来的暗恋对象,他只想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好缓解一点无尽的渴望,幸而还剩一点理智,他还是等着同事把他的包送来,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燕铮解释。
    “你是Omega?”燕铮继续追问,但明显语气确凿凌厉,没有怀疑。
    陈乃清没有回话,他紧紧抓着沙发扶手,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克制自己和保持清醒。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陈乃清积攒起力气,起身去开门,刚摸到门把手,外面又传来同事的声音:“陈乃清,在吗?我把包给你带来了。”
    不对,怎么会是另一个Alpha同事,偏偏是这种情况。他慢慢滑坐到地上,抬头费力地跟燕铮说:“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他脸色潮红、双眼湿润,显然已经无法再抵抗另一个A的靠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