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落魄金主受难记 作者:自暴自弃

字体:[ ]

 
文案
 
金主一朝落魄,被包养的明星却飞黄腾达,反过来包养前金主 。
夏斌从前是个霸道总裁,包养了一个小明星。
但是总裁一朝落魄,沦为打工仔,小明星却飞黄腾达,变成大影帝。
大影帝一张支票糊在前金主脸上:现在劳资包养你,当初你怎么虐我,如今我就怎么虐回来,科科。
 
备注:CP是影帝×原金主,金主自从落魄后就攻不起来了,sad
 
 
    第1章
    
    夏斌下了夜班,对经理打了招呼,去更衣室换衣服。
    更衣室男女分开,可隔音效果不大好,夏斌换衣服时,听见隔壁女更衣时传来几个同上夜班的姑娘嘻嘻哈哈的声音。他无意听墙角,换好衣服就准备走,却意外地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诶,那个夏斌挺帅的嘛!长得不比大明星差!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你说我有戏吗?”
    “小彤你是新来的,还不知道吧!据说那个夏斌以前是个富二代,结果家里破产了,就沦为打工仔啰。”
    “是吗?看不出来啊。我以为富二代脾气都很坏的,可他人挺好啊。上次悦悦的前男友跑来闹事,他和经理直接把渣男赶跑,悦悦搬家的时候他也去帮忙了。我觉得他挺仗义的。”
    “我劝你可别跟夏斌走得太近!他老爸以前是个什么总裁,结果因为给某省领导行贿,被纪委‘打老虎’了,现在在蹲号子。然后他们家的公司就一蹶不振,被竞争对手收购。这消息都上过头条的,你去网上搜搜,肯定能搜到。”
    “还有,我听说他弟弟染了赌瘾,把家里的财产都败光了。好像妹妹又得了癌症什么的。反正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天天省吃俭用打工还债呢。”
    “哇,想不到他还这么惨。”
    “你同情归同情,可别跟他搞对象,会被拖累死的……”
    几个姑娘又叽叽喳喳讨论了一些有关夏斌的八卦,话题自然而然转到当下某热播电视剧上。夏斌苦笑,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消息都能搜到,他真是想瞒也瞒不住。
    夏斌从前的确是富二代,性格更十足是个纨绔子弟,十二岁打群架,十四岁学飙车,十六岁玩女人,十七岁玩男人,十八岁被老爹踢去米国呵佛大学念书,毕业回国后被老爹塞到新成立的娱乐公司当总裁。夏斌凭借天赋和所学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却分毫不改浪荡的个性,豪宅名车、俊男美女,一样不落,包养的大明星小演员拉一张Excel表格都数不过来,生活可谓过得奢侈铺张。
    可三年前,夏斌一夜之间从云端上跌了下来。飞得越高,摔得越惨。夏斌曾飞得比谁都高,结果摔得比谁都惨。
    夏父被曝光多次向省领导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判刑七年。之后夏氏集团股价暴跌,夏斌临危受命,试图力挽狂澜,却遭遇资金链断裂。夏斌本想靠抵押贷款熬过这一劫,然而由于父亲的丑闻,夏斌求助无门,无人肯贷款给他,也无人敢帮忙抵押,已有的贷款连还款期限都不能通融。夏斌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公司被竞争对手收购。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夏斌的母亲受了精神打击,患上精神分裂症,只能住进安定医院。夏斌的两个弟妹——夏明和夏钰还在国外念书。弟弟夏明不知和什么狐朋狗友鬼混,竟然染上赌瘾,欠下巨额赌债。夏斌虽怒其不争,却怎么也无法狠下心和弟弟断绝关系,只好抵押了自己的几套房产给弟弟还债。
    不久之后,妹妹夏钰检查出患了癌症。夏斌变卖了手上所有的不动产和股份为妹妹治病。好在化疗效果不错,夏钰的病情暂时稳定了,可后续的治疗费、护理费用是个无底洞,夏斌凑不出更多的钱,只好低头向从前的朋友借。可他之前交的不外乎都是些狗肉朋友,和他一样的纨绔子弟,如今对他唯恐避之不及。有些人打发乞丐似的丢给他一点儿钱,更多人则见都不肯见他一面,直接让秘书挡回来。夏斌直到此时才体会到什么叫“交友不慎”,什么叫“世态炎凉”。
    妹妹那边先不提,夏斌自己的生计就成了问题。他几乎一夜之间破了产,要活下去首先得放下身段找个工作。可圈子就这么大,谁愿意跟夏家扯上关系?再加上债主时不时的骚扰,夏斌只能远走他乡,来到希宏市打拼。
    曾经不可一世的夏总裁,如今沦为起早贪黑的打工仔,挤地铁,吃泡面,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境况不可不谓凄惨。
    夏斌刚回到家,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多半是电信诈骗或者电话推销。夏斌挂了手机,可没过一会儿又响起来。他只好接了。
    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请问是夏总吗?是我啊,小周。”
    夏斌回忆了好几秒才想起小周是谁。他以前的秘书叫周哲。三年前一别,他就再没见过周哲。来到希宏市后,他换了手机号,新号码只告诉了夏钰。周哲是怎么打听到他号码的?
    周哲听他不说话,以为他没听清,又问道:“是夏总吗?我是小周——周哲啊。”
    周哲管夏斌叫“夏总”习惯了,现在的夏斌早已不是总裁,他却一时改不了口。
    夏斌无奈地说:“是我。别叫‘夏总’了,早就不是什么总裁了,你挤兑我吗?”
    周哲吓得哼哼唧唧半天不敢说话。
    三年不见,周哲怎么突然来找他?难道是帮债主讨债来的?
    夏斌懒得跟他客套,直接问他来意。周哲支支吾吾地坦白:“那个,夏……夏先生,其实我跟小钰联系上了,从她那里要来你的号码。我知道你现在急需用钱,我认识一个朋友,你也认识他的,他说很同情你的遭遇,现在手上有个活儿,想跟你合作,可以先预付一笔款子……”
    “朋友?谁啊?”
    “那个……他让我先别告诉你,等你见到他本人就明白了。我我我保证他绝对有钱,这你放一百个心!”
    夏斌直觉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周哲鬼鬼祟祟的,不像是介绍工作,倒像在拉皮条。
    “周哲,你实话实话,是不是有人拜托你找我要债?”
    “不是不是!哎真不是啊夏总!我哪敢!真是一个朋友想见你!”
    周哲在电话那头赌咒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害夏斌。夏斌也知道周哲胆小归胆小,但决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说起来,当初夏斌为了筹钱给妹妹治病,找了好些从前的朋友熟人,每每吃闭门羹。周哲那时已经不是他的下属了,却悄悄塞给他五千块钱,说了句“给小钰治病,不用还了”就跑了。
    钱虽不多,对小钰的病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贵在心意。俗话说得好,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周哲这份恩情,夏斌一直记在心里。
    如今周哲做中间人给夏斌介绍工作,夏斌再怎么不讲理也得给个面子。
    “那成,你们那边定个见面的时间地点吧。”
    周哲一听夏斌答应,大喜过望。时间约在晚上九点,天景酒店,周哲开车来接夏斌。
    夏斌一放下手机,就敲开室友房门。
    “老乔,开门开门!”
    夏斌的室友名叫乔铭易,在一家游戏公司当程序员。两人同租一间公寓。公寓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房子,只有一室一厅,乔铭易出的钱多,所以卧室归他,夏斌就在客厅里放张行军床,再拉条帘子,凑合睡了。
    乔铭易是个教科书式的死宅男,沉浸二次元无法自拔,对三次元的事漠不关心,虽然也听说过夏氏集团的传闻,但完全没往心里去,就算看过夏斌身份证,天天对着夏斌的脸,也根本没将这个男人和社会新闻联系在一起。在乔铭易眼里,夏斌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打工族。
    乔铭易看待夏斌,完全不戴有色眼镜,这让夏斌松了口气。乔铭易也因此成了夏斌落魄后所交的第一个朋友。
    “等下!我正忙着呢!”卧室里传来乔铭易匆忙的喊声。
    “有事找你帮忙!你干啥呢!撸管吗!”
    “才没有!双手开门以示清白!”
    门开了。乔铭易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眼镜滑到鼻梁。他用中指将眼镜推上去,呼哧呼哧地瞪着夏斌。“啥事儿?”
    夏斌越过乔铭易肩膀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只见桌子椅子都被他挪开了,空出一块地方,地上铺了张瑜伽毯。当然,夏斌知道乔铭易可做不来瑜伽,最简单的姿势就能让他疼得嗷嗷叫。
    乔铭易的手机放在毯子上,一个粉色头发的美少女正在屏幕上为乔铭易加油鼓劲:“加油~再来一次就能亲到人家了~chu?再来一次~chu?~嗯嗯,今天的主人好棒哦~主人今天的运动量已经超过80%的好友了,请再接再厉!最爱你了!”
    一滴冷汗滑过夏斌额头。宅男的运动方式委实与众不同……
    “呃,老乔,跟你商量个事儿,你不是有件西装吗?能不能借我穿一下?”
    “干啥?你要相亲?”
    “相个鬼啊!我朋友介绍了一份工作,晚上过去面试,我琢磨着面试不能穿得太寒酸……”
    夏斌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风光无两的夏总裁了,但骨子里还是有点爱面子,更何况这次去见的人是从前的“朋友”。虽然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什么尊严可言了,却还是怕被旧识看不起。
    乔铭易一听夏斌要找工作,立刻爽快答应,从衣柜里拿出他那件便宜西装。虽然是淘宝上几百块买来的,可乔铭易珍惜得很,几乎没穿过几次,只有重大场合才拿出来。上次夏斌见到乔铭易穿这件衣服,还是乔大宅男去喝同事儿子满月酒的时候。
    夏斌从前的衣服,就算一条内裤都是世界顶级名牌,这种几百块的淘宝货西装,他看一眼都觉得是在伤害眼睛。可现下这已经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衣服了。
    夏斌千恩万谢,乔铭易大方地拍拍他肩膀:“不必不必,别弄脏就行了。你要不要看看面试宝典什么的?我电脑借你。”夏斌摆摆手说不用了,顺口扯了个小谎,说HR是他以前的老同学,这次就走个过场。乔铭易听了感慨道:“以前都在同个教室里上课,后来的人生却有云泥之别。啧啧,造化弄人啊……”唏嘘了一整天。
    
    第2章
    
    到了晚上,周哲如约来接夏斌。车就停在楼下。乔铭易一边在阳台上晾衣服,一边往楼下瞥:“我说老夏,从没听说过大晚上面试的。你这老同学靠谱吗?可别被骗了。万一是搞传销的怎么办?最近传销好像挺猖獗的,最喜欢用‘老同学’的名义坑人了。”
    夏斌笑着摇摇头:“不会的,我信得过他。”
    “你别怪我多管闲事,我就提醒你两句,要是发现不对劲,赶紧跑别愣着。你明儿一早还不回来的话,我可就报警啦。”
    夏斌谢过乔铭易的古道热肠,对着镜子整整头发,下了楼。
    三年不见,周哲看上去一点儿也没变,看他开的车,少说也八十万,可见周哲现在混得还不错。见夏斌从楼道里出来,周哲主动下车帮他开门。夏斌对他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周哲抓抓脸,不好意思地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