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普天之下皆情敌+番外 作者:初一爱吃糖

字体:[ ]

 
 
一个情敌很多,但本质不虐的HE故事。
 
第1章
陆宁川觉得他能来参加邹琪的婚礼,还是算有风度吧,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伸手弹弹领带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鼓励自己说:不失大将之风!
“别浪了,”一直站他旁边的刘维白了他一眼,“没人看你好么,都看新娘呢!”
陆宁川闻言也抬头去看站在邹琪身边的女孩儿,一袭白纱,长发大眼,笑靥如花,“新娘确实…挺好看的……”陆宁川尽量心平气和、实事求是的说。
“哟,对情敌评价还挺高。”刘维蹭着他肩膀,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问:“你红包里是多少?”
陆宁川竖起一个手指。
刘维看他一眼,小声说,“一千?我本来还想跟你一样多呢。”说着他数出五张红色纸币,放进自己的红包里,准备一会儿交给邹琪,有点不解的问陆宁川,“你干嘛包这么多?”
陆宁川没有回答,仍然目不转睛的远远望着新婚的一对璧人。说到底,他至今跟邹琪仍只算普通朋友,这红包确实不能算少。但也不多,他暗暗想,邹琪还是值得他真心祝福的。
尽管心里对邹琪有着良好的祝愿,但陆宁川也没心大到在人家结婚这天再去撩闲,整个婚礼,他一直老老实实坐在刘维身边,该吃吃该喝喝,在邹琪和新娘来敬酒时也只是跟着大家微笑举杯、一饮而尽,没有跟邹琪单独说任何一句话,他心里暗自揣度,估计人家邹琪也并不想跟他说话。
所以他从卫生间出来时,见到立在洗手台前一脸笑容的邹琪,是非常惊讶的。
“看到你进来了。”邹琪笑着说,开门见山,“我特意进来找你。”
“哦。”陆宁川尴尬的也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邹琪大大方方的往前迈了一步,对陆宁川伸出手,“宁川,谢谢你来参加婚礼。”
“应该的。”陆宁川慌忙接过邹琪的手握住,接住的一瞬间他就发现对方握的很虚,自己也赶紧虚握了一下,就马上放开了。
“那什么……”邹琪欲言又止,“我……”
“行,邹琪,你别说了!”陆宁川赶紧拦住他话茬儿,在人家婚礼上,说什么都好像不那么合适,“祝你新婚快乐!”
“好,那不说了。”邹琪笑着点头,“谢谢你的祝福,也祝你早点找到自己的幸福。”邹琪拍拍陆宁川的肩膀,跟他错开身走了,边走还边说了一句,“咱们以后还是朋友吧。”
陆宁川赶紧应了一声:“当然当然。”
邹琪潇洒的走了。陆宁川原地看着这个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放松了刚才紧绷的样子,偷偷舒了一口气,一只手按在洗手台上,无意识的望向镜子中的自己。
邹琪今天说的话很给面子了,毕竟上一次他们之间的谈话,是一场不欢而散。当时他已经“追”了邹琪一段时间,对方在最初礼貌的拒绝和避而不见后,逐渐被他惹恼了,在他一再示好下,邹琪很直接的告诉他,别说自己不喜欢男人,就算是喜欢男人也绝对不会接受他这种月抛大师,“你为什么追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喜欢我吗?你他妈就想战无不胜吧?我告诉你陆宁川,你在我这儿就是折了!就这么简单!”
别说陆宁川自认自己在圈子食物链的顶端,就是脸皮再厚些、自视再低些,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也很难扛得住。再说陆宁川自己知道,邹琪说的基本都是事实,他去追邹琪,也无非是三分被对方外貌吸引,七分受损友怂恿,想给自己掰弯直男的勋章再添上金光闪闪的一枚……
陆宁川今年28了,185的身高,145的体重,有棱有角的相貌,田径队专业教练。他20岁开始就半出柜的混迹在此地GAY圈,初恋受了那么一点小挫折后,仗着自己模样好体力壮,就一直在放飞自我,圈子里只要有他看得上的,基本没有勾搭不成的。头两年吃腻了娘炮小零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对圈外直男产生了征服欲,他觉得直男比小零更爷们儿、更硬朗,追着更刺激,上着更带劲,分手时也几乎不废话,毕竟直男,回归自己的圈子结婚生子,谁会赖上一个GAY不成?勾搭了几次都大获全胜,陆宁川更是信心爆棚,觉得凭自己活儿好不粘人的这基本功,就没他拿不下的直男。江湖上也有那么个传闻,钙圈的陆宁川和拉圈的一个酒吧女老板,并称基界双煞,就没他俩掰不弯的直男、直女……
陆宁川不认识那位女老板,实情如何不得而知,但他自己确实是折在邹琪这儿了。他打开水龙头洗手,还想洗洗脸散散酒气,今晚他没少喝,这会儿已经有些上头了。水龙头打开后,他反复冲着自己的手,洗手间里开始回荡着某种诡异的声音。好像是……谁哭了?
陆宁川看着水龙头,还真有两分瘆人,他伸手关上水龙头,那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声音却还依然在。陆宁川拧着眉毛回身看一排厕所隔间,从第一个走到最后一个,推开隔间的门,第一眼就看到这黑发青年头上的发旋,然后这头从膝盖上抬了起来,两眼通红的望着他,带着一点哭腔问陆宁川:“他走了?”
陆宁川有点傻眼,回头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刚从这儿走的没有别人,就是邹琪,所以这青年问的人也当然就是邹琪了?他点点头:“走了。你……没事儿吧?”他上上下下的打量这青年,后者衣着整齐的坐在坐便上,显然并没有如厕,身上的酒气可比自己大多了。脸上没有泪痕,也并没有在真哭,但是眼睛通红,嘴里哼哼唧唧,与其说是在哭,倒更像在跟人耍赖。从脸到脖子、到手臂,所有露出来的皮肤都因为醉酒红得不正常,但依然可以看出是个相貌不错的男人。陆宁川仅从外貌判断,觉得这青年似乎是比自己年龄要小。
“去他妈的!老子稀罕?”黑发青年猛然间站起来,一扫自己相貌中自带的优雅,开始破口大骂:“看不上我?哪里比我强了?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他嗷嗷叫着扑向陆宁川,一把攥住陆宁川的领子,身高相仿的两人额头顶着额头,他眼睛瞪着问:“看不上我?你说!看不上我?”
陆宁川本意是想扯开他的手,谁料他醉得已经没了重心,被陆宁川扯开手后,一头跌进了他怀里,搂着他脖子,声音稍弱,但气势一点没减的又问:“他走了?为什么看不上我?”
这信息量……略大啊……
陆宁川搂着怀里这位,心说天下炮灰不独我一人啊,看来邹琪还挺受欢迎的,而且邹琪还真不是一般的直!不光自己这一身腱子肉的没得逞,这个白白净净的粉蒸肉,看来也同样被拒绝了。
行,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那就让你在哥怀里靠一会儿吧。
陆宁川把粉蒸肉连拉带拽的扶出卫生间,就近放到了一处无人的阳台上,跟自己肩并肩坐下,他掏出手机给刘维发了个信息让他先走,再掏出烟来,先递给粉蒸肉一根,“诶,来一根儿。”
粉蒸肉俩手乱揉自己的脸,被他一碰抬起头来,眼神儿不太有焦点的看了看烟,推开拒绝:“我不抽烟。”
陆宁川低头一笑,“你也不怎么会喝酒吧,这是喝了多少啊?”
对方不回答,早就低头又揉上了自己脸。
“行了别揉了,一会儿把脸揉掉了。”陆宁川拉开他的手,问道:“哥们儿,怎么称呼啊?这醉的,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谁醉了?我叫姚远!”粉蒸肉不服气的回了一句,就着陆宁川拉他的手就不撒开了,把他手按在自己脸上蹭了起来,他觉得满脸满身都热的难受,陆宁川刚刚凉水洗过的手,比自己的手揉起来舒服多了。
姚远好看的五官和微热的皮肤质感,就这么简单粗暴的送到了陆宁川手里,也没什么过程,作为一个资深基佬,他很快就被带动了。本来就没什么节操的陆宁川哪禁得起人这样撩,更何况撩的人还这么好看,虽说从姚远语意不详的话里能分析出这人大概跟自己是情敌,也是追求邹琪未遂,但邹琪都已经跟女人结婚了,情敌也没了敌意,就只剩下同病相怜的情伤了,倒更添了几分知己之感。陆宁川感觉自己周身血液循环开始加快,尤其是某个部位,简直是呼之欲出的兴奋起来。
“你说他到底看不上我哪儿?”姚远蹭着陆宁川手问。
“他瞎。”陆宁川说。
此时初夏,微冷的阳台上,夏夜清澈的月光洒了一地,姚远听他这么说咧嘴一笑,黑眼珠在月色中亮的吓人。
陆宁川被他这个笑容闪的心头莫名悸动,一时竟然想违背自己打炮不亲嘴儿的原则,直接就去亲一口,但最后还是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心有顾忌的克制住了。
“你不瞎吧?”姚远眨着亮晶晶的眼睛问陆宁川。
“我当然不瞎。”陆宁川一把拉他站了起来,心说这样的再不拿下,那才真是瞎了。
……
姚远28年的人生中,不是没有宿醉过,但这天早上他一醒,就知道坏了。宿醉喝的再多,也该是头疼,可他现在比头更疼的,是屁股那个难以言说的部位!他艰难的睁开眼睛,对面是一张陌生却又似乎有那么点印象的脸,陆宁川就躺在他身边,一只胳膊伸在他脖子下面让他枕着,另外一只搭在他腰间,俩人贴着搂在一起,姚远清楚的感知着一件事:他俩都啥也没穿!
我就操操操操操操操了!
姚远的脑子里已经炸开了一颗核弹,这样的剧情绝不是他的人生中该发生的事!他没有细想,就一脚踹开陆宁川,张嘴就骂:“你他妈谁啊?”
陆宁川昨晚也是拼了全力的,特别想伺候好姚远,虽说姚远醉得不轻,任人摆布,但陆宁川还是希望给他留个“好印象”,从里到外尽职尽责,没有一次自己先爽的,一定让姚远先射了,自己才发泄出来,兴兴头头的折腾了半宿,又轻手轻脚的给姚远清理了之后才睡的,确实累得不轻,这会儿被直接踹醒,脑子还是懵的。
“你醒了?”陆宁川怔愣着说了一句。
姚远已经要杀人了:“你他妈到底是谁!!!”
昨天都没自我介绍?卧槽,精虫上脑,开房进来直接就给人按住啃上了。陆宁川回想一下,有点儿想笑,但也知道现在这气氛不合适,看着姚远坦然道:“我叫陆宁川。”
“陆、宁、川。”姚远在自己记忆储备中搜了一遍,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绝对不认识这人,咬牙瞪眼继续问:“你是干嘛的?我认识你吗?我怎么在这儿?你又怎么在这儿?你他妈都对我干什么了!!!”
陆宁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点点痕迹,又抬头看看姚远身上比自己还要多一倍的痕迹,抿嘴忍着笑,觉得姚远这话问得实在太白痴了,你说我都干什么了,当然是干你了,“这还用问吗?”
 
第2章
陆宁川的坦然大方,在记忆大量流失、疼痛不肯下线的姚远看来,就是无耻,赤裸裸的无耻!什么叫“这还用问吗?”你他妈到底是谁!!!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这他妈被男人给那啥了,报警是不是也得打110啊!不管怎么说,读过书学过法,在人生发生重大危机的时刻,姚远决定还是首先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他呲牙咧嘴开始找手机,四下一看,两人的衣服扔了一地,自己的内裤就在最近的地方……昨晚一些画面依稀浮现了出来……好像……自己……也……妈的!难道我配合他来着???姚远立刻觉得有些心虚,至少在亲嘴儿那个阶段,自己算不上太清白……但跟你亲一口也并不是让你真刀实枪的干好吗!想到这里又重新愤怒起来,他伸手去抓自己的内裤,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疼啊!这也太特么疼了!他身形顿住,没忍住“嘶”了一声,下一秒陆宁川光着屁股凑过来,附身捡起他内裤还不算,顺手就要给他穿上。
“滚!”姚远一把推开陆宁川,自己穿上内裤。有了这片遮羞布,再去看光着的陆宁川,他马上觉得气势上足了很多,回身先下死手给了陆宁川一拳,大吼:“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这事咱俩没完你知道吗!你这是强——”姚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觉得一个男人说自己被强女干实在是太羞耻太窝囊了,换了个词儿再吼,“你他妈这就是耍流氓!我要报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