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匠心 作者:毛厚

字体:[ ]

 
文案
陆商在酒吧谈事的时候,顺手救回来一名脏兮兮的少年,本是顺手之举,不料他看见了这名少年背后的枪伤,十年前的记忆浮上脑海。
 
陆商问他:“你叫什么?”
“小黎……我姓黎,他们都叫我小黎。”
“没有名字吗?”
“不记得了。”
陆商说:“就叫黎邃吧,你以后跟着我。”
从那天起,陆商身边多了一位叫黎邃的小情人。
 
许多年后,梁医生嘲笑他,别人的心没要着,还把自己的心搭进去了,陆老板,这买卖不划算啊。
 
陆商望着在厨房做饭的英俊青年郁闷地想,明明捡回来的时候还是只字都认不全的小乌龟,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见他就扑倒的大狼狗了呢?
 
【设定】成长型忠犬攻×心脏病精英受
【属性】现代架空都市,年下,一点养成,狗血慢热,1V1,HE,甜虐。
【更新】每周一、三、五、六晚凌晨左右更,如果没更就补在周末,不再另行通知。
 
内容标签:年下商战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邃,陆商┃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一辆越野车匀速行驶在市内公路上。
  陆商被身旁的喘息声吸引,从窗外的夜景中转过头来。
  他身边的车座上蜷着一个人,浑身血污,呼吸急促,双手紧握成拳,极其痛苦的模样。
  陆商察觉有异,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被对方粗鲁地挥开。
  “别碰我。”声音非常年轻,是个少年。
  前座的司机袁叔微微侧了下头,“陆老板?”
  “没事。”陆商神色平常地收回手。
  似乎在竭力忍耐着什么,少年离得远离远远的,紧紧贴着车门,蜷缩得更紧。窗外的路灯忽明忽暗,只照出他几缕过长的刘海,看不清面容。不知道伤到了哪里,坐垫上蹭了不少血,车内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很难受吗?”陆商盯着他,出声询问。
  回答他的只有越发紊乱的呼吸,好像身体里藏了一只野兽,随时要爆发出来似的。
  “他这样子,要带回陆家吗?”袁叔在前面问了句。
  陆商转头看了一会儿,陷入深思,似乎在做什么权衡。
  这时车子驶上高架桥,车身一个转弯,往右侧一阵倾斜,旁边的少年没有系安全带,惯性倒了过来,闻到陆商身上的味道,好像一下子按捺不住了,张嘴咬上他的手腕。
  “怎么回事……”袁叔转过头。
  “没事,”陆商头也没抬地打断他,“看路。”
  不知是不是身体力竭的缘故,手腕上传来的力道不重,除了最开始那一下,并不太疼,陆商感觉出这孩子并不想伤人,微微皱了皱眉,用空闲的那只手在他额头上探了一下。他的手很凉,咬人者像是一下被惊醒,猛地松开了牙齿,慌忙爬回车门边,蜷成一团,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是中毒了,陆商表情转为严肃,捂着手腕,抬头吩咐袁叔:“去医院。”
  两小时前,南城酒吧。
  温度又低了两分。
  孙茂看了眼手表,不自在地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
  “您当初是怎么跟我爸说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您也不会让银行给我们放款,我说孙书记,今儿个您怎么就求上我了呢,您也知道我爸这人脾气不好又爱记仇,您这让我很为难啊。”
  说话的青年叫李岩,不过二十出头,梳着大背头,叼着烟斜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
  年近五旬的孙茂此刻倒像个被老师教训的小学生,低垂着眼,讪讪地赔着笑:“这……这我都知道,当年我这不是……”
  “不是我李岩小气,这两千万说多不多,可要说少,也够在城中买条商铺了不是?”李岩还是笑。
  孙茂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从封闭的大山里读书读出来,几十年的摸爬滚打,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要说他是贪图富贵之徒,也委实不算,只因年少时无权无势被人欺狠了,心中埋了怨恨的种子。刚坐上位子那会儿,他沉默了十几年的积怨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仗着权力报复性地打压了不少人,恰不巧,李岩的父亲李金钥就是当时其中之一。
  活了半辈子的孙书记没想到,时代变了,风水轮流转,李金钥这根老柴不仅没熄火,后来还越烧越旺,成了赫赫有名的富商。他倾尽半生爬到顶,结果发现自家山头不过人家的半山腰,一把年纪了还要对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低声下气,他心里窝火,却迫于有求于人不得不受着。
  这时服务生端了茶水进来,包厢门开合,屋外的重金属音乐猛地涌进了屋子。
  “岩哥,有人来了。”
  李岩抬头,服务生走过来,俯身在他耳边念了个人名。
  “他?”李岩诧异,忙说:“快请。”
  很快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年轻男人,一袭黑色大衣,身形修长,气质冷冽。孙茂见到他,总算是松了口气,激动得眼里几乎都要冒出光来。
  “哟,陆老板,”李岩忙站起来,递过来一根烟,“听说你不喜欢酒吧这种地方,今天怎么过来了?”
  “来借钱。”陆商伸手挡了挡,在两人中间的沙发上坐下来。
  “借钱?”李岩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谁有这本事能让你开金口借钱的?”
  陆商看向他,言简意赅:“你。”
  李岩抽出一根烟,听闻这话又放了回去,笑着问:“那你要借多少?”
  “两千万。”
  李岩抬眼一瞥,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年初陆商投资两个亿为市内的五所大学建楼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新闻报道一般都有夸大的成分,但李岩绝不相信他会为这两千万费神,之所以开这个口,无非是想横插一杠,替他把孙茂的债权揽下来。今天这钱,他李岩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孙书记,你本事不小。”
  孙茂没作声,额头上冒了一层汗,就差把“心虚”两个字写在脸上。
  李岩冷笑一声,知道自己这是被人摆了一道,他是家里的独子,又是老爷子一手教出来的,虽然年纪尚轻经验有限,但受他父亲荫庇,生意场上从来都是顺风顺水,哪里吃过这种暗亏。作为一个合格的富二代,他向来不吝啬金钱,但最烦有人使手段逼他。
  “您和陆老板聊吧。”李岩站起来,拿着烟出去了。
  孙茂顿时急了,又不好去拦李岩,只能转头去求陆商:“陆老板,这钱……”
  陆商淡淡地给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低头端起桌上的普洱茶,不疾不徐地抿了一口。
  实际上,孙茂手里有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权力优势,那就是关口地区的进口批文,李家觊觎已久,却未宣扬,就等着看他哪天落马好一举拿下。这钱李岩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借的,只是陈年耻辱跨不过,借机发作一番罢了。陆商心中通透,李岩既没表态,也就等于是默认了。
  他等李岩出去了,才示意孙茂去查银行账户。
  孙茂一听,急忙站起来摸出手机,手指都有点抖。
  陆商冷冷道:“再拿去赌,你知道后果。”
  “是,是……”孙茂掩不住喜色,连连点头。
  陆商在包间里等了一会儿,李岩一直没回来。他站起来,无视了孙茂请他吃饭的热邀,径自去了后门。
  这间酒吧是李家人的根据地,李家原本靠做餐饮起家,后来又投资珠宝行和房地产,李金钥是个老狐狸,赚了钱后开了家担保公司,明面上和银行合作给人作担保,暗地里吸收存款放高利贷。早些年金融行业刚兴起时,李家赚了个满盆满钵,这两年国家经济政策逐渐收紧,李金钥闻风而动,抽回资金开了娱乐公司,让儿子接手,自己退了二线。 
  当然,这都是仅能看得见的。
  酒吧后门挨着一家汽修厂,位置异常偏僻,陆商却是轻车熟路,以前谈生意时他来过多次,司机袁叔总在那附近等他。
  他刚到门口,听见一阵吵闹声,走过去一看,见一个混混模样的黄毛提着酒瓶在踢人。被踢的人满身血污,明显已经动不了了,打人者却完全没有收敛的架势,眼里是愈发高涨的兴奋,围观的服务生们恶劣地吹着口哨,脸上看不见丝毫同情。
  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对别人的悲惨遭遇也没有多少兴趣,低头给司机打电话。
  “底下有人手脚不干净,我给点教训。”
  陆商抬头,循着声源方向看过去,见阴影深处,李岩正坐在一叠汽车轮胎上忘情地抽着烟。他还没有对这句话做出表示,李岩微微一愣,反应过来他并不是在报警。
  也不能怪他反应过度,陆商出来混得早,性格又老成,在李岩还闹逃学泡吧的时候,陆商已经开始和他父亲有生意往来了。从最初的认知上,他总觉得陆商是他父亲那一拨的人,因此多多少少带了些敬畏,虽然实际上两人的年龄也没差多少岁。
  车过来了,陆商并未对他的行为发表任何意见,只扫了眼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转身上车。
  “我的新公司,陆老板有没有意向入个股?”李岩在他身后叫住他。
  陆商从车窗里看过来,目光停留在地上,答非所问:“这孩子长得不错。”
  没来得及意外,又听他道:“多少钱?”
  李岩虽和陆商没有深交,但也知道这人不好相处是出了名的,向来独来独往,性格冷淡,也极少对什么东西表示出兴趣。他心里不免一阵诧异,伸手抓起地上那服务生的额发,迫使他抬起头来。
  一旁的领班趁机告诉他,这孩子原是杨老五不知从哪个毒贩手里买来的,说以后有大用处。可惜杨老五时运不济,人还没用上,自己先进了局子。于是这孩子就被独自扔在了酒吧里,年龄名字籍贯一问三不知,人没上过学,身体又瘦弱,要文化没文化,要力气没力气,只能做点别人不愿做的脏活,几乎没有存在感。李岩接管酒吧半年多,倒真未注意过店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这会儿他借着车灯细看,不得不承认,陆商的眼睛的确够毒。过长的刘海遮住了这孩子的大半张脸,但灯光下,那双眼睛却是亮得出奇。
  李岩松了手,目光在陆商身上游离一圈,起了些心思。
  “陆老板喜欢?送你如何?”
  陆商仍是淡淡的,没表现出惊喜,却也没推辞,只点点头,给旁边的司机做了个手势,“那多谢了。”
  说着,司机下了车,径直走过来,拨开人群把人拎起,拖进了车后座。李岩的手下原本想挡,被李岩拦了拦。
  “改天谢你。”陆商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合上车窗走了。
  “他倒是不客气。”领班望着远去的车影愤愤不平。
  李岩看上去却非常高兴。
  “岩哥,就这么便宜他了?”
  李岩低头笑了笑,说:“你懂什么,陆商这个人,城府深得很,用一个半废的人换他一个人情,这买卖不亏。”
  今天是周五,按照惯例李岩得回家吃饭。饭桌上把这事儿一说,他爹果然没有责备他,还夸他办得好。
  “但是这两千万你得……”李金钥提点他。
  “我知道,钱我明天会让小赵转给他。”
  “孙茂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敢私自挪用公款,今天陆商当着你的面借了孙茂两千万,明天你转给他,把债权转到我们手上来,一来卖了陆商面子,二来收了孙茂这条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