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长的秘密情人+番外 作者:十三叔

字体:[ ]

 
内容简介
 
方晚又犯路痴了,误打误撞地闯入并发现了白行律的秘密,男人原来跟男人也可以的?方晚还没悟出真理,就被白行律强迫性地用体验了一番。迫于白行律的威胁,他不得不与那恶魔维持“不同寻常”的关系。却因此事被因爱生妒的齐少爷整的惨不忍睹。在金钱为上的君临学院里,唯一对他交心的易伟峰却暗藏心机。和蔼的耿班长笑容背后,也有着让他看不明白的动机。各式尊贵华丽的人物连番找上他这个低等的平民,原因却只有一个白行律。低等平民与华美贵公子,故事到底会怎样发展下去呢……
 
 
 
    上部
    
    第1章 误闯
    
    方晚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站在君临学院气派的校门口。
    能并排驶进七辆大卡车的石拱门,气势磅礴的矗立在前方。暗灰色的石质上,雕刻着繁复的图腾——左右两只雄狮,张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昂首而立;怀里对抱的一面旗帜上,缀着君临学院四大家族的族徽,彰显出浑然的霸气。高大的石拱门两边,各驻守着一只面目狰狞,傲然群生的石狮。
    方晚站在两头狮子中间,也不过只比它们的脚趾大了一点点。
    身后响起“啪啪”的汽车喇叭声,方晚这才如梦初醒,拖着行李箱,慌忙让到石拱门一侧的人行道上。
    这一看,又把方晚惊得直咽口水。早就听闻君临学院是s市独一无二的贵族学校,全国各地非富即贵的少爷小姐,无一不趋之若鹜。而君临学院却还限招人数,每年每级只招指定人数,绝不超额。所以来之前,方晚着实好好的做了心理准备。可是一见这川流不息的豪华汽车群,方晚还是很没骨气的软了脚。
    一路走来,方晚看见拉着行李箱在校园里人行道上走着的,除了他,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来。
    100个报道的,有99.9个都是私家车直接送去注册报道,再送到宿舍楼。
    而剩下的0.1没有私家车接送的,就是像方晚这样,拿全奖入学的。
    君临学院在每年都会发放10个全奖名额,为的是吸引贫寒学子入学。名气名曰帮助有真材实料,却苦于家境贫寒的优秀人才出人头地,实现从此摆脱困境的梦想。
    然而方晚认为,这不过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富者闲来无事,看见街边的乞丐,顺手扔给他一两个铜板的惺惺作态。
    想归这么想,当方晚接到君临学院的入学通知书时,还是兴奋的失眠了两夜。
    他方晚,还真是急需这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方晚路痴症又犯了,拉着行李箱跌跌撞撞的转了一大圈,总算在一群帮少爷小姐注册报道的管家助理之间交了自己的学籍卡,拿到了宿舍楼的号牌钥匙。
    夏末的天气闷的叫人不能呼吸,在被告知晚上六点整在学院礼堂开祝词会后,方晚顾不得擦汗,又急急忙忙的奔到自己所分到的宿舍楼——易通-林苑-j院-a302室。
    方晚绕了好几公里,终于满头大汗的找到了他所在的宿舍楼。擦着额上的汗珠,他不禁疑惑的“咦?”了一声。
    眼前的宿舍苑,并不是他高中寄宿学校所住的那种六层楼高,像民居房一样的楼房。
    而是一幢幢华美的三层小洋房,白墙黑瓦上,爬着或稀疏,或茂密的藤蔓。每五幢别墅,圈成一个小院,用一扇精致的小铁门把守。铁门旁边的石柱上,竖挂的铭牌上描着两个正楷:j院。
    是这里了。带着感叹,方晚匆匆找到了标着a幢的别墅,用钥匙打开楼下的实木门后,方晚直奔302室。
    方晚大概观察了一下,这幢小洋房一共三层,每层有六间房,每间房左右各摆放了两张床位。
    房间里实木书桌、实木单人衣柜、等离子电视、超频空调、低功率冰箱、独立厕所等等一应俱全。
    方晚暗暗咋舌,幸好自己拿的是全额奖学金,学费免除外,住宿费也是免除的。不然,自己还真连这学校课桌的一点边角也摸不着。
    撇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下午3点整。
    方晚收起心思,忙开始打理自己本就不多的行李。
    不到一个小时,方晚便收拾完毕,坐在柔软的单人床上,吁了口气。揉着发酸的手臂,这下才得空思考起来。
    考进君临学院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好好学习,争取拿到君临学院每年5个名额的保荐,到它的附属集团工作。
    方晚不断的给自己打气,拿出随身带着身上的钱夹,看着钱夹里一家四口笑的甜蜜幸福照片,方晚笑的有些落寞。
    “喂,喂?”
    听见有其他人的声音,方晚合上钱夹,匆忙抬头。
    “啊?”
    “啊什么啊,你是我室友吗?”
    方晚盯着眼前这张笑脸有些傻眼,好阳光的男生啊。
    “啊?啊,我是住这间房。你也是吗?”
    方晚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倒不是因为这男生帅气的长相,而是想到自己与这所学校的格格不入。这个男生,会不会瞧不起我呢?
    “哦,你好啊。我叫易伟峰,你呢?”
    爽朗干净的声音。
    “方晚。”
    “方晚,以后咱们就是要相处四年的室友了,请多多指教!”男生咧嘴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请多多指教。”鲜少与人接触的方晚,有些窘迫的回应。
    距离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方晚也已经从刚开始融入不进这所学校,到现在能泰然自若的吃饭睡觉学习了。
    事实上方晚所担心的怕被人瞧不起,会被人排挤这种事,完全是多虑。先不说本学院严苛的教学制度,就是就读这所学校的公子小姐也是从小受到过优良教育的人。在他们看来,排挤、欺负贫穷的下等民这种行为,是极其无知和折损上流人士尊严的事情。
    碰见像方晚这种平民,至多是投去不屑的一眼。
    实际上,不谈整个学院,单就方晚所分配到易通分部,除了宿舍楼同层的舍友知道有他这个人以外,根本没人知道这学校还有方晚这么个人存在。
    而方晚也乐得当个透明人,他也习惯于独自在角落做自己事情。
    唯一让他既欣慰又苦恼的事情,就是室友易伟峰。这个易伟峰天生开朗健谈,当得知方晚是拿全额奖学金入学的后,非但没有鄙视他,反而惊讶的大张嘴巴,惊叫他太厉害了!天知道君临学院的全奖有多难拿!每年的10个名额,能有人拿走一半名额就算不错的了,可见这学校有多刁难人。
    直夸的方晚脸红得滴血,小声辨道:“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啦。”
    从此以后,易伟峰就以崇拜为由,经常缠着方晚教他习题,还时不时拉他出去,请他吃饭。
    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方晚,从未与人相交到如此深的地步。陌生的名为友情的东西,让他既期待又害怕。不善言辞的他,每次在面对滔滔不绝的易伟峰时,也只能嗫嚅的吐出两个单音节,表示他有在听。然而他从来都不知道易伟峰跟他聊天时都在聊些什么,对于外界所有的新奇事物,方晚一概不知。
    甩甩头,方晚加快脚步,晚上有一位老教授的讲座,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争取到去旁听的名额。抬手看了一眼破旧的电子表,吓!快8点了!马上就开课了,方晚焦急的左顾右盼。四周都是一摸一样的教学楼和黑压压的树林。
    这是方晚众多缺点中的一个——路痴。在这学校上了快一个月的学,竟然除了食堂到宿舍楼的路线认识外,其余一点映象都没有。每次都麻烦易伟峰为他画好路线图,或指引他去上课的教室。
    为此易伟峰还笑了他很久,说他功课念的那么好,在生活方面却是个半残疾。
    他又没有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只能在一条又一条的岔路上打转。
    眼看着离开课时间愈来愈近,方晚绕出一条车道,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幢四层楼高的巨大扇形建筑物,方晚一咬牙,不管了,说不定就是这栋楼。实在不行就问问路吧。
    做好了打算,方晚小跑着往扇形建筑物奔去。跑近后,方晚才看清,扇形建筑物实际是贝扇的形状。贝壳下方就是矩形建筑,可以看到,矩形建筑上方的缀着的四方见开的大窗户里,隐隐透出温暖的橘黄色光线。
    找到入口后,方晚也顾不得查看建筑物的名称,就直直奔进去。
    跑到明亮的走廊里后,方晚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四周太安静了,他记得老教授上课的地方是综合教学楼,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都有很多教授在那开课。讲师们透过麦克风传出的声音,混杂着学生的笑声、提问声、讨论声以及辩论声,可以说大楼里随时都是人声鼎沸,绝对不像现在安静的连一根针掉下去也能听见。
    可是已经进来了,再出去也不认识路,先找个学长或学姐问问路吧。方晚一边宽慰自己,一边不停的抬手看表,一边向宽大豪华的走廊两旁2x3米宽高的雕花实木门打量。
    方晚左右看看,见始终没人,便走到其中一扇厚重的双开实木门前,重重的扣了几下,轻喊道:“请问有人吗?请问知不知道第五综教在哪?有人吗?”
    长长的走廊里只有方晚清脆的声音和“扣扣”的叩门声回响。
    静了一会儿,确实没听见有人回应,方晚又向前走去。左右张望,留心看有没有那间教室有人。
    走了很久,就在快走到一楼走廊的尽头时,方晚有些绝望的叹口气,看来今天这位教授的课他是没福气上了。
    正要返身折回去时,方晚看见他右手旁斜前方的双开门露出一条缝,明亮的橘色光线斜斜射出。方晚大喜过望,快步走过去。走近时,他还隐隐听见像是有人在交谈的声音。这更让他兴奋了,开来上天待我不薄啊,老教授等我!
    方晚激动的连门也忘敲了,抬手就推开厚重的雕花贴金木门。
    “请……请问知道五综怎么走……”推门进去的瞬间,方晚就傻眼了,有一个游泳池般大小的教室,铺满了棕色木地板,两扇高大的落地窗被素雅的淡黄色窗帘遮的严实。
    教室正中间摆放着一脚闪着光泽的漆黑三角琴,钢琴键盘的方向正对着他。
    在盖着的键盘琴盖上,双腿大开的坐着一位分不清性别的人。而面对那人,却背对方晚站着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结实的男子。
    那名男子双手撑着琴身,臀部在那人身上不停耸动。面对方晚那人,闭着眼睛,美丽绝伦的一张脸上浸满了绯红,半张着的红艳嘴唇里发出甜腻的呻吟。
    他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随着男子的耸动,也在上下晃动。直晃的方晚一阵晕眩,眼前发黑。
    
    第2章 被吃
    
    方晚被眼前的景象冲击得头脑发昏的傻站着,也忘了转身走掉。直到闭眼呻吟的那人睁开迷茫的眼睛,看见门口大喇喇站着一个大活人,正目不转睛盯着眼前的活春宫观看。当下大叫一声,抱紧面前的男子,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
    方晚被这一声惨厉的叫声惊醒,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呐呐的道歉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走错了……我、我这就走!对不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