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整条街都知道你被我承包了+番外 作者:千载流年

字体:[ ]

 
文案:
想钟韬一个应届的名牌大学生,原本可以直接出国深造然后留洋赚的大把的钞票然后抱得白富美,但是钟韬却为了所谓的真爱放弃了这满满的福利,去了城里找他所谓的男盆友!!结果钟韬被啪啪啪的打脸了,他所谓的男朋友,正抱着老板的千金卿卿我我的,好不恩爱!!!所谓的男朋友还使绊子害钟韬被炒鱿鱼了!!于是钟韬迫不得已的去找他一个在环卫局上班的干爹,干爹让他从底层做起,明天开始承包三条大街,想钟韬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居然落得扫大街的地步。好吧,扫就扫吧,妈的居然还有人会被钟韬的大扫把糊了一脸!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说明双洁,换攻,1强,甜宠,用我总攻的名誉保证日更!!!果断的收藏吧!!!!小剧场梁荣:“你子想睡你。”钟韬:“哦?怎么个睡法?”梁荣:“哟,这睡法多了去了,要不我们都试试?去我家??”钟韬:“去死吧。”人物设定小受是个扫大街的三好青年(后期会逆袭)~小攻是个开着好几家连锁超市家世特别可怕的霸道总裁兼职倒腾水果味(啊摔!你这种设定真的好吗!!!!)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韬,梁荣 ┃ 配角:仇英 ┃ 其它:
==================
 
  ☆、Chapter 1
 
  钟韬的老家是一条四面环山的小村庄,前前后后也只不过百来户人家,钟韬家住在村子的中央处,家里开着一家钟记豆腐坊,世代以卖豆腐为生。
  这个卖豆腐,说来也是奇怪,这钟家做的豆腐,和别人做的味道那是完全的不一样,有一段时间大家都看钟家卖豆腐生意起来了,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引进了先进电子产品的小康家庭,有些县城里饭店的大老板们都跋山涉水的上来跟钟家批发豆腐,大家看到钟家靠卖豆腐发迹了,都纷纷效仿,钟家当家的也是个老实人,把步骤和手法一一的传授,凡是来问的,只要知道的,都会如实回答。
  只是大家做的都没有钟家的好,怎么说呢,钟家做的豆腐个个像果冻似的不说,而且还飘着一股浓浓的豆香味,入口即化,回味无穷,口感还带有一丝的清甜。
  大家都不明白到底钟家的豆腐为何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只有钟韬知道根源就是水不一样,话说钟家的后院里有一口井,里面的水都是从山上留下来的山泉水,豆腐的口感好坏就完全是看这个水的质量,只是钟韬看在眼里,却一直都不点破,老爸一辈子人老实无比,要是自己告诉了他,等会全村的人都要来他家打水了做豆腐了。
  豆腐坊还卖豆腐脑,豆浆、腐竹等一切豆制品,钟韬是家中的独子,刚刚大学毕业,昨天收到了升研的消息,但是钟韬对这个不太感兴趣,自己读了那么多年书了,父母也不年轻了,再说自己又是个独子,以后父母都得跟着自己。
  钟韬上大学的时候远走他乡,吃着异乡不习惯的饭菜,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村子,一下子就在外地住了四年,回到老家就莫名的不想再出去了,他对家里的石磨豆制品都有着浓厚的感情。
  钟爸爸当然不愿意他这么做,凶巴巴的说道:“这怎么行!这个豆腐坊以后就是跟着老爸下去的了!用不着你来接手!”
  钟韬眼睛都没有抬一下酿着豆腐,动作娴熟自如,说道:“你舍得豆腐坊就这样没了?先不说你,爷爷呢?曾爷爷呢?你想过他们的感受吗?”
  正在洗缸的钟爸爸被钟韬一句话堵住了,气呼呼的把毛巾一扔,说道:“你一直呆在这个狗不拉屎的地方,村子的大姑娘都往城里跑了,以后你怎么娶媳妇!”
  钟韬听见娶媳妇这几个字眼,手里的动作一顿,但是很快的又快速的将猪肉馅塞进豆腐里,说道:“爸,这种事情得说缘分。”
  “这事以后再说,男人要先立业,在成家!你看人家英子,都在城里的那什么事务所当上总管了,人家还高中毕业呢,你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在家里卖豆腐不是埋没人才么!”
  钟韬听见这个久违的名字,心里百感交集,但是钟爸爸还是没有意识的唠唠叨叨的,多半都是催促钟韬去些一流城市找工作,好好的干。
  说到这个英子呀,全名叫仇英,是钟韬的青梅竹马,就住在他家隔壁,比钟韬年长一岁,现在说来也有将近五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钟韬高三那年仇英名落孙山,背起行囊就出了这个村子,那是钟韬见他的最后一面,他至今都记得仇英那时候的样子,眼里含着浓浓的不舍和不甘,但是他终究还是走了。
  后来钟韬考上了大学,还是京城的大学呀!上大学在这条村子里还是一件稀罕事,钟韬将近满分的成绩成为了理科状元,村子里的人都基本没有读过什么书,钟韬的爸爸也只是刚好上完了小学,其他的孩子则是野惯了,在学校呆不住,都熬到初中毕业就全部出去打工了。
  也多亏了钟韬的性子比较静,不然也跟他们没差,钟韬大三那年,仇英回过村子,他走的时候只是背走了一个背包,但是这回来呀,可真是不得了,开着宝马,西装革覆,头发梳的光亮光亮的,风光的不得了,手里提着一顿的保健品等等的东西回来,那时候钟韬恰好的是暑假,他跑过来找仇英的时候,他也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不得不说,仇英长得还是挺帅气的,他那时的装扮显得成熟稳重,钟韬的眼里没有别的,他想起了仇英那时年少喊着自己的名字,和自己在山头上打闹,还有那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对着自己说:“韬,总有一天,我们会光明正大的牵手。”
  于是他看到仇英心里更多的是惊喜,只是仇英只是不咸不淡的瞟了他一眼,开车远去,甚至连一声招呼都没有。
  就像一个陌生人。
  钟韬也不明白自己这样子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同性恋了,但是他确实是不太喜欢和女孩子相处,上学的时候也有好些女孩向自己表白,钟韬只要看到那些女孩子扭扭捏捏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受不了,有些甚至说话还嗲声嗲气的,听得人家浑身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了。
  案例来说,钟韬的家境也不会很差,第一个来向钟爸爸要豆腐配方的人就是仇英的爸爸,钟韬虽然喜欢仇英,但是也对这个仇爸爸不怎么有好感,有些小势利,不过要是真发生什么大事,也不会做墙头草,所以勉强的还说的过去。
  他跟着钟爸爸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自己开了一家豆腐店,但是做出来的味道始终都和钟记做的不一样,最后像是认命般的倒闭了,钟爸爸很自责,亲自教了一遍,还是不行。
  后来仇爸爸听说养猪挺挣钱的,猪肉每天都在涨价,又加上几乎每一个人都离不开肉,后来慢慢的做着,名气也大了,钟爸爸也每天都会买些新鲜的猪肉来酿豆腐,煎的焦黄焦黄的猪肉馅配上滑口的豆腐,又是另一种风味。
  晚上吃过饭的时候,他用电脑委婉的拒绝了学校保研的事情,再躺下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些事情,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Chapter 2
 
  结果第二天一起来,老爸就拿着一个信封样子的东西,带着老花眼镜,激动的把熟睡中的钟韬叫了起来,钟韬很烦躁的起来了,看着爸爸做豆腐长时间在水里泡着的手都发白了,心里不是滋味,但是还是耐着性子的问道:“韬子你看!”
  说着把信里面的东西掏出来给钟韬看,钟韬睡得迷迷糊糊的,看到老爸一脸亢奋的样子好像一个禁|欲已久的小伙子遇到了大姑娘似的,十分不耐烦的抢过老爸手里的东西,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却发现是学校送来的推荐信。
  钟韬念得是法学专业,说实在的,读研究生不是最好的选择,再加上家里的种种原因,所以钟韬才会拒绝学校的申研,而且在懂事之后就开始帮着家里管账,觉得卖豆腐收益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才会觉得与其出去还不如在家里卖豆腐。
  但是这个录用通知书的公司名字,吸引了钟韬。
  这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律师事务所,一般在音节毕业生毕业之后,还要去事务所实习两年才可以考正式的律师资格证,钟韬还在城里上学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事务所的名字,他的很多同学都希望可以进去,钟韬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没有想到会收到学校的推荐信。
  最关键的是,印象中仇英也在这家事务所工作。
  钟韬的睡意一下子全部消失了,睁大眼睛来来回回的确认了好几次,他不知道仇英为什么高中毕业也开始挤进这个事务所,毕竟真的是一点法律知识都没有,就连钟韬去都没有一定会被录取的自信。
  钟韬很爱自己的这个专业,他也羡慕那些已经执业的律师们穿着律师袍,在法庭上和别人针锋相对的样子,但是他有天回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老板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家拿着药酒擦着已经慢慢变拱形的摇杆,钟韬心里莫名一阵闷痛,就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出去了。
  钟韬的妈妈死得早,这些年都是靠着爸爸卖豆腐为生,老爸为人老实憨厚,心里藏不住一点秘密,这也是钟韬明知道自家豆腐是因为用了山泉水才那么好吃的也不和老爸说,曾经还有些人,怀疑钟爸爸表面上认认真真的告诉别人这豆腐的秘诀,其实暗地里还藏了一手,心怀怨恨差点就把豆腐坊给砸了,后来老爸迫不得已的当众示范了一遍,这件事才告落。
  钟韬还没有说话呢,老爸就语重心长的坐在床边,哀声叹气的说了起来:“儿呀,听老爸一句劝,整天呆在豆腐坊能有什么出息?还不如趁年轻,多出去看看,而且村子里你又不是不知道,政|府这几年都在搞征收,万一征收到咱们这了,那我们都不得喝西北风去?”
  钟韬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抓紧了手里的推荐信,觉得老爸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几年都在搞征收,隔壁村子都已经征收的七七八八了,有几家比较念旧的钉子户原本打死都不走的,那天不知道来了一群什么人,第二天钉子户就急急忙忙的搬走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说现在物价飞涨,就算征收了分配了一些钱财,肯定撑不到多久,钟韬衡量再三,也确实是老爸说的有道理。
  “我要是出去了,你一个人能行么。”钟韬问道。
  “哎呀!”钟爸爸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那么多年了,你在外面读书,我还不是一个人,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来了。”钟爸爸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嘴角还是带着一丝微笑。
  钟韬看了他一眼,把信叠好,说道:“日子到了我就会去报道,你要是在家里遇见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你……你也别太辛苦了。”钟韬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后面那句话说了出来。
  “你这娃,什么辛苦不辛苦,你爸我一辈子都这样过来了,没事的,你别挂心。”钟爸爸拍了拍钟韬的手,老爸的手指因为常年做豆腐的缘故,到现在手指头还泛白着,钟韬心里莫名的一紧,眼神也不自觉的暗淡了下来。
  钟韬承认,自己回去有一定的程度是因为仇英也在哪里,他总感觉仇英怪怪的,心里有很多的疑问,或许这样做多少有一些自作多情,但是有些事情不弄清楚,总是觉得心里有疙瘩。
  在离开的前一天,钟爸爸就开始监督钟韬收拾行李了,还特意休息一天,去城里给钟韬买了一套定制的西装,配着钟韬的身段刚刚好,钟爸爸看了也忍不住赞了他几句,钟韬摸着这套衣服手感特别好,肯定花了不少钱,老爸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填一件衣服,却一下子在他的身上花了这笔钱。
  钟韬的眼角都有些湿润了,现在心里的想法就是赶快在城里扎根,然后把爸爸接过去。
  再三确认没有什么漏的,晚上钟韬和钟爸爸坐着看电视,钟韬给钟爸爸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他,钟爸爸轻轻的推了推钟韬的手:“我不吃,你吃。”
  钟韬皱了皱眉,说道:“太酸,你吃,我不要。”
  钟爸爸这才不情不愿的接过来,说道:“你这孩子,不要削个啥。”
  “再不吃就要坏了,到时候扔了岂不是更可惜。”钟韬把果皮扫进了垃圾桶,钟爸爸觉得钟韬说的有道理,想了想,还是接过了那个苹果,继续说道:“你要是在城里遇到了困难,就去找英子,他会看在同乡的份上帮你一把的。”
  钟韬虽然嘴上应着说知道了,但是却还没有和钟爸爸说话自己和仇英在同一个事务所,他心里觉得有太多的不对劲,所以还是决定隐瞒这件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