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夫别闹 作者:山鬼离忧

字体:[ ]

 
 
文案:
     楚砚北从坟墓里坐起来,竟是千年已过。
 
       一千年前,他是披荆斩棘的沙场将军,更是运筹帷幄的庙堂谋士。
 
       一千年后,他是魂滞人间的千年恶鬼,更是深情如斯的痴情公子。
 
       他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送给十八岁生日的转世弟弟---秦墨南。
 
       果然不负重望,弟弟还是傻弟弟,兄长却变成了腹黑情人。
 
       某墨:“啊?我可以不要吗?”
 
       某书:“哼!不要也必须要!”
 
跳坑指南:主受,宠文。1v1,日更。
 
                  伪兄弟,年上。鬼攻,人受。
 
                  人鬼殊途,但求殊途同归。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墨南,楚砚北 ┃ 配角:秦墨真,邹潇文,流清逸 ┃ 其它:1v1,强强
==================
 
  ☆、第一章 和他相遇
 
  卫山皇陵。
  夏夜的树林,没有一丝月光,细密绵长的黑。繁茂的林子,枝叶摇晃,光影斑驳。猫头鹰凄厉呜鸣,青蛙呱呱喑哑高唱,蝉知了知了嘶哑轻吟。
  阴风乍起,枝叶作响。黑雾团起,空气凝滞。
  少顷,雾气四散,高挑挺拔的黑影突兀地矗立在树林中心的空地上。高耸的土包、竖立的石碑、飘飞的纸钱,无疑这是一处墓地。
  夜色渐浓,诡异的黑影直直的站在石碑前,浓重的黑嵌杂着暗紫色幽冥,树林里的氛围煞是阴森。
  须臾清风吹过,紫幽的黑影显露出面目,面部轮廓分明,剑眉笔直,眸中似是空洞无神,又似无底洞的幽深,高挺的鼻梁,紫黑的薄唇。
  通身黑雾浮动,身形飘飘荡荡,如同无根的浮萍。
  那人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石碑,石青色的石板,镌刻着漆黑的大字,没有月光照亮的夜晚,枝叶繁密的树林,万物甚是朦胧。
  “嗤~”一声空灵的轻笑飘荡在夜空中,似是嘲讽、似是低笑。
  “终于还是出来了,这次谁也不能阻挡我。”
  话音刚落,树林呼啸、树叶飘落,猫头鹰的呜鸣,青蛙的喑哑高歌,蝉的嘶哑的鸣叫,瞬间消失匿迹。
  狂风骤起。天雷炸响。夜空炸裂。闪电霹雳。
  一道闪电极速而下,顷刻间整个树林亮如白昼,墓碑上的字清晰可见。
  “楚砚北之墓”
  五个漆黑的大字,凛冽地刻在石碑上,骤然黑暗的树林,冰冷无情的墓碑,气势冷冽的宣告,此刻墓地显得尤为阴森彻骨。
  半晌,呼啸的狂风戛然而止,夜空霁云飘散,电闪雷鸣悄然消逝,一切回归平静。
  墓碑前的黑影,了无踪迹。一切都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天际既明,不宵片刻功夫,阳光倾泻而下,洒满这个普通的小院。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早起的鸟儿站在枝头,灵巧的跳来跳去,唧唧啾啾的唱着歌儿,笨拙的蜗牛走三步退一步的攀爬着葡萄藤,嫩嫩的小青虫在桑树叶上轻轻的蠕动,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
  二楼的阳台挂着一串雕刻精致、纹路奇妙的风铃,随着清风拂动,青翠透亮的琉璃水晶轻轻碰。悠忽风力变大,空灵脆耳的风铃声盈满整个小院儿。
  一缕金色的阳光,直直的穿透水晶琉璃,晶莹剔透的光芒,瞬间变得色彩斑斓,耀眼非常。
  阳光洒在二楼的房间里,天蓝色的双人床上,一个男孩安静的睡着,阳光照在他的脸颊上,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睫毛长长的弯弯的,整个人粉粉嫩嫩的,煞是可爱。
  “唔~~。”躺在二楼房间的男生,似是被这风铃声扰的烦了,又似是阳光刺的眼睛痛,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身,脑袋深深的埋进被子里,片刻沉沉睡去。
  “秦墨南,你妈叫你吃饭!”
  伴随着阵阵聒噪的拍门声,一声清脆的女声从门外喊来,屋里的人忽的听到叫喊的声音,不耐烦的把被子捂的更紧,须臾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哎,我马上来。”
  揉揉乱糟糟的乌黑短发,慢悠悠的下床、穿衣、洗漱......
  半个小时匆匆而过。
  秦墨南收拾好自己,一个清清爽爽的少年形象出现在客厅。
  “小真早!妈早!”
  “早,快吃饭吧,一会儿吃到了。”身穿围裙的漂亮女人,端着早餐,催促着秦墨南。
  “呵,真早啊,你慢吃!”
  坐在餐桌上的女生擦了擦嘴,低嘲一声,站起来去背书包,经过秦墨南的身边,鼻音轻哼,斜睨轻翻了一下白眼,似是不屑。
  “妈,我先走了。”
  “不等等小墨吗?你们俩一起。”
  “不了,要迟到了。”女孩摆摆手,果断拒绝。
  “妈,我和小真一起,早餐学校再吃,我们走了。”
  秦墨南飞快的拿起早餐,背起书包,扯着秦墨真的领子就走。
  “慢点儿,路上小心。”秦妈妈站在门口目送着一双儿女,“小墨别忘了吃早餐。”
  “哎。妈,再见!”
  两人骑着单车很快消失在街角。
  “死小南,快一点儿。”
  “已经很快了,别坐着说话不腰疼。”
  “你还说我,不是你我会迟到吗?”
  “死丫头,你厉害你来。”
  “我来就我来,起开!”
  秦墨真跳下车蛮横的推开前座的秦墨南,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险些被推倒。
  “快坐上,抓紧!”
  秦墨南刚坐上自行车,秦墨真奋力蹬起自行车,两条小细腿还挺有劲儿,带着比自己重的秦墨南也毫不费力。
  “小真,你还真不错啊,不愧是我妹妹。”秦墨南坐在后座,两手悠闲的抓住车座,颇为欣赏的赞美着秦墨真。
  “小爷我天生丽质难自弃,我自己基因好,关你什么事。”
  “咱俩一样的基因,我不好你能好。”
  “切,你就是个弱鸡,别说话,抓紧!”
  前面的红灯还有八秒钟,秦墨真头伸的老长,积聚力量,一举冲过红绿灯。
  “呼~终于过来了!哈哈,快到学校了!”
  “死丫头,下次淑女一点儿!”
  秦墨南被她和红绿灯比速度的行为,有些吓到了,幸好有惊无险,但还是忍不住地呵斥道。
  “小爷的技术杠杠的,哼,弱鸡。”
  “卧槽,秦墨真长脸了,不尊重哥哥。”
  “哈哈,别挠我......”
  “看你还敢不敢......”
  浓绿清爽的林荫道,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着光斑闪烁的树影,两个打打闹闹单薄的身影,和着他们摇摇晃晃的单车,越行越远。
  少顷,一阵突兀的风吹过整个大道,树木被无情地拉扯,树叶被风吹的摇落,绿荫道一瞬间变的静谧。
  本就摇摇晃晃的单车,随着风的推力,顺其自然的倒下了,时间好似凝滞了一般。
  秦墨真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摔下车的姿势,眼眸一下子呆滞起来,放空了视野,焦距也没有了着眼点。
  而摔在另一边的秦墨南似乎是摔得狠了,躺在地上想起来,又没有着力点起不来的样子。
  他似乎没注意到周围的诡异,愤怒地喊了声“秦墨真,让你别闹了,快扶我起来。”
  半晌,四周依旧死一般的静谧,此时秦墨南才察觉到奇怪,缓缓抬起头望向身后。
  风无情吹打,掉落的树叶在原地打起了旋儿,漩涡中心莫名地凝聚成一片黑雾,须臾黑雾散去,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人优雅地从黑雾中走出。
  “阿墨,你没事吧?”
  男人轻笑着伸出手,想要把秦墨南拉起来的样子。
  秦墨南就那么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突兀地从黑雾中走出来的男人。
  眼前诡异的一切,都打破了他这些年对科学世界的认识。
  虽然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诡异到可怕,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摆摆手。
  回答道“没,没事,谢谢。”
  少顷,回过神来他这才抬起头认真的看清楚了男人的模样。
  修长的身材从秦墨南仰视的角度看来更加高大矫健,披着长到腰际的乌黑青丝仍然挡不住--这人剑眉星目,不怒自威的凛冽气质。
  好在蓝色的长袍生生的给他添上了几分温润儒雅,通身的古代翩翩佳公子。
  他浅言轻笑的模样,却给他这复杂诡秘的气质,添了几分妖孽邪魅。
  对着他的眸子仔细望去,如一口千年深井般,一眼望不到底,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被深深地吸引着,想要一探究竟。
  秦墨南就是深深的陷在这双眸子里,毫无所觉地愣怔着。
  “阿墨,来,拉住我的手。”
  就在男人弯下腰的一瞬间,眉目突然一敛,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似的,身形淡化,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恢复了生机,林荫道仍是阳光明媚的样子。
  周围路过的人,看着摔倒在地的兄妹两个,呆愣愣地坐在地上,神情奇怪的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回过神来的秦墨真,觉得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奇怪地拍拍脑袋,嘟囔着“怎么就摔了?”又好似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利索地爬了起来。
  “死小南,怎么摔了?”嘴硬的秦墨真,看到同样摔在地上的秦墨南,飞快的上前,别扭地询问着他。
  秦墨南看到周围的行人以及妹妹,都毫无所觉、面色如常的样子,心里一颤,再向黑雾漩涡出现的地方看去,竟没了那男人的身影。
  脊背不知不觉中汗湿了。
  难道是自己臆想的?罢了,只当是自己眼花了,摔得有点儿神智不清了。
  拍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推起单车,和妹妹一起沿着林荫道,走向尽头。
  秦墨南始终没发现,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林荫道上,被风拉扯掉落的树叶、整齐的排成漩涡,明明白白的躺在地上。
  漩涡中间,站着一个透明的面色苍白的男人,静静地看着他渐远的身影,幽深的眸子里揉杂着一抹欣喜、坚决、确定与誓不罢休。
  
 
  ☆、第二章 为他作画
 
  斯大林格勒高中。
  绿树成荫,鲜花烂漫。
  校园的停车处,两个少年少女,你争我斗。
  “小爷今天祸不单行!都怪你!”
  “死丫头,自己技术不好,不要赖我。”
  “小爷技术杠杠的,都是你这个祸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