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间朝暮 作者:StunningKat/陆肆

字体:[ ]

 
    文案:
    “或许只有你 懂得我 所以你没逃脱”
    一个HE的故事。
    
    第一章
    
    黎昕这天监考期末高数考试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熟面孔。
    这个人似乎在不同场次的高数或者基础英语之类的考试中出现过,而且他也清楚的记得,这个叫做“孙宇豪”的学生应该是一个二百斤的大胖子,而不是眼前这个高大而健壮的帅哥。
    这个年轻的学生浓眉大眼,鼻梁英挺,左手支着腮帮子,漫不经心地转着笔,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就交了卷。
    黎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记性,遂也没来得及和监考组反映,把教室交给同事,追着跑了出去。
    “孙宇豪”骑上一辆自行车,往校园东门去了。
    黎昕的车刚好停在教学楼下,他一头钻进车里,也跟着开了出去。
    自行车时快时慢,路过三环外一处破旧的胡同口时,“孙宇豪”将自行车停在路边锁好,转身进了胡同巷里。
    黎昕只好将车熄火停在路边,匆匆拿起外套,一边穿一边沿路找去。
    这条胡同巷口里幽深静谧,在腊月寒冬的天气里愈发冷漠可怖。垃圾桶里传来恶心的厨余垃圾与烟草气味,前天下的雪未能融化,凝在地上的冰块好似这个城市里最不起眼的疮口。
    “你跟踪我?”
    黎昕正冒进地往黑暗深处走去,忽然有人从背后擒住了他的双手,另一只手握着刀,扼住他的脖子,刀尖将将抵住他的咽喉。
    黎昕心如明镜,十分镇定:“你不是孙宇豪吧。”
    “不是。”身后的人回答道:“你……”
    黎昕叹了口气:“我是刚才的监考老师。”
    那人半信半疑地松了手,黎昕回头给他打量了一会儿,那人才将手中的匕首收回腰间,质问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怀疑你是代考,我就跟来看看。”黎昕不自觉地转了转脖子:“你警惕性也太高了吧。”
    那人答非所问,往巷子门口走去:“你在这里住上十几年,你也会这样。”
    黎昕小跑几步拉住他:“喂,学生证呢!”
    “我劝你少管闲事!”那人就势把黎昕往旁边的墙壁一推,眸子中迸发出的凶恶令人胆颤,可是黎昕却莫名觉得,这个人甚至没有用到本身力气的十分之一。
    黎昕得寸进尺,还要再说,就听见那人手机响了。那人显然是犹豫着要不要当着黎昕的面接,还没决定,黎昕却眼疾手快地一把抢过来,接通,按了免提。
    “陈敢,考完了吗?怎么样?分数能压在及格线吗?”
    黎昕望着他做口型:“噢,你叫陈敢?”
    陈敢无奈地叹气,嘴唇凑到手机话筒前:“考完了,留了两道大题,总分差不多在及格线上面两三分,学校不会怀疑的。”
    “那就好。”
    “剩下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陈敢问。
    “明天给你。”
    挂了电话后,陈敢心知自己这是被抓了个正着,遂也不做别的打算,半身靠在墙上,明明是他错了,却仍是不可一世地问:“你想怎么样?”
    黎昕问:“这是你第一次做代考?”
    陈敢点头。
    黎昕眯着眼看他:“轻车熟路,不大像。”
    “代考是第一次,考试又不是。”陈敢探头出去看了看巷口,自行车还好好地停着,便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只烟来点上。
    黎昕道:“死到临头,还不给我递根烟贿赂一下。”
    陈敢缓缓吐了烟圈在他脸上,笑道:“我一天也就五根,没有多的给你。”
    黎昕见他衣着打扮普通极了,夹克陈旧,好像是多年前的款式,深灰色的牛仔裤也被水洗的发蓝,又见他做代考,大概经济条件不好。
    这一片地界是A城内少有的贫民窟,住满了流浪汉,本地挣扎在温饱线上下的贫困户,还有前来打工的外地人。
    黎昕心软,寻思着放他一马,就说:“学生证拿出来我看看,这次就算了,下次找别的活儿干。不要再让我抓到。”
    陈敢面露难色,道:“我只有孙宇豪的学生证。”
    黎昕只当没听见:“拿出来。”
    陈敢在口袋里翻找出一个小本,翻了个白眼递给他:“你他妈怎么那么烦。”
    黎昕接过学生证,看呆了。
    “你是高中生??!”
    陈敢吐出一口烟圈,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黎昕问:“你高几啊,代考高数?”
    陈敢比了一个“三”的手势。
    黎昕:“……”
    这所高中就在这片贫民窟划分的区域里,是本区乃至市内都吊车尾的学校。这样的学校里在读的高中生,可以帮人代考高数甚至随心所欲控制分数?
    黎昕惊呆了,他正想接着盘问,只见陈敢看了看腕表,说:“我得走了。”
    “你干嘛去?”黎昕拦住他:“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陈敢大笑道:“给你留电话等着你举报我吗?我还指着那钱吃几顿饱饭,您大人有大量,饶我这一次吧。”
    黎昕着急地喊:“我不举报你!你把联系方式给我!”
    陈敢说话间已经骑上了自行车,径直往反方向去了,他背对着黎昕,挥了挥手。
    
    第二章
    
    第二次见到陈敢在一个黎昕完全想不到的地方。
    黎昕下了课去洗手间,这个洗手间在A大主教楼的最东侧,因为楼层高,所以不多人来。
    他刚一踏进厕所大门,就听见一道告饶声:“我给你,我给你,可我最近手头真的紧,拿不出钱!”
    “拿不出钱还找代考?”这道声音比较熟悉,牛逼哄哄的,想让人没印象都难:“剩下的三百块,再给你最后两个小时。滚!”
    黎昕连忙躲进一旁的隔间,从门缝里看到孙宇豪鼻青脸肿地跑了。他正琢磨着,这不会是那个……
    门外的人仿佛与他有心电感应一般,马上用脚踹了踹门:“谁在里面?出来!”
    黎昕无奈地打开门,陈敢一见是他,也愣住了:“cao,怎么又是你?”
    “你来我学校催债,还问我?”黎昕反将一军。
    陈敢啐了一口,骂道:“还不都是你们学校教出来的好学生,几百块的代考费都交不出来。”
    黎昕在洗手台前站定,问:“你很缺钱?”
    陈敢坦然地点点头:“当然,——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富二代懂个屁。”
    黎昕不喜欢听人用富二代形容自己,用手沾了自来水,抖了陈敢一脸:“我可不是富二代。”
    陈敢无奈抹了抹脸,小声问:“喂,你不会举报吧?”
    黎昕有意逗他:“举报你有奖金拿哦。”
    “举报有奖金?那我能自己举报自己不?”陈敢眼前一亮。
    黎昕:“……”
    两个人在厕所里相对无言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黎昕说:“哎,要不你先走吧。”
    “拿不到钱我不走。”陈敢散漫地吹了个口哨:“你干嘛这么多关心?”
    黎昕没有回答,说:“我帮你要。”
    陈敢上下打量了一眼瘦削又白净的黎昕,扑哧一声笑了:“就你?”
    黎昕打一下他肩膀,也笑道:“信不信我?”
    要说相信这件事,在充满了诈骗和偷窃的贫民窟里长大的陈敢,是绝对不会信的。但是对黎昕,这个看起来像大学生一样年轻的助教,他却莫名觉得相信他一次好像也没有那么难。
    陈敢是个不会说谢谢的人。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后递给黎昕,说:“行,我在东门口等你。”
    黎昕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烟,笑着自言自语:“我不会抽烟啊。”
    孙宇豪没一会儿就回到了厕所,带着两个彪形大汉,推开门就是一声大喊:“小兔崽子……”
    黎昕在洗手台前,好整以待地投去疑惑的目光:“干什么?”
    孙宇豪这一来可是雄赳赳气昂昂地要给陈敢点颜色瞧瞧,谁知一推开门,居然是本系最严厉的助教在自己面前。
    孙宇豪一时吓坏了:“老老老师好,我,那个,那个……”
    黎昕也不细问,只走到他面前,扔下一句冷言冷语:“五分钟之内,把这些来路不明的人弄出学校。”
    孙宇豪点头点的好似小鸡啄米。
    ……
    “喏,钱给你。”黎昕把三百块钱叠好递给陈敢:“别再来学校闹事了。”
    陈敢接过钱:“你怎么弄到的?”
    黎昕说:“直接找他要的。”
    陈敢看了他一会儿,将钱收起来。他猜这三百块钱是黎昕自己掏的,跟孙宇豪一分钱关系也没有,他应该不要。
    可是他需要这三百块钱。
    “你想要什么?”陈敢问。在他的世界里,所有的厚待都是要求回报的。
    黎昕拍拍他的肩膀说:“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是觉得你很聪明,如果被这些事情耽误,那太可惜了。”说完他又问:“你考不考大学?”
    “大学?”陈敢仿佛听见了什么荒谬之极的事:“不考。”
    黎昕问:“你是不是担心钱?你可以申请贫困生,更何况学校里还有全额奖学金。”
    陈敢嗤笑:“我已经欠了很多钱,不想再欠更多。再说,我进过少管所,片警看见我能把我手机号都报出来,我的未来应该会在号子里,不在大学。”
    “可是你有改变这一切的机会。”黎昕说:“上了大学,你可以靠那些不用坐牢的办法,赚十倍的钱。”
    陈敢无奈:“老师,你招生办的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