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谈一场不一样的爱情+番外 作者:桃花鳜鱼(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直男变弯的故事。白骁:“老子不是弯的。”墨爵:“没关系,直着直着就弯了!”   
 
  
==================
 
  ☆、第一章 回国 
 
  浓郁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形状优美的薄唇,尤其是那双黑宝石般冷冽的星眸,强烈地散发着那种属于东方人的气质。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可又蕴藏着后现代的时尚元素,这个帅气的男人,没错便是白骁。
  见到分别快一年的妹妹白瑶,白瑶像只翩然的蝴儿一样飞扑进了哥哥白骁的怀里,“哥,你终于回来了……我真的好想你!
  “哥……你这次回来多长时间啊?”白瑶泪光萌动的问道。她真的希冀着哥哥白骁能陪伴着自己白
  “不走了!哥哥留下陪着瑶瑶!”白骁柔情的用掌心抚去了妹妹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
  “那……那万一姓贾的找上你怎么办?!”想到一年前鲜血淋漓的场面,白瑶还会后怕得直哆嗦。哥哥白骁是为了从放高.利贷的贾庆生手中救下自己才会砍伤人的。
  “那是正当防卫!哥哥不怕!即便是坐1牢,我也认了!哥哥不想再离开你!让你一个人独自去承受这一切!”白骁再次将妹妹拥进自己的怀里。
  白瑶则有一声没一声的偎依在哥哥宽厚的怀里呜咽着。
  就这样上演了一会兄妹情深,然后带着妹妹回那个生他们养育他们的地方
  对于儿子白骁的回家,白父显得格外的长脸,因为儿子可是麻省理工大学的经济学研究生。
  可继母看上去似乎并不高兴,只是冷眼站在一边看着,还时不时的朝着沙发上的兄妹横来一记冷眼。
  “阿芳啊,儿子回来了,你赶紧的去帮他把房间整理一下。”白父吩咐着一旁的续弦。
  白瑶深知继母向来就不待见哥哥白骁和自己,所以她连忙站起身来,“爸,不用麻烦阿姨了,你跟哥聊着,我去帮我哥整理房间。”
  “楼上的房间现在已经是安琪和安辰的!”安琪和安辰,是继母的一儿一女。
  “可……可楼上的主卧室,一直是我哥哥的啊。”
  “那是以前!现在你哥有出息了,还用得着跟我们挤上这巴掌大的别墅么?!”继母挖苦式的说道。想把她的孩子赶走,门儿都没有。
  白瑶咬了咬牙,没再顶撞继母什么,而是回过头来去看父亲,希望他能为哥哥白骁说句公道话。毕竟哥哥白骁才姓白,是白家的子嗣。
  父亲抬头看了继母一眼,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阿芳啊……这楼下不是还有客房吗。”
  “楼下的客房张妈住着呢!要是白骁不介意,那就让他跟张妈住一间屋子好了。”继母冷生生的说道。
  “爸,阿姨,你们用不着麻烦了!我在外面有住的地方。白骁帅气的面容上蕴着轻松且愉悦的微笑。因为他不想让妹妹太过难受。
  看到妹妹眼框里呼之欲出的泪水,白骁连忙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揽过妹妹的肩膀,让她偎依在自己的肩头。
  我就说吧,白骁的出息大了去了,怎么会跟我们挤这幢破别墅呢?!”继母刻薄的附和着。好不容易为自己的两个孩子找了个容身之处,她可不想让人给抢走。
  “爸……难道您还看不出来么?其实并不是哥哥不想住在家里……”妹妹白瑶忍不住的想争辩什么,却被哥哥白骁给轻呵住了。
  “行了小妹,哥哥已经在外面找好房子了!离这里也不远,想家了随时可以回来看看的。”白骁安抚着妹妹,同时也不想让父亲太过难堪。毕竟父亲已经续弦了,他有他新的生活。
  兄妹俩刚刚走出白家客厅,身后便传来了父亲与继母的争执声。
  “阿芳,你太过分了!白骁是我唯一的儿子,你竟然把他赶到外面去住?!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丈夫了?!
  “我过分?!我怎么过分了?!白骁是你的儿子,那安辰就不是你的儿子了?!是他自己说要住到外面去的,我有过逼迫他吗?!”
  “不管怎样,明天你就把楼上的主卧室收拾出来!”
  白奇山,你这是要赶我们母子三人走吗?!嫁给你真是瞎了八只眼了我!!!有本事你给你亲儿子单独买幢别墅住啊?!就知道在家跟老婆耍横,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计程车里,妹妹难受极了。感觉到了妹妹的伤感,白骁轻轻的拥过妹妹的肩膀,“别难过了,其实哥真的想住在外面。我先送你去公司上班,等找到住处之后再打电.话给你。”
  “哥,我今天不想去上班……让我跟着你一起找房子吧。”
  “听话,不然今晚就不带你去吃过桥排骨!”白骁安抚着伤感中的妹妹。
 
  
 
  ☆、第二章 初遇墨爵
 
  一品御厨。白骁依窗而立,静等着妹妹。
  什么?今晚计划取消?!呵,章东远,你把老子当猴子耍呢?!”电.话里,墨爵毫不客气的谩骂起了章东远,“你小子最近是不是闲得蛋疼,敢戏耍本爵爷?!”
  就在墨爵暴戾的冲出包间时,过道里的那抹修长挺拔的身姿着实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
  白骁据窗而立,白皙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时不时的送至唇边吸吞着,优雅之至。蜜色的肌肤在暗淡的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晕。
  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他微蹙眉宇间染着一丝淡淡的愁容。有种让人不可亵渎的凛凛之威,却又有种让人想抱在怀里温存的感觉。
  这个墨爵如一头看到可口猎物的豹,露出兴奋的光芒。
  章东远在电.话里的解释,他已经听不进了,便索性掐断。
  他走了过去,停在了白骁的身边,静静的,有些玩味儿的盯着白骁的脸。
  “宝贝儿,你是我的了!”男人,最合自己的胃口了!
  墨爵脸上的笑意很浓,舔了舔自己的唇,加夹着一丝丝的玩味。
  白骁眉头微皱,如此邪气的话听着让他着实不舒服,他抬起了头:一张刚毅有型的脸,很桀骜;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正半低着脑袋盯着自己。
  这个男人是在跟自己说话吗?!白晓心里嘀咕。
  随后,白骁又侧头朝着自己的身后及身侧看了一眼,并没有其他人。白骁英挺的眉宇蹙得更深。
  如果这个男人说是:‘我要揍你’或‘我要杀了你’,也许更能让他接受些。
  可这句‘宝贝儿,你是我的了’,听上去让白骁别扭极了!
  “这个男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或是心理变态还是扭曲。”白骁心想,丢掉烟头踩了一脚转身就想走。
  几乎是一阵劲风袭来,墨爵便箍住白骁的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狠狠的吻在了白骁的嘴唇上。
  靠,真他妈够恶心的!”白骁差点儿没气晕过去:自己竟然被一个男人给吻了!
  “你……你……你个死变态!”白骁惊骇到语无伦次起来。
  缓过神儿来的他,一记狠狠的侧踢,踹在了墨爵的小.腹上,随后拔腿就逃之夭夭。
  味道真不错!尤其是这腿劲儿,真够有力的!
  下意识的抚了抚被踢中的小.腹,墨爵顺带的发现:自己竟然石更了!
  白瑶刚刚走进‘一品御厨’,就看到哥哥白骁从里面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哥,我在这儿呢。”
  “快走!”白骁一把拉过妹妹,不由分说的朝大厅门外跑去。
  “怎么了哥?!”白瑶一怔,惊慌的问道。
  “遇到个神经病!”白骁厌恶的抹了一下自己的唇。
  “神经病?!他伤着你了没有啊?!”妹妹惊慌的问哥哥。
  没有。”白骁揽过了妹妹的肩膀,“我们去别的地方吃。”
  妹妹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她稍稍惊慌的问道:“哥,你该不会是遇到了贾庆生吧?!”
  “不是他!”白骁立刻驳上一句,“他没这么快知道我回国。
  说实在的,白骁还真有些希望刚刚遇上的那个人是贾庆生,大不了跟他殴斗一场,也不至于让自己这么恶心了!
  能不恶心么?!自己竟然被一个男人给吻了!!!
  白骁以为这个恶心的搞基行为只会在外国有,可没想到国内竟然也会如此开放了!
  一想到自己的嘴巴被一个男人给亲了,白骁就恶心得真想呕吐。白骁捂了捂嘴,压制住了胃部四下翻腾的胃液。
  “哥,你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
  “没有……只是刚刚碰到了一些脏东西。”白骁搪塞了过去。
  新的就餐地点选择了大学城附近的一家六味鱼馆。这也是他们兄妹俩经常来吃饭的地点之一。尤其是在他们的生活费不富足的情况下。
 
  
 
  ☆、第三章把这个尤.物的十八代都调查清楚!
 
  “对了哥,你找到住处了没有?”妹妹换了个话题。
  “找到了。离你上班的商业中心挺近。就是小区老了点儿,还能将就着住。”照例,白骁将鱼肚皮夹给了妹妹,“等哥哥上班赚钱了,会买套属于我们兄妹俩的新房子。”
  “那我今晚是不是就可以搬过去了?”妹妹满脸兴奋的说道。
  “今晚不行,那里很乱。我还没来得及打扫卫生呢。”白骁温声道。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打扫!哥,你就让我搬过去住吧,求你了。”有哥哥庇护中的妹妹,的确是件幸福且温馨的事儿。
  “又撒娇呢?!行,依你。”白骁伸出手去,在妹妹鼻间蹭刮了一下——
  十分钟后,墨爵让人从饭馆里调出了有关白骁的视频。
  看到一并出现在视频里,且跟白骁极为亲近的女人时,墨爵刚毅的俊脸染上了暴戾之色。
  “欧阳,给我去把这个尤.物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他口中的‘尤.物’,指的自然是白骁。用一个‘尤.物’去形容另外一个男人,着实有他爵爷的范儿: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东西,没什么不可以。
  盯着显示器上那抹俊逸帅气的面容,墨爵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荡漾了起来。脑海里盘旋的画面,更让他热.血沸腾。迫不及待的想尝尝味道了!
  一个小时之后,便有了他要知道的消息。
  “画面上的男人叫白骁,二十六岁。麻省理工大学的经济学研究生。”欧阳道。
  “呵……还是个高材生呢。玩起来应该更有意思!”墨爵的浓眉扬得更加的玩味。
  “他的父亲是白奇山,一个失败的投资人。曾经欠过高.利贷。母亲三年前过世……”
  “这些废话就不用说了!就说他!”墨爵看上去着实兴奋。就像一头饿狼看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猎物一样,露出狼性的目光。
  “一年前因为惹上了防卫过当的官司,被拘役了一个月。后来有人出面,将他给保释了出来。”
  “他.妈的!竟然敢拘役老子的人?!”墨爵骂咧一句。
  欧阳笙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画面上的这个女人是……”
  弄了她!”墨爵想也没想便阴森森斥吼应道。因为这个女人跟白骁如此的亲近,让他看着很不舒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