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哥的大腿不好抱+番外 作者:菊一文字RX78

字体:[ ]

 
文案:
     “因为你的出生害得我家破人亡!我怎么可能认你是我兄弟。”
 
年幼的韩尚谨为自己对同母异父的弟弟所说的置气话付出了代价。
 
婚礼将至,韩尚谨竟然还被比自己高一头的弟弟压在床上!
 
“你特么把老子当什么了!老子是你哥!”
 
韩尚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大哥身下耕耘着
 
“你从来就没把我当成弟弟,给我幼年带来了极大的心理阴影。今天不把你干的溢出来,就治不好我的心理疾病。”
 
韩尚谨被cao晕了,心里却无比清明。
 
自己弟弟哪里是阳光型男了?分明是腹黑又鬼畜!妹子们的眼都瞎了吗?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尚樊/韩尚谨 ┃ 配角:韩奕/穆祁 ┃ 其它:HE.菊一君
==================
 
  ☆、油爆大虾
 
  临近过年还有十天有余,B大的不少学子就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打算回老家过年了。韩尚樊站在男生宿舍下,看着学生们大包小包提着不知几月没清理的垃圾走向楼下回收站,有些不耐烦的朝人群里看了看,没见到自己要找的人后便盯着二楼,倚在那棵不知多少年还死不了的老柳树旁嘴里喃喃的记着数。
  不一会一个穿的跟个球似的青年屁颠着圆润的跑了过来,两颊红的像猴子屁股似得一边跑还一边喘:“饭儿,等久了吧?”
  韩尚樊冲着青年的头一个暴栗一个暴栗的接着,看着青年哭丧着脸痞痞的笑了笑说:“糜荼,你特么让小爷在风中喝西北风呢?这等你多久了?十分钟了。”说完又狠狠的搂住糜荼的脖子“我刚打几下了?”
  糜荼无可奈何,泪眼朦胧的看着声旁捏着自己耳朵的韩尚樊,哑着声说到:“我不是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吗,你也就只能仗着这些天儿欺负我了。”说完看了看手腕那一瞅就很高档的电子表接着说“你还不赶紧的?都这时间点儿了,一会油爆大虾都抢光了呢。”内里诽谤到——真不知道着变态真面目暴露出来,那些一个二个向上贴的妹子们还会不会喜欢。
  韩尚樊脸一黑,面子上还是笑着,声音却阴恻恻的说到:“那你还墨迹。”搂着糜荼的肩膀韩尚樊加快脚步走向餐厅,直接无视了周围女生们流连的眼神,风似的掀起了阵阵白雪。
  坐在餐厅里,雪白的食堂配上那雪白的日光灯将那一个个摆在大盘儿里的菜都照的个闪闪发光,韩尚樊急不可耐的跑向荤菜区,看着油爆大虾牌子下那空荡荡的一片白,只感觉内心死寂的发灰了。
  “叫你快些下来你还磨蹭...”韩尚樊咬着一支一次性筷子,用另一支筷子插着那颗粒饱满的白米饭。
  糜荼讪讪的笑了笑,只好连哄带骗的说到:“饭儿哥哥,别生气了,下次我带你去陶然居点一桌子大虾。”吃不死你。
  韩尚樊憋屈的刨了口饭说到:“我哥一会儿上来学校接我,上回就说想吃我们学校食堂的大虾,盼了一年呢。”
  “诶嘿。”糜荼想着这大哥还真逗,要吃的都要到B大里面来了。上回韩尚樊随空手道社去参加比赛恰巧从南三环一锅魁店带回来一锅魁,进了他哥嘴口后,他哥嚷着味道不错,就看韩尚樊第二天一早赶着一小时的一班车就去哪锅魁店,又排了一半小时的对才拿着两烧饼火急燎原的赶到他个公司,随后带着一身冰渣子回来。别问他糜荼是怎么知道的,他这明面儿上的能够一起上刀山下火海的兄弟可是为了那两个烧饼错过了自己参加的一设计比赛!“你会不会太将就你哥了?比对你女朋友都还要好了。”
  韩尚樊一口喝完了碗里的汤,嚼着汤里的羊肉含糊的说到:“蜜茶儿,你哪知眼睛见我又女朋友了?怎么知道我对我女朋友不好?”韩尚樊和糜荼高中一班同学,只怪初中同学大都不认识这“荼”字,一个二个都叫“糜茶”自己也就跟着念,哪知坐自己对面这伙计给自己取个“饭儿”这样的外号,索性也就叫糜荼“蜜茶”了。
  糜荼不想吐槽那被韩尚樊叫了四年的外号,只好吐槽韩尚樊这么多年单身的事儿:“我也没说你对你那未来的女朋友不好,只说了赶不上你哥哈!再说,你身为经济系系草,追你的女生数不胜数,你别说你找不到呀。”
  听着糜荼带着颤音儿“找不到”这三个字,韩尚樊差点气的吐血:“小爷眼界高不行么!”接着一本正经的说到:“而且我哥说,上大学可不是谈恋爱的,而是认认真真学习的!”
  糜荼捂着胸口,一脸中枪的表情:“哎呦喂,你这样还好好学习,别折煞我也...”糜荼话还没说完,便看见一穿着白色羽绒服的黑长直御姐型美女一个坐一个坐的朝韩尚樊这边移,手里拿着一盒油爆大虾。糜荼一个劲儿的给韩尚樊使眼色,却发现那呆子一个劲的刨饭,更本没看见离他只有一坐的大胸美女。“韩尚樊,你可真是大胸控。”
  韩尚樊正吃饭,懒得搭理糜荼,只想他快些闭嘴,一会出门买外卖的油爆大虾,还一心担忧着可能没学校里好吃大哥不喜欢呢。“是,我承认我兄控,怎么着?”
  女孩子弱弱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时,吓了韩尚樊一跳“那个...韩同学,今天你没买到菜吗?我这里多买了一份,你要不要?”
  女孩雪白一张瓜子脸,眉清目秀,一双桃花眼挺勾人的,然而韩尚樊却兴致缺缺,直到看到女孩餐盒里那红彤彤的大虾球阳光的笑容立刻在脸上荡开了来:“真是谢谢你呀同学。”说着拿出了饭卡和几张红票子:“想吃什么去买吧,钱就不用换了,卡送南门男生宿舍管理室就行。”
  这种庸俗的行径,若是普通人妹子早就一餐盒扔过去了,然而对方换做韩尚樊以后,她却怎么也下不了手,尽管有些厌恶和震惊韩尚樊酬谢人的做法却也只是愣愣的看着雪白餐桌上那刺目的几百块钱和印着B大校徽的朴实的学生卡。等她在脑子里想出——因为‘韩尚樊是经济系,所以用钱来衡量一切很正常’的想法时,坐在身旁之前还笑的灿烂的男生早就不见了,随之不见的还有饭桌上那份油爆大虾。
  离开食堂,跑到那条古风古色的长廊的石椅上坐着,糜荼雪白的脸涨得通红,他止不住喘气道:“大爷,你跑那么快干嘛,不是找不着女朋友么,刚才那妹子明显对你有意思啊,你居然还做出那么不讨喜的事儿?”
  韩尚樊跑了一通也热的不行,脱掉身上的羽绒服,里面只穿了件薄T恤,青年壮美的身材露了出来,看的弱鸡糜荼双眼直发光。韩尚樊擦掉额头上的汗珠,说到:“我都说了我现在不想谈女朋友,皇帝都没急你这太监还急上了!快召,刚那女的来你怎么不通报我一声。”
  “你特么才太监呢!敢说我没提醒你,你一个劲儿蒙头吃饭,使眼色你都看不见。”糜荼捂着嘴哈气,刚才跑的太急,肺里全是冷空气,胃里还一阵翻江倒海:“我还问了你不是吗。”
  韩尚樊一眼刀甩过去:“问的啥?”
  “你不是大胸控吗?....”
  “你特么的说的是那个胸控吗!”韩尚樊气的直抽气,就差脱鞋抽面前的小幺三了:“算了不和你瞎扯了,再说我哥得来接我了。”话还没说完,韩尚樊就听见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响了起来,听的他春心荡漾“尚樊,尼桑来电话了。”
  这铃声听的糜荼起一身鸡皮疙瘩,他见鬼似得看着双手捧着手机走远的韩尚樊,那腹黑笑的那才叫个开心,不像是吃了蜜,像中途不喝水一次喝一整瓶急支糖浆,甜死了。过了几分钟,糜荼看见韩尚樊走回来,脸上还挂着呆子般的笑容,他止不住问:“刚刚那是你哥的声音?”
  “是。”韩尚樊波澜不惊的答道,他怎么可能说出他为了录这个音缠了他哥多久,被他给打了多少个暴栗!韩尚樊披上外套,将手机放进上衣口袋对糜荼说到:“那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回宿舍吧。”
  糜荼“啧”了一声,一副见了好戏的模样:“看你这样子,真不给爷我长脸,走吧走吧,看你这飞天的模样,不知道还以为你村里的媳妇儿给你打电话来了。”
  韩尚樊咧嘴笑了笑,一双大眼睛都眯着了缝:“我还真想。”说着就向西门跑去,留下一脸震惊的糜荼。
  糜荼看着跑远的韩尚樊,嘴巴都有些合不上了,他刚刚听到的那句话好像信息量略大。
  马不停蹄的跑到那历史悠久的西门前,韩尚樊小心翼翼的抱着那盒来之不易的油爆大虾走向那辆
  铂金灰的英菲尼迪Q60,车里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的男人冲自己招了招手。“尚樊,这边儿。”
  韩尚樊跑过去,打开车门,一阵暖气哄热了他的眼,他死死的抱住了面前的男人:“尚谨哥,想死你了。那个老男人把你安排到那么远的地方!”
  韩尚谨苦笑着拍着韩尚樊的肩膀,语气宠溺的说到:“你也别怪穆叔,他也是为了我好,地方苦是苦点儿,但是看这年终奖,进口的Infiniti,一年工资都有多的了。再说我这不是调回来了吗?”
  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车,腻歪够了,韩尚樊吸吸冻红的鼻子,也忍不住打量起车里的内部装潢,嗅着那混着新的皮革和车内香水的味儿:“车是不错,不过那老头儿不缺这点钱,你应该再向他坑点。”
  韩尚谨笑着摇了摇头,没用劲儿的拍了一下韩尚樊的头:“没大没小。”
  韩尚樊撇撇嘴,心里不爽,打量起自己一年多没见的老哥,头发长了些,刘海都快戳到眼睛了,那双丹凤眼还是那么的撩拨人,鼻子上因为开空调的原因沾了些汗珠,看得韩尚樊真想咬一口,皮肤因为久了没晒太阳的关系更白了些。刚刚抱的那一下骨头有些硌手不知道瘦了多少,不过腰还是那么细。一想到哥哥这么好吃的人,居然瘦下来那么多,韩尚樊心疼的不行:“给你带的大虾,你走之前说想吃。”说着把餐盒拿给他老哥。
  韩尚谨结果餐盒,看着那带花儿的表面,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韩尚樊:“哟,拿女朋友的礼借花献佛呢,小算盘打的不错呀,韩尚樊。”
作者有话要说:  就像鬼畜的天线宝宝一样,只要收集了宝宝奶昔十个就能过关啦!!只要看此文的大爷们每个人都点一下收藏或者给我一条评论,我就有很多评论和收藏了!!
一句话总结:收收收,评评评!!
 
  ☆、合家欢的一顿饭
 
  韩尚樊对上自己大哥那调侃的眼神,立即怒了!本想将对付糜荼那一套拿出来对付韩尚谨,却还是害怕韩尚谨多想,再说自己大哥了解自己本性,自己不是会为了学习拼命的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也就不会刚入学就重cao旧业,报个空手道社了。怒气都在深思熟虑中被浇灭了,最后只化作一口吁长的叹息:“唉,哥,你别多想了。今儿想到你要回来,我饭盒又没洗,就到小卖部买了个,谁知道带花的呢?还别说,你眼睛真好。”幸亏他哥不知道学校里的饭盒都是一块钱一个的一次性塑料烂饭盒!
  韩尚谨看着韩尚樊的脸红了又黑,黑了又白,都快赶川剧变脸了,想着现在年轻人也是极其厌恶家里人询问这些爱情啊工作上的事儿,索性也就闭了嘴。“说些啥...”忽然想起自己老总要来家里吃饭,自己这弟弟似乎不怎么待见他,现下得赶紧给韩尚樊做好心理基础,免得一会回家做脸做色:“今天我回家和爸一起吃顿饭,穆总也在。你到时候别甩脸色给他看啊!”
  说到穆祁,韩尚樊脸瞬间黑了,语气也有些不耐烦:“我们家吃个饭,他来凑什么热闹!”
  穆祁和韩父关系颇好,从小便认识。因为韩家工作上的关系,穆祁倒是帮了不少的忙,俗话说的好:‘合伙别带上兄弟。’就是再好的关系,兄弟成同事了,自然关系也不如从前了。然而穆祁和韩奕倒完全看不出来关系变淡,用韩尚谨的话来说,两人一起共事多年,反而关系更近一步像如胶似漆的老夫老妻。韩尚谨刚进穆祁公司时还有些别扭,心想寄人篱下总有些靠后门进公司的感觉,心里不舒坦。哪知道穆祁非但没有做出予人雨露的大爷样,反而对韩尚谨很是照顾,这让韩尚谨极其的看好穆祁这个四十多岁老男人的为人,干事儿更加拼命。不得不说穆祁很懂得收买人心,然而这么个优秀又英俊的男人,却依旧没有成家...似乎也没收买到韩尚樊的心?人无完人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