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辗转+番外 作者:大歌

字体:[ ]

 
文案:
     四年前抛夫弃女的渣受要从良?
 
自小无母的娄涵四年前抛夫弃女,因一场建筑事故与夫女重新相遇相交,奈何包子太可爱,男人太忠犬,还是从良当诱受吧!
 
然而,娄爹发现他苦苦寻觅的娄涵母亲竟然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近三十年的乔任!
 
还有那娄涵毒舌傻X的死党林浩然竟因祸得福?
 
  ps排雷:①文案废,具体内容看文章。
 
②双CP,都是甜甜的啦,霸道总裁向,架空社会,天雷滚滚。
 
③无文笔、无三观、大写的苏、第三性的男孩纸可以生娃。
 
④本文纯属作者解闷瞎掰,脑残之作,请勿模仿。
 
 
内容标签:生子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易X娄涵、娄岚x乔任 ┃ 配角:沈言x林浩然 ┃ 其它:第三性、男男生子
 
==================
 
  ☆、第 1 章
 
  六月的建筑工地,沙尘满天,黄土横流,各类机器齐鸣哄哄作响,聒噪非凡。大型的吊机高高耸立,上端正承载着大块沉重的大理石缓缓移动,地面上的工人推着铲车来回运送砖块,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们穿梭在数十米高的高架上为初步建好的新楼刷上水泥,一切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工地的主管抹了抹被汗水模糊的眼睛,笑脸盈盈地介绍说:“娄总,右边的几栋电梯房预计三个月内会建好,左边这块地也会按照原先的计划建成一座小公园,为本小区的居民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而后面依山傍水的公寓也快要完工了,娄总要不要亲自去查看?”
  主管口中的“娄总”是房地产业大亨娄岚的儿子娄涵,前几个月才刚出国留学归来,年仅二十三岁便继承了老爸的房地产公司,当上了总经理,此时正亲身下工地考察实情,工地主管自然不敢怠慢。
  娄涵是第一次下工地,没想到工地的环境如此恶劣,耳边的机器声震耳欲聋,大片的沙尘扑面而来,顺着汗水粘在了保养得白皙光滑的脸上,原本干净整齐的西装也粘上了污泥,脏劣至极,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的娄涵脸色不好,却又碍着责任硬着头皮继续,否则那古板的老爹死都不会放过他的。
  娄涵摘下鼻梁上的金丝眼睛接过助理乔任递来的纸巾擦干脸上的汗水,敷衍道:“不用了,你们看着办就好,还有什么事吗?”
  娄涵话里全是不耐之意,他真的不想在这个满是灰土的地方呆下去了,他要洗澡换衣服!
  乔任提醒道:“娄涵,你爸交待过要你把这整块工地都看完的。”
  娄涵的内衫都被汗水浸湿,粘在背上好不舒服,听了乔任的话更是不悦,撒娇道:“乔叔,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德行,这种鬼地方是人待得吗?”
  娄涵也算是被乔任带大的,乔任虽然不忍心让他受苦,但是还是撇着嘴好心劝说:“娄涵,您就忍忍吧,你看这里那么多工人都在工作,人家也不是没喊苦吗?”
  娄涵的性子本就暴躁,此时天气燥热,环境又恶劣,娄涵更没有耐心争执,眼色渐渐变得阴鸷,脸色耷拉下来,乔任仍是不肯让步,娄涵体内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一脚踹翻了旁边的铲车,怒斥道:“都给我滚!”
  乔任看形势不对,连忙好言劝阻,“娄涵,你已经把工地看了大半,还差不多,你就去看看吧,你也不差这一会,是吧?”之前娄岚就已经与他交谈过,让他见机控制娄涵这少爷性子,别让他生事。
  其实娄岚让娄涵来考察工地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娄涵长长见识,历练历练。娄岚近几年身体不好,频繁出入医院,没精力打理公司,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早把公司给这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管理。
  四周的工人都过来凑热闹,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娄涵这人好面子,在众人面前也不好做什么事,朝着乔任冷哼一声,对主管道:“还有哪里,还不快带我去!”
  “那边那边,娄总跟我来……”
  看着娄涵远去的背影,乔任满心无奈,却又只能忍耐,整理整理衣冠,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娄岚,娄涵已经继续开始考察工地了,请您放心,没事,那孩子怎么样我们还不清楚吗……”好歹也是他看着长大的。
  挂了电话,乔任又赶紧跟上娄涵,心里暗叹:唉,涵儿,你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啊。
  娄涵不耐烦地跟着主管四处游走在工地里,远远的好像听到有小女孩的声音,宛转悠扬,似乎在唱歌。可是噪音太大,他听得也不真切,继续往前走,一阵如银铃般清脆的歌声窜入了娄涵的耳中。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娄涵心里一顿,循声望去,一个穿着小花裙,绑着两个马尾辫的小女孩抱着一个布娃娃在工地旁的树脚下自顾自地玩耍,嘴里还不断哼着小曲儿。
  小女孩约莫四岁,身形瘦小,却长得很可爱,笑起来嘴边还有小酒窝,娄涵不知怎么心里蓦然一疼,像被下了迷魂药般别不开眼了,一直死死地盯着小女孩,眼神复杂。
  乔任问道:“哪里来的小孩子?工地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能让小孩子进来!”
  主管看了看那女孩,无从解释:“这……”
  小女孩这时却突然靠近布满高架的楼房,昂头喊道:“爸爸,雨儿饿啦!”太阳公公都已经到头上啦,爸爸怎么还不下来啊。
  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但小女孩还是坚持站在楼前。
  忽尔一阵绳索断裂声,高空不知从哪坠落一块巨石,角度正好对着那小女孩。
  有工人看到,连忙大喊:“绳子断了,快躲开!”
  严雨还小,哪里能感到危险,依然傻傻地站在原地,昂着头看着布满高架的楼房期待着爸爸给她回应。
  娄涵一直注意这小女孩,目睹了巨石坠落的全程,千钧一发之际,娄涵想也没想便冲了过去把女孩推开。
  “砰!”随着一阵剧烈的轰响,左腿撕心裂肺的痛楚从神经慢慢窜至大脑,娄涵浑身一颤,仿佛心跳都停止了,脸上立马失去了血色,他甚至忘记的痛呼,抱紧怀中的小女孩,问道:“没事吧?”
  严雨虽然被推开,但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噩梦给吓着了,看到巨石下缓缓流出的红色的鲜血眼神空洞,浑身打颤。
  周围人群爆出惊呼,一切都乱了,娄涵艰难地呼吸着,额头留下一滴冷汗,颤抖着伸出手蒙住她的双眼,张开苍白的嘴轻声道:“别害怕,没事的。”
  “哇——爸爸——”
  后来的事娄涵都记不清了,被巨石压着的下半身一点知觉都没有,耳边乱哄哄的,眼前天旋地转,有人的呼喊,女孩的哭声,救护车刺耳的旋律,而后便是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被疼痛淹没的同时,娄涵还在胡思乱想,是被送到医院了吧,还能活下来吗?左腿会不会废了?他娄涵还那么年轻,他还那么英俊潇洒,他怎么可以半身不遂呢?
  被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娄涵眼前一阵白茫茫,脑海里悄然浮现那叫雨儿的小女孩的面孔,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耳背有颗小小的红痣,突然间画面又变成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婴儿含着手指正对他笑,弯弯的眼角,酒窝浅浅,很是可爱。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
  又是那个还未满月的女儿,四年来,娄涵没有一夜不梦到女儿,每次惊醒都是泪流满面,他一向骄傲放纵,可是面对哭泣的女孩,他后悔,他无奈,他彷徨,他懦弱了,年少轻狂的他不敢为自己年少的轻薄狂妄承担责任而选择了逃避,所以才酿下了如此悲剧。
  还有那个男人,虽然生活过得贫寒,但是为人很老实,对他百依百顺。
  四年了,娄涵长大了,不再是狂妄无知的男孩,阅历过的人事越多,娄涵越忘不了那个男人的老实憨厚,可是娄涵嚣张拔扈的性子依在,那个温和男人会原谅当初那个抛夫弃子的娄涵吗?
  “涵儿,坚持住,没事的!”乔任看着眼神渐渐涣散的娄涵,心头犹如被刀割一般,如波涛席卷而来的惶恐让乔任不禁落下眼泪。
  娄涵动了动嘴唇,艰难地开口道:“乔叔……如果……我坚持不……下去,帮我照顾好……我爸,如果……他到五十岁还……还没找到我妈,你就和他在一起吧……我看得出来……你……”
  乔任摸着娄涵的脸,决堤的泪水不断外涌,哽咽道:“傻孩子,说什么呢,就算要在一起,也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
  手术室的大门被无情地关上,乔任被医生阻隔在外边,他一个四十好几的大男人竟然止不住哭泣,崩溃地靠着冰冷的墙滑落,掏出手机,哽咽着说:“娄岚,涵儿出事了……”说完,便昏了过去。
  跟着赶来的严易放下女儿把乔任扶起,喊道:“快来人啊,有人晕倒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我要保持着平常心来写,因为我快要被宫廷文逼疯了!
这文完全是我的解脱之作,不带任何思索故事情节,我要放松一下!想到哪写哪,想怎么写怎么写,故事崩坏我不管了!
亲们不要对此文过于研究,这本是一闪而过的念头!
 
  ☆、第 2 章
 
  “这个就是被娄涵救的小女孩?”娄岚一身西装革履,神色严谨肃穆,鬓发梳得油亮,一点也不像个快至中年的男人。
  工地主管赶紧道:“是,就是她,那个是她爸爸。”
  在危险的工地中竟然有小孩,而且竟还发生了工作失误伤了人,工地主管担心他这个位置要不保了,说不定还要负法律责任。思及此,工地主管登时脸色发白。
  严易今天特地穿了一件比较得体的衣服带着女儿来。几天前的事故发生那时他还爬在高层为楼墙刷水泥,根本不知道下边发生了什么,直到工友告诉他出事了他才赶下去,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严易只得抱着被吓傻的女儿跟着来到医院,却见不到人。
  严雨那时哭得很厉害,后来又发了低烧,现在休养了几天脸色好了不少,却少了活泼可爱,闷闷地趴在爸爸肩上。
  严易低头说:“真是对不起,是我自己把女儿带到工地里的,医药费我会全部承担,不过……可能要分期付款。”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建筑工人,连生活都是问题,哪里能一次拿出如此巨额的费用。
  娄岚仔细打量着严易和严雨,皱眉问:“孩子多大了?”
  “快四岁了。”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不去幼儿园要放到工地里呢?孩子的母亲呢?”
  严易略显尴尬,没有回答。
  娄岚看严易的神情,也大概知晓他的情况,叹道:“算了,你走吧,去给孩子做个心里咨询,这么小的孩子别留下心里阴影了,记住以后别再把小孩放到工地里了。”
  严易抱着严雨走到门边,回头看着娄岚迟疑道:“等人醒了,我会郑重地来道谢的。”说完便犹豫着离开了。
  娄岚身后病床上的乔任突然眉头皱起,轻声呢喃两声:“涵儿……”
  娄岚心下一动,斜睨了眼旁边的工地主管,工地主管立马会意,动身出门离开。
  娄岚转过身看着病床上将醒未醒的乔任,他眼角的皱纹好像又深了些,娄岚心里无限慨叹。
  三十年了,乔任跟着他快三十年了,从最初的青春年少到如今的年华垂暮,乔任总是以一种温文尔雅的姿态站在他身后,每次娄岚一回头,乔任总能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