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原来你很坏! 作者:莫执(下)

字体:[ ]

 ☆、第 一百一十 章  【粉丝】
 
  夏天的天气就是怪异,说风就风,说雨就雨的。
  冷皇熙就是在一阵雨水声中醒过来的,他一睁开眼,下意识就去看怀里的人,但是并没有看到宁彩。他立刻清醒了一大半,下了床就匆匆地下楼,以为宁彩会在厨房,结果厨房里也没有人。
  “宁彩?宁彩?”冷皇熙站在客厅喊着,却没有人回应。他一时有些慌了,打开大门就冲了出去,也顾不上雨下得有多大。哪知刚冲去院子,就看见宁彩撑着伞走了回来。手里还提着个袋子。
  看到冷皇熙站在门口淋雨,宁彩慌了地就拿着伞跑过去。
  “你怎么……”
  “宁彩,里出门不会说一声吗?你知不知道看到你不见了,我有多紧张?”不等宁彩说完,冷皇熙就生气地大吼起来。宁彩被吓得有些愣住,冷皇熙捏得他的肩膀都有些疼了。
  “对不起,我想到你昨晚抱我回来一定累坏了,所以就没忍心叫醒你。我……我只是想让你多睡会儿。”面对突然发怒的冷皇熙,宁彩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害怕。冷皇熙生气起来,真的会让人不自觉地胆怯。他差点以为,他们又回到过去那样了。
  看到宁彩有些害怕,冷皇熙才惊觉自己表现得有些太过了,他有些懊恼,怎么就是管不好自己,不是说好再也不吼他。
  “抱……抱歉,我……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我只是担心你出事。宁彩……是我没有控制好情绪,对不……”
  “不要说。不是说了不要说那三个字。你会生气很正常,是我让你担心了。以后我不会了。你不要自责!我只是去买早餐去了,你昨晚吃那么少,我怕你饿肚子。虽然,你说过你不吃早餐的。可是,我还是想买给你。”
  宁彩这么一说,冷皇熙更加后悔。他看了看宁彩手里的袋子,心疼这个小傻瓜。昨天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附近的最近的一家店铺也是在十里外,这个笨蛋脚上有伤,又在下雨,他竟然跑那么远,就为了给他买早餐。那他得起来多早?
  “笨蛋,以后不许为我做这些傻事,知不知道。”
  “你……你不生气了?”
  “你跑这么远给我买早餐,我心疼都来不及。”
  “对不起啊,我害你都淋湿了。先进屋去吧。”
  “不用了,直接去车上。今天要早点回去,我下午还有行程。”
  “哦,那好吧。”两人撑着雨伞走了几步,宁彩惊叫一声,“不行啊。现在不能走。还有一件事没有做。”
  “什么事?”
  “小雪她拜托我要你的签名照的。”
  “那种女生的请求,你理她做什么?别管她!”冷皇熙本来就不待见林雪,他怎么可能会答应给她签名照。
  宁彩拉住冷皇熙的衣角。
  “可是……我已经答应她了。你就当是签给我的不行吗?”
  “笨蛋,她妈那么对你,你还答应帮她?”
  “我……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我们走吧。”宁彩有些失落,冷皇熙怎么忍心看他这样子。
  “算了。真是败给你了!走吧,小笨蛋!”冷皇熙拉着宁彩的手又往回走,宁彩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他就知道冷皇熙不忍心拒绝他的。
  回到屋子里,宁彩先找了条干毛巾给冷皇熙擦头,然后才去楼上拿了那几张照片下来。
  “咯,只有几张,很快就签好的。”宁彩把照片和笔递给冷皇熙,然后在他对面坐下。打开买回来的小笼包,用筷子夹起喂到冷皇熙的嘴边。
  “你吃吃看,这家包子铺的包子很好吃的。”说到好吃的,宁彩就有些抑制不住地激动。冷皇熙看了看嘴边的包子,并没有张嘴。
  “啊……我都忘了,你早上不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早知道应该买面包的。”宁彩正要把筷子收回去,冷皇熙忽然抓住他的手,然后张口吃下了那一颗包子。
  “我又没说不吃。”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
  “嗯。还行。”为了不扫宁彩的兴,冷皇熙只有迎合着他。其实,他不是不吃油腻的东西,而是不能吃。吃了太油腻的东西再开车,他会反胃,想吐。只是,他不想宁彩不高兴,也不想浪费他跑那么远买来的早餐。
  给照片签好名,冷皇熙也吃了差不多三四个包子。
  “签好了。走吧!”
  “你等一下。”宁彩扯了一张纸巾,伸过手很自然地替冷皇熙擦了嘴巴。冷皇熙有些发愣,这种事,不应该是他来做?
  “好了,走吧。”宁彩把餐盒收起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很欢快地出了门。自己不过是顺了他这么点心意,他就这么高兴?像个孩子似的,给个糖果就特别满足。
  两个人上了车,很快车子就开离了这个小村落。车子缓缓驶出小县城时,宁彩心里涌起一阵伤感。下一次再回来会是什么时候?也许有一个两年,也许无数个两年,也许再也不会回来。
  “起那么早,再睡会儿?”
  “嗯。”不知为何,冷皇熙觉得宁彩的这一声回答得特别脆弱无力。直觉告诉他,宁彩现在很不开心,很需要依靠。
  “以后,只要你想回来,我都陪你回来。所以,不要难过了,好好睡一觉吧。”
  宁彩惊讶于冷皇熙这么快就看穿他的心思,他回过头,看见冷皇熙有些担忧的眼神,然后他也没怎么思考,就凑过去吻了一下冷皇熙的脸颊。因为太快,以至于冷皇熙都没反应,那个吻就消失了。
  “谢谢你。”宁彩笑了笑,那样的笑容,带了几分可爱。冷皇熙想,若不是他现在在开车,他一定要把宁彩抓过来好好地吻一番。
  宁彩闭了会眼睛,实在是睡不着。他又坐起来,看了看冷皇熙,想早点事来做。
  “怎么不睡?不困?”
  “嗯。睡不着!”
  “那我放歌给你听?”
  “不要。我喜欢听你亲口唱的。”
  “既然这样……那不如你来讲讲,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你真的……想知道?”宁彩犹豫着问。
  “嗯!很想知道。”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后,你也要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你的。”
  “OK!”
  宁彩清了清嗓子,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其实……我也是你的粉丝。两年前,我爸妈去世,我很难过,一个人来到这里念书,觉得自己无依无靠的,心里特别委屈。有好几次都打算要放弃了,直到有一次,有两个学姐带我去看你的演唱会。可能你不会相信,也觉得一个男生会喜欢上一个明星很奇怪。但就是那一眼,只是那一眼我就陷进去了。当所有灯光暗下来时,我回头只看见了在聚光灯下的你,你一弹钢琴,我的脚就移不动了。从你的琴声里,我听出了你的温柔,还有对某个人的思念。我听着听着,就哭了。但是,不是难过,而是感动。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爸其实是钢琴老师,小时候他经常弹钢琴给我听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啦,反正就是觉得那个时候的我仿佛站在悬崖边,随时都有可能坠入万丈深渊。但是,就是因为你,是你的琴声把我拉了回来。从那以后,我就开始默默地关注你,每次做噩梦之后,只要听到你的歌就会觉得很安心。”
  “然后呢?然后发现你对我其实不是崇拜?而是喜欢?”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觉得对你的感情是比较特殊的。我只是以为,是你让我重新燃起希望,就像是突然读了一本书,或是看了一部励志电影一样,只是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感悟。比起偶像,我觉得你更像是我的信仰。我不奢求能触碰到你,也不会幻想着哪天能偶遇你。你就像是我心里的一个秘密,我不愿与别人分享,我只想把你静静藏在心里。我不太关注你的动向,但是你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听,我也不会去你的部落格给你留言,也不会花大笔钱买你的周边,更不会给你寄礼物表达爱意,我只想在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地方支持你,相信你,并且感谢你。一开始我不明白,以为其实那也算是追星吧。直到后来遇见你,我才知道,原来不只是那样,与其说是追星,倒不如说……是暗恋。原来我,是一直喜欢你的,而且还喜欢了你两年。”宁彩现在回想起那种心情,心里依旧是酸酸甜甜的。原本这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的事,如今他能够这么平静地讲给冷皇熙听,有一种时过境迁、恍若隔世的感觉。那种隐忍,那种窃喜,那种不安,在心里滚烫翻涌之后,又沉于心底深处,最终归于平淡。
  “遇到你之后,我以为我会很镇静,可是根本不是那样,我高兴得几乎想要尖叫。不是因为我见到了我的偶像,而是因为我竟然能遇见你。你对我冷淡,我会觉得不开心,你对我发脾气,我会觉得很难过。你一靠近我,我就特别特别紧张,你一触碰我,我觉得自己心都快要跳出来。最初我只当是见到了自己的偶像,所以不自觉地失控,直到那次,你拿着照片质问我,然后……吻我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根本就不是单纯的粉丝对偶像的感情。”
  “我喜欢你,是想要和你在一起那样的喜欢。你吻我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厌恶,反而觉得紧张、害羞,甚至是高兴的。我知道自己不正常,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看向你的眼神。我怕你看穿,我怕你讨厌我,所以我只能把这些通通隐藏起来。我以为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的,也以为我一辈子也不会让你知道。可是,你竟然误会我和冷叔叔,我觉得很难过。我想逃离那样看我的你,但是当你出现在学校的时候,我发现我根本就逃不了,我想你,我发了疯地想见到你。在你要我去你身边的时候,我多期盼那是你的真心话。我明知你有目的,但是我还是答应你了。”
  “因为我想留在你身边,我想被你拥抱,被你亲吻。哪怕,哪些都是对我的惩罚。我以为我可以就那样留在你身边,直到黎昕回来,我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可能。你利用我去报复黎昕时,其实我比他更痛。每次一痛,好像心跳都要停在一样。我不止一次想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可是黎昕他求我,他求我离开你。他说他没有多久可以活,他说你是他最后的愿望。我……我不忍心,我怎么能和一个病人去抢,我怎么能把一个本来就绝望的人再逼上绝路。所以……我只有离开你。因为,我怕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会撑不下去,所以我只能躲起来。”
  原来他真的经历了这么多煎熬,冷皇熙一个刹车把车停到路边。早知道会是这么让他心痛的过程,他宁愿不要知道。
  “所以,你是因为我才换上‘心碎综合症’的?”如果答案真是肯定的,冷皇熙估计永远也原谅不了自己。
  可是,他却看见宁彩摇了摇头。
  “不是你。我这个病,应该是两年前就有了的。”
  “你是说,你爸妈去世之后?”
  “嗯。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车祸发生的时候,我也在现场。我甚至看见了那个开车撞我爸妈的人。可是,我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要一回忆,我就会呼吸困难。有一段时间,我连看见灯光都觉得害怕,我还在医院接受了一个多月的心理治疗。但是没用,我就是想不起来,也哭不出来。”
  冷皇熙见宁彩拼命摇头的样子,他把他拥入怀中。
  “想不起来就不想,没有人怪你,也没有人逼你。傻瓜,都过去了!”冷皇熙安慰着宁彩,好不容易才让他平静下来。
  他放开宁彩。
  “那你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总算没有了解得太晚。不然,我就要错过你了。”冷皇熙不忍心看见宁彩再落泪,他捧起宁彩的脸,用温柔的眼神望着他,希望能让他相信,给他力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