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配两三事+番外 作者:见贤

字体:[ ]

 
 
文案:
     言情剧里的温柔男二和纯爱文里的炮灰男配的故事~
 
           
 
主攻 1V1 HE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长行,温誉 ┃ 配角:白涟,俞白,很多很多 ┃ 其它:
==================
 
  ☆、顾长行其人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有错字请别迟疑地留言~只要看到会及时改的~
更新时间暂不定,因为学校很忙,保证两天一更,不忙的话一天一更~亲们可以养肥再看~
  这是一间以白色为主调的卧室,房间不大,一进门正对着是一整面落地窗。房间很整洁,东西也不多。除了左面墙靠着的king-size的床及一对床头柜,还有摆在右面墙和落地窗夹角处的白色长书桌和黑色软皮转椅,如果不算嵌入式的衣柜的话,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就连落地窗外突出的阳台上也空无一物,若不是有悬在上方的晾衣架,想来这阳台也会被主人弃用。
  这会儿,天才蒙蒙亮。
  本来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顾长行突然伸出手,很是精确地摸上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成功在闹铃倒计时00:01的时候把闹铃关掉了。随即,他缩回手裹进被窝里又一动不动,似是睡过去了。可没过一会,他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下,又在枕头上蹭几下。在下一个闹钟响起前总算不甘不愿地坐起身,拥着被子眼睛依旧闭着,手却又摸到手机上,把5分钟间隔的闹钟关掉。
  “再给我5秒种。”只听顾长行呆坐在床头咕囔了这么一句,“5,4,3,2,1!”随后,他一掀被子,套上摆在床头柜上提前准备好的衣服,火急火燎一般地冲进厕所洗漱。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在这卧室里上演。
  没一会,顾长行就洗漱完毕。这时,他一反刚刚火烧屁股的劲儿,慢悠悠地晃出卫生间,“刷”得一声拉开窗帘,又三下五除二地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弯腰抓起放在床头的ipod夹在裤腰上,耳机各绕过耳后挂在那儿。这才准备妥当走出卧室。
  离出门前还特地照照鞋柜上方的镜子,拨弄一下头发,也不知道就一寸头有什么好整理的。顾长行家在5楼,因为对自家新式小区的电梯按钮情有独钟,他还是宁愿花几分钟等电梯。
  不过也就这几分钟的时间,到让他注意到一些特别的地方。比如空了很久的对门似乎有人搬进去了。顾长行所在的小区也算是挺高档的一种,一层楼只有两户人家,分布在电梯一左一右。这会只见这新邻居那楼里统一的木大门敞开着,门里推着几个纸箱,门外也摞着几个透明的大箱。
  顾长行正待准备仔细打量顺便打声招呼时,电梯门就开了。想着等会回来再说也不晚,顾长行犹豫一下就进电梯了。
  等顾长行跑出小区的时候,天已经亮的差不多了,只是太阳照在身上的温度还不灼人。一路上和前面楼的王大婶,后面楼的李大妈,楼上的蔡奶奶,楼下的赵爷爷还有门口开店历史有十多年的胡记早餐店的胡叔等等一溜儿人马打招呼,然后绕道到只隔一条马路的街心公园去了。
  胡显安正给客人打热乎乎的豆浆,就被自个儿媳妇推搡了一把。
  “干啥呢?干啥呢?没见给人打豆浆呢!”胡记早餐店老板胡显安是个40多岁的帅大叔,这会皱着个眉依旧帅气不减。虽然嘴上说着媳妇,胡显安手还是稳稳地端着自己媳妇千挑万选出来的瓷碗,舀了满满一勺香味四溢的豆浆,递给站在他面前等着的客人。
  胡显安的媳妇儿和胡显安同龄,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40多岁的她风韵犹存,即使忙碌着早餐店却没有寻常妇人的操劳感。她手上端着满满的或豆浆或豆花,手臂上也架着几盘或煎饺或生煎,脚下生风给客人上菜,嘴里还不闲着:“老胡,没觉得人长行越来越帅了吗?人又礼貌又阳光,那长腿,那身材,那脸,比你年轻的时候还耐看。绝对秒杀现在那些小姑娘嘴里的长腿欧巴。我琢磨着我那高中同学女儿这不到年纪了吗,人女儿我见过,那个叫漂亮,那个叫贤淑。要不把他们两凑凑对?生出来的孩子肯定好看!”
  胡显安显然知道自己媳妇什么德行,左耳进右耳出的。不过听到什么比自己年轻耐看时还是忍不住撇撇嘴,等听到生出来的孩子的时候更是无奈得长叹一声。
  “哎,别说,顾小子人是真好!就昨天还帮我拎西瓜呢。”顾长行楼下2楼的赵爷爷坐在椅子上,嘴里撮着烫口的豆浆,一边笑眯眯地搭上话。
  一边喝粥的蔡奶奶不乐意了:“哼,上回他还帮我给我孙补课呢,昨天我孙考试都及格了。”
  “你和我比这个干什么?”幸亏赵爷爷是个明理的,。
  蔡奶奶夹起油条占了占醋:“谁和你个老头比啊?说回来,小顾对面那家有人搬进去了呢。”眼瞟见赵爷爷要插嘴,蔡奶奶加快了语速,“我怎么知道?我今早看见的呀!咱楼下不停着那什么熊宝宝搬家公司,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什么熊宝宝搬家公司,熊还能给你搬家啊,一点也不实务。对了,刚说哪了?啊,对!那什么,那大货车。那个叫凑巧,司机是前面3号楼小李的侄子。我就上前唠叨唠叨啊,你说现在年轻人整天忙里忙外的,爹妈都不管,上回听小林说她家儿子大半年没打电话没回过家呢!”
  赵爷爷在旁边听得眉头皱起,满是褶子的脸这会褶子都变三维立体的了。胡显安媳妇龚唯笑着给赵爷爷端来包子,然后顺势拉开椅子坐下听蔡奶奶唠嗑。
  蔡奶奶千扯万扯总算扯回原题:“那个小李侄子跟我说帮一大学生搬家呢。我想啊,咱那楼空着的也就那几间啊,再一打听,是搬到5楼啊,那不就是小顾对门嘛?”
  龚唯听到着,回头对老公叫了一声:“老胡啊,帮我打碗豆浆啊。”随后不等胡显安回答,转回头问蔡奶奶:“蔡婶,您起床那会天还没亮吧?”
  蔡奶奶被这么一问,一拍大腿:“可不是吗?我下楼的时候天还没亮呢。而且小顾刚才跑过去,这会应该才6点一刻啊。”
  赵爷爷总结了一句:“这大清早的天没亮搬家也是挺勤奋的,想我年轻的时候啊……”在赵爷爷回忆当年的时候,龚唯一口气干掉丈夫特意放凉端过来的豆浆,拍了拍手上看不见的灰尘,回头忙活去了。蔡奶奶也掉个头和刚进门的杜奶奶聊开了。独留赵爷爷孤独地对着豆浆叹一声人心不古。
  顾长行跑完步,路过胡记的时候提了豆浆生煎,一路顶着运动后红彤彤的俊脸,嘴里叼着油条晃回家里。进门前,顾长行发现对面大门紧闭,门外的行李都失了踪影,想来是主人理进房间去了吧。从门口的小盆栽底下拿了钥匙开门,顾长行转眼把新邻居的事忘在脑后。
  把早餐放在餐桌上,顾长行走到自己房间隔壁紧闭的门前,抬脚踹了下门,吼了一声:“三毛!起床啦!你要迟到了!别说我没喊你!”吼完,也没去听房间里有没有声响就转身进了浴室洗澡。
  顾长行特别喜欢运动出汗后洗个澡,更喜欢用微烫的洗澡水。哪怕天天都会体会到这种洗涤全身污渍的幸福感,但每次他都会谓叹出声:“活着真好。”然后就不管不顾地狼嚎起来:“我爱洗澡皮肤好好~么么么么~带上浴帽蹦蹦跳跳~”每天早上都唱一回。
  等顾长行洗完澡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同居室友三毛耷拉着脑袋坐在餐桌前,一副半睡不醒的样子。听见他出来的响动,三毛机械地转过头语气飘忽:“我的名字是习羽,你不能因为有三个习就管我叫三毛,习又不是毛的意思,文盲。”
  顾长行照例忽视习羽的抗议,回房换了身衣服,才在餐桌前坐下吃早饭。
  三毛见顾长行不搭理自己也没说什么,梦游似的飘进卫生间。
  顾长行两三口吃完自己的生煎,抹抹嘴抄起放在沙发上的挎包朝没良久动静的卫生间喊了一声:“我去店里了!早餐吃完把垃圾扔掉!”
  卫生间模模糊糊传来一声:“哦。”似有若无。
  和三毛做室友少说有半年了,顾长行知道他是听见了,就背起包又是风风火火地出门去了。等大门卡擦一关,卫生间的门过了一会才打开,习羽磨磨蹭蹭地回到老座位坐下,看着生煎发了一会呆,嘴里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这家伙怎么每天早上都这么精神。”
  顾长行骑着自己宝贝凤凰牌自行车,一路能抄小路抄小路,在10分钟到达自家点心店门前的路口。他下了自行车,一手扶着车头,一手在挎包里摸钥匙,脚下不停步地走到店门口。把车锁在点心店那面落地窗的前面,刚站起身,便迎上一张满是促狭的笑脸。
  是汤棠,店里的老员工。
  顾长行拿手臂拦开汤棠,走到店门口蹲下开锁。汤棠紧随其后:“早上好啊店长~你这从十几米外下车然后推车过来停车的习惯还没改呢。”
  “早。”顾长行选择性忽视汤棠的后面的话,开了锁就站起了身。
  “哎哟,店长你又不是惜字如金的人,这么高冷的说话方式不合适你啦~”汤棠以1米58的个子艰难地搭上1米87的顾店长的肩。
  “看来复习笔记本你是不想要了。”顾长行将玻璃门打开,将背后挂着的暂停营业翻过来。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那个木牌上,给棕褐色的木牌铎上一层温暖的金光。
  长白在等你。
 
  ☆、温誉其人
 
  待把琐屑的准备工作做完,顾长行在吧台后方的水池洗了洗手,回头对正在系围裙的腰带的汤棠说:“我先去学校了,一会儿有课。”
  汤棠利索地系好腰带,对顾长行边点头边挥手:“店长放心,店里有我。”
  “齐远帆中午来,我大概3、4点上完课就过来,有事发我微信或者打我电话都可以。”顾长行不放心地叮嘱一遍。
  “没事,还有范宸在呢,是吧,范宸!”汤棠一脸无奈地应着顾长行,还边叫边跳地试图吸引后厨里做蛋糕的女生的目光。
  后厨和前台之间是用玻璃窗隔开的,虽然可能没听见汤棠的呼唤,但看得见汤棠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日子处久了不用想也知道汤棠在说什么。即使带着口罩看不清范宸的脸,只要看到她弯弯的眉眼也知道她在笑。范宸对顾长行点点头,带着一次性手套的右手指指自己的左手手腕,示意顾长行别迟到了。
  顾长行呼了口气,背起包向门口走去,临走前还不忘加一句:“你们也别太累着,没人的时候记得休息休息偷偷懒啊。”
  汤棠扁扁嘴:“这店长怎么当的,还催着让员工偷懒。”嘴上这么说着,笑容却不自觉地挂上嘴角。手速极快地掏出手机对着顾长行的背影就卡擦一声拍了张照,然后登上微博发了条状态“顾店长还是一如既往地帅~”,至于微博在接下来几分钟内被转发几百条,评论下种种花痴言论就不提了。
  等顾长行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正好8点整,赶在踩点而来的元教授前面进了教室。元姜元教授笑骂了顾长行一句:“每次上我的课都这样,你真的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顾同学。”
  班里洋洋洒洒坐着的同学听到元姜的话哄笑成一片,不说校内网新刷出来的#论顾学神如何吸引元教授的注意23333##顾学神和元教授的蜜汁日常##跟元教授学调戏顾欧巴的一百种方法#,就说班里坐着的一个好事的男生大声调笑:“元教授,您平时还刷微博呢?来来来,我们互相关个注呗~”
  元姜瞟了那个男生一眼,男生瞬间噤声。
  这会轮到元姜找回场子:“就你这胆子,我怕还没关注你,你就要删号重来了。”
  本来安静下来的看元姜如何应对的同学们又一次笑成一片。在元姜和那个男生这一来一回中,顾长行提着嘴角难掩笑意地准备偷溜到自己的位置。第三排正中间的座位。
  大学里前面几排的位置一向小猫两三只,敢坐在那的除了学霸就是顾长行这种奇葩。而今天,一直被默认是自己的位置被一个穿白衬衫的男生占了去。打眼看上去还挺顺眼的一人。顾长行只能叹一声自己掐点进教室的破习惯,就只好退其次地在隔开白衬衫的位置上坐下。好事男生的战斗力在年近60的元教授面前明显不够看,这不,元教授又调转矛头指向顾长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