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别闹,弯了 作者:麓笙

字体:[ ]

 
简介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你别臭美了,我只是看你心情不好,想施舍你一点爱的力量罢了。”
“你这是趁人之危!”“怎么,感觉不好吗?”
“还不错,你要是个女孩就更好了。”
“这是你的初吻吧,会不会觉得糟蹋了?”
“其实我还挺愿意的。”
 
标签:现代 甜文 校园 纯爱 青春
 
    第1章  小太阳
    
    一大早,宇黑在母亲的陪同下进了火车站。宇黑拖起行李箱,走上火车。
    放好行李箱后,他坐在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上。窗户开着,母亲就站在窗外面,一直看着他。
    宇黑正要向母亲挥手告别,母亲突然开口了:
    “宇黑,我突然想起,还有件事没有和你交代呢。你姨有个儿子叫白阳,比你大一岁,所以你见到了他记得要叫他哥哥!都记清楚了吗?叫白阳,白天的白,太阳的阳。就比你大一岁……”
    没等母亲说完,火车就开动了。
    “我听见啦,妈,你保重啊!”
    白阳?白天的白,太阳的阳?哥哥?宇黑想了想,脑海中完全没有这个哥哥的印象。
    他从行李箱里拿出那本科幻小说和MP3播放器,享受起旅途的惬意来。
    对于母亲的唠叨,宇黑有时候觉得很烦,有时候又觉得很温暖。
    宇黑的母亲本来是想多生一个的,可是正赶上计划生育这项基本国策颁布。
    如今,宇黑免试保送上了名校——江浙大学,她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毕竟有宇黑一个,已经够她骄傲的了。
    大概五个小时后,宇黑合上书,猛然发现火车已经逼近终点站了。
    MP3里面传来贝多芬的《For Elise》,这是宇黑的MP3里面唯一的一首古典音乐。
    宇黑将书放回行李箱里,把《For Elisee》调整成了单曲循环播放的模式,并将音量开到了最大。
    走出火车站,宇黑并没有直接打车去姨家,而是走进了地铁站。
    虽说这是他第一次到大都市来,但凭借他高材生的智商,找路这种小事根本不在话下。
    在家里的时候,宇黑早就通过网络查询到了去姨家的最佳路线,就是又快捷又经济的地铁。
    地铁进出口处,人潮汹涌,行色匆匆,人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让人不经意间产生一种压迫感。
    在宇黑的周围,进地铁的人和出地铁的人交织在一起。但宇黑依旧沉浸在安静柔美的《For Elise》的旋律当中。
    突然,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撞到了宇黑的身上。撞他的人倒在了地上,宇黑反而没有被撞倒,安然无恙地站着。
    宇黑伸手把倒地的人拉了起来。
    初看之下,那人清秀的外表,白皙的皮肤。干净T恤上面,是一个又红又圆的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在现实生活中,宇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阳光的人,就像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索性,宇黑用“小太阳”称呼起这个人来。
    “小太阳,你没摔疼吧?”
    那人站起来后,立即甩开了宇黑的手,说道:
    “猫哭耗子!”
    说完,看了宇黑一眼,见宇黑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露出了一丝歉意来。
    小太阳看了看时间,叫道:
    “哎呀,晚了。”
    说完没有再理会宇黑,慌慌张张地跑到了地铁进出口外。
    宇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打趣地感叹到:“大都市的生活节奏果然快呀!”
    出了地铁站,宇黑很快找到了姨家的那个小区——尚赏居。
    “A栋7-6,没错,就是这儿了。”
    宇黑敲了敲门,一个和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士开了门。宇黑确定,这就是他的姨。
    “姨姨好,我是宇……”
    宇黑还没有介绍完自己,姨就认出了他来:
    “哟,宇黑呀!竟然长这么高了呀,上一次去你家的时候,你才刚学会走路,穿着开裆裤呢。”
    宇黑联想到自己开裆裤的样子,便不好意思了起来。
    “快进来,快进来!进客厅去吃水果。”
    姨说着,接过宇黑手里的行李箱,往门外看了看,问:
    “就你一个人呀?白阳呢,他不是接你去了吗?”
    
    第2章  原来是你
    
    “我是一个人找来的,白阳哥他接我去了?”宇黑一阵惊喜,一阵莫名其妙,好像遗漏了什么。
    “这个臭小子,准又是没算好时间,他呀,做什么事情总是拖拖拉拉、丢三落四的。还好你聪明,找得到路,不愧是名校的高材生呀!”
    “姨,我哪算聪明啊,还不都是上网查了路线。”
    “宇黑,你可别在姨面前谦虚,白阳读中学的时候,我就一直要他把你当作榜样,要他向你学习来着的。可那小子就知道不务正业,从小对钢琴就跟着了魔似的,要考音乐专业。他最怕留级和你一起考大学了,所以高三那年还算勤奋,最后文化课勉强考过了线。”
    宇黑正想问,白阳哥在哪所大学时,姨的手机响了。
    姨看了下来电显示,对宇黑说:
    “是白阳打来的。”
    姨接起电话,故意按下了免提键:
    “喂,你不是要去接宇黑的吗,跑哪儿去啦?”
    “妈,我现在就在火车站这儿,我到的时候,出站口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你准是没赶上火车到站的时间吧!”
    “这次真怪不了我,火车站的人说,这趟车是提前到站了。别说这些了,我忘了记下宇黑的手机号码,你快点报来给我。”
    “不用了啦,臭小子,每次迟到都有正当理由。宇黑已经在我们家里了。”
    “什么?嘟嘟……”
    那头的电话挂掉了。
    “臭小子,挂电话这么猴急。宇黑呀,你吃水果,别管他。他一会儿准就回来了。”
    “嗯,我吃着呢。对了,姨夫还没下班吧?”
    “他呀,出差了。长期都在外地,一年偶尔回来几次。”姨说完,接着问宇黑:“你妈妈这些年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
    “那你爸妈现在的关系处得怎么样了?”
    “老样子啦,我爸已经被我妈欺负惯了,说要离婚也只是嚷嚷而已。我爸现在就是经常跑我爷爷家里去避难。”
    姨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哎呦喂,没想到你妈还是红颜不让须眉呀!”
    “我妈那是一如既往的彪悍呀!”
    聊了一会,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一定是白阳回来了,臭小子老是忘记了带钥匙,我去给他开门。”
    宇黑跟了上去,只见门刚打开的时候,就听见一句饱含气愤情绪的话就溜了进来:“哎哟,真是的,下车了也不打个电话,害我白白跑了一趟!”
    宇黑也没来得及看清出白阳的模样,就先很有礼貌地致歉起来:“白阳哥,非常抱歉!”
    说完,两人才四目交接,然后几乎是异口同声:
    “是你!”
    “你是那个小太阳!”
    宇黑认出来了,没错,是他。白阳就是在地铁站的时候撞向宇黑,反而跌倒在地上的那个小太阳。
    尽管当时的情况可能有点匆忙,宇黑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但宇黑可以肯定白阳T恤上的那个太阳不会错。
    此时,白阳脸上透露出的阳光,宇黑看得更加清楚了。
    俊敏的浓眉,深情有神的眼睛,嘴唇鲜红艳丽。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笔直的鼻梁,纯洁的面颊,这些共同构成了白阳那动人的容颜。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宇黑心跳突然加快了。
    
    第3章  杠上了
    
    刚才过于激动,说出“小太阳”这个称呼。宇黑突然意识需要改口了,于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白阳哥,我们真是太有缘份,又太不巧合了。”
    姨听了,说到:
    “哎哟,你们见过面呀?”
    白阳却一脸臭屁,阴阳怪气地回答:
    “见过啊,今天在地铁里,他还故意把我撞倒在了地上呢。”
    宇黑急了,一脸无辜地说: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撞你的,不对不对,根本就不是我撞的你。”
    白阳不依不饶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撞向你咯。”
    宇黑点了点头,发现是个陷阱,急忙否定:
    “不对,不对,这个怎么说呢。”
    宇黑急中生智,继续解释道:
    “这个撞击过程可以这样来分析。你知道啊,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对我的作用力就等于是我对你的作用力。所以根本不存在谁撞向谁的说法。那为什么我没有倒地,你倒地了呢?这就要根据动能定理来分析了。在我们相互作用的时候,虽然说你的速度比我大一些,但是显然我的质量比你大,所以我的动能更大些,这样一来白阳哥你就倒地了。”
    说完,宇黑终于挺直了腰杆,自以为替自己辩护申冤成功了。
    姨在一旁越听越糊涂起来,而白阳一听是物理课上的东西,就烦躁了起来。
    等宇黑讲解完,白阳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啦!别以为你会读书就了不起!”
    宇黑听了十分窘迫起来,看着白阳,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太阳的脸上也没有不愉快的表情,只是同样看着对方,沉默着不说话。
    幸好身旁的姨及时从刚才那堆物理概念中回过神,对白阳训呵道:“臭小子,你说什么糊涂话呢!会读书当然了不起啦!你虽然比宇黑大一学级,但还不是一直把宇黑当榜样,生怕被宇黑追上,才下苦功考上了江浙音乐学院的!你看宇黑现在可比你牛逼多了,人家是免试保送江浙大学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