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是钢管也得弯 作者:胖成球的二货琳

字体:[ ]

 
文案:
     校园文?这是一本披着校园外衣的“校园+都市”;小清新?这是一本穿着清新外套的“小黄书”,请各位客观自带去污粉QAQ
 
文案原名《要和你死磕到底》
 
小片段1:
 
言苏贤:“天天不好好学习,你想干什么?”
 
康柏尧:“想干你。”
 
言苏贤:“嗯?”
 
康柏尧:“我是说‘想看你……怎么学的’。”
 
小片段2:
 
言苏贤:“从我身上起来!”           
 
康柏尧:“宝儿,不压着你,难道让你再‘死’一次?”一场天灾,一场手术,斯人再见已成黄土一抔。
 
八年,日思的脸庞,夜想的声调,但这疏离的语气还有他这冒出的女儿又是怎么回事?
 
攻受双洁,小虐怡情,女儿非亲,欢迎入坑
 
BUG:二货琳发傻,遇到蒋新请自觉脑补替换成李铭,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柏尧,言苏贤 ┃ 配角:顾冉,白靖,柳筱,李铭,康盛,言锦诚,鲁湘,白立青 ┃ 其它:强强,八年再现,相伴终老,
 
==================
 
  ☆、不羁
 
  “你给我说说刘家大公子刘榔怎么回事?”康父气呼呼的甩着鞭子,在空中啪啪作响。
  “自个儿摔的。”康柏尧倒是满不在乎吃着口香糖单肩背着书包,玩着手机。
  刘榔刘大公子确实是自己摔的,只不过这中间也有康柏尧的“帮助”,他只不过踹了他一脚,刘大公子来了个脸着地,看到自己鲜红的鼻血,顿时眼红,冲向康柏尧,可就刘榔的小身板,康柏尧一拳就结结实实挨着了刘榔的肚子上,刘榔哀嚎着,摔倒在台阶上,“一不小心”胯骨就裂了。
  “自个儿摔的?自个儿能把鼻骨摔断了胯骨摔裂了?”康父已经气的头发竖起,喘着粗气。
  “只要摔的姿势对,想摔成什么样就摔成什么样。”吐掉口香糖,依旧自顾自的玩着手机,丝毫不在意自己快炸了的老子。
  “你,你……我在给你讲话听到没有?”忍无可忍的康父一鞭子打到了康柏尧的手机上同时也抽到了他的手腕上,火辣辣的刺痛感开始蔓延,小麦色的肌肤上随即出现浅红色的痕迹。
  手机摔到墙角,寿终正寝。
  剑眉一皱,把书包往沙发上一丢,伴随着不耐烦的声音:“说吧,你到底想干啥。”
  康父浑身发抖:“我想干啥?你居然问我想干啥?快找刘家公子道歉去。”
  “我道歉,我干嘛要道歉,他那是活该。”
  刘榔可不就是活该吗?在路上对女生耍流氓,正好被刚吃完饭闲来无聊的康柏尧看到,刚好康柏尧也是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这不正好拿他来练练手吗?
  “想要我道歉,不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想讨好刘家吗? ”康柏尧句句带针,不留情面。
  这下子康父气的脸都涨红了,康父是冼市的颇有名的企业家,自认为光明磊落。康父名康盛,年轻时一穷二白,凭着一双手打下了现在的江山。
  “老爷,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楼下过于大声的吵闹惊动了康家的女主人鲁湘。四十余岁的她保养得宜,看着也是刚三十岁的样子,气质端庄,步调轻柔。
  鲁湘款款从楼上走下来,走到康父身旁,轻抚着康父让康父坐下,把鞭子从康父的手上拿了下来,说道:“孩子还小,犯不着跟他置气。”
  “小?他都19了,还小吗?我和他这么大的时候我都开始创业了了。”康父瞥了一眼还在那里吊儿郎当的康柏尧,又吼道“你给我站好。”
  “演够了吗?好一段情意绵绵。”康柏尧无视康父的愠容,斜靠在沙发边。
  “混账,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这么跟你妈说话的吗?快跟你妈道歉。”
  “妈?我妈就一个,十三年前就去世了,你说是不是,我亲爱的干妈?”说着面带笑容的看向着坐在康父旁边的鲁湘,只是这笑容冰冷刺骨。
  鲁湘听到后神色暗了暗,按住又开始发火的康父,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戏演够了吗?演够了我就回屋了,没演够我也不奉陪了,杨叔,你来继续看吧,你们老爷和夫人的戏绝对精彩。”说完拎起沙发上的书包,转身上了楼。被唤为杨叔的人是康家的管家,他为康家服务也有些年头了
  “我康盛一生正直,怎么会有这样的孽障。”康父的算是气的不轻,他能料理公司里一切事物,就是拿他这个儿子没办法。
  鲁湘望着康柏尧的身影,康柏尧消失在转角,她只好呆呆的看着空气,眼睛逐渐失去了焦距,喃喃了一句:“这性格真的像极了柳榆姐。”
  康柏尧回到屋子后,把书包狠狠的甩到床上,把自己扔到卧室的沙发上,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毕竟他把他父亲起的不轻。
  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青红火苗吐出,点燃香烟,深吸一口,烟雾环绕,在这青白烟里眼神飘忽迷离。
  他是康盛的唯一的儿子,外人看来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极尽宠爱,但是好像他和他父亲天生不对盘,处处作对。
  六岁时母亲意外而死,他看到父亲没有流一滴眼泪,但是父子关系还算可以,后来他通过亲人的只言片语得知,母亲是因为父亲而死,母亲的音容开始模糊,他也开始恨,为什么死的不是父亲,直到母亲去世两年后,父亲续弦娶了自己母亲生前的闺密鲁湘,父子战争从此爆发。
  香烟燃尽,手腕还在隐隐作痛。
  耙拉下头发,开始运动,烦躁的时候,他总喜欢这么做,流汗,能让他暂时玩却一切。
  动作矫健标准,步伐稳健,出拳稳准狠,结实的小腿,凸现主人对健身的追求,运动背心被汗水打湿,勾勒出美好的身材,逼近190的身高让他在群众鹤立鸡群,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是一颗闪亮的星,至于面容更是上帝的偏爱,如果找到一个缺点就是单身,由于脾气暴躁,温柔这个词与他彻底绝缘,但是这仍是不妨碍有的是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康柏尧只是不与理会,你喜欢我,关我什么事?他可不是什么绅士,见不得女人哭,不打女人。
  运动后,终于累了,吃掉杨叔偷渡来的晚饭,洗完澡,什么都不想的睡去。
  第二天,康柏尧睡了个自然醒,康盛和柳湘都不在,悠哉悠哉的吃完早饭,杨叔开着车,九点半才来到学校,当他拿出校园卡想要进入校门的时候,机器爆出声响“此卡已注销”反复几次都是这样。
  康柏尧瞥了一眼在一旁忍笑的杨叔说:“你早就知道了吧。”
  杨叔敛起笑容说:“老爷说少爷惹的事情太多,要把你转到柳筱小姐的学校去,只是没想到动作会这么快。”
  康柏尧眼神微眯:“把我转到堂姐的学校去,他这是想把我圈起来啊。杨叔,回去告诉我爸,让他趁早把学籍转回来,还有你还不早告诉我,咱爷俩还是不是一条心了啊?”说完勾住杨叔的肩膀。
  虽然康柏尧和康父、柳湘关系不好,但是这不妨碍他和杨叔的情谊。
  康柏尧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学校里的欢呼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冼川中学和冼海一中的篮球联谊对抗赛。
  又是一个三分,篮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篮球场上的人都屏息凝神,球进了,场面一片欢呼。
  康柏尧在心里冷哼,对方学校赢了居然那么开心。逐渐他的目光被吸引,他看着刚才场上投出三分球的人,躲闪灵活,假动作迷惑,在赛场上,如鱼在水。
  赛终,康柏尧所在的冼川中学输了,那男生带着浅笑接过一个长相柔美的男生递来的水,仰头一饮而尽,喉结上下滚动,他好像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望向康柏尧,仍噙着浅笑,但是眼里却是疏离。
  不想就是这一眼,两人羁绊,死磕到底。                        
作者有话要说:  本书已经完结,欢迎吐槽入坑,新作《重生之我是“渣男”(娱乐圈)》欢迎关注,谢谢。
 
  ☆、就你
 
  篮球场上
  言苏贤接过白靖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后,他一直感觉有一道目光灼灼的盯着他,转过头来,一个陌生男子在看着他,他习惯性报之以礼貌性的微笑。
  白靖是言苏贤的表弟,比言苏贤小不了几天,言苏贤给人以春风和煦,淡淡温柔,但其实他是典型的天蝎座。
  反观白靖,人如其名,长的白白净净,因为先天性心脏病的影响,很少运动也很少受太阳的照射,是一种病态的白。
  虽然两人给人以不同的感觉,言苏贤是书卷气息但是也不乏阳刚气质,肌肉结实,五官深刻刚毅,白靖则是一种妖孽的感觉,是一种特殊的阴柔而不是偏向于女性化。
  虽然气质不同,但是两个人却有着七分相似,白靖在言苏贤精瘦的体格面前矮了半头也显得娇小了许多。
  “苏贤,这场篮球赛打的不错,算是给我们冼海一中挣了一口气了。”说着白靖又给言苏贤递了一块毛巾。
  “你是知道的,这次主要是对方主力没有来,他要是来了,情况就难定了。”
  “那倒不一定,对方的队长,也就是康柏尧出都不敢出来,估计怕了。”
  康柏尧?言苏贤脑海浮现刚才那个陌生男子的面孔,再转头去找那个陌生男子,他已经不见了。
  此时,康柏尧在距离言苏贤200米的车上,发动车子回到康府,康柏尧坐在车床边看着过往车辆和风景,杨叔从中央后视镜看了一下康柏尧“柏尧啊,老爷也是为你好,现在也高三了,冼海一中也是不错的,更何况柳筱小姐是学校董事,也方便照顾。”
  “嗯?是转到冼海一中?”康柏尧眼光还是望着窗外“什么时候报道?”
  杨叔听了甚是欣喜,难得少爷会听老爷的话“下周一,如果觉得匆忙没有准备好,下周三也行。”
  “不用了,现在就调头去冼海一中。”
  “好嘞。”
  到了办公楼下,康柏尧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柳筱的办公室,门是虚掩着,里面没有人,秘书告诉他正在进行董事大会,康柏尧倒是头也不回的推门进了办公室,看到沙发直接倒了上去。
  十分钟过去,柳筱还没回来,百无聊赖,走到电脑前,电脑处于待机状态,但是没有密码。晃动鼠标,电脑显示的是篮球对抗赛的实时境况,他粗略一看,两个学校的比分主要是被一个叫言苏贤的人拉开的,比赛的精彩程度,让康柏尧有了一种想要了解这个叫言苏贤的冲动。
  行动快于思维,正想着,康柏尧已经进入学生信息库,开始检索言苏贤的名字,资料很快就出来了“姓名:言苏贤性别:男身高:183 体重 68K……视力左眼5.2 右眼 5.1……”
  鼠标下拉,看到一张免冠证件照,刚毅清晰的面庞,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比赛没仔细看,这小脸不错。
  不对啊!这小子不近视啊。
  康柏尧贪婪的看着言苏贤的资料,陌生的思绪在觉醒,做了一件极其幼稚的事情,保存照片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