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蝉恋+番外 作者:鬼脚八

字体:[ ]

 
     内容简介:
栖息在树的高枝上,餐风饮露,本来就难以饱腹,何必哀婉地发出恨怨之声?这一切其实都是徒劳的。由于彻夜鸣叫,到五更时已精疲力竭,可是那碧树依然如故,毫无表情……我爱上一个如木头一般人,只是暗恋着无动于衷的他……
 
关键字:石恒 姜旺
==================
 
  ☆、1
 
1
    放手亦或者放手一搏?
    好多事我没有选择,就像苛刻的爱情,就像被动的爱上他。
    狠狠的等着,浪费的时间只想换一个靠近他的资格。
    暗恋是一件既苦又与幸福相伴的事情,有人说暗恋最苦的是明明爱他他却不知道,而我却觉得暗恋最苦的是明明爱他他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也许十年里我都只能被动,不知道如何开口,如何争取,但是我宁愿等待,啥也不做,也不愿把那份好感抹杀掉。
    北方四月的天气渐暖,正是很多年轻人提前秀胳膊、大腿的时节。但我怕冷,像个蚕蛹一样把自己裹在棕色的外套里。
    低着头、缩着脖子,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我觉得自己这样很酷,像极了拳皇游戏里身穿皮衣的“K”,忧郁且冷酷,请不要怀疑一个年轻男孩的幼稚程度。
    耳机里单曲循环的歌曲听的我恶心,可我是个粗线条的人,又懒的去寻觅新的歌曲,一首歌听了几个月这算不算一种执着的表现呢!
    我当然执着,之前稀里糊涂的暗恋一个同学直到毕业,最后各奔前程的时候他只给我留下了这个MP3……的电池。
    毕业后工作了三个月,公司并没有按照之前的约定给我正式编制,也许领导并不在乎我这个能把安全电压说成220伏特的;机电专业毕业生。我谁也不怪,只怪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学习,把时间都浪费在网吧和花痴同学身上了。可我憋屈啊,这个公司我还能待的下去吗?显然我在这里并没有留下什么精明能干的形象,前景堪忧。
    “那个罗锅,喂!”春风带动枯叶摩擦水泥路发出“莎莎”声,也带近一句模糊的话语声。
    用力的扯了一下耳机线,耳机硬生生的从耳朵里跳出来,我总是这样做事不考虑后果,不长记性,不知道扯坏了多少个耳机。
    “啊!嘶……”右边耳朵被扯的好痛,我歪着头揉着耳朵就顺势看向左边是哪个在喊。
    视线左边是这附近最高的一栋建筑,是我们这个公司大院的中心综合楼。可我的视线第一时间注意的却是这栋建筑物门口,台阶上的一人。
    我和综合楼的距离大概是十几米,附近开阔没有遮挡物,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居然没发现那里站有一大活人。
    话说回来,搭眼一看这人,尽管有十几米的距离,还是让我有往后退步的恐惧。
    不是我见鬼了,有谁见过天生凶相的人?我眼前这尊就是……
    他应该有一米八三或者再高点,赤膊着上身,像……像……像鲁智深大闹五台山那集里的鲁智深,对!连满胸膛的胸毛都是一样的“飞扬跋扈”我脑补了一下水浒传剧情画面。
    金属的腰带卡子亮亮的,黑西裤黑皮鞋。因为他在台阶上,个子又高,他微低着下巴正盯着我。他像一尊凶神恶煞的战神,用我以为不可一世的眼神睥睨着我。
    对上他的五官、他的眉眼,我又觉得仅仅用鲁智深这个人物概括他的形象是不够的。见过门神的贴画吗?那两位不怒自威,凶神恶煞的尊容,他就是现实版吧。黑粗黑粗的直眉,圆睁的铜铃大眼。青面,应该原本胡须很重却理的很干净。我突然想到,假设他戴一个红色头巾,肩扛一把金丝大环刀会不会像一个刽子手。
    “你谁家小孩?”他突然问道,为什么说是突然,因为我真的被他的样子震慑住了,有点慌,大脑短路了。
    “我吗?”我慌乱的提了一下已经拖到地面的耳机,然后空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我二十岁出头,但三个月的工作生活却让我不得不接受“小孩”这个称呼,所有员工都会用高姿态来对待我,所有人!他们只会用很多刁钻的问题难为我,取笑我,以此证明我这个所谓的毕业生只不过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他们用“孩子”这个称呼提醒我,我是新来的,我乳臭未干,呵呵。
 
 
  ☆、2
 
2
    他果然和其他人一样,并没有把我当一颗菜,似乎连多余的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一样,吐了一口烟表示确定,他喊的、问的就是我。
    我好好的站定脚步“我是姜家的孩子,我叫姜旺,我在……”我抬手打算给他指一下方向,告诉他我在这个大院子最偏僻的一栋小楼里值班。
    不过他好像压根不在乎我说的什么,直接打断我说:“你的头发被炮轰的!”
    “我的……”我一句话却是没说出来,硬是憋在了心里,我这可是时下最洋气的锡纸烫,学校里很多男生都会弄这个发型的。
    眼看着他甩掉还有大半支的烟,就落在台阶上“你走吧”
    我有点愣住“啊,你说什么?”
    他好像很不耐烦的对我甩了一下手就转身了,是要回主楼里了。
    八 嘎!这是什么滴干活……把我叫住,莫名其妙的对了一下话就又打发了我,涮我玩呢!
    不是我一腔负能量,真的是处处憋屈啊,被别人呼来唤去,谁都能随随便便藐视我一番,用老资历这个东西碾压新来的我。
    抬步刚走一步,左边又悠悠的飘来一句话“年纪轻轻的走路挺起腰板儿,驼着背不好看,像个罗锅。”
    这是他善意的提醒吗?我本以为转头能看到他一个笑脸的,却是他一个背影并补刀嘀咕着“小年轻儿、菊花头……”
    他已经走掉了,现在没人注意我了,我拂了一下蓬松的头发,发型不洋气吗?又扯了扯衣服,不酷?摇了摇头,戴好耳机,拉开外套拉链,潇洒的一走了之,大不了我不走拳皇K路线了,我走火神路线……
    在那之后很久很久,我依旧工作在这个并不怎么待见我的公司,依旧为不能得到编制而徒劳无功的努力工作着。可我却好像没有了之前那么多的消极,甚至不再以为自己是在苦苦维系着工作的状态,也许是我的任性,也许是我的执着,我反而更想留下来,更想被人认可的留下来,人活一口气,不蒸馒头争口气!
    我翻遍公司所有的员工名册、联系簿,只知道他一定在上面,却不知道他是哪一个,哪个名字是他的。就算留下来只为了以后搞清楚他是谁,他叫什么也好啊,也是一个理由吧,我这个理由还真够烂的。其实我心里知道,我可能是看上他了,虽然他样子很凶,和我学生时代喜欢的可爱小胖子完全不同。
    说一个小秘密,那之后我曾经反反复复的看了很多遍鲁智深大闹五台山那集连续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看也没觉得这一集多好看啊,现在看不够。更是莫名其妙的把鲁智深的图片设置成了电脑桌面,时常对着屏幕自言自语:他比鲁智深年轻、他看起来更彪悍一些、他不是秃头、他会不会也姓鲁、他好看……
    一个长相凶神恶煞的人,我居然偷偷的觉得他是好看的,作为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起码的情商和智商还是有的,我想我的确是猜到我自己的心思了,天啊!我怎么这么在意他。
 
 
  ☆、3
 
3
    刚从主管经理办公室出来的我心情有些不美丽,还不是被训话了吗。
    主管经理他“老人家”的原话是这样的:小姜啊,工作了可不比在学校,虽然公司没有明文规定统一着装,但一言一行、穿着打扮也要像个样子嘛,个人的形象也代表着公司整体形象,你看你顶着一头卷卷毛,皮夹克小了就不要再穿了嘛……搞不懂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觉得破洞的裤子好看,哦对了,还有你这鞋子,上次我去开全体会议,连总经理都知道你了,他说咱们部门有个年轻人,一双红色的鞋着实显眼,总在院子里晃……你都成名人了。
    我心想着,貌似总经理的话里并没有什么不满啊,也只是说我的鞋显眼而已嘛,这主管经理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总经理上面放个屁他闻着都是香的吧。当然了,我不敢吐槽的,我要敢吐槽我有一大堆话对付他,他自己留个四六分发型天天弄的油光水滑的,我这么年轻爱臭美岂不是很正常吗。再说了,曾经有个人还光着膀子站主楼门口呢,咋没人管管他呢。机智的我当然不会跟顶头上司理论了,一口一个知道了,明白了。
    回自己办公室,刚一开门一片阴影像一堵墙一样堵在门口,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一只大手搭着我的肩膀把我生生的推到了一边,眼看着手的主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不就是那个“鲁智深、刽子手”还能是谁。
    我本来心气儿就不大顺,被人这么鲁莽的一推更是上来一股急火,可是我分明看见办公室里跟我共事的同事在对我使眼色,再仰视一下身侧这个比我高了一节的“鲁智深、刽子手”算了,我还真没啥脾气了,我谁也惹不起行了吧。
    “他怎么来了?”关好门我问道。
    同事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缓了两个呼吸左右的时候才跟我说道:“吃饱了撑得呗”他应该是觉得“鲁智深”肯定走远了才放心跟我调侃的。
    “啥?吃饱了撑得!真逗你……他谁啊?”其实后面的问题才是我关心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你问石头啊,哦,他叫石恒,我们管他叫石头,这不是午休嘛,他就是吃过饭随便溜达到咱们这里来了,就进来聊了几句天。你看他胖那个样,吃过饭是该多走走动动……”
    “石头……”我像个复读机一样跟着念叨了一下。
    同事又接着说道:“你最好别叫他石头,我们都熟络了叫什么无所谓,你还小……你要再碰见他叫哥呗,年轻人嘴甜点总没错的,说好听的话也不会掉块肉是吧。”
    “他那人很霸道吗?有那么不好惹吗?还板着个脸像谁欠他钱似的。”
    同事不置可否的歪了一下头,不知道是不是认可了我的说法,但他嘴上却说:“石头三十左右岁的人了被你一个小屁孩喊着石头石头的总不太好吧,反正你没事就别招惹他就对了,你也招惹不到他,他那人脾气古怪,翻脸比翻书还快呢……呵呵。”同事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了,一笑表示不想继续谈下去了。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越神秘、越未知的事就越能引起人的好奇心,尽管各方面都提示我石头这个人不好接触,我还是会想法多一点,也许有机会可以走近一点。
 
 
  ☆、4
 
4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2005年这个夏天很流行的一首网络歌曲,就像我幻想着他,他现在在做什么?他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副扑克脸?
    我可以在一天八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一直坐在窗台发呆,我可以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浮想联翩。我没有具体的工作可做,我愿意画画却觉得画画很浪费时间,还不如放空自己坐着发一整天的呆。综上所述,所以我每月的工资只有六百块,多么和谐又与世无争的价位啊,起码这个工资不会引起别人的嫉妒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