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别样的狗血人生 作者:喜也悲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因换魂而引起的狗血故事。
这是一场直男想娶妻生子过平淡的生活却硬生生被掰弯的血泪史。
苏然无奈的表示,一辈子被压,绝逼不能忍!
 
注:老规矩,攻追受跑一万年不动摇,虐攻不虐受一百万年不动摇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主角:苏然 ┃ 配角:多,不细说。 ┃ 其它:互换身体、攻追受跑、直男掰弯成受、狗血狗血一大盆狗血喜子的最爱~
 
 
 
 
 
    第1章 冲动是魔鬼
    
    T市人民医院
    急诊室外女人的哭泣声,男人的喝骂声,还有不时响起的皮鞋磨擦地面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乱哄哄的闹的人脑仁疼,直到被闹的受不了的小护士喊了句肃静,才让两人住了嘴,各自坐在椅子里不再动了。
    苏然飘在半空,眼眸波澜不惊的盯在两夫妻的身上,好半晌,突然转身走呃不对,是飘向了某装死不动的家伙,用脚尖在对方的大腿上踩了踩,“起来。”
    “我不。”沈念干净利落的回答,他傻了才会爬起来再让苏然打倒一回,TMD阿飘也会痛啊~!
    “我心里头不痛快,最后再让我发泄一次,快点。”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苏然用‘发泄’代替‘揍死你’了,可沈念还是有种自己被调戏了的诡异感觉,他是个同,只爱男人的同,苏然敢不敢别这么撩拨他?
    当然,就算苏然真的是在撩拨他,他也绝不会对苏然动心,用一句通俗点的话来讲,他们生下来就是对立的,即生沈念,何必生苏然?
    “你确定你不起来?”再次踩住某人的大腿,苏然双手插在裤袋里,弯下腰,声音比刚刚低了三度。
    猛打一个冷颤,沈念慢腾腾侧身,用暴雨下被摧残的七零八落的小白花的苦逼眼神回望着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苏然,就差一句‘你打死我算了嘤嘤嘤’。
    飞快缩回脚,苏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哪怕沈念的外形堪称上等货色,也架不住其属性为男,自认为性取向笔直笔直的苏然实在受不了沈念的电眼,摸下巴,拳头好痒痒。
    也许是被揍出了第七感,沈念在苏然念头微动的刹那间,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还飘出了一米远才堪堪稳住身形,手掌在哪儿哪儿都痛的身体上游移了好几下,眼泪差点彪出来。
    如果他早知道苏然这么暴力,如果他早一点发现苏然以往的忍气吞声都是在暗地里记小本本就等着爆发的那一刻到来,如果他能预料到自己会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一天,他一定打死都不往苏然跟前凑,拉着他一起死什么的,纯属脑子被门板夹了。
    ╥﹏╥不知道自己现在说一切只是个误会还来不来得及?
    “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双手环胸,苏然踱着步子往沈念走去。
    “你你你,别过来。”你进我就退,飘啊飘的,沈念就飘到了急诊室里面。
    “过来又怎么样?你还指望着有人来救你不成?我说沈大少爷,这可不是你打手帮手一大堆的时候,也许你乖乖的站着不动,我还能手下留情三分。”一想起沈念曾经仗着身份给自己的那些难堪,苏然就恨的牙痒痒。
    他早就说过了,自己不会回沈家,那对夫妻再有钱再有势都与他无关,可沈念偏偏不信,明里暗里给他下绊子,还连累的养父断了腿,这回更狠,直接拉着他一起玩自焚,弄的两个人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不揍沈念泄泄火气,他怕自己会疯。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警告你苏然,再过来我啊啊啊别过来!”该英雄时做英雄,该狗熊时也不能含糊,沈念嗷嗷叫着躲开苏然的手,围着看诊台一圈一圈的躲猫猫。
    强忍着魔声穿耳,苏然迈着两大长腿飘忽的跟在沈念后面,他发誓,等抓到沈念就往死里揍,反正也揍不死鬼,新仇旧恨翻儿翻儿的来,非打哑了他不可。
    两半鬼,咳,没死透只能算半鬼,两半鬼追追逃逃,沈念到底没能逃出苏然的五指山,被苏然一把按在看诊台上挪动不得,这小子不甘于命运如此残酷,还想要再垂死挣扎一番,四肢又是踢又是打,脑袋转向左边时忽然看见一张大黑脸,“鬼呀~~!!”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压在身上的苏然,以火箭一般的速度窜上了灯头,小身板子瑟瑟发抖,脸色惨白惨白的,比鬼更吓人。
    “沈——念!”苏然磨牙。
    “啊?”沈念茫茫然低头,然后( ⊙o⊙)苏然的背后散发出了好浓的黑气,他这是走火入魔了?
    “你找死是吧?”抡起拳头毫不客气的揍上沈念的脑袋瓜子,“要不是你拉着我往火坑里跳,我会被熏成那样吗?你还敢骂我是鬼?老子马上让你变成鬼!”
    任谁好心好意的救人,却被救下来的人拉着往火苗子乱窜的屋子里头钻也会生气的,他又不是圣母,少来原谅那一套。
    “啊好痛,哎呀别打了,我不行了嗷嗷嗷~~!!”
    单方面虐打足足持续了半个多钟头,整间急诊室的上空一直回荡着沈念的惨叫声,等苏然打够了收手时,奄奄一息的沈念大概离变成真鬼也就差一米米的距离了。
    脑子里空空的,眼前旋转着一整片银河,沈念咬着手指头内牛,他的牙哟,就算不能被打掉也不要可着一处落拳头好吗?
    “里面两位患者的外伤都已经处理好了,一会医护人员会把两人转交到住院部,先让他们在观察室里待一天,家属最好赶快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请放心,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去办理住院手续,谢谢你医生,太感谢你了。”沈振生激动的握着医生的手,一旁的刘敏芝也是满脸的感激之情,夫妻两个喜极而泣的样子,像根刺,扎的沈念胸口发闷。
    “你说,他们挂在心尖上的儿子,是你,还是我?”
    “你想听我回答什么?”平躺在半空中晃来荡去,苏然淡淡的反问。
    “一定是你吧?我又算什么?不过是在你丢失的这些年里让他们稍稍得到慰藉的替代品而已,打从知道你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那天起,爸爸和妈妈就再没有对我笑过了,明明,是他们先对我伸出了手……明明,是他们告诉我,沈家就是我的家……可到头来,我却成了抢走他们儿子幸福的混蛋,他们恨不能从一开始就没有收养过我……既然他们接受不了我占了你的位置,当初为什么还要收养我?为什么?!”哑着嗓子,沈念厉声质问着苏然,只是当眼眸对上苏然淡漠的目光时,涌动在心头的怒火却顷刻间化为了虚无。
    是啊,自己凭什么质问?是沈家给了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是沈家让自己当了十五年的风光大少爷,若是没有沈家,自己也许还是个缩在角落里的小孤儿,每天看人的脸色行事,连吃都吃不饱。
    可有再多的理由,也抚不平他心中的伤痛,四岁踏入沈家大门,从惶恐到亲昵,每一步他都走的小心翼翼,那年弟弟落水,才学了三天游泳的他,硬是拼着一股气把弟弟拉上了岸,他能为了家人豁出命去,更从没有想过贪图沈家什么,沈家是小弟的,永远都是,他要的只是那抹家的温暖,可苏然的出现,让他最珍惜的东西,彻彻底底变成了笑话。
    如果自己是苏然就好了,爸爸妈妈还会像以前那样疼爱自己,不,会比以前更加疼爱自己,他们会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一家人。
    家人……他渴望了那么久,从此再也得不到,即便落到如今这步田地,还是舍不下的执念,偏偏在苏然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好妒忌他,更恨他的无所谓,就是苏然的这种态度,才促使的自己一次又一次对他下狠手。
    紧咬住唇,目光控制不住的看向被护士包围着的人,如果自己变成了苏然……
    都说魔由心生,这个念头一起,沈念整个人都震动起来,他想变成苏然,会不会只要钻进这具身体里,就能得偿所愿?
    “沈念,你想干什么?”眼看着沈念像头野牛似的直往自己的身体冲去,苏然下意识追在后头,可还是晚了一步。
    大概老天爷是个特别爱捉弄人的小老头吧?谁也没有料到,沈念竟会一扑成功,稳稳当当钻进了苏然的皮囊里,这可把沈念给高兴坏了。
    当然,也把苏然气的够呛,“沈念你马上出来,要不然我打残了你你信不信!”
    掀了掀眼皮,沈念假晕,我去,怎么不是阿飘了还能听到苏然的咆哮声?这不科学。
    作者有话要说:
    喜子写了好多本重生的、穿越的,有点写厌了,所以开了本不重生也不穿越的,换魂嘛,纯属恶搞,脑子里幻想着有趣的一幕幕,觉得好玩就拿出来给大家逗逗乐子了,笑~
    
    第2章 打击
    
    “沈念,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出来不出来?”
    由下午一直到晚上,苏然把恐吓和威胁嚷嚷了无数遍也没能让沈念归还身体,别说归还,就是哼都没哼过半声。
    显见得,这小子是打定了主意死赖到底了,无端端有‘家’归不得的苏然气的咬牙切齿,却拿沈念一点办法都没有。
    悠悠哉哉躺在病床上,沈念假晕的相当不专业,他就是故意让苏然看明白自己不爱搭理他的怎么着吧,谁让苏然扁他来着?还扁了好几遍,活该气到跳脚。
    再说了,两人互换身份有什么不好?爸爸妈妈他不稀罕自己稀罕,自己那幅皮囊又比苏然的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走到外面绝对的高富帅,何愁日后没有老婆?
    如此一想,脸上就透出了几分得色来,沈念干脆睁开眼睛大大方方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他能听到苏然的说话声,却看不到苏然的样子,但这丝毫也损害不了其气死人不偿命的举动,比如说,咧开嘴角露出一抹大大的笑。
    TMD这小子在找死!
    苏然很后悔自己怎么没多揍沈念几顿,刚刚下手还是轻了,等再有机会的,绝饶不了他。
    连着喘了好几口气,好不容易平缓了呼吸,苏然突然间又笑了,笑容轻轻的浅浅的,将这张不太英俊的脸庞渲染的格外富有魅力。
    男人其实并不需要长的多好,只要人格魅力满值,女孩子们照样青睐有加。
    而苏然的魅力如何,从他身边始终不曾缺少过异性朋友就能够看得出来,抛开魅力值不说,苏然的性格也占据着主要因素,平时温温和和的看着像个老好人,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丫就是个哪怕输了,也能让赢家心里不痛快的主。
    所谓的坏男人可不是街头的小混混,而是芯儿里渗了点邪性的真汉子,苏然,恰恰就是这一款。
    屋子里静悄悄的,陡然听不到苏然的唠叨声了,沈念竟隐隐觉得背后冒凉风。
    张了张嘴,想起嗓子被烟呛到了不能马上说话,沈念又干干的闭上了嘴巴,如今身体归了自己,本着出院还要继续纠缠意中人的心思,他可不敢拿健康开玩笑,万一嗓子变成了刺耳的破锣声,哭都没地方哭去。
    于是紧一紧手中的被子,沈念开始一点点往下缩,还没等把脑袋缩进被子里,一股冷风吹来,紧接着耳边就响起了情凄凄悲切切的慢曲,调子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辛酸的程度可参照阿炳大叔的二泉映月,还是纯声板的那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