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医得福运 作者:人生若初(上)

字体:[ ]

 
    【文案】
    从小到大霉运缠身的向安格捡到了一颗福运珠,借此走上中医之路!
    医学知识来自百度和杜撰,亲们切莫当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向安格,公子晋 ┃ 配角:向安泰 ┃ 其它:中医
    编辑评价:从小到大霉运缠身的向安格在奶奶的葬礼上捡到了一颗福运珠,看似平凡的珠子里头居然藏着一个大美人! 自幼开始的霉运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阴谋,属于他的福运重新归来,随之而来的,是那个看起来冷漠而美丽,却对他温柔备至的男人! 走上中医之路,向安格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
    作者对向安格幼年的艰难并没有过多的着笔,只有偶尔的回忆可见,从捡到福运珠开始,运道就一直伴随着向安格的一生。 以主角的中医之路作为主线,金手指大开,一路过关斩将,最后事业爱情大丰收。整篇文以甜、爽文基调,温柔中医受VS冷漠美人天师攻十分有爱。
    ==================
    
    第1章 后事
    
    河源镇是一个南方较为偏僻的小镇,往上几百年说,那倒是个风调雨顺的鱼米之乡,但随着信息大爆炸,经济大萧条,这地方便渐渐落后下来,虽然不是东北山区那种贫困乡镇,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可取的,大概是这里的风景不错,人也比大都市多了几分人情味。不过至多也就是这样了,年轻人不愿意留在这样的小地方,一个个都离家远行,这里渐渐的,也少了几分朝气。
    河西村是河源镇属下的一个小村庄,说是村庄,其实也就不到一百户人家,位置距离小镇不远不近,因为处于河流的西边,才有了这么一个名字。
    这一日,平静的河西村却熙熙攘攘的,一户房屋破旧的人家门口挤满了人,一个个脸上带着或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或是无谓的神态。
    要说起来,这户人家在河西村,甚至是河源镇也是挺有名的,当然,却不是因为啥好事儿。八年之前,这户人家一对夫妻,一块儿出了车祸,直接被大卡车压成了泥,这样子的大事故,整一个河源镇都议论纷纷。
    这对夫妻姓向,两人一块儿出了车祸,剩下一双儿子,大儿子那时候才八岁,小儿子甚至都还没满周岁。夫妻俩撒手去了,一对未成年的儿子却是靠着唯一的奶奶带大,倒不是没有其他的亲戚,但这么两个儿子,谁家愿意养着拖累。
    这么多年过去,这两个孩子也渐渐长大成人,但熬过了老头子,又白发人送了黑发人的向奶奶,却有些撑不住了,看着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大孙子,又摸了摸刚上一年级的小孙子,向奶奶真是连死都安心不了,她倒是还有个小儿子,但自从娶了老婆生了自己的儿子,对这两个侄子连个面子情分都没有。
    向奶奶放心不下,左思右想,总算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她现在倒是庆幸大孙子上学早,现在已经高考完了,虽然还未成年,但在他们这边,也能算个小大人。
    向奶奶抓着大孙子的手,执拗的看着站在病床前的老人,浑浊的眼中带着丝丝哀求。
    被她紧紧盯着的老人叹了口气,抽了口烟,到底是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向家弟妹,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这个当哥哥的,也不会撒手不管,你就放心吧。”
    听了这话,向奶奶松了口气,勉强扯了扯嘴角,说道:“老大哥,谢谢。”
    床前的老人正是河西村的老村长,说起来,向家是河西村的大姓,一个村子大半的人都是这个姓氏,互相之间多多少少有些亲戚关系,这个老村长算起来,还是向爷爷隔房的堂哥。
    本来人家的家务事,老村长是不想管的,但向家的情况不同,在向奶奶的哀求下,他到底是答应下来。
    话音刚落下,外头忽然快步走进来一对夫妻,后头还跟这样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他们也不管一屋子的人,那女人张口就喊道:“妈,我们来晚了,您可一定要好起来,咱们还等着孝顺您呢。”
    听了这话,一屋子的人脸色都乖乖的,无他,这对夫妻实在不是孝顺的人,尤其是这个媳妇,平时没少对自家婆婆冷嘲热讽的,这会儿倒是扮起孝子孝女来,只可惜一村子的人都知道他们俩的德行,心里头不知道怎么笑话他们呢。
    女人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拉着儿子走到床前,一把将原本蹲在那边的少年挤到一边,抓着老人的手说道:“妈,你快看看,这是您的大孙子陈博啊,陈博,快喊奶奶。”
    那少年有些不情愿的喊了一声,很快就收回眼光,一点儿也没有意会到自家母亲的意思。
    被推到一边的人正是向家的大孙子,向安格,原本他是不想跟自家小婶子吵架的,但见她没轻没重的抓着老人的手,似乎压根没看见老人皱眉的模样,忍不住上前扒开她的手:“小婶,有话好好说,你抓痛奶奶了。”
    女人的脸色扭曲了一瞬,这会儿却顾不得他,又要开口说话,床上的向奶奶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别嚎了,我病了这么久,之前也没见你照顾几日。”
    女人脸色一僵,连忙说道:“妈,我,我这不是工作忙吗,你也知道,陈博成绩好,以后肯定要去大城市上大学的,要是没钱的话,他以后的前途还不得耽搁了。”
    向奶奶扫了一眼向陈博,心中叹了口气,都是孙子,其实对向陈博她也是疼爱的,只是这孩子从小听了他妈的话,对外婆家比奶奶家亲,跟她更是疏远万分,人心都是偏的,比起不亲近的向陈博,她自然更加心疼从小带大的向安格,向安泰兄弟。
    向奶奶摆了摆手,不想听媳妇解释的话,淡淡说道:“我的后事,已经跟你向家老叔交代好了。”
    说了这话,女人的声音顿时一顿,眼睛看向床边的几个老人,这几个都是村子里头辈分很高的老人,说话很有几分分量,尤其是老村长,据说跟镇子上的领导,都是有几分关系的。
    向奶奶歇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向安格,又把站在一旁的小儿子叫道身边,才继续说道:“你们爸爸留下的东西,分家的时候早就分清楚了,这房子,是安格爸妈自己赚钱挣出来的,得给他们两兄弟留着。”
    向远看了一眼坐在床边,一直握着老太太手的大侄子,又看看站在他们身边,要哭不哭的小侄子,也是点了点头说道:“妈,我也不会图这房子。”
    说实话,这房子造的时间久远,是向家爸妈结婚时候就起的,那时候夫妻俩没钱,想着先随便盖一个,以后有钱了再重新造更好的,所以房子十分简陋,如今在村里头,恐怕也没有几栋更破的了。
    向家夫妻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自然不会为了一栋破房子,村子里头的房子,又能值得几个钱。夫妻俩对视一眼,女人便说道:“妈,该大哥的东西,我们自然不会争,但陈博也是您孙子,您可不能太偏心。”
    向奶奶看都不看媳妇一眼,只是看着儿子问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向远眼睛微微一转,大概是注意到周围几个老人不赞同的眼光,便只是说道:“孩子他妈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陈博好歹也是姓安的。”
    向奶奶叹了口气,虽然早就知道小儿子靠不住,但见他一门心思被媳妇牵着走,还是有些失望。
    她撑起来一些,向安格连忙说道:“奶奶,您别起来,有什么话咱们改日再说吧。”
    向安格是向奶奶一手带大的,那时候大儿子还在,向奶奶的日子过得也舒坦,后来家逢巨变,这孩子简直成了向奶奶活下去的理由。向奶奶一向最疼的就是这个自小懂事的孙子,见他两只眼睛红彤彤的,便心疼的不行,只恨自己的身体熬不下去,怕是看不到这孩子成家立业的那一日了。
    向奶奶拍了拍向安格的手,开口说道:“东西,我哪有什么东西,你爸死的时候,家里该分的东西,都已经分了,我一个老太婆,又不像城里人有养老金,你大哥还在的时候,倒是每年能给一些花销,你大哥死后,从来只有掏出钱来的份儿。”
    这话说的可不好听,按照村子里头的规矩,儿子都是要养老的,虽然当年说过老太太跟着大儿子过,但小儿子逢年过节,至少也得给一些粮食钱财才是。只是向家老大死后,向远不想照顾两个侄子,连带着对老娘也不是那么上心,不过是碍于面子,意思意思给一些粮食罢了。
    向远听了这话,脸色果然难看起来,床前的女人还要说话,向奶奶已经说道:“我手里头倒是真有一笔钱,那是你大哥大嫂用性命换来的,要留着给安格安泰当学费,怎么,难道你们想把这笔钱分了。”
    向远眼神微微一闪,女人眼睛却是一亮,要知道八年之前,夫妻俩一块儿被撞死了,那卡车司机可是赔了不少钱,至少也得十来万,当初这可不算是小数目,当然,如今好多年过去,十来万似乎也不是很多,但对于河西村的人来说,却也是不少了。
    当初向远夫妻就打过这笔钱的主意,不是说要做生意,就是说小孩读书花钱,想要先借一借,不过向奶奶深知小儿子夫妻的德行,这钱要是给了他们,那就是肉包子打狗,硬是咬着牙没答应,为此以前也没少闹不愉快,不过向奶奶是长辈,夫妻俩也是无可奈何。
    向奶奶见状,顿时冷笑一声,淡淡说道:“这钱我已经交给你向家老叔了,以后安格,安泰读书的钱,都是从这里头出。”
    女人一听急了,连忙说道:“妈,我们是安格安泰的亲叔叔婶子,哪有把钱交给外人的,再说了,安格安泰都还小呢!还不得要人照顾。”
    向安格抿了抿嘴角,向安泰年纪小,但对人的情绪更加敏感,下意识的抓住自家哥哥的衣角,含着眼泪不说话。
    向奶奶拍了拍孙子的手,继续说道:“我已经决定了,安格已经十六岁,拿到身份证,马上就要去读大学的人,你们就省省心吧。”
    向家小婶不干了,跳起来叫道:“妈,做人不能这么偏心,安格安泰是你孙子,我们陈博就不是吗,再说了,大哥大嫂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们三个还不是靠我们家接济,不然的话,那些钱能剩下多少。”
    听了这话,向奶奶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些年小儿子除了每年给两袋粮食,连块肉都没拿来过,对着两个侄子每一年给过压岁钱,她现在倒是有脸说这话。
    向安格见状吓得厉害,忙不迭的给奶奶顺背,连声说道:“奶奶,你别着急,别生气,您别吓我。”
    向家小婶还要再说,旁边的老村长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说道:“陈莉,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放心我这个外人吗?”
    没等陈莉说话,老村长继续说道:“向家弟妹一共给了我十万块,这些钱一分一毫都会用到两个小的身上,一笔一笔,我都会记清楚,等安格大学毕业,我会把剩下的钱全部还给他。”
    在场的几个老人多是跟向奶奶交好的,自然也看不惯不孝顺的向远和陈莉,其中一个冷笑一声说道:“谁是外人,你姓陈这才是外人,我们可都是姓向,村长那还是安格安泰的爷爷呢。”
    陈莉见几位老人发怒,倒是不敢再说什么,别人她不怕,但老村长向来有些威信,旁边的向远也扯了她一把,开口说道:“老叔,她没这个意思,这不是心里着急,这才口无遮拦的。”
    老村长见多了人,对向远也十分看不上眼,淡淡说道:“是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心里头清楚,我把话放在这儿,这些钱就在我这儿,谁也别想拿走,将来交给安格的时候,也请大家过来做一个见证,看看我有没有贪了一毛钱。”
    村里头的人大部分都相信老村长的品格,再说了,村长家的儿子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十万块对向家来说是大数目,对他们家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顿时纷纷表示相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