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寂寞的爱人ABO+番外 作者:三花酒(上)

字体:[ ]

 
文案
唐大少生日那天,受邀去看弟弟的足球赛,心说他是不是得给自己送个生日礼物,上演个帽子戏法什么的。没想到,那小子却踢伤了一个人。
 
……后来,那个人成了他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温柔闷骚攻×外冷内乖受 后期有小包子出没
 
此文是个慢热的ABO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觐,程潜 ┃ 配角:唐喻,唐闯,李越,程深 ┃ 其它:ABO
 
 
  唐氏兄弟
 
  在申城,说起,指的一般有两个,一个老唐兄弟,一个小唐兄弟。两老两小都挺有名。至于他们是什么关系——很简单,老的那两个,是小的那两个的爹。
  唐氏是申城的第一大地主,旗下产业多得很,放眼全国亦排得上号。正当家的老唐兄弟是对双生子,老大唐闯性子冷淡避世,不常露面,所以外务大多是老二唐慎处理。不过到了下一代小唐这儿,就正好反了过来。大的那个,唐觐,被自家叔叔逮着当了五年的小跟班,如今已能够独当一面;小的那个,唐喻,现在还是甩手少爷的状态。不过也没办法,人家才十九,正读大学呢,不过……确实不见他对家族企业有什么兴趣就是了。
  之前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唐觐还心说弟弟会学个管理啥的,日后能帮自己分担一些事务。可结果,唐喻这死小子填了个工程机械专业!一家人都惊了,说你学这干啥!唐二少笑眯眯地缩缩脑袋,乐滋滋地说以后金工实习可以自己做小锤子~
  当时唐觐二十五岁,正跟着叔叔唐慎每日忙得死去活来。知道这事儿,被气得哭笑不得:小锤子!不就是个小锤子!你想做,我买个工厂给你做都行!你这架势是要把担子全撂给我啊你个小没良心的,哥哥我白疼你了!
  ……估计是公司的事务实在繁重,一直到现在过了快两年,唐喻还能时不时感受到来自哥哥的幽怨气息。偶尔想拖他去哪儿玩,唐觐也是凉凉地斜他一眼,说你以为我是你,成天没事做的?这次也是,唐小弟他们学校跟邻校有场足球友谊赛,他叫哥哥来看,彼时唐觐戴着个眼镜儿,一张俊颜被电脑屏幕照得惨白,鬼似的道:“……那天啊?哦,如果我开完会,跑完剪彩仪式,跟华景签完单……还有时间的话,那我就去。”
  唐小弟撅个嘴,杵在哥哥房门口不高兴。不过想一想又罢了,把柄还在人家手里,再耍性子,该被叉去公司做事了。于是见好就收,丢下一句:“那天我等你昂!”麻溜儿跑走。
  面对日益成熟能干的大侄子,唐二爷表示老怀甚慰——于是有一天,将手中的事务一甩,跑了,只跟哥哥说要带媳妇儿出去玩一阵,不然后院要起火了。唐觐被自家叔叔坑了个实实在在,所幸老爹还有点儿良心,给他指点了一二,才不至于忙得焦头烂额——但也是足够呛的。所以到了某天,当心腹秘书季雪寒提醒他下午有唐小弟的足球赛时,唐大少从桌面上猛地抬起头,一贯淡定从容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茫然。
  “足球赛?”
  “嗯,早上二少特地给我发了短信,让我记得提醒你。”
  “他为什么非得让我看那个球赛?”取下眼镜,唐觐揉揉酸痛的眼眶,忍不住疲惫地叹了一口气。季雪寒翻一翻待会儿开会要用的材料,想一想,突然眉毛一挑,恍然大悟道:“老大,今天是九月二十三号。”
  唐觐坐直身子,脸上没什么表情,显然还是没反应过来:“九月二十三号怎么了?”
  秘书大人眼神里一瞬间充满了同情:“老大,今天是你二十七岁的生日。”
  “……!”瞪圆了眼抬头望向她,唐大少怔愣一会儿,这才清醒过来。难怪了,难怪小喻硬是要拖他去看球,那小子是胸有成竹的吧!想踢一场漂亮球给自己看?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唐觐畅快地叹一声气,只感觉刚才的疲惫烟消云散,身子里一下子又充满了干劲。微笑着站起身,唐大少看看表,快到开会时间了,便伸手问季雪寒要资料:“走吧,去开会。”
  “哦。”刚把资料递过去,桌上电话就响了。季雪寒跑过去接起来,听见是唐闯:“雪寒,你老大在么?”
  “在,”说着,季秘书伸手把电话递给唐觐,“是大大Boss。”
  唐觐挑眉,有些疑惑地接过:“爸,怎么了?”
  “刚刚才想起来,今天你生日。待会儿那会别开了,今天你好好休息。小喻不是叫你去看球么,你就去吧,公司那边我顾着。你叫雪寒把开会时间往后推一个小时,我马上过去。”
  听到说能休息一天,唐觐感动得简直要给自家爹跪下:“爸……你真好。”
  那头唐闯听见,忍不住轻笑出声:“你真是忙傻了,给个甜头就感激涕零。行了,快滚吧,要不等会儿我改变主意,你就该哭了。”
  “好,爸那我走了啊。”心情大好地挂了电话,唐觐悠悠然地把手中资料递还给秘书大人,笑眯眯地道:“麻烦你了,雪寒妹妹~”
  颇有些怨念地白他一眼,季雪寒没好气地回到自己座儿上给各部门领导发通知:“得瑟啥,往后还有你忙的呢!”
  收拾好西装外套和手机钥匙,唐大少轻快地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不忘补刀:“我忙,你不也得跟着忙么?”走到门口拉开门,他还特意站住,两指并拢在右额处往外一划,给自家秘书飞了一个微笑:“季女士,再见~”
  回答他的是砸在门上的一支中性笔。
  唐家二少的学校在大学城那边,工科重点,不过算不上顶尖。唐觐在弟弟入学时去过一次,跟着他到宿舍看了看。作为本地的学生,唐喻在宿舍住的时间很少,不过有时候课程多,上下午都有课,中午就得在宿舍午休一会儿。
  作为申城甚至全国都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尤其还是个Alpha,当时唐觐带着弟弟一走进校园,便被众多学生或远或近地行了注目礼。那时候唐喻还乐呢,说哥,还好你在,帮我吸引了大部分火力。唐觐斜他一眼,冷笑说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我只是偶尔来一次,而你可是得天天来的。
  正如他所说,作为唐家二少,同时也是个Alpha,唐小弟在学校的人气在入学后飞速蹿升,热情的男男女女吓得他躲闪不及。有一次还回家跟爸妈哭,说妈妈现在的Beta和Omega都好热情,甚至连Alpha也好热情,我害怕。摸着自家长相温润俊秀的儿子的小脑袋,妈妈尹慧文叹口气,心说这小子怎么就不能长得阳刚些?乍一看跟个Beta似的,一点儿也不强壮威猛!不过还好,唐喻虽然性格随和,但人很滑溜,至今为止还没哪个人成功地粘上他,倒是他逐渐混得如鱼得水。
  唐觐记得,弟弟刚进校足球队的时候是被学长们刁难过的,觉得他身材不够强壮,占了Alpha的名额,却是个Beta的底子。但不到一个月,唐喻过人的运动天赋就展现了出来,带球过人的时候灵活得像只猫,不管是在边路还是中路都是进攻的好手,把一众前辈赢得心服口服。后来到大二,大前锋的位置便给了他。
  这次友谊赛,实际上是为十月份的大学生足球赛做热身。唐觐心想着,许久未见弟弟踢球,也不知他进步没有。今儿自己生日,他是不是得上演个帽子戏法来给哥哥庆祝庆祝呢?唐大少心里美滋滋的,却没想到待会儿在赛场上,惊喜没有,惊吓倒是有一个。
  下午两点半到了球场边,唐觐无视周围学生的骚动,一边跟弟弟打电话一边走进场内:“你在哪儿啊?哪边?……哦,看见了,马上过去。”往球员休息处走过去,唐觐见自家弟弟穿着红色的球衣,正在场边压腿又蹦高,白净的脸上些许细密的汗:“刚刚热过身了?”
  “嗯,跑了几圈,待会儿我首发,得打个漂亮仗。”唐喻笑眯眯的,又道:“哥,生快乐啊,争取送个礼物给你。”
  “好,那我等着。”气定神闲地坐下,唐觐扭头跟教练打了个招呼。唐大少跟人打过电话,两人之间颇熟悉。教练说:“你弟天赋不错,身体素质也好,之前我师哥来,不知道他是谁,还想把他挖走,做专业运动员,哪想人家是富家子。”
  “其实也不是这个原因,”唐觐望着弟弟做高抬腿的身影,叹一口气,“我婶婶就是练体育出身的,知道这行有多累。高中时就有人想挖他去跑步,婶婶不让。小喻其实很喜欢运动,我们家不强求后辈继承家业,他要是真想,我叔叔其实没意见,可就是婶婶不愿意。”
  “哦,那实在是可惜了。”叹一口气,教练瞅瞅自个儿的队员们,一会儿站起身,把他们都喊过来,又开始叮嘱战术了。
  到了三点,球赛开始。对手是隔壁学校的校队,据说实力也不弱。唐觐坐直了,翻出眼镜戴上,免得错过精彩画面——他近视一百多度,虽然不深,但这种时候情况特殊,还是得严谨对待。
  对方球队身着黑色球衣,袜子和鞋子也全是黑色,乍一看去,满身杀气。绿茵场上红黑交融,一开场便踢得很是激烈,场内满是观众的喊叫加油声。唐大少主要盯着自家弟弟看,越看就忍不住越得意:看看,那是我弟,带着球跑得跟风似的,谁也追不上!
  唐喻确实是快,而且他快得轻巧,说停下就停下,脚上功夫一流。对方似乎早就听说过他这号人,所以重点关照他,只要唐喻一出现在前场,便会有至少三个人来截。唐觐看着那些人紧迫地盯防,不时还来个铲球,心里忍不住有点儿紧张,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婶婶不让他去练体育——要真去踢职业球赛,他们全家不得天天提心吊胆?
  十多分钟过后,唐喻在前场接到边锋的助攻,晃过对方后卫的堵截,漂亮拿下一球。进球之后,全场的观众猛地欢呼起来,震得唐觐耳朵嗡嗡直叫,忍不住感叹主场优势真是明显,对方可别被这气势吓住了。
  事实证明,唐家大少的担心是多余的,人家不但没被吓住,反而越踢越猛,唐觐不得不又为自家弟弟焦心起来。对方踢得真是凶啊,一个个都极具杀手风范,技巧也不错,不过就是球运差了那么一点儿。开场三十多分钟,对方打门八次,射正六次,可愣是一个没中。反观唐喻这边,打门三次,射正一次——可就是那么一次,就给中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几次进攻无果,不禁有些浮躁了起来。唐觐见他们在后场对自家弟弟更凶猛了些,心里忍不住惴惴的,有些享受不了这场球赛了。他忍不住站起身,走到了场边一些。唐喻在前场接到中场传来的球,停球妥当之后便带着往对方球门跑。一直盯着他的两名对方球员立即迎上来,想要断他的球。唐觐看着自家弟弟灵活地闪身过人,脚下一个动作,顺利地晃过了对方。可就在他调整姿势准备继续进攻时,斜刺里悄无声息地冲出一个后卫,一脚铲向他脚下的球。唐喻心里一惊,下意识地跳起来,避免被踹中腿骨……那人滑到他脚下,唐喻重心不稳地落地,一只脚就那么不偏不倚,恰好踩到了那人的胫骨上。
  唐觐离得有些远,只看见自家弟弟踉跄一下,随即紧张地矮下身,查看对方的情况。那人似乎被踩得很严重,疼得蜷起身子,捂着被踩踏的部位,痛苦地躺在草地上。场内一片骚动,球赛被迫停止,球员们都围上去,队医也提上药箱前去查看。唐觐有些担心,忍不住问教练:“应该没大事吧?”
  “不清楚,这种伤可大可小,”教练伸长脖子看着那边,一时间也无法下结论,“看看队医怎么说吧。”
  不一会儿,唐喻从人群里挤出来,焦急地挥动双手跟哥哥大声喊:“哥——打电话叫120——他腿断了——”
  唐觐一听,立即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自家熟识的私人医院。教练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心说唐小子这下踩得真狠,居然把人家的腿骨给踩断了!边上坐板凳的球员也都被吓到,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要不要叫学校的救护车啊,近一些,过来接了人直接去医院。”
  另一人嗤笑一声:“得了吧,咱们学校那救护车司机还兼任着别的职位呢,指不定要等几个小时才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