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寂寞的爱人ABO+番外 作者:三花酒(下)

字体:[ ]

 
  岁月难相闻
 
  现在唐觐依旧负责着唐氏与英国N大合作的那个制药厂的事务,从大方面来说亦算是个中英合作项目,市政府那边也很重视。不过,这件事上罗五明藏了私心——让罗伊人代表政府方面前去,即是锻炼她,也是给了她一个与唐觐接触的机会。
  制药厂前段时间建好了,如今正在安装机械仪器。这天,唐觐要去药厂里视察一圈,政府那边也要来人,估计又有罗伊人。
  她的心思路人皆知,但人家也不藏着掖着,追求得光明正大。碍于面子与自己的修养,唐觐无法冷言冷语,只能平淡地消极抵抗。
  自上次星松用餐过后,两人还未见面。早上九点,唐觐在制药厂门口从车上下来,正好看见政府的公用车停在不远处。不多时,车门开了,一双腿先挪出车门,穿着黑色的丝袜,以及尖尖的高跟鞋。那腿修长纤细,让人看了不由产生联想,期待这腿的主人该是如何美丽。待对方从车里站出来,白色大衣,驼色修身毛衣,黑色套裙——罗伊人脸上似乎脂粉未施,在冬日阳光里亭亭玉立着,却显得比往日更动人。
  跟她一起来的有申城的徐书记,与罗五明亦是故交。唐觐微笑着迎上去,恰如其分地与几人打过招呼,随即引着他们往制药厂里走。
  一路上,罗伊人都没怎么说话,只听着他们谈论这项目的事。唐觐亦不过多照顾她,只季雪寒跟在她身侧,绞尽脑汁地想话题。不过,似乎有人想成人之美。一进到厂子里,看专业人士过来了,那徐书记就笑眯眯地对唐觐道:“接下来这些东西,让你的部下给我介绍就好了。你们年轻人几个,自己说些好玩的去。”
  他话是这样说,但一转身,其他几人就跟着他跑了,只剩罗伊人和唐觐两个。季雪寒站在不远处,见这架势,也不愿意上前解救自家老大,麻溜儿地追着徐书记去了。罗伊人不紧不慢地看着他们远去,一会儿才扭过脸来,自信而悠然地看着他:“……只剩我们两个了。”
  唐觐看她一眼,不语,只嘴角勾了一下。罗伊人微微挑起下巴,眼珠子镇定地转一下,又道:“我今天的妆怎样?”
  粉底清透,眼妆简单,唇色亦是娇俏的浅红。唐觐浅浅一瞥,答:“不错,很有朝气。”
  上次说不喜欢浓妆,她竟真的换了个妆容——直到这时,唐觐才稍稍相信了她说的“我会改”。只是,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有必要再度提醒一下这位大小姐,他们之间,无论再怎么该都已经没有可能了?
  见他抬起眼帘,犹豫地望向自己这边,罗伊人眼睛隐隐一瞪,先一步堵住他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无非是拒绝我嘛。这种话以后你不用再说,因为我不会在意。我说要改,要追回你,我说到做到。”
  听她这样说,唐觐喉咙里的话只得又咽了下去。他有些疲惫地撇开脸,叹口气,道:“伊人,你真的没必要这样……而且,我现在没心思考虑你的感情,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看在眼里,没用的,你懂么?”
  “……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值得你这样?就因为他是个能引起你性趣的Omega?”拧起眉,罗伊人话锋一转,突然指到了程潜身上。唐觐身形一顿,呼吸突然间沉缓下来,眼神里温度也降了几分:“我想我早就说明过,我是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我对他的荷尔蒙有反应。”他抬起眼,看向罗伊人:“刚才那样的话,你最好别再说第二次,否则会令我质疑你的思维与能力。”
  “你……!”被他生生噎了一下,罗伊人强咽下不悦,双手抱胸,扭脸偏向一边。唐觐也懒得再与她说话,径直提步向徐书记那边走去。罗伊人兀自气闷了一会儿,想着唐觐不喜欢她脾气暴躁,就努力压抑下烦闷,扭身追了上去。
  傍晚回到家,意外地发现到外婆家住了一个多星期的唐喻回来了,这会儿正跟陈叔一起坐在沙发上。见了他,唐觐眼睛不由一亮,刚想说话,却注意到一旁的陈叔脸色犹豫,焦虑不安。他眉头隐隐一皱,忍不住走过去问:“陈叔,怎么了?”
  唐喻扭脸看他,嘴里塞着几块薯片口齿不清地说:“爷爷说……身体又不舒服了,叫陈叔去照顾!”
  “啊……”唐觐一听,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讳莫如深:“那,陈叔,你去不去呀?”
  “……他上次也说身体不好呢。”闷闷地嘀咕一句,陈叔一手捞了边上转悠的小白,也不顾人家抓狂尖叫,抱着就往房间那边去了。唐喻眼里幸灾乐祸的,趴到沙发背上冲陈叔喊:“叔——你就去嘛,别惦记你那初恋了,人家早就忘了你了!你给爷爷一个机会好不好嘛!”
  “唐喻,闭嘴——”拧起眉喝止他,唐觐走过去,伸手在他头上呼噜了一把。唐小弟乖乖地抿唇缩作一团,一会儿大眼睛骨碌碌地转起来看他,小心翼翼地问:“哥……你跟程潜,现在怎么样了,他有没有把你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呀?”
  “这几天没有再打电话了,估计还是没有吧。”坐在沙发上把领带解开,唐觐叹一口气,喃喃自语似的道:“妈她让我再去查一查,说不定程潜是因为什么苦衷才拒绝我……我叫郑毅去了,估计得过几天才能有回音。”
  “这样啊……”讷讷地靠到沙发转角的窝窝里,唐喻盘起长腿,又拖了个抱枕过来搂着:“哥,你说,我去找他说说话,好不好使?”
  “刚才进来,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自家这事儿精弟弟,也就这时候能有些用处。叹息着看向唐喻,唐大少回想起一开始,这厮踢断程潜的腿,完了又把程潜的注意力抢掉……当即忍不住,伸手用力怼了一下他的太阳穴。
  此时还有十一天就要过年,超市那边也愈发繁忙。最近要上货的东西多,程潜晚上回到郦家,总感觉腰腿有些酸痛。幸好这段时间补得不错,所以不至于亏空身体,晚上睡觉,感觉还挺踏实的,手脚也热乎。
  现在郦予初在学着织毛衣,每天晚上cao着几根针和一团毛线打仗。她没耐心,没织几下就要漏针,再不就织错,郦爸爸教得是艰难万分,头疼不已。程潜在一旁默默看着,都觉得自己快要学会了,只不过不好意思开口说他也想试试,于是就继续默默看着,最后把一件毛衣的织法都给记了下来。
  晚上睡觉前,两人会趴在电脑前面,看那申城论坛。寻人的帖子挂出去快十天了,留言的人大多是说这照片里的妹子好清新好漂亮,压根儿没注意楼主发的请求。更有甚者,思维发散得没边儿了,开始炮轰愈加发达的整容技术,说现在的人都没以前那般天然好看,一个个跟流水线出来的那样,僵硬又没特色。于是,后来留言的人纷纷歪楼,最后都没法看了。
  “……哎。”失落地松开鼠标,程潜弓腰坐在那儿,不想说话。郦予初继续翻看着,一边看一边小声嘀咕:“倒是有几个清醒的,可都没见过你妈妈……这论坛上的人怎么都那么不靠谱啊!就算没见过,也别歪楼啊!”
  “这法子……碰运气的成分太大了。要等认识妈妈的人撞到这儿来,不知要何年何月……”垂着脸,程潜消沉地抠着手指头,低声道:“实在不行,我厚一次脸皮,去找程余远好了……好歹能查到妈妈的学校,这样就简单一些。”
  “你去找他?确定不会还没见到就被他赶出来?”嫌弃地眯起眼,郦予初的表情非常不赞同:“我说啊,程小潜,你就放心好了。我这人看面相很准的——你有没有发现,我跟你妈妈长得有一点像?你看,都是吊梢眼、长眉毛。我们这长相的人,脾气最大了,气性也足得很,不可能会去做那些丢脸的事。你妈妈怀着你跟程余远搅在一起,一定有什么原因。你别急,慢慢等,总会碰见认识你妈妈的人。”
  “那好吧……”蔫蔫地直起身子,程潜站起来,准备回房睡了,郦予初突然又一把抓住他,眼睛瞪得大大地看他:“哎!这两天,那程深没有再来找你了吧?”
  “没有了。”无力地笑笑,程潜也有些啼笑皆非:“程深他平时挺冷静的,那天突然发了狂,估计回去后自己都觉得丢脸……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来了。”
  “那样最好!”大大地翻一个白眼,郦姑娘终于大发慈悲地松开了他的手:“他再敢来,我咬死他!”
  忍俊不禁地勾勾唇,程潜转身刚要走,那祖宗又嚎一声:“去暖被窝!待会儿我过去!”话音刚落,外头客厅里传来郦妈妈的大吼:“郦予初!你给我消停了啊,自己老实睡,别总钻别人被窝,像什么话!”
  “我就钻啦怎么着怎么着?他是Omega我凭啥不能跟他睡,我就要去爬床!”
  “你再嚷嚷信不信我把你织的这破布都拆了?!”
  “嘿——你敢拆我的毛衣!”
  ……
  听着她们母女俩吵吵闹闹的声音,程潜啼笑皆非地走进房间里,老老实实地给小姑奶奶暖被窝去了。
 
  说客
 
  如程潜猜测的一样,自上次超市一事过后,程深就陷入了焦灼的懊恼之中。他一向冷漠自傲,却从未料到自己会有那么失控的一面,一时间只要想起程潜就会感到丢脸,恨不得将那晚的记忆尽数抹去。
  他脾气本就不好,现下心里暴躁,更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程家近日来气氛紧张,因为害怕姜西娜把家里丑事说出去的关系,程余远已经把她禁足一个月了。姜西娜发火了好几次,但程余远一反常态,丝毫不让步,她又转向程深,希望儿子能给自己求情。结果,正好撞在枪口上,被程深狠厉地骂了一通。
  程匀进门时,姜西娜正在哭。见了这个继子,她一时间也顾不上骂他白眼狼什么的,跺着脚就嚷嚷开了:“程匀!你回来了就去劝劝你爸,他老把我关着算什么事!我又不是他养的狗!”
  听见喊声,程深在二楼顿了一下,随即转身又下来。程匀站在门口,面色平静,也不往里走,只把一串钥匙放在墙边的鞋柜上:“阿姨,我以后估计都不会再来了。你转告我爸,我给远程做了这么多年白工,也抵得上他抚养我花的钱了。他的财产、商铺,我一概不要,就让他当做没我这个儿子吧。”说完,他微微一鞠躬,转身走了。姜西娜听得怔住,好一会儿才急急地站起身:“哎,程匀!你这是干嘛呀……”
  程深也赶紧追过去,跑到玄关边换鞋。姜西娜急慌慌地拍他手臂:“你快把你大哥叫回来,远程那么多事等他去处理呢,哪儿能就这么走了!”程深懒得理她,打开门飞快地冲了出去。
  以前程匀出行,开的是程家的一辆大众。如今他离了家,什么都没要,刚刚估计是打车过来的。在院子里头追到他,程深急切地拦到他身前,眼底透着些许异样的期盼:“你……要跟程余远断绝关系了?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程匀有些意外地看着这同父异母的弟弟,态度依旧相当平和:“也算不上断绝关系吧,只不过不打算再耗了,反正,他们也不指望我什么。”
  “你这决定,是和程潜有关吗?”在那件事爆出来后,程匀的情绪似乎一直不大稳定,如果……
  “也有点儿关系吧。”自嘲地笑着低下头,程匀承认了:“之前,还是阿潜跟我说……实在不行,就脱离这个家。我一开始下不了决心,但见他走了,我也有点儿按捺不住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程深眼中一时精光大盛,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我知道程潜现在在哪儿,你要去看看他么?”
  “你知道——?”诧异地抬眼看他,程匀见他表情古怪,眼神迫切,脑中一下子有些狐疑了。他一直以为这个三弟对程潜没有好感,但他现在的表现好像又十分在乎……联系这两人之间并无血缘的关系,程匀惊愕的拧起眉,有些不大敢相信自己的猜测。程深直直地望着他,嗓音低哑,语气听起来有些烦躁:“他不接受我……忌讳程余远和姜西娜,现在也不愿见我。你要是没事,就去看看他,顺便……松动一下他的态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