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北下南+番外 作者:愚礼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同屋檐下成长相互暗恋多年不曾表露心迹,却在一触即发后不可收拾的爱情故事。商业精英弟弟攻×帅气警察哥哥受 强强HE谁说亲兄弟就不能相爱了,这就爱给你们看。
内容标签:年下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向南,徐向北 ┃ 配角:乔梁,许耀阳,梁彬,陈显 ┃ 其它:兄弟
 
 
 
 
  第一章
 
  中午吃过饭正坐在办公室里跟几个民警侃大山消化神儿呢,就接到报警电话说四坊街有人打架,说是什么菜刀都拎出来了。
  挂了电话徐向南懒洋洋的起身:“我就说吧,大中午的也不让你消停。”
  扯过车钥匙跟同组的小陈一起跑去院中间空地上停着的警车。
  正是八月份的天气,打开车门坐进去,跟坐进蒸笼里了一样。
  徐向南一边打火挑头一边跟副驾驶上的陈显抱怨:“我去,下次记得停库里,这温度容易中暑啊。”
  陈显嘿嘿一笑:“不是嫌费事吗,你看这多方便,直接就能走人。要知道接警去晚了又特么该扣奖金了。”
  徐向南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这年头,什么行业最不好干,服务行列,分分钟投诉你。
  像他们这种基层民警更不好干,稍有一点怠慢和不礼貌,老百姓那就能埋汰死你。
  干得像疯狗,被骂的像残狗,累得像死狗,工资像病狗,整个就一狗啊。
  刚从警校毕业分配过来这派出所时徐向南也曾无数次抱怨过,但是一晃也快五年了,他是真习惯了。
  慢慢也总结了干好这活啊,精髓就一句话。
  面带笑容装孙子被。
  还好是晌午,路况不拥挤,一脚油门顺畅到底。
  他们到报警人提供的地点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打架的人,下车询问了水果店门口老大爷才知道。
  敢情是两口子吵架了,打着打着就和好一起回家了。
  靠,徐向南真是无力吐槽,脑袋有毛病啊,大中午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花式秀什么恩爱啊。
  脑袋更有毛病的是那个报警的吧,观察好状况再打电话啊。警察哥哥很忙的好么。
  转身回车里,浅色短袖制服后背处被汗阴湿了一小片。徐向南伸手扯了扯,抖动间凉快了不少。抹了一把脸上的薄汗将车开回去。
  路上手机响,不看屏幕都知道是谁。毕竟平时没什么人找他。本不想接,可是震动个不停,闷热的天气烦的慌。
  “妈,又怎么了,我这上班呢。”徐向南停了车接电话。
  乔金玲的声音传过来:“我告诉你一声,这周六小北升学宴,你要回来。”
  徐向南看了看车窗外路边那个马葫芦盖,皱眉:“回不去,我忙。”
  “就一天你就回来被,小北特意选的周六,大周末的你忙什么啊,妈都半年多没看见你了,正好这次家里办事你就回来呀。”
  “妈,我们这行哪有什么周末,真回不去。行了,我还有事,晚些再打吧。”徐向南匆匆挂了电话。
  推开车门下车,把那个微微翘起来的马葫芦盖跺了回去,要是天黑了,腿脚不利索的老大爷老大妈整不好会绊倒,就又有事了。
  陈显在车里笑着喊:“你说最近小区里丢的马葫芦盖都是谁偷的啊?真他娘够可以的。”
  徐向南撇嘴:“谁他妈知道了,抓住非关局子里狠狠教训教训,忒坑爹了。”
  接完他妈电话徐向南这心里有点小抵触,要说他亲弟弟办升学宴他这当哥的不得乐不得的往回跑么。
  可是别扭就别扭在这。徐向南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之所以不为人知,是因为说出来他都特么嫌丢人。
  他竟然喜欢他一奶同胞的亲弟弟。够变态么。
  同一个屋檐下成长起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滋生了那种奇怪的情愫。
  自从他把那种感觉定义为爱情后,简直想抽死自己,长这么大白活了都。
  他想从这份变态情感里抽离,但是之前在家念书时候一直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工作后才得了空,虽然省城离家不是很远,但他也不怎么回家。
  对弟弟也是漠不关心。他妈老说他没个当哥的样,他也认了,他本来就没有。
  他跟他弟,跟他俩的名字似的,无论哪方面都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的,要说相差十万八千里都特么一点不夸张。从小到大,他次的不像话,而他弟,优秀的不像话。
  上次见面还是过年的时候,转眼快八个月,这次升学宴也算徐向北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日子了,徐向南犹豫该不该回去呢。
  晚上回到租的房子,累的半死的他没什么心情做饭。
  拿了盒泡面去倒水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陌生的号他没有备注。本以为是所里哪个新同事的,接起来就愣了。
  电话那面飘过来好听的男中音:“哥。”
  徐向南放下泡面桶,没什么情绪:“是你啊。”
  “这我手机号,你存上吧。”徐向北继续道:“我听妈说你工作忙不打算回来参加我的升学宴了。”
  “是,我忙。”徐向南没否认,一直以来他都对徐向北很严肃也很冷漠,完全是想掩盖他的情感。
  徐向北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可是哥,我希望你能回来。”
  这话听的徐向南心一滞,继而不耐烦:“行了,没什么事我挂了,有空我就回去。”
  说完他快速的按了手机,因徐向北那句我希望你能回来莫名不平静,随后骂自己,徐向南你特么傻逼么,那是你弟弟,也只能是你弟弟。
  可是他还真就傻逼一回。周四晚上值夜班的时候跟陈显说明了情况,把原本周六他的班串给陈显了。
  不明所以自己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回去。
  他妈知道他能回来,乐的不行,“你乔梁哥他们也回来,你看看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徐向南叹气,说来自己都28了,还真是房子没有车也没有的,回个家还得搭顺风车,够怂的了。
  以后再有亲戚家孩子想走警察这条路的,非帮着把这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光荣?威武?帅气?全他妈没用,一点实用都没有。
  周五晚上一下班徐向南坐地铁去了省医院门口,跟他乔梁哥碰头后简直无语。
  “没有车?”他不能理解的看着下班出来的乔梁:“那怎么回去啊。”
  乔梁手一摊:“没办法啊,上次我开车撞标示牌上之后,许耀阳再就不让我单独开了。”
  徐向南理解了一会儿问道:“意思是耀阳哥不一起回去?”
  乔梁边拦车边回头说:“他晚上到,让我们先回去帮着忙活忙活。”
  他乔梁哥是他亲舅家的哥,虽然他就没见过他舅和舅妈长什么样,但是这个哥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跟亲的差不多。大他两岁,今年满三十了。那叫一个三十而立,目前是省医院骨科的一名医生。
  乔梁嘴里的许耀阳是他的爱人。这也是徐向南一直特别佩服他这个哥的原因,敢爱敢恨,人家俩人都在一起十多年了,那份同性之爱也算是得到了身边所有亲近的人的认可。
  虽然都是在省城混的,徐向南自愧不如,他管片的地方都快到城乡结合部去了。
  来一次市中心都费劲,几年来和他哥两口子也没几次交集。但是兄弟就是兄弟,永远不会因为联络少了就淡了情谊,这点徐向南深信不疑。
  他们最后是坐动车回去的,抛开工作的动荡和繁忙突然安静下来,还挺让人舒心的。
  一路上聊聊天扯扯淡,过得也快。
  徐向南没想到出了站能看到徐向北,这小子竟然来接站了。
  多日不见,徐向北又长高了,生生落下他一头多了。穿着白色T恤,浅色水磨牛仔裤包裹着大长腿。帅气的脸正笑容满面的冲他们挥手。
  夕阳下那光鲜活力的举止让徐向南第一感觉就是,这就是年轻啊,让人羡慕。
  那画面一时让他有些移不开眼睛,但却还是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再怎么喜欢都要克制,因为那是你弟弟。
 
  第二章
 
  这也算是他们家第一次这么大张旗鼓的办事,徐向北考了个985的重本,把他妈高兴坏了,亲朋好友的请了一大堆。
  徐向南最烦亲戚同堂的时候了,他不知道到底该先和哪个打招呼都是其次的,他最怕那些亲戚拿他和徐向北比较,那叫一个被比的啥也不是。
  晚上在酒店的提前招待聚餐,他打算尽点晚辈义务的进屋晃一圈就走人。
  他爸满面红光的介绍那些甚至都没见过的远方亲戚给他们认识。
  他嗯啊的跟徐向北一起应着,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心情比在局里被逼着听警员思想讲座时候都烦。
  他爸原本是南方的水果商,一次来北方做生意与他妈相识相爱的。之后家就安在了这面。
  那些南方过来的亲戚也是挺拼的,大老远的就来参加个升学宴,至于么。
  徐向南面带笑容的点头哈腰,终于是都认了个遍,这才得空出去。
  徐向北走过来问要走的他:“哥你不吃饭了啊。”
  吃个屁啊,徐向南手头也没回:“不饿。”
  往出走的时候正好走廊迎面走来一高大帅气的男人,他连忙开口:“耀阳哥到了啊。”
  许耀阳微微颔首算是回应,擦过去后徐向南才接着走。
  要说他对这个现在已经是省公安厅副厅级干部的男人那是绝逼带着敬畏的,当时警校快毕业时他妈的意思是借助这条人脉关系把他分到好地段的分局或者分到家里这面。
  但徐向南果断拒绝了。那时徐向北还上初中呢,他不想工作了还是天天能看见,怪特么难受的。更何况,作为一个男人,同样是两腿支着个肚子,怎么就非得低人一等还得求人安排工作呢,多怂啊。
  所以他现在虽然辛苦了点,但是看的却是特别开。不管怎么样,起码都是自己拼来的,踏实。
  点了根烟站在走廊窗户边抽,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可是又万分不想回去,也不知道自己别扭个什么劲,转身打算出去找个小吃摊对付一口得了,明天升学宴完事他也就走人了。
  当年他考上警校的时候,连升学宴都没有,那年正好他姥去世三周年,不宜办酒席。以至于到现在好多亲戚都不知道他干什么呢,那依然带着这孩子还瞎混的眼神看的徐向南特别膈应。
  “哥?”
  徐向南回身看着那个朝着他带着点小跑意味走过来的身影,“有事?”
  徐向北嘴角一扯:“他们说话带方言我有点听不太懂,一起出去吃点什么吧。”
  徐向南吸了口烟没说话。
  徐向北手一摊:“给我一根。”
  这话让徐向南皱了眉:“你抽什么烟呢。”
  “我说哥,我都成年了。”徐向北笑出声:“你还拿我当小孩呢啊。”
  徐向南掏出烟递过去,也是,大小伙子了,他管得着么。
  紧接着他低头伸手去另一个兜里掏火机,摸了半天没摸到。嘴上的烟却被徐向北直接拿了过去:“不用了哥,用你这个点一个好了。”
  徐向南停了动作,看着徐向北修长手指夹着烟对点着,微抿的唇吸了两下,嘴上叼着的那颗烟就点燃了。
  接回自己的烟,碰到徐向北手的时候竟然脑海里又想起来小时候无数个夏日午后徐向北坐在客厅里练琴的画面了,情难自控的让他轻笑了出来。
  他这一笑,徐向北连忙低头看自己是不是哪里仪容不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