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关门放总裁 作者:睡芒

字体:[ ]

 
文案
 
 
赵寅杉:上来
程诺:不要
赵寅杉:行了,我爱你,上来吧
程诺:……那好吧QAQ
这是一个攻用荤话加情话攻略受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攻略完总裁发现自己变成了傻狗忠犬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故事
有♂
又名《小攻说他刹车坏了》《小攻说他被泰迪附身了》
器大活好霸道总裁流氓攻x羡慕器大活好喜欢器大活好隐藏浪受
20:35准时日更,HE!
 
基友快穿存稿(很萌!) 我的快穿存稿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诺 ┃ 配角:赵寅杉,赵景阳,程成,沈知 ┃ 其它:甜文
 
第1章 第 1 章
  这个城市的秋天特别短暂,在我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冬天就来了,温度骤转而下,而好死不死的我车上空调还是个时灵时不灵的坏家伙,我刚打开就窜出一股冷气,想关掉也死活关不了,该死……这空调要是夏天也有这么灵就好了。
 
  车前翻滚的雪花挡住我的视线,我只能看见红色的河流般的车尾灯从身旁流过,然后缓缓减速,远方顶上的红灯就像一只独眼异兽,凝望着我们这些听他号令站定敬礼的昆虫。知道按喇叭并没有半分作用的我还是拼命地摁了两下,似乎这就能催促前面的车等不及绿灯亮起就冲出重围。我扫了一眼时间,距离约好的钟点还有四十多分钟,假如这里不堵车,那过去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事儿。
  以前没有意识到原来甫城居然有这么多人,不过近几年却愈发多了起来,也或许是近几年我才意识到的,这从路上拥堵得就如同冰河世纪来了一般的车流就能说明,天知道这还不是周末。
  
  上次看一个报道,本市在全国最宜居城市排名上榜上有名,并且还靠前,我妈一边勾着毛线一边吐槽,这比C罗要来中超踢球的消息还不可信——搬来以后就知道,这城市四季温差巨大,夏天热的死人,而冬天温度低得几乎能将汽车发动机冻住,更别说要将呼吸道堵塞的沙尘暴了。
 
  当我终于绕过最拥堵的路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柴锦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关了音乐按下接听,对着窗外不可闻地清了清嗓。
  “到哪了?”他问。
  我打着方向盘拐上小道,“刚堵车,你等我会儿。”我刻意强调了并非是我的问题,而是由于不可抗力的堵车原因,好像这就能让他放宽时间,即使我迟到也不会骂我。这条小道是条很窄的巷子,也只有我这车型才能钻进去。
 
  同办公室的老师都问我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打电话口气都不一样了。没想到我像做贼一样的和他通话都被这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同事门捕捉到了蛛丝马迹,我只是说,“还没成呢,只是吃过两次饭。”
  算上这次,这是第三次。
 
  数不清的老师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都没敢要,我可不想把我是个同性恋的事闹到全校皆知。
  出了那个方向盘一个小扭动就唯恐会擦到车皮的小巷,我将油门踩死,祈祷在柴锦耐心用完前能到达。
 
  但我没料到这条街还是那么堵。
  望着后视镜的时候突然一晃眼瞥到了程成,这让我猛地踩下急刹车。我认真回忆,今天是星期二,这孩子还要上晚自习,谁给他那么大的胆子出来玩?下一秒我就一个漂移将车甩进一个窄到不可能停车的车位,摔上车门朝他走过去。
  程成正在和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男人说话,那个背影很高,而我确信,那不是任何一个我认识的他的朋友。
  他们正在麦当劳甜品站排队买东西,我从马路穿过去,只来得及看见我那还差一个月才成年的堂弟,公然把自己舔过的冰淇淋凑到另一个男人嘴边,那模样八成是热恋的幸福神色。我心里更加愤怒,大冬天的吃什么冰淇淋,简直有病!这和我之前见到的他和他的任何一任女朋友都不相同,我突然想到,要是小叔小婶知道这事儿,保管得赖我身上。这让我全身发冷,我怒不可遏地追过去,却看到程成跟着那男人上了车,我才将视线转到那男人身上,看起来比我还大。老实说,假如不是这种状况,我的目光肯定会偷偷在他身上多逗留一会儿,顺便捂捂加速的心脏。
 
  那辆车正好停在我刚刚极限卡进的一个窄小车位的前面,也正是托我停得万分漂亮的车的福,那辆迈凯伦开不出去了。我得说,这几乎让我心情好转点儿了。
  我走过去敲了敲他的车窗。
  “停车费给了。”只露出一道小缝隙的车窗冒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好比温醇的红酒,在夜色下醒得刚刚好。
  对着这样的声音,我使不出半分的怒气,“……你挡着我车了。”我面不改色的说。
  赵寅杉从后视镜望了望后面那辆红得让人难以忽视几乎到了碍眼的地步也丑得抠脚的奔奔,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这车,他会开不出去吗?
 
  车窗又往下摇了一点,我只能透过这不算大的缝隙,听到里面人的对话。
  程乖乖说,“别开窗,那是我老师!”
  尽管他极力压低了声音,却还是被我听得一清二楚。我顿时来了底气,因为这句话代表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慌张,不敢面对我,“我还是他堂哥。”我不急不缓地插播。
  这次总算是看到这男人的正脸了,真的,帅得让人直抽气,换个人来不一定能像我这么心理素质好,至少我还没腿软,也没硬。
 
  我的视线越过他,程成躲在副驾驶座,而驾驶座上男人宽阔的背影正好将他遮住。
  “麻烦你先把你的车倒出去。”他说,就像朝鲜忽略韩国的每一个字般,并没有理会我是他旁边儿那个小男孩家长的事。
 
  程成像是松了口气,抓着旁边男人的衣袖,拜托他把车窗关上。
  “你堂哥多大,就当老师了?”车窗关上前,我总算来得及听清这么一句。
  下一秒却轮到了柴锦的电话像催命铃一般响起,我只得硬着头皮道:“到楼下了,我马上就上来,你坐哪儿?”我拉开车门,挂掉电话后给程乖乖发了条微信语音,“我们晚上再说这事儿,你别以为躲过一劫,我不保证我不会告诉你爸妈。”说完补充:“晚上必须给我去上自习,我会打电话给你们孙老师查课的!”咬牙切齿的口气绝对会让程乖乖哭丧着脸恳求我。倒车出去的时候,我其实是有点儿不甘心的。说真的,但凡前面那辆车在二十万以内,我也就撞了——可那是一辆我撞了赔不起也舍不得撞的迈凯伦。
 
 
 
 
 
 
第2章 第 2 章
  柴锦约我来的是一家法国人开的西餐厅,约莫是觉得这种地方有情调,菜单上一溜儿看不懂的法文,这下连格调也有了。餐厅在二楼,我从一楼走旋转楼梯上去,入眼是古典的门廊,廊檐堆砌着砖型矩阵,门廊上开着几口窗户,斜网格加方形雕花瓷砖。踩过有如法式小面包般石块砌成的台阶,进入餐厅的正脸,门口站的可不是什么法兰西美女,而是穿着统一略带古典法式风格的裙装的中国女孩儿。除了装修别有风味我也看不出哪儿和中餐馆不同的。一溜儿中国伙计,除了大厨是法国人,老板是法国人,餐厅名字是法文,菜单上是法文,伙计也只会说“bonjour”以外。
  餐厅中零零散散坐着几桌客人。绕过几个廊柱,柴锦坐在一处有帘子的卡座,空间很窄小,大概是为情侣设计,可容纳四人。巴洛克式的壁纸,两幅乡村风情的油画,彩色玻璃灯,昏黄的灯光……帘子一拉上里面干什么都行了。
  更正一下评价:法国人还是很懂得中国国情的。
 
  我和柴锦认识不到一个月,相遇与一个夜晚,我因为一些事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泥,和小说里的剧情发展一样被一个帅哥带回了家,帅哥还是个GAY,而且居然也没对我干任何不纯良的事。
  坦白来说,他追我真是意料之外的事儿,毕竟这男人条件不差,我除了还是处,最多白了点儿有文化了点儿,别的优点连我自己也数不出了。
  虽然是他追我,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不像是他追我,反倒更像我小心翼翼得不愿让他心生半点不爽——不过再小心,也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儿。
 
  “你迟到了20分钟,”他说,脱掉眼镜的男人在昏黄的灯光下露出朦胧的姿态,也脱掉了白天在律师事务所正襟危坐的那副严肃味道,“20分钟前你告诉我你在楼下。”他那副无奈地我就知道你在骗我的神情让我有点羞愧。
 
  好吧,柴锦别的都挺好,就是太注重准时。比我这个人民教师还要严重得注重。
  “没车位。”我眨着眼睛说。这一听就是假话,我那辆车,随便找个缝隙都能插`进去,停在下水道井盖上没准不小心还会陷下去大半。
  “好吧。”他不得要领地回答,要是和对其他人一样严格,我也就不特别了。
 
  柴锦目前单身,但他和我可不同,这个28岁的男人很明显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类型,我去逛他微博的时候,发现评论下面还有好多人在跪舔男神。
  我其实特别想挨个回复他们:你们的男神正在跪舔我。
 
  柴锦拿着酒单翻了两页,以我的眼神,看到了他直接指了最顶上最贵的那个酒。那瞬间我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钱包,想得是今天我带的是工资卡吧?我跟他还没确立关系,不能让他请一顿这么贵的饭啊。虽然我挺喜欢他,但也没打算随随便便就在一起了。我这样的Gay在这个圈子有多难得?柴锦这样的情场老手居然快一个月了都没搞定我就能说明了。
  我不仅是个单身汪,我还是个没恋爱过的单身汪。
 
  “我明天还有课。”我只能用隐晦的言语暗示他。侍者微不可查地瞥了我一眼。
  “喝红酒也会醉?你明天的课表不是第三节课吗,一点点无妨。”
  他居然还特意记了我的课表!没等我涌出感动,柴锦又说,“我出门前看了下你课表,不然肯定不点酒了。”
  真是……白瞎了我的感动。
 
  “那就喝一点吧。”我偷偷翻了个白眼。
  柴锦手指扣在桌面上,低着头笑了一下。我被他的手指以及嘴角抿出的微笑吸引,忍不住愣了神。
  “你真幼稚,还是老师呢。”
  他说过好几次我很幼稚这样的话了,但他肯定不是这么说的第一个人,连我的学生都常常这么觉得。你能理解学生看起来都比自己像老师么?四年前当班主任带过一个班,就是我刚毕业那一年,特别勤快,去家访的时候家长傻乎乎问自己孩子,“你怎么不说今天有同学要来?”
  那同学张大嘴瞪着眼睛想笑不敢笑的懵逼样我现在都还记得。
 
  点菜的时候不敢点味重的,喝了点奶油蘑菇汤垫底,来之前我还吃了半斤绿豆酥,所以最后满桌子看着就很贵的菜,还是几乎完好无损的。要是待会儿他亲我,满嘴的马赛鱼汤还有黑松露味道,岂不是很煞风景?柴锦一直盯着我的脸看,我就只能把把那大半瓶82拉菲喝完了。
  我酒量一直不怎么样,我也是知道的。而我醉醺醺地丢脸,我也是记得很清楚,柴锦要买单,我就爽快掏出早就预备好的工资卡,“拿去刷!”
  那个月入数十万的律师抬着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我的工资卡揣进他的兜里,掏出自己的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